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Wizard World Chapter 700

2022-10-18

  第700章 群星之仲裁(求票求订阅)

  腐烂总是散发着相同的味道。

  穿行在gold and jade in glorious splendor 的宫殿中,周围的景象在Ian 的眼中快速略过,纵使华丽的外表掩盖了一切,Ian 也能清楚地闻到那深入骨髓的腐烂。

  这里的所有人都在尽力地享受着,他们心智混乱,形体虚浮,每个人都是为了享受而活,令人疯癫的黄印铭刻在宫殿的深处,邪恶的气息从地底蔓延而出。

  Ian 讨厌这种气息,他也讨厌那些自己眼中所见的奢靡与淫乱,伊巴派系的人虽然外表没有改变,但他们与那些躯体异化的异族没有任何区别,他们的心智早已扭曲,思想也已被控制,他们只是一具空壳。

  看着周围all kinds of 的yellow cloth 教徒,Ian 的目光逐渐变得冷漠,贪图诡异星辰的力量,这些星辰契约者终究也只会成为那yellow cloth Evil God 的提线木偶。

  穿过一个布满众多俊美雕塑的golden 长廊,一栋气派的建筑出现在通道的尽头,Ian 知道,那里是treasure 库的位置。

  “treasure 库,就快到了,希望安托万不要让我费神,这样,我也能有时间挑选一些其他的item 了。”

  Ian 从巴格斯的记忆中得知了不少信息,其中就有一些关于treasure 库内存放的上古遗物的信息。

  这些上古遗物大多有着奇异的力量,或是诅咒,或是加持,虽说这些item 的力量大多与那些旧日支配者有关,但也有一些item 是克格沃人借用star power 铸造出来的,它们的力量与旧日支配者关系不大,使用的话也无需担心。

  对此,Ian 也没什么太多的想法,耗费这么多精力进到人家宝库了,光拿一件深海之角岂不是太傻了?

  “我的装备是该换换了,身为Legendary wizard ,没有一件强大的装备撑撑门面,这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说着,Ian 化为一个淡淡的illusory shadow 冲向前方的建筑。

  安托万站在过道上眺望着远处的战斗,他的脸色有些凝重,埃克马派系的那群鱼人来势汹汹,饶是他也不禁开始担心起外面的局势。

  “应该没什么事吧?”

  作为这一任treasure 库的守卫,安托万知晓自己的职责,埃克马派系impossible 平白无故就发动如此规模的战争,他们一定是为了什么,而这很有可能就是为了treasure 库中的某件item 。

  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类似角一般的item ,安托万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

  “是为了那件东西吗?”

  深海之角这件上古遗物自从夺来之后,他们伊巴派系的人一直放在treasure 库内进行保管,由于这件上古遗物需要四个一起才能发挥作用,因此也没who 对这件item 有过什么期待,只要能削弱埃克马派系的实力这就够了。

  数百年来,埃克马派系也不是没有派遣过盗贼,只是什么盗贼能在两个光耀级powerhouse 的手上夺取开启treasure 库大门的钥匙?

  snorted ,安托万望着远处正在激战中的法兰德,他自语道。

  “我倒要看看你组织这次战争是为了什么!”

  说完,安托万返回屋内,这时,一道starlight 从远处激射而来,来到近前时,安托万手指一点,starlight 便形成一道光幕,一个穿着苍白面具的克格沃人显现在光幕上。

  “班森大人,您有什么事吗?”

  光幕中的silhouette lightly 问道:“你那边有没有出现什么异常?”

  “禀告大人,我这里没有任何异常。”

  光幕中的silhouette nodded 。

  “那就行,注意警戒,法兰德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发动攻击,他一定有什么阴谋。”

  “属下知道。”

  “有什么事,记得immediately 通知我,我立马赶来。”

  “是!”

