Saintess Helped Me To Simulate Immortality Chapter 149

  第149章 Great Wei Crown Prince :优势在我!

  不管His Highness the Crown Prince 有没有和Demon Sect 勾结,不管他究竟是不是被冤枉的,这件事情过去之后,不少人的心中,肯定会有些许的芥蒂。

  一旦往一个人的身上泼了一盆脏水,那么被泼脏水的那个人,想要把脏水给洗干净,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造谣一张嘴,辟谣的那个则是需要跑断腿。

  Great Wei Crown Prince 这段时间过得无比的煎熬!

  他continuously 与一众大臣to-and-fro ,目的就是维护自己曾经的形象。

  想让朝臣对他的印象不要发生转变。

  忙得他焦头烂额!

  气得他gnashing teeth !

  “定然是她!定然是她!”活了这么久的Great Wei Crown Prince ,已经很少像今天一般的愤怒:“害得孤被Imperial Father 怀疑好一阵子,害得Imperial court 大臣对孤心生芥蒂,定然是她耐不住出手了!”

  “明明是一介女流却要沾染储君之位,不知廉耻!不知本分!不守妇德!不尊兄长!base and shameless !”

  他this remark 看似是在骂Chen Qianxue ,实际上这几句话,如果放在他自己的身上。

  好像比放在Chen Qianxue 的身上,更加的恰当。

  毫无违和感的那种。

  “His Highness the Crown Prince 。”一名Crown Prince 幕僚凝声道:“Your Majesty 对Princess Changning 十分的看重,我们的弹劾对她起不到任何的作用,Your Majesty 也不相信弹劾里的内容。”

  “并且,她此举,已经是向我们摊牌了。甚至,是向His Highness the Crown Prince 您宣战了。”

  “若是殿下不出手应对,Imperial court 大臣可能会觉得……”

  “殿下您怕了Princess Changning 。”

  “不敢与Princess Changning 争。”

  听罢。

  Great Wei Crown Prince 面色阴沉,他coldly snorted :“孤自然知晓其中利弊!”

  【60岁,Great Wei Crown Prince 以Imperial Family 大义为名,请求陈奉胤给Chen Qianxue 安排一位Prince Consort 夫婿。陈奉胤觉得确实颇有道理,immortal cultivator 的婚配虽然确实是晚了点。但Chen Qianxue 身为Great Wei Princess ,尽早婚配才是要事。】

  【面对这种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伎俩,Chen Qianxue 并不吃这一套,她拒绝了陈奉胤给她的安排。但是,Crown Prince 却勾结一众朝臣,再度以大义的名头,给Chen Qianxue 施压。】

  【Chen Qianxue 这些年在Imperial court 并非没有人脉,双方人马在朝堂上唇枪舌剑,一众大臣恨不得在朝堂上演一场全武行。】

  【最终,还是陈奉胤出言阻止,此事才暂时搁置下来。】

  【发现Imperial Father 对Chen Qianxue 过于偏爱,以至于此计发挥不了作用。Great Wei Crown Prince 恼火之下,忽然要与Qin Jiao 见一面。目的自然是拉拢Chen Qianxue 的身边人,利用Chen Qianxue 的身边人对付Chen Qianxue 。】

  【Qin Jiao 答应了!】

  “殿下,她是我的手足姐妹,我们一起出生入死过的!”

  Qin Jiao 眯着一双beautiful eyes ,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道:“你让我做这种事?”

  “你这是有多看不起我的操守?!”

  Great Wei Crown Prince 紧皱眉头,但是,他忽然注意到Qin Jiao 手中的一些小动作。

  顿时恍然。

  心中一阵的鄙夷不屑。

  嘴上却道:“所以?”

  “得加钱!”

  Qin Jiao 咧嘴一笑,露出一排贝齿,好似所谓的生死姐妹情,在她的眼里,压根不算什么一样:“殿下贵为Great Wei 王朝的当今Crown Prince ,乃是Great Wei 王朝的储君。如无意外未来那个位置,就是殿下坐上去了。”

  “拥有如此尊贵的身份,under one person above ten thousand people 的殿下你,难道就用这些条件来考验我吗?”

  呵!

  长宁交友不慎啊!她didn’t expect 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会是这样的一种德行吧?

  不过,这也正好,自己能够利用眼前这个家伙,对付长宁!

  Great Wei Crown Prince 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孤改日会命人将十个storage bag 送入你的府邸,每一个storage bag 都装有大量的Spirit Stone 、Spiritual Artifact 、medicine pill 、cultivation technique ……”

  “你只要愿意为孤做事,成为孤在长宁身边的一只眼睛,莫说是这种物质奖赏。”

  “待到合适的那个时机,孤甚至能封你为异surnamed Wang !”

  “掌管一处Great Wei Fiefdom !”

