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ntess Helped Me To Simulate Immortality Chapter 232

  是的!old woman 在见到Fu Shuangni 的immediately 就看出了Fu Shuangni 元婴一层的cultivation base ,当然这也有Fu Shuangni 没有想隐瞒自己目前cultivation base 的一层原因在其中。

  Fu Shuangni 在模拟器里得到过不少能够隐藏自己cultivation base 的法宝,这种法宝没有几十也有十几样了。

  她若是想隐瞒的话,别说old woman 只是元婴之境的immortal cultivator ,即使是Divine Transformation Realm 的immortal cultivator ……

  也难以看得穿Fu Shuangni 那选择隐瞒起来的cultivation base !

  “她绝对是元婴一层的immortal cultivator !”old woman 说话的语气已经复杂到,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内心中究竟是在想些什么了:“老身虽然已经是年岁不小,但也还没有到了dim-sighted from old age 的地步。”

  “这……可是这……”灵Sword Sect 的Vice Sect Master 目瞪口呆:“这是不是有点不合常理啊!”

  他震惊地说道:“那位Great Yan 王朝的Little Princess ,Junior 还是有点了解的。她是Great Yan 王朝当代Crown Prince 最小的一个女儿,而且她今年也就只有二十来岁的年龄。”

  “二十来岁的年龄的immortal cultivator ,能够有筑基之境的cultivation base 就已经是非常的恐怖的innate talent 了啊!”

  “她……她不太可能是元婴啊!”

  old woman 凝声道:“可她就是元婴。”

  “前辈,是不是这个Great Yan 王朝的Little Princess 早已经被人给调包了?实际上这只是一个披着人皮的old monster ?没准……铁Elder 与Elder Yu 的失踪,就与那个披着人皮的old monster 有关?”Vice Sect Master 说出了一个猜测。

  他的这个猜测虽然也比较离谱,但如果和“二十几岁的元婴”比起来,那就显得格外的合理了。

  “不像。”old woman shook the head :“那位Little Princess 当初还未来到Clear River County 之前,老身其实就已经见过她一面了。对于她的那种气息,老身非常的熟悉。”

  “她impossible 被人调包了。如果那里面的不是她,而老身又看不出来……那就只有一个probability ——”

  “顶替了那位Little Princess 的mysterious person ,至少也是元婴sixth layer 往上!”

  说到这里。

  old woman paused ,继续道:“你应该清楚一个如此强大的mysterious 元婴大能,应该会引发一场什么样的巨大风暴吧?不管是哪一种probability 都意味着……我们灵Sword Sect 不适合与其meet force with force 。”

  听到这里后,Vice Sect Master 沉默了。

  有问题他知道old woman 说的有道理,让他没有办法去反驳。

  如果临时县衙里面的那个Fu Shuangni ,真的是Great Yan 王朝的Little Princess ,authentic 的那种。

  那么……

  二十几岁的元婴一层,这其中蕴含的信息量,足以让灵Sword Sect 不敢探查半分!

  天知道这里面的水有多深?

  如果临时县衙里面的Fu Shuangni 是假的,对方其实是一个恐怖的Great Demon ,对方杀了那个Little Princess 顶替了她的身份……

  那这种情况,灵Sword Sect 也不能轻举妄动。因为那样的话,那对方也太强了!

  强到他们灵Sword Sect 都不敢随意对其出手。

  因为一个不小心……

  就是both sides suffer !

  灵Sword Sect 这些天已经unfathomable mystery 损失了一位Golden Core Tenth Layer 即将跨入元婴之境的Elder 、以及一位已经在元婴之境沉浸多年的Supreme Elder 。

  若是再因为什么事情,再损失几位Golden Core cultivation base 的Elder ……或者是再损失一位元婴之境的Great Cultivator 。

  那他们灵Sword Sect 的处境,就不是伤筋动骨那么简单了。

  when the time comes 整个sect 都会虚弱到一个极致的程度。

  不知会有多少满眼贪婪的家伙……

  对盯上他们灵Sword Sect !

  when the time comes ……

  整个灵Sword Sect ……甚至都有可能会有覆没的危险!

  那样的巨大风险,是目前的灵Sword Sect 无法承受的。

  也不敢承受!

  那么……

  调查铁Elder 与Elder Yu 状况的事情,就这么僵硬在这里了吗?