  听到安托万的回应,光幕中的silhouette 不再啰嗦,他一挥手,光幕瞬间溃散。

  结束通讯的安托万也不再停留,他坐在自己的王座上,both eyes slightly closed ,静静地等待着可能到来的窃贼。

  Ian 迈步在透亮的灰色石板之上,他仔细地观察着周围的情景,透过spirit strength ,他察觉到一队守卫正从前方的通道中走来,Ian 没有多想,他立即隐没于虚空中。

  没过几秒,一队全身穿戴着精制铠甲的克格沃士兵从前方的通道中显现出身形,Ian 屏住呼吸,默默地等待着这些家伙通过。

  遁入虚空虽然是Ian 最常用的手段,但对于powerhouse 来说,他们很容易就能发现周围空间的异样,因此Ian 也只会用在这种地方。

  脚步声逐渐接近,Ian 甚至能清晰地看清楚这些克格沃人金属铠甲上的划痕,他们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走过通道,接着消失在了通道的远处。

  察觉到守卫已经消失,Ian 从虚空中出现,再度向前进发。

  凭着在巴格斯记忆中找到的信息,很快,Ian 便来到了一个golden 大厅的门前,他知道这是安托万所在的地方。

  正犹豫着如何进去,突然一个雄厚的声音从大厅内部传来。

  “进来吧。”

  听到这个声音,Ian 眼中闪过一丝异色,didn’t expect 这家伙感应力还不错。

  左手的手指微动,Ian 开始操控周围的空间,接下来可能会爆发一场大战,他要尽可能地缩小这里的噪音。

  一番动作后,大厅附近的空间已经有了些许变化,不过Ian 并没有一步做到底,那样风险太大,很容易就会被安托万察觉到动静,在巴格斯的记忆中,Ian 知晓了安托万并不是一个粗心狂妄的人,因此他最好还是尊重一下对方的智商。

  至于空间区域的封锁,只能等到他与安托万战斗时在进行最后的布置了。

  迈步走进去,坐在王座之上的安托万脸上闪过一丝异色。

  “人类?”

  Ian 默不作声,只是他肌肤表面正在显露的鳞片表示了他的决心。

  安托万laughed ,他说。

  “我不知道法兰德为什么会找一个人类前来偷盗,不过你来的不错,我正好有些无聊,杀了你也算是消耗了一些空闲的时光。”

  说完,安托万从王座上站起,闪耀的星火燃烧在他的身躯之上,佩戴在面庞上的黄金面具在星火的照耀下散发出一种奇异的色泽。

  angry roar ,安托万双腿迸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他犹如飞箭冲向了Ian 。

  Ian 毫不畏惧对方的拳头,这些克格沃人对自己的肉体很是自信,既然这样,他就让对方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力量。

  双腿微微弯曲,全身的力量渐渐汇聚于拳头之上,看准对方的拳路,Ian fiercely 地挥出了自己的拳头。

  两拳相撞,一个雄浑的声音传出,下一秒,周围的气流疯狂地窜动,强大的冲击波溢散而出,大厅内的所有装饰全部崩坏,连同那些那些stone pillar 一起。

  安托万如遭重击,他往后退了好几步这才稳住身形,惊骇地看着Ian ,他angrily roared 。

  “impossible ,人类这种弱小的生物怎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Ian shook the head ,他完全不想为眼前的将死之人讲解些什么,伸出自己的right hand ,周围的空间屏障迅速合拢,Ian 打定主意要将对方封死在这里。

  察觉到情况不对,安托万也知晓此时不是自己硬撑的时候,他必须脱离眼前的困境,将这里的一切告知班森大人,只要班森大人出手,眼前的窃贼必会在伊巴的闪耀starlight 之下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

  迅速冲向身后,安托万一拳fiercely 击向了正在合拢的空间屏障,在他的重击之下,空间屏障立即浮现出犹如蛛网一般的裂缝。

  Ian 见事不妙,他伸出自己的左手,空间水晶散发出无穷的力量,一个小型的禁闭室立刻在安托万的身躯旁形成。

  气急了的安托万疯狂地挥舞着拳头,在星火之躯的加持下,他的力量虽然不及Ian ,but also not 禁闭室可以阻挡的,裂缝浮现在禁闭室的屏障上,但Ian 毫不在意,他继续加固着周围空间,他会让这里成为对方的坟场。

  犹如镜面碎裂般的响声传出,在安托万的猛力攻击之下,禁闭室终于破碎,但此时Ian 也已完成周围区域的封锁,站在in the sky 居高临下地看着身下的安托万,Ian coldly said 。

  “你哪都去不了,这就是你的坟墓!”

