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Wizard World Chapter 701

2022-10-18

  第701章 蛇神之颅(求票求订阅)

  毁灭性的starlight 自天外而来,位于starlight 之下的Ian 感受到了unimaginable 的压力,如果他不在这里使出全力,他会死。

  在死亡的巨大压力下,Ian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开启了碎魂状态,不仅如此,他整个身躯也在闪耀的rays of light 下向真龙形态转化,沥azure 的身躯浮现在璀璨starlight 之下,残破的翅膀在绚丽的夜空中挥舞张扬。

  “粒子吐息!”

  刚变化为真龙形态,Ian 的三个头颅中开始聚集全身的能量,他必须想方设法削弱那starlight 的力量,只有这样,他才能在剩下的余威中存活下来。

  强大的能量在Ian 的口中聚集,随着那道starlight 越来越近,Ian 眼中精light flashed ,a dragon roar 吼,三道粒子吐息划破夜空,带着bright radiance 撞向了那迎面而来的灿烂starlight 。

  “嘭”的一声,虚空中出现了一圈强劲的冲击波,冲击波溢散而出,那自天外而来的starlight 停顿了一下,但下一秒便吞噬了一切,带着无可阻挡的威势冲向了Ian 。

  寒ice shield 障破碎,空间屏障破碎,短短一瞬间,Ian 在前方施展的大部分防御spell 全部损毁,很快,璀璨的starlight 照射在禁闭室之上,透明的壁障顷刻间碎裂,炽热的starlight 直接照耀在Ian 沥azure 的鳞甲上。

  无数道复杂的mysterious 花纹浮现在Ian 的体表,这是Primal Chaos 披风在抵抗来自starlight 的伤害,不仅如此Ian 的鳞甲上也散发出震慑人心的purple rays of light ,他全身的spell 抗性已经激发到极致。

  在starlight 的照射下,Ian 感受到了hard to describe 的炙热,他体表的每一寸鳞片都在快速地燃烧。

  纵使Ian 有着强大的魔法防御,但starlight 的伟力超出了他的预料,他体表的鳞片迅速损毁,炽热的starlight 侵蚀他的血肉势必要将他推入了死亡的深渊。

  ”no! 你毁灭不了我!”

  感受着体表的疼痛,Ian 疯狂地大吼,体内的能量迅速外涌,它们形成一个能量护罩将Ian 包裹在一起,与此同时,增殖特性也在快速地修补着他体表的伤势。

  毁灭的starlight 淹没了一切,周围的宫殿尽数化为尘埃,一个直径数十米的深坑就此形成,强大的力量就连飞奔中的班森也停下了脚步。

  随着the ebbing of time ,starlight 逐渐衰弱,看着那充斥着混乱starlight 的深坑区域,戴着苍white 面具的班森自语道。

  “闯入者,你最好死在这次攻击中,不然我会让你知晓什么是真正的痛苦!”

  说完,班森丝毫不顾狂暴的star power ,他往前一迈,整个人便进入了前方的混乱区域。

  在区域中快速地飞着,在这片混乱starlight 之地,他的探查spell 没法使用,因此班森也只得使用眼睛观察自己的all around ,一番找寻后,他没有发现任何活物的气息。

  “难道死了?”

  回想之前那starlight 射线的formidable power ,班森也不禁nodded ,在如此terrifying 的攻击下,即便是他们这些星辰之子想要抵挡,那也要付出莫大的代价,眼前的silhouette 在这种攻击下化为灰烬确实是很正常的事,但班森不相信,他并不觉得这个闯入者会如此轻易地死掉。

  他只会死在自己的手上!

  snorted ,班森再度将目光放在自己身旁那些混乱的starlight 中,他期待能找到一个模糊的silhouette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阵“轰隆”的响声,听到这声音,班森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可恶,我就知道他没死!”