  “不过。”

  Great Wei Crown Prince paused ,继续道:“孤寻找你,只不过是为了有一层保障,有一张底牌。最好不要到让孤需要动用你的地步。”

  “那不关我事。”Qin Jiao 嘴角扬起:“你只要找到我,不管你需不需要我,你都要给钱。”

  说完。

  她扭头离开此地。

  Great Wei Crown Prince 紧皱眉头,他招了招手,命人撤掉附近的隔音Formation ,陷入思索。

  这时。

  他的一名幕僚,这才开口:“殿下,她答应的太果断了,不知是否有诈。”

  Great Wei Crown Prince 舒缓眉头,说道:“无妨,有的是时间观察她,她不会以为,孤只暗中招揽她一人吧?”

  “让安插在长宁身边的人,注意一下这个Qin Jiao 。”

  “看她值不值得信任。”

  “看她能不能用!”

  Great Wei Crown Prince 眼中闪过一抹cold light :“若是她是在戏耍孤的话,就命人秘密将她处理掉,从来没有人,胆敢玩弄孤!”

  “喏!”

  幕僚nodded and said 。

  【61岁,Chen Qianxue 与Qin Jiao 单独见了一面,Chen Qianxue 要求Qin Jiao 假意背叛她,然后借机进入Great Wei Crown Prince 的阵营。在Great Wei Crown Prince 的身边,获取他的信任,带来有关于Great Wei Crown Prince 的举动情报。】

  【Qin Jiao 还未来得及做这件事情,此事就传入Great Wei Crown Prince 的耳中,Great Wei Crown Prince 面色阴翳至极,他觉得自己的财物,白送了!】

  【Qin Jiao 那个女人,不仅收了他的钱,还不帮他做事,还想暗中设计他!】

  【62岁,Qin Jiao 主动与Crown Prince 见面,Great Wei Crown Prince 心怀killing intent 与她见面,准备今日就解决掉这个女人。但Qin Jiao 却主动把Chen Qianxue 的计谋,事无巨细的向Great Wei Crown Prince 透露出来。】

  【Great Wei Crown Prince 愣住了。】

  【Qin Jiao 坦言自己这个人很讲信誉,收了钱自然是要替人做事的。Great Wei Crown Prince 心中killing intent 散去,颇为愧疚,自己好似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

  “孤是不是太多疑?”看着Qin Jiao 离去背影,Great Wei Crown Prince shook the head ,说道:“长宁与她说这般毒计,若是用的好足以让孤陷入被动之中,她也能够继续成为长宁身边最大的红人。”

  “但是,此等阴险狡诈的毒计,她却不顾风险透露给孤。而孤在此之前,竟然以为她欲要收了钱,不办事。”

  听罢,幕僚迟疑一下,说道道:“殿下小心一点,准是没错的。”

  “不是who ,都能像秦大人一样,如此讲究信誉的。”

  幕僚继续道:“尤其是在cultivation world 当中。”

  “这般讲信誉之人,更少了。”

  “殿下,Princess Changning not simple ,您小心行事也是没错的。因为与Princess Changning 博弈,一个不小心下错一步棋,就可能步步错了。”

  Great Wei Crown Prince nodded ,他扫开心头的一丝愧疚,said with a smile :“你虽然只跟孤不到四十年,但你这见解的独到之处,却是其他人都难以匹及。”

  幕僚低头谦虚道:“殿下过誉了,卑职怎能与senior 们,mention on equal terms ?”

  “殿下。”

  幕僚忽然说道:“Princess Changning 想利用秦大人故意背叛她这种行径,让秦大人故意加入您的麾下。我们是否可以利用这一点,让秦大人执行Princess Changning 的计划,让秦大人just and honorable 加入我们。”

  “但是,when the time comes ,秦大人在我们这里转交给Princess Changning 的情报,全都是我们故意放出去的。如此一来,被耍的团团转的那个人,就变成了Princess Changning !”

  “她定然想不到,她的crafty plots and machinations ,会被殿下您加以利用!”

  “她更想不到,秦大人并非是假意背叛。”

  “而是真真正正的背叛!”

  Great Wei Crown Prince 眼前一亮:“好!就照你说的这般做!长宁她身为一个Princess ,就乖乖的当一辈子的Princess 。”

  “孤要让她知道,不是who ,都能觊觎孤这个位置的!”

  【63岁,Imperial Palace 再度发生major event 件,传闻Qin Jiao 与Chen Qianxue 因利益闹翻。Qin Jiao 转投His Highness the Crown Prince 的真有,Princess Changning 因此数日不吃不喝,也不出宫见客。】

  【65岁,Qin Jiao 带着或真或假的情报,秘密传递给Chen Qianxue 。】

  【66岁,Chen Qianxue 按照情报内容,进行了一次行动,大获成功,让Great Wei Crown Prince 颜面扫地。但Great Wei Crown Prince ,并没有愤怒。】