  Vice Sect Master sighed 。

  可是正如Supreme Elder 所说的一样,如果真的要调查那个很奇怪的Fu Shuangni 的话,极有可能会引发他们灵Sword Sect 承受不住的后果。

  when the time comes ……

  得不偿失。

  可能还没有把真相给查出来,就把他们灵Sword Sect 给搭进去了。

  “前辈,我们该如何是好?”Vice Sect Master 忍不住问道。

  他已经有点迷茫了。

  “……去找Saintess 。”old woman 忽然想到了什么,她开口说道:“之前,Saintess 也在Clear River County 之中。”

  “Saintess ?”Vice Sect Master 一愣:“她也在Clear River County ?”

  ”en. ”old woman nodded 。

  “可是……如果Saintess 真的在Clear River County ,并且她也目睹了一些事情的话。那她why not 直接向sect 汇报呢?甚至等到我们现在过来之后,Saintess 她都没有露面。”Vice Sect Master 说出了疑惑。

  old woman 沉思片刻:“也有可能她已经离开了Clear River County ,无论如何还是先找找她吧。”

  “……是!”

  ……

  Chen Qianxue 并不知道Clear River County 现在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状况,她只能够大概的猜测一下——灵Sword Sect 估计派了很多人到Clear River County 查询线索,并且肯定会查到Fu Shuangni 身上,也不知Fu Shuangni 会如何应对。

  Chen Qianxue 比较清楚的一点就是,自己离开Clear River County 的时机不太好。

  两位灵Sword Sect Elder 出事没多久,自己就恰好离开Clear River County 。

  太巧合了。

  这样的一种巧合,很有可能会让灵Sword Sect 里面的有些人,会怀疑到自己。

  当然。

  这里指的是那些十分多疑的人。

  正常人是不会怀疑她的。

  毕竟在灵Sword Sect 的那些人的眼中,自己这位灵Sword Sect 的Saintess ,虽然算得上是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但终究还是cultivation base 并不算很高。

  一个cultivation base 并不算很高的灵Sword Sect Saintess ,怎么可能能够对付得了一位Golden Core Tenth Layer 的Elder 、以及一位元婴之境的Supreme Elder ?

  这就好像是在怀疑一个没有cultivation base 的八岁孩童,一巴掌把一个筑基immortal cultivator 给拍死一样。

  太过于荒谬了,荒谬到很多人will not 往这方面去想。

  不过。

  就算整个灵Sword Sect 的人都在怀疑铁Elder 和Elder Yu 的死亡都与她Chen Qianxue 有关,Chen Qianxue 对此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忧虑与恐慌。

  或许是因为自身实力的原因,已经让她能够无视大部分的危险。

  归根到底。

  还是得靠实力说话。

  自身实力强大。

  那就有底气。

  实力弱小。

  就夹着尾巴。

  “你在干什么?”Chen Qianxue 忽然注意到一直都很能蹦来蹦去的Qin Jiao ,今天似乎变得前所未有的安静,她发现Qin Jiao 这家伙居然在打坐cultivation !

  Qin Jiao 睁开了一只眼睛:“不要打扰我,趁着模拟器冷却时间还没有结束,我要努力cultivation !”

  Chen Qianxue :“?”

  她不知道该夸Qin Jiao 非常有cultivation 的毅力。还是该提醒她只需要等一会儿,就能够开启下一次的摹拟cultivation 了。

  为什么要急于cultivation 这一小段时间?

  实际上,Qin Jiao 能不急吗?眼瞅着自己距离Chen Qianxue 变得越来越远,内心中的紧迫感让Qin Jiao 根本不想浪费一分一秒!

  哪怕cultivation 这短短的一刹那,只能够变强那么一丢丢。

  那也是值得的!

  那也是与Chen Qianxue 拉近了距离,不至于被她甩的那么远!

  忽然间。

  两人乘坐的flying boat 在in midair 停了下来。

  是Chen Qianxue 控制它停下来了。

  cultivation base 已经是元婴second layer 的Chen Qianxue ,如今的perception ability 也是十分之强。她控制flying boat 停下来的原因,赫然是前方出现了疑似Formation 的痕迹!

  “这是……”Chen Qianxue 站在flying boat 前面,眺望不远处,明明不远处看起来除了一片群山外什么都没有,但她却能看出别样的东西:“这是一座覆盖范围非常大的Formation ,像是一种Defensive Array 。”

  “……该不会,是路过哪个sect 的驻地了吧?”