  没有丝毫犹豫,班森化为一抹流星迅速奔向远处的treasure 库。

  Ian 看着正在启动的大门,他的脸色闪过一丝舒缓,花费了莫大的代价抵挡住那毁灭的starlight 之后,他终于从安托万残余的尸体中找到另一把treasure 库的钥匙。

  在之前的冲击波中,treasure 库所在的建筑已经全部损毁,现在它只剩一扇散发着微弱rays of light 的大门。

  默默等待着,突然,体inner Qi 血上涌,Ian 不由得咳出一大a mouthful of blood 。

  擦拭着自己的嘴角,Ian 不由得自语道。

  “这次真是亏大了。”

  原本只是以为很轻松的任务,但Ian 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得如此复杂,尤其是刚才那个献祭spell ,即便自己的魔法防御已经达到了顶级,但躯体还是受到了unimaginable 的伤势。

  “深海之角拿到之后要休息一段时间了。”

  这样想着,身前的大门逐渐打开,正当Ian 准备迈出脚步时,一束starlight 突然从身后射来,警觉的Ian 立即使用闪现术躲避了这一击。

  身形出现另一边,Ian 往身后看去,只见一个戴着苍白面具的克格沃人从虚空中出现。

  一落地,班森的脸上便显露出一丝疑惑,他说道。

  “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很熟悉的气息,如果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Ian laughed 笑,他都已经来到了这里,纵使星辰之子又能拿他怎样,body flashed ,年轻的wizard 瞬间冲向treasure 库,而这时,虚空中又突然出现一个黑影,这个黑影一出现也瞬间冲向了treasure 库。

  看到这一幕,班森气愤至极,身为星辰之子,还没有人敢无视他的话!

  “真空壁障!”

  angry roar ,张开的大门前方突然出现一道散发着冰冷死寂气息的屏障,Ian 停下了脚步,而那个意欲抢先迈步的黑影也停下身形。

  朝这个黑影望去,Ian 发现这是一个女性克格沃人,她们拥有克格沃族标志性的长角,lithe and graceful 身体的表面也遍布red 的细小鳞片,唯一有所区别的便是这些女性克格沃人不像男性那般长着尾巴。

  “想来偷窃我们派系treasure 的人还真是多啊,不过别担心,我会solving one by one 你们。”

  班森扭了扭脖颈,清脆的响声从他的躯体上传出。

  面对咄咄逼人的班森,Ian 的脸色也有了变化,他现在已经受了重伤,如果还在对方的大本营与对方的主将死磕,那只能说是courting death 。

  眼睛落在一旁的真空屏障上,没有任何犹豫,Ian 挥出自己的拳头fiercely 砸了上去,而在另一旁的女性克格沃人则threw away 一件item ,那似乎是一个贝壳,在这贝壳出现的一瞬间,一个巨大的壳型防护罩便将两人死死地盖住。

  看到这巨大的壳型防护罩,班森的face instantly changes 了。

  “暗礁之守护!你是埃克马派系的人?”

  浑身包裹在漆黑斗篷下的silhouette snorted ,她的手中出现一把匕首,手腕一阵抖动,锐利的blade glow 划过,前方的壁障顿时有了碎裂的迹象。

  眼角的余光注视着一旁的black silhouette ,Ian 的拳头可ruthless ,在两人的合力攻击之下,真空壁障破碎,两人silhouette 一闪,成功地进入了treasure 库。

  而被暗礁之守护挡在门外的班森疯狂地释放着spell ,强大的spell 倾泻在防护罩之上,形成防护罩的光幕一阵抖动,裂痕逐渐浮现,但这还不够!

  看着前方的大门在缓缓关闭,班森气愤到了极点,伴随着最后一记spell 的激发,防御护罩发出一声镜子碎裂般的清脆响声,班森急速地向前方冲去,但大门却无声地合上。

  ”no! ”

  炽热的怒火在班森的心中燃烧,他发誓他一定会让这两个窃贼知道,没有人可以如此耍弄他!

  进入treasure 库的一瞬间,Ian 的目标瞬间换成了这个来自埃克马派系的盗贼,他来此就是为了拿到深海之角,他可不会把这个上古遗物送给别人。

  “Space Imprisonment 术!”

  shouted in a low voice ,Ian 立刻施展Space Imprisonment 术准备禁锢眼前的silhouette ,但这名女盗贼似乎早就料到了Ian 的想法,她的身体化为一缕starlight 摆脱了Space Imprisonment 术的效果。

  silhouette 出现在另一侧,她丝毫没有与Ian 交手的想法,环顾了一下周围的区域,她瞬间冲向了另一个房间。

  Ian 看到这也有些急了,他impossible 追着这个该死的盗贼,时间紧迫,宝库外面的星辰之子如果有什么能够打开宝库的手段,之后的事情可就很不好说了。

  在这一瞬间,Ian 立刻定下了决策。

  “找寻深海之角,顺便看一看有没有供自己使用的强大上古遗物。”