  【因为此番情报,是他故意让Qin Jiao ,转交给Chen Qianxue 。】

  【他也是故意,折损自己的面子。】

  【以迷惑Chen Qianxue !】

  【69岁,Chen Qianxue 再度得到一份情报,这依旧是Great Wei Crown Prince 故意放出的真情报,为此Great Wei Crown Prince 在与Chen Qianxue 的open strife and veiled struggle 之中,又一次落入下风。】

  【不少Imperial court 的大臣,心思各异,转投入Chen Qianxue 的阵营。】

  【73岁,Chen Qianxue 又得到情报,但这次却是Great Wei Crown Prince ,利用Qin Jiao 发放的假情报,一切都已经铺垫就绪,他欲要给予Chen Qianxue ,致命的一击!】

  【这一击,他有百分百的信心,让Chen Qianxue 再也无法觊觎Crown Prince 之位!】

  “先生,若是此计能够Perfection 成功,孤便让你成为Crown Prince’s Palace ,第一幕僚!hahaha !”

  Great Wei Crown Prince said with a smile :“长宁她无论如何,will not 想得到,她十分信任的Qin Jiao ,早已投入我麾下!”

  “她以为她能把孤耍的团团转,实际上……”

  “被耍的团团转的人,是她!”

  “近日,Great Wei 王朝内有一处地方遭遇天灾肆虐,孤命人准备了一批赈灾物资,此事孤也是按照先生所说,与Imperial Father 事先告知过的。”

  “孤还与Imperial Father 说,为了赈灾物资不被贼人觊觎,此次运送的flying boat ,并不以运送赈灾物资为名头。”

  “而是以运送商货的名头,秘密将这些东西,运到灾区。”

  “Imperial Father 也觉得此事you did good 。”

  说到这里。

  Great Wei Crown Prince 语气paused ,继续道:“但是,这件事情,孤通过Qin Jiao ,转告给长宁的内容,却是——孤要将一批价值不菲的商货运送出去,此批商货若是被劫,就连孤也要strength great injury 。”

  “长宁为了对付孤,自然impossible 放过这个好机会。再加上,孤给了她两次对付我的机会,并且她都做出了成效。”

  “长宁她定会出手的,只可惜……”

  Great Wei Crown Prince said with a smile :“她却不知道,这批所谓足以让孤strength great injury 的商货,是赈灾物资!里面有一部分,还是Imperial Father 从国库掏出来的。同时护送flying boat 的人,也有Imperial Father 的人。”

  “Imperial Father 對赈灾之事看得極重,记得有一次一位Imperial Uncle ,疏於赈灾,鱼肉百姓。被Imperial Father 发现后,革掉了Imperial Family 之身,贬为平民。”

  “可想而知,一旦长宁出手,Imperial Father 会有多么震怒。”

  “她,已经输了!这盘棋局,优势在我!”

  听到这里,幕僚也said with a smile :“只要Princess Changning 的人动手,我们的人就会出现阻拦Princess Changning 的人逃跑。此事,也将传遍整个Great Wei 王朝,传入Your Majesty 的耳中。此乃天衣无缝的大网!”

  “殿下英明!”

  Great Wei Crown Prince 笑骂道:“这不是先生你想出来的毒计吗?不曾想先生拍flattery 也有一套功夫,hahaha !”

  【74岁,Great Wei Crown Prince 的计谋似乎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运送物资的flying boat 在半路上,确确实实遇到了一伙人的阻截袭击!運输赈灾物资的immortal cultivator ,与劫Daoist 发生大战!】

  【隐藏着暗处的Great Wei Crown Prince 安排的人,先静观其变,待运输赈灾物资的immortal cultivator ,死伤过半最后,再出手拦住劫Daoist 。】

  【然而,Great Wei Crown Prince 安排的人,却懵逼至极的发现,劫道那批人,他们认得!劫赈灾物资的人,居然也是Crown Prince’s Palace 的人!】

  【准备收网抓鱼的Crown Prince’s Palace 之人,懵了。】

  【劫道的那批人,也懵了。】

  【被劫的,更懵了。】

  【而陈奉胤安排护送赈灾物资的immortal cultivator 见到此情形后,似乎是想到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一阵背脊发凉!】

  “你们为何要劫道?!”Great Wei Crown Prince 安排准备来一波catching a turtle in a jar 的那批人,忍不住惊声质问:“你们不是Crown Prince’s Palace 的人吗?!”

  劫道那批人,愣神道:“是殿下的那位幕僚先生,让我们劫道的啊……他说,这是His Highness the Crown Prince 的命令啊!”

  陈奉胤安排护送物资的immortal cultivator ,捂着身上的伤口,unimaginable 怒道:“Crown Prince’s Palace ,cough cough ……要私吞赈灾物资?!Crown Prince 他……他竟敢做这种事情!??我……我要禀告Your Majesty !”

  “该死!”

  Crown Prince’s Palace 里面不是没有聪明人,顿时有人ugly complexion 至极:”Not good ,此人要用Communication Talisman !杀了他!不能让His Highness the Crown Prince 沾上这般污名!”

  “……”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