  似乎也只有这样的一个probability 了吧。

  Chen Qianxue 本来是想绕开这个地方的,因为她并不想招惹一些不太必要的麻烦,强行闯入一个并不认识的sect 的驻地,有很大的probability 会和对方产生冲突。

  然而……

  这个陌生的sect 里的immortal cultivator ,似乎也发现了一艘flying boat 的前来。

  群山之中,仿佛有一stream of light 腾空而起。

  那赫然是一名Golden Core cultivation base 的immortal cultivator 。

  对方似乎能够借助sect 的护宗大阵,在大阵之中进行快速的移动,略微几个闪烁,就瞬间出现在了flying boat 前方。

  Chen Qianxue 略微蹙眉。

  说实话她并不太想和一些陌生的immortal cultivator 打什么交道。

  但也didn’t expect 对方会直接找上门,而且来的这么快。

  “请止步!”凌空而立的Golden Core immortal cultivator ,对着flying boat 这边放声喊道:“此地乃火嵊宗sect 驻地,来者止步!若是没有任何缘由的闯入火嵊宗驻地上空,don’t blame me 等发动攻击将flying boat 击落!”

  火嵊宗?

  听到了对方喊话的Chen Qianxue ,隐约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旁边在打坐cultivation 的Qin Jiao ,倒是突然睁开的眼睛:“火嵊宗?!!”

  Chen Qianxue 扭头问道:“你知道这个sect ?”

  Qin Jiao nodded :“我们Righteous Heart Palace 与火嵊宗有那么一点小渊源……问题是,火嵊宗不在Great Yan 王朝啊!我们该不会已经到了别的王朝了吧?”

  “也有可能,虽然这些天都没有关注flying boat 飞了多远……但飞的时间确实不短。飞出Great Yan 王朝,也是很正常的。”Chen Qianxue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looked towards 前方凌空而立的Golden Core immortal cultivator ,Chen Qianxue 说话的声音十分平静,并没有放声大喊,而是用secret technique sound transmission :“我们是恰巧路过此地,无意冒犯火嵊宗的sect 驻地,阁下可以不用担心我们。我们并非是什么demonic cultivator ,也不是火嵊宗的敌人,我们会绕过火嵊宗,自行离开。”

  Chen Qianxue 不想惹什么麻烦,尤其是她与Qin Jiao 两个人,一个虽然是元婴second layer ,但另一个只是Golden Core Tenth Layer 。

  Chen Qianxue 能够保证遇到危险,自己可以跑得掉。

  问题是,Qin Jiao 呢?!

  Qin Jiao 要是在异国他乡之中出现了什么差错的话,那她就不知道如何回去Great Yan 王朝,向那位Righteous Heart Palace 的Palace Lord 说明这件事情了。

  来自火嵊宗的Golden Core immortal cultivator 似乎对Chen Qianxue 的解释有些许的不太相信。

  因为火嵊宗的sect 驻地,坐落于一处偏僻到方圆千里都荒无人烟的地方。

  怎么可能这么巧有人恰好从此地经过?

  就在这时。

  Qin Jiao 忽然对着远处的Golden Core immortal cultivator ,sound transmission 表明了自己的身份——Great Yan 王朝Righteous Heart Palace Palace Lord 之女!

  Qin Jiao 觉得,Righteous Heart Palace 与火嵊宗怎么说也是有一点点渊源关系。

  自己把身份给表明了,It shouldn’t be 被找麻烦吧?

  结果didn’t expect 。

  她收到了来自于对方的一声冷笑:“果然你们来者不善!Great Yan 王朝的Righteous Heart Palace Palace Lord 前些天,才刚好来到火嵊宗做客赴宴。今日就有人声称偶然路过火嵊宗,且还声称是Righteous Heart Palace Palace Lord 之女?你以为这等三岁小儿都骗不过去的借口,能够骗得了old man 吗?”

  Qin Jiao :“???”

  Righteous Heart Palace Palace Lord ,前些天刚刚来到火嵊宗做客赴宴?!

  什么情况?

  那岂不就是说自己的mother ,也在这异国他乡之中?

  太巧了吧!

  她人傻了!

  似乎是上空的动静吸引了火嵊宗更多immortal cultivator 的注意,也有可能是对面的那个接待immortal cultivator 在暗中喊人过来,没多久就有更多的火嵊宗immortal cultivator 腾空而起。

  他们的cultivation base 没有一个是低于Golden Core Realm ,人数足足有十几人。

  其中甚至还有一位元婴cultivation base 的cultivation 大能。

  足以见得火嵊宗这个sect 的实力究竟是有多么的雄厚。

  估计Righteous Heart Palace 都比不上这个火嵊宗。

  甚至Righteous Heart Palace 和灵Sword Sect 两个sect 加起来,都不一定能够比得上这个火嵊宗。

  这是一块铁板。

  “发生了什么事?”火嵊宗的元婴大能向着最开始出现的那位Golden Core cultivator ,开口询问道。

  那名Golden Core cultivator 用最简短的话语,把刚才发生的事全部都说了出来。

  包括Qin Jiao 自称自己是Righteous Heart Palace Palace Lord 之女。

  火嵊宗的元婴大能略显诧异,他的目光跨越百米落在Qin Jiao 身上,随后猛然一愣!

