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Wizard World Chapter 699

2022-10-18

  第699章 对决(求票求订阅)

  巴格斯的住所位于罗切斯特城的北部,Ian 一路向北,很快便到达了一座gold and jade in glorious splendor 的宫殿前。

  看着宫殿外华丽的装饰,Ian 不禁咂了咂嘴。

  “这些家伙还真喜欢享受,希望他现在也在享受,这样我就可以effortless 地杀死他了。”

  这般说着,Ian 的silhouette 隐没于虚空之中。

  透过Invisibility Technique 以及空间spell ,Ian 很轻易地穿过了对方宫殿外的防御,迈步在透亮的black 地板上,强大的spirit strength 散发而出,Ian 仔细地感应着周围的情况。

  可能是因为这些契约者cultivation star power 的缘故,Ian immediately 竟然没有感应到巴格斯的强大气息。

  “奇怪?难道这家伙出去战斗了?”

  抬头望向远处的天边,不知何时,罗切斯特城的防御护罩再度升起,而那只Legendary Sea Beast 的身旁也聚集了数位戴着面具的契约者,那些契约者施展着强大的spell 阻挡着Sea Beast 再次发动攻击。

  埃克马派系与伊巴派系的两位星辰之子仍然在进行着大战,毁灭的starlight 充斥着他们的all around ,没有任何契约者敢靠近那里。

  惨烈的战斗在in the sky 的每一处上演着,而在那些战斗的silhouette 中,Ian 并没有发现巴格斯的silhouette 。

  “还是再找寻一下吧,希望巴格斯没有出去,真出去,那可就麻烦了。”

  不再浪费时间,Ian 开始沿着路边的建筑仔细地进行排查。

  飞翔在奢华的建筑之中,Ian 仔细感应着周围的情况,可就在这时,一丝淡淡的危险笼罩在他的心头,experienced 的Ian 知道这是什么,没有任何犹豫,他立刻激发了Legendary 特性—Primal Chaos 披风,一道无规则的彩色花纹立即环绕在他的身旁。

  为了保险起见,Ian 还进入了半龙状态,沥azure 的鳞片也从肌肤下钻出,然后迅速覆盖了全身。

  一束绚丽的射线在夜空中一闪而过,Ian 刚激发完全身的鳞片,还没来得及释放spell ,射线便直接命中了他的后背。

  “嘭”的一声,starlight 炸裂,烟雾迅速弥漫开来,一击得手,身形隐匿于夜幕中的凶手显现出silhouette ,这是一个佩戴着black 面具的魁梧silhouette 。

  看着下方烟雾弥漫的区域,他snorted 。

  “死了吗?”

  话还没说完,一个black 的silhouette 从烟雾中走出,他全身都覆盖着tenacious 的鳞片,看不出有丝毫损伤,佩带着black 面具的silhouette 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他said with a smile 。

  “居然没死,看样子我还是下手轻了点。”

  望着in the sky 的silhouette ,Ian 的目光逐渐落在了对方的black 面具上,这是巴格斯的标志性面具。

  脸上露出一丝喜色,Ian 正愁找不到对方,didn’t expect 对方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伸出自己的手臂,强大的空间在他的all around 凝聚,不一会,数块坚硬的空间屏障将两人包裹在了一个微小的空间中。

  感受着自己周围环境的变化,一股怒气在巴格斯的心里燃起,他愤怒地说道。

  “你这么做,是觉得吃定我了?”

  Ian 没有任何言语,他只是举起自己的拳头,接着fiercely 地砸向对方。

  面对Ian 的猛力一击,in the sky 的silhouette 没有丝毫的怯弱,对于克格沃人来说,肉体间的碰撞永远都是最直接的,没有克格沃人会承认自己的肉体孱弱。

  侧开身体躲避掉Ian 的重拳,他伸出自己的right hand 死死地扼住了对方的手腕,但这时,下方一阵劲风袭来,他不得已伸出自己的左手去格挡对方的拳头。

  但是在接触的一瞬间,一股unimaginable 的巨力从对方的拳头上传来,他的左手立即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不仅如此,他的身形也在急速后退,直到撞击到一块坚硬的空气墙壁上。

  巴格斯惊骇地看着in the sky 的瘦小silhouette ,他大声地喊道:

  “你究竟是谁?”

