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Wizard World Chapter 443

2022-10-18

  第443章 饮血

  将眼睛从Microscope 上移开,Ian faintly muttered to oneself 着。

  “双方的细胞能够互相吞噬,这也就意味着这两者并不是单纯的上下位关系,如果是单纯的上下位,弱的一方绝不会有这种反抗。”

  “而通过之前的实验,我也证实了,这三者bloodline 确实是相通的。”

  目前来看,无论是大衮之血,还是Evil God 克苏鲁的血液抑或是圣杯之血,这三种bloodline 都来自于同一个源头,虽然令人难以相信,但这就是事实。

  大衮bloodline 是Evil God 克苏鲁制作出的一种bloodline ,而圣杯之血便是那伟大真理之主制作出的另一种bloodline 。

  但这些Evil God impossible 凭空就制造出超凡bloodline ,它们还是用自身的某些bloodline 信息当做了蓝本,这也导致这些bloodline 其实都是相通的。

  从之前的实验表现来看,Ian 手中的圣杯之血应该在阶位上低于宇宙Evil God 克苏鲁的bloodline ,但它高于自己体内的大衮bloodline 。

  再联想到这血液是伟大真理之主赐予弗里曼的,Ian 对所有事件也算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了解。

  显然是弗里曼在格洛斯特举行的blood sacrifice 获得了那伟大真理之主的青睐,那Evil God 或是出于嘉奖,或是出于提拔,总而言之,它是赐予了这么一杯血液。

  至于那小石雕,Ian 猜测可能是大衮密教的一次谋划,弗里曼本人对此应该也不知情,不过这个谋划还没发生效果,弗里曼就被自己击杀了。

  自己从弗里曼手中拿到了死灵之书,那Evil God 为了重返world ,所以自己不可避免地被对面看上了。

  了解到事情的一切后,Ian 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如果他知道自己当时的举动会造成如今的状况,他一定不会那么做!

  可惜no medicine for regret in the world 。

  沉默了好一会,Ian 扭头looked towards 放在桌上的圣杯之血,如果饮下它,自己体内的大衮bloodline It shouldn’t be 有任何排斥。

  可这还是没有解决Evil God bloodline 侵蚀的问题啊!

  自己只不过从一个阶位低一点的bloodline 换成了一个阶位高点的bloodline 。

  虽然这bloodline 要重新吞噬,可这圣杯之血毕竟阶位高,吞噬速度与大衮bloodline 肯定不是一个档次的,几天变几个月,自己还是逃离不了慢性死亡的结局啊。

  想了想自己之前的实验记录,那些面目可憎的畸形肉块,Ian 不禁汗毛直竖,如果自己被bloodline 完全侵蚀,肯定是那副模样!

  “这就是那yellow cloth Evil God 所说的自救?这哪是自救?分明是从一个Fire Pit 跳到另一个Fire Pit !”

  躺在冰床上,Ian 是真didn’t expect 那yellow cloth Evil God 所谓的自救居然是这么个东西。

  感受到周围的漆黑,Ian 只觉得自己的未来也如同这个空间一样黑暗无光。

  就这样躺着,不知过了多久,一股抑制不住的毁灭冲动从Ian 的deep in one’s heart 传来,这股欲望是如此的强烈,Ian 差点心神失守。

  从床上站起,Ian 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这是.”

  飞速地进入精神world ,body flashed ,Ian 迅速来到bloodline 雕像前,可是眼前的一幕令他浑身冰凉,如坠冰窖。

  只见在健壮的Silver Dragon 雕塑上,那dark green 的鳞片正迅速蔓延。

  ”Not good ,大衮bloodline 要进行最后的冲刺了!”

  精神意识迅速回归现实,Ian 快步走到桌前,他捧起那邪异的golden 圣杯,此时此刻,种种表情浮现在他的脸上,但凡有得选择,他will not 走这条路。

  可是他没得选择。

  in this brief moment ,Ian 心里甚至还相信起弗里曼来。

  那个残忍,手段very ruthless 的邪教头目,他向那伟大真理之主索要了这么一杯血液,他难道就真得想变成monster 吗?

  Ian 研读过弗里曼的咒术笔记,此人对于咒术rune 的理解清晰而又透彻,一些逻辑推断也根本不存在问题,他绝对是清醒的。

  这样的人难道真的疯了吗?

  但理智告诉Ian ,弗里曼是邪教徒,他的一切行为都不能以常理来衡量。

  他也许在咒术研究上没疯,但在那Evil God 的信仰上,他已经疯了,疯的无可救药。

  “好吧,不管他疯没疯,我只知道我快疯了。”

  说完,Ian 捧起圣杯,他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将圣杯之血全部饮下。

  坚毅的目光从他的眼中露出,哪怕只能多活几个月,他也要活下去,只要活下去,他就有机会改变这一切!

  擦了擦嘴角的鲜血,Ian at first 还没什么感觉,但随着血液渐渐发挥效用,他的脸庞瞬间变得痛苦起来。

  unimaginable 的力量在他的身躯内游荡,此时的Ian 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爆炸了。

  “Silver Dragon bloodline ,你给我吸一点也好啊!”

  全力激发出身体内的Silver Dragon bloodline ,silver white 的鳞甲从他的肌肤下迅速显现,双翼刺破法袍猛然钻出,Ian 忍不住大吼起来。

  ”Ah!”

  伴随着他痛苦的吼声,他体内的Silver Dragon bloodline 正尽力地吸收着这股力量,但这力量实在太庞大了,即便Silver Dragon bloodline 有Ian 的全力支持,它也吸收不了这么多。

  身躯开始支撑不住,鲜血从silver 的鳞片中开始渗透出来,几秒钟的时间,Ian 就变成了一个“血人”,剧烈的痛苦折磨着他的精神意识。

  Ian 此时完全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体内的力量。

  他的精神在之前的幻境中遭受了重大创伤,现在的他spirit strength 可能只有三十几点,他根本无力控制如此强大的力量。

  强大的力量在Ian 的体内横冲直撞,就当Ian 以为自己将会身躯爆裂而死时,一股奇特的力量从他的身体传出,那些出现损伤的部位开始逐渐修复。

  但很快,随着力量再一次的涌动,原本修复好的躯体再度有了破损,更加剧烈的疼痛再次袭来。

  就这样,每当Ian 的身躯将要支撑不住时,就有一股力量修复躯体。

  虽然生命无忧,但此时的Ian 可不这么想,他感觉无边的痛苦向他袭来,他一人站在海浪中,只能死死坚持。

  不知过了多久,他再也坚持不住,一声低吼之后,双眼一黑,Ian 晕倒在了地上。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