  说完,Ian a finger pointed ,他shouted loudly 。

  “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

  unimaginable 的负能量瞬间降临到安托万的身躯之上,在这一击之下,他躯体上的星火尽灭,整个人的气息也瞬间跌至谷底。

  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安托万也是没有想到眼前的silhouette 居然如此强悍,如果不是有着星火之躯的加成,他恐怕在那一击之下就已化为灰烬。

  “该死的窃贼!你不会如意的!”

  疯狂地吼出这句话,安托万伸出自己沾满鲜血的手指,他指向天空,那是伊巴所在的位置,他angrily roared 。

  “伊巴!蚕食一切吧!”

  说完,安托万的身躯突然缺少了一块,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啃咬了一般,与此同时,一股莫大的恐惧笼罩了Ian 。

  Ian 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他连忙激发了Legendary 特性—Primal Chaos 披风,不仅如此,所有防御魔法全都在他手中迅速施展。

  满身鲜血的安托万大笑着看着Ian ,他的眼神中充满了癫狂。

  “人类,我会在炼狱里等着你!”

  说完,他便放声大笑,但是下一秒,笑声突兀地停止,安托万的头颅消失,不知名的生物啃噬了他的半个身躯,鲜血沿着华丽的服饰淌了一地。

  Ian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他的直觉在告诉他,他必须要施展出自己全部的防御手段。

  禁闭室,空间屏障,寒ice shield 障,即便这样仍不能让Ian 感受到安全,他甚至还想用冰封之牢将自己冻结,顺着one after another 防御spell 激发,突然间,Ian had a feeling in the heart ,他往天上的群星看去。

  只见位于星空深处的蚕食之星伊巴猛然散发出闪耀的rays of light ,一束璀璨的射线从它starlight 中分离,自天外而来,它穿越了冰冷死寂的虚空,无数光年的距离在眨眼间便至,那射线的目标正是位于重重防护中的Ian 。

  ”no! ”

  Ian 大吼,他完全想不到对方居然会用自己的生命summon 出契约星辰的力量,这种spell 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

  无数的spell 在Ian 的手中施展着,那自天外而来的starlight 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就连处于激战中的两位星辰之子也停止了攻击。

  “这是群星之仲裁?”

  法兰德吃惊地看着那抹璀璨的starlight ,他unimaginable 究竟是who 会施展出这样的spell ,将自己的Life Sacrifice 给契约星辰,以此换取它们的致命一击。

  直视着那抹starlight ,玛法尔的面色变得难看至极,在整个伊巴的派系中,能发动群星之仲裁的契约者也就那么几位,罗切斯特城的内部一定发生了什么unimaginable 的事。

  “班森究竟在干些什么?!”

  情急之下,玛法尔直奔远处的罗切斯特城,但法兰德却出现在他的面前,看着一脸焦急的玛法尔,法兰德said with a smile 。

  “玛法尔,我们之间的战斗还没结束呢。”

  “你!”

  正在搜寻着巴格斯的班森此时也停下了脚步,凝望着那抹自天外而来的starlight ,他不禁looked towards 了treasure 库所在的方向,联想到巴格斯的失踪,他瞬间想通了一切,hard to describe 的愤怒in the heart 燃烧,他的silhouette 瞬间消失。

  伊巴散发出的starlight 越来越近,Ian 的heartbeat 也越来越快,他absolutely 没有想到自己在这里会栽这么大一个跟头,这群该死的星辰契约者尽是一些unimaginable 的狗屁spell 。

  “我不会输!”

  晋升至Legendary 之后,Ian 还未测试过自己的defensive power 有多么强悍,但是今天他有机会了,无论这starlight 多么强大,Ian 都有自信接下它。

  因为现在的他早已不是那个无知的少年,他知晓自己的目标在那无尽的星空之中,没有踏足Star Sea 之巅,他怎会在这里停下脚步?!

  凝视着那抹绚丽的starlight ,一抹笑容逐渐浮现在Ian 的面庞之上,他自语道。

  “来吧,契约星辰的力量,我倒要看看你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伤害!”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