  丝毫没有理会对方的言语,Ian 的掌心开始喷吐大量的golden 微粒,他要do it quickly !

  身形一个闪现,Ian 出现在对方的远处,手中的golden 微粒瞬间飘散,一旁的巴格斯也知道这golden 微粒绝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绝对不能沾染到。

  快速地移动着,巴格斯的口中开始默念incantation ,既然肉体拼不过,那就拼一拼异能和spell ,如果对方只是空有强悍的肉体,他有无数种方式玩死对方。

  “踏上purple 阶梯!”

  随着巴格斯一声大吼,Ian 的身前出现了一个虚幻的purple 阶梯,年轻的wizard 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本能告诉他自己要真踏上去了,结果一定很不好。

  Ian 没兴趣试一试对方诡异的spell ,因此他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使用闪现术,silhouette 出现在一旁,提起自己的拳头,Ian 刚准备冲向前方,但这时,他发觉自己好像踩到了什么实体。

  低头望去,purple 的阶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脚下。

  ”no! ”

  angry roar ,Ian 刚要离去,但他的眼前却出现了一个诡异的world ,那是一个荒凉,残破的半位面,无数的坑洼遍布在地表的每一处。

  “这是什么地方?”

  徘徊在虚空之中,Ian 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了这里,来到了一个死寂,荒凉的world ,这里的风声就像是被拷打的疯子的尖叫一样,难以形容的颜色在皮肤上跳跃。

  正当Ian 准备前往这个荒芜的world 看一看时,那半位面上所有的坑洼全部张开了,无数的眼睛显现而出

  心神剧烈地抖动,hard to describe 的恐怖笼罩了Ian 的全身,等到他想做出反击时,他已然回到了现实,在他的前方是巴格斯那魁梧的silhouette 。

  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Ian 真没有想到这些该死的星术是如此荒诞terrifying ,这些spell 所带来的内心悸动完全不是常人所能理解。

  愤怒显现在Ian 的脸庞之上,他不会再让巴格斯施展出任何阻扰他心神的诡异spell 。

  “Space Imprisonment 术!给我定!”

  shouting loudly ,Ian 施展出Space Imprisonment 术强行控制对方的身体,察觉到自己周围空间的异样,巴格斯的躯体上散耀出无数的星火,在星火的燃烧下,Space Imprisonment 术对他没有任何效用!

  “那这个呢?”

  extend the hand 指,Ian 大吼。

  “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

  unimaginable 的负能量命中了巴格斯的躯体,饶是巴格斯的躯体强大无匹,在这一击之下,他仍是遭到了重伤,躯体上散发的星火也就此熄灭。

  脸上浮现出一丝恐惧的神色,使用自己的威能,巴格斯立刻进入了stealth 状态,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还在犹豫着该不该出去支援时,他的宫殿里居然来了一个如此terrifying 的powerhouse 。

  对方的肉体强大到unimaginable ,仅仅只是接触了一下,他的左臂就因此骨折,就连星辰之子也达不到这种力量。

  “该死,他究竟是who ?埃克马的人?不对,他的身上感觉不到star power 波动,完全不像是埃克马的人,难道是真理教会?”

  丢失了巴格斯的silhouette ,Ian 没有丝毫慌乱,他闭上眼睛散发出强大的spirit strength ,任何隐形的spell 终究逃不了spirit strength 的搜寻。

  spirit strength 在狭小的空间中搜寻着巴格斯的silhouette ,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的spirit strength 居然没有搜寻到巴格斯的silhouette 。

  睁开眼睛,Ian 也是没有想到会出现如此情况,脸上浮现出一丝惊讶,他开始仔细地观察眼前的情景。

  躲在狭小空间中的一处,巴格斯谨慎地移动着身体,他的stealth 威能是伊巴派系中最好的,使用这个威能,别人甚至都察觉不到他的靠近。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玛法尔与其他两位星辰之子才决定将treasure 库的钥匙交给他保管。

  但是现在,巴格斯一脸地懊悔,在对方施展spell 封住周围的区域时,他有机会直接逃离这里,但是因为自大,他丧失了最好的逃跑时机。

  现在想逃离这里,他只能打破这阻挡着的透明墙壁,而一旦试图打破墙壁,对方必然能知晓他的位置。

  “我该怎么办呢?”