  因为他看出了Qin Jiao 的cultivation base !

  Golden Core Tenth Layer !!!!

  即使是在火嵊宗之内,Golden Core Tenth Layer 的immortal cultivator 也是地位举足轻重的存在了,他甚至能够看得出来Qin Jiao 极有可能,距离元婴之境already not far 了。

  让他非常难以置信的是……Qin Jiao 乍一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一样!

  虽然immortal cultivator 都能驻颜,但有些东西是没有办法能够保持的跟十几岁的少女一样的。

  究竟是几百岁的old monster ,还是十几岁的少女,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问题是……

  无论他看多少眼,他都觉得flying boat 之上的那个自称Righteous Heart Palace Palace Lord 之女的女子,就是一个骨龄只有十几岁的少女!

  怎么可能!

  十几岁的Golden Core Tenth Layer ?哪怕是做梦都梦不到这个画面吧!

  随后这名火嵊宗的元婴大能,将目光放在了Qin Jiao 旁边的Chen Qianxue 身上,in this brief moment 他又一次愣住了。

  因为他赫然发现自己居然看不透这名女子的cultivation base !

  怎么可能!

  这已经是她第二次在内心中狂呼impossible 了。

  他看得出来Chen Qianxue 的年龄也不大。

  甚至可以说是年龄很小。

  断然不超过三十岁。

  有没有二十五都很难说。

  但是……

  就这样的一名女子、一个年龄小到不能够再小的小辈……居然让自己这个元婴一层的cultivation 大能,看不透cultivation base ?!!

  开什么玩笑!

  莫非这个小辈还是元婴之境不成?甚至比元婴一层的cultivation base 还要高不成?

  他懵了!

  “唉。”扫了一眼隐隐约约将flying boat 围起来的一群immortal cultivator ,Chen Qianxue 无奈shook the head :“看样子还是没有办法能够摆脱麻烦。”

  说罢。

  Chen Qianxue 对着火嵊宗众人说道:“既然Righteous Heart Palace Palace Lord 就在此地作客,诸位将她的女儿路过此地一事,告知传递给她。她过来之后,就能够确认,我们并没有说话了。”

  旁边的Qin Jiao 眼睛睁大:“你要让我娘过来与我相认?不行不行我这次还是偷偷溜出来的啊!被她逮到了,我不得被一顿臭骂?”

  然而已经迟了,也或许是因为火嵊宗的immortal cultivator ,可能思维有点一根筋。

  他们居然真的去通知来此做客的Righteous Heart Palace 的Palace Lord 了!

  没多时……

  Qin Jiao 见到了一个……让她脸上的表情都僵硬住的美貌女子。

  对方的容貌看起来与她有些许的相似。

  身上散发着一种强大的气场。

  说明那名女子是一位Nascent Soul Realm 的powerhouse ,而且在Nascent Soul Realm 的造诣并不低。

  甚至比Chen Qianxue 还要强!

  绝对在元婴second layer 之上!

  Chen Qianxue 一眼就认出了对方的脸庞,再加上旁边Qin Jiao 这种天塌下来似的反应,Chen Qianxue 已经百分百可以肯定,眼前出现的气场强大且十分美貌的女子,肯定就是Qin Jiao 的mother !

  也是Righteous Heart Palace 的Palace Lord !

  Righteous Heart Palace Palace Lord 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火嵊宗见到自己的女儿,自己的女儿就算是化成灰她都记得长什么样子,而且这还是自己最叛逆的一个女儿,经常干出一些让她头疼不已的事情。

  这不……

  前段时间她才得知Qin Jiao 又又又又一次偷偷溜出Righteous Heart Palace ,气得她再一次派出一批人去寻找Qin Jiao 。

  可谁能想到,this time 居然找不到了!

  然后。

  自己居然在火嵊宗见到了Qin Jiao !

  这个little girl 怎么跑到这来了?而且还被这么多人包围住,莫非是……嗯?

  等会儿?!

  这真是自己的女儿?!!

  Righteous Heart Palace Palace Lord 震惊的发现,Qin Jiao 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imposing manner ,至少得是Golden Core Tenth Layer 才有的imposing manner !

  认错人了?

  不!

  不对!

  这个little girl 就算是化成灰,自己也绝对impossible 认错!

  这就是她!

  嗯?

  她旁边那个女孩……那不是灵Sword Sect 的Saintess 吗?!

  她俩怎么勾搭在一起了?

  那个灵Sword Sect 的Saintess ……

  嗯?!!!!

  元婴second layer !!!!

  ……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