  不再犹豫,Ian 立刻奔向了另一个房间。

  伊巴派系的treasure 库很大,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奢侈品,就连雕塑,黄金也都有收集。

  而那些上古遗物则安置在一处处展台上,这些展台上刻印着封印法咒,需要特定的解除incantation ,不过对于Ian 来说,他都来到这里了,trifling 封印法咒要是能把他拦住,他可真是有够废物的。

  眼睛在那些展台上迅速略过,Ian 找寻着能够使用的上古遗物以及深海之角。

  “支配者头盔,荆棘权杖,虽然效果还行,不过不能解决我现在的难题,我必要要找一件强力的上古遗物。”

  仔细地看着展台上的装备,Ian 突然看见了一个散发着red light 的巨蛇头颅,脑海中猛然想起巴格斯的记忆,Ian 的脸色浮现出一丝果决。

  他走到那个头骨散发着red light 的巨蛇头颅面前,眼中severe expression flashed ,Ian 抬起拳头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砸向了展台的玻璃。

  繁杂的rune 显现在玻璃的表面,与此同时,rune 凝聚的锁链从展台中窜出,它们一瞬间就将Ian 包裹得严严实实,但是Ian 体内的力量猛然爆发,rune 锁链瞬间崩溃。

  又一拳砸了上去,即便有了rune 的阻挡,但在Ian 的巨力之下,眼前的玻璃还是不可抑制地出现了裂缝。

  再一拳,清脆的响声传出,玻璃立即破碎,Ian snorted ,接着他就拿出了置于展台内的巨蛇头颅。

  这个头颅比人的颅骨还要大一点,整体趋向扁平,在颅骨的两个眼眶之中,时不时地有red light 在闪烁。

  拿到这个巨蛇头颅的一瞬间,Ian 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处于某种邪恶的领域之中,一点点red 的邪恶微光浮现在他的体表之上,但他没有半点不适,反而体内的气血流通更加顺畅。

  凝视着这个巨蛇头颅,Ian 自语道。

  “这就是蛇神之颅吗?”

  这件上古遗物传闻来自千年以前,由旧日支配者中的众蛇之父伊格亲自打开space channel ,带领serpentfolk 派系进行Foreign Domain 战争所得。

  传闻在那次战争中,伊格为了捍卫自己众蛇之父的威名,他亲自出手斩杀了异域的蛇神,并将蛇神的意识囚禁在它的颅骨之中,摆放在serpentfolk 派系中日日夜夜瞻仰着他的荣光!

  在千年的岁月中,蛇神的自我意识早已崩溃,只留下衍生出的无尽邪恶,凡是接手这个颅骨之人,他能得到蛇神颅骨中的强大力量,但也会被那颅骨中残留的邪恶意识所侵蚀。

  蛇神颅骨的上一任主人便是serpentfolk 部落中的一位强High Priest ,他原本是伊格的忠实信徒,但在日日夜夜的祭拜之中,他被蛇神颅骨所引诱,最终背叛了伊格,伊格降下邪恶的诅咒,这位serpentfolk 祭司立即遭到了最为primordial 的退化。

  退化后的serpentfolk 祭司意识趋于wild beast ,它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兽欲,途经伊巴派系的领地时,他兽欲发作吞噬了众多的yellow cloth 教徒,最终被伊巴派系的星辰之子所杀,而这件蛇神头颅也就落到了这些yellow cloth 教徒的手中。

  伊巴派系的人由于这件上古遗物与自己的attribute 并不契合,因此数百年来,这件强大无匹的蛇神颅骨最终沉寂在了这gold and jade in glorious splendor 的treasure 库中。

  这些伊巴派系的契约者与这件上古遗物的attribute 不契合,不过对于Ian 来说,他没有这个烦恼。

  在巴格斯隐约的记忆中,Ian 知道这件蛇神颅骨能够提供两个光环效果,光环这是bloodline 生物晋升五阶时才能得到的special ability 。

  虽然覆盖面积不如领域,但在光环的加持下,bloodline 生物的能力将会得到质的加强,两个光环,这足以使Ian 自身的实力上升到另一个阶梯。

  无视自己肌肤上那些闪烁的邪恶red light ,Ian 握着蛇神颅骨,一根绳索出现在他的手中,将蛇神之颅系在腰间,感受着颅骨上传来的强大力量。

  Ian took a deep breath ,他自语道。

  “有力量的感觉真是好。”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