  巴格斯在焦急地思考着,他现在几乎陷入了一个死局。

  巴格斯内心紧张不已,另一旁的Ian 也好不到哪去,naked eye 以及spirit strength 再度搜寻了眼前的狭小空间,他仍然没有发现对方的踪影。

  急躁如同poisonous snake 一般蚕食着他的耐心,自己现在可是在这些yellow cloth 教徒的大本营,如果不能快速解决这里的事,万一对方传出某些消息,他肯定会被众多的powerhouse 围攻,虽然逃跑没有任何问题,可是任务那就没有指望了。

  Ian 知道自己必须拿到那份空间spell 研究心得,他必须得返回wizard world ,没有人可以阻挡这件事!所有阻挡他返回wizard world 的事物都会被他粉碎!

  再度looked towards 前方,Ian 的脸上显露出一丝冷冽,他高声说道。

  “你以为我没有办法找出你?”

  周围没有任何回应,仿佛这里不存在任何人。

  laughed 一声,Ian 伸出自己的right hand ,他以一种宣告般的语气说道。

  “好,既然你不肯出来,我来把你找出来,你会知晓在我面前玩弄这种低级的手段是多么愚蠢的行为!”

  说完,无数的冰霜在Ian 的手中凝聚,很快,一根数米长的冰柱便浮现在空中,在Ian 的控制下,冰柱喷射出一阵强烈的冰霜波动。

  stealth 在一旁的巴格斯立即知晓情况不妙,他想逃离,但冰霜波动已经散发至他的身旁。

  仔细观察着周围的变化,察觉到有一处冰霜波动被什么东西阻挡了,Ian 笑了一声,随后提起自己的拳头冲了过去。

  “你想躲,现在还躲得了吗?”

  shouting loudly ,Ian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挥出了自己的拳头,巴格斯一个闪躲,但此时的他再也逃不了Ian 的锁定,仅凭他逃跑时所带起的那些风力流动,Ian 便能清楚地判断出他所在的方位。

  black 的液体附着在Ian 的sharp claw 之上,这是冥渊龙的Level 1 innate talent 技能,虽然效果不怎么样,但现在也算能派点用场。

  面对Ian 的猛攻,巴格斯艰难地闪躲着,但是很快,一些pale-gold 的粒子弥漫在他的身边,他的动作立即变得缓慢至极。

  一抹惊骇浮现在巴格斯的脸上,他想再次闪躲掉Ian 的攻击,可惜这已经impossible 了,Ian 的凶狠一爪撕裂了他的肋部,连带他的手臂也出现三道极深的伤口。

  痛苦的吼叫从巴格斯的口中传出,stealth 状态也就此解除,被逼到绝境的巴格斯全身升腾起强大的气息,他angrily roared 。

  “我会死,但你也别想活!”

  Ian 轻笑了一声,“死的只会是你!”

  强大的spirit strength 蔓延而出,巴格斯的精神一个恍惚,他便出现在一个小房间内,他的左右各有一扇white 的小门

  用心像囚笼困扰住对方的精神意识之后,那些准备聚集的star power 也终于停歇。

  控制着对方的身体,Ian 开始检查他身上的item 。

  “钥匙,钥匙。”

  嘴里不断念叨着有关宝库的钥匙,Ian 快速地搜寻着对方的item ,巴格斯身上并没有携带多少item ,Ian 翻了翻,很快便找到了一把golden 的钥匙。

  “应该就是这把,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再搜寻一下他的记忆吧。”

  使用Space Imprisonment 术囚禁对方的躯体,一分钟之后,巴格斯的精神回归躯体,Ian 也不再去干什么无意义的举动,他一掌拍在了对方的头顶,强大的spirit strength 开始侵入对方的精神world 。

  巴格斯竭力想反抗,但在心像囚笼中落败的他已经没有余力再去阻挡Ian 的精神入侵,他的精神意识很快落败,接着便被Ian 囚禁在精神world 的一角。

  仔细翻阅着对方的记忆,Ian 找寻着有关treasure 库的信息,几分钟之后,知晓了所有信息的Ian nodded ,手中冒出一团black 的烈焰,巴格斯的躯体立即被他焚为灰烬。

  做完这些,Ian clapped ,周围的封锁立即解开,looked towards 远处,Ian 自语道。

  “还剩最后一把钥匙。”

  说完,他的silhouette 消失在虚空之中。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