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Wizard World Chapter 702

2022-10-18

  第702章 意想不到(求票求订阅)

  当Ian 将蛇神之颅正式佩戴在身上,邪恶的red rays of light 逐渐凝聚在他的脚底,Ian 知晓这是蛇神之颅提供的光环。

  巴格斯的记忆中并没有记载太多关于蛇神之颅的信息,Ian 也只是大概知晓这件上古遗物能够提供两个光环效果以及一些邪恶的spell 。

  其中一个光环的效果便与bloodline 有关,凡是拥有蛇类bloodline ,爬虫类bloodline 以及龙裔bloodline ,佩戴蛇神之颅会得到大量的spell 抗性,不仅如此还会获得一个快速恢复的状态。

  克格沃人的体表虽然覆盖着细密的red 鳞片,但他们的bloodline 却不与蛇类,爬虫以及龙裔bloodline 有关,这也是yellow cloth 教徒们舍弃这件上古遗物的主要原因。

  如果只获得一个光环的加持,还要背负被邪恶意识引诱的风险,这确实很不划算。

  不过Ian 没什么问题,他体内流动着纯正的True Dragon Bloodline ,这件上古遗物对他的加持是巨大的。

  “提高魔法抗性,这怎么让我想起了梦魇巨蛇丹达尔?”

  梦魇巨蛇丹达尔是Ian 除了True God 以及旧日支配者之外见过的spell 抗性最高的生物,这件蛇神之颅的一个效果就是提高spell 抗性,这不禁令Ian 有些猜测这死去的蛇神是不是与梦魇巨蛇丹达尔存在某种联系。

  要知Dao Pill 达尔虽然实力也就Level 4 生物的Peak ,但毕竟也是远古蛇神之一,即便只是个伪神,但实力也绝非一般的生物可以比拟。

  “不过就算有什么联系,那也没什么用了,这两个家伙都死了。”

  shook the head ,Ian 也不再去想这些事,看了一眼自己脚下的暗red 光环,年轻的wizard 立刻向另一个房间冲去。

  silhouette 迅速地穿过摆满了华丽雕塑的大厅,Ian 在快速地找寻着刚才那个女盗贼的silhouette ,他绝不会让对方拿到深海之角,自己虽然还不了解蛇神之颅的全部能力,但有这些光环的加持已经足够对付她了!

  快速地冲进前方的房间,Ian 左右观望,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任何silhouette 。

  “不在这!”

  转身looked towards 前方的通道,突然一阵镜面破碎般的声音从另一个房间传出,那是保存上古遗物的展台被破坏的声音。

  “在那!”

  知晓了对方的位置,Ian body flashed 立刻出现在了另一个房间中,在他的前方,那位身手矫健的女盗贼正将手伸进一个已经破坏的展台中。

  而在那展台里躺着的正是一件暗绿色的类似牛角一般的item ,正是Ian 一直在苦苦寻找的深海之角。

  “给我放下!”

  angry roar ,Ian 立刻施展Space Imprisonment 术,在他的incantation 影响下,周围的空间逐渐凝固。

  察觉到周围空间的变化,这位女盗贼立刻将深海之角握在手中,紧接着又施展上一次方式,在空间还未彻底凝固前,身体化为一缕starlight 出现在了远处。

  “该死!”

  Ian 从didn’t expect 自己的攻击手段会被人了解的如此清楚,她甚至连应付的对策都想好了,这个女盗贼一定跟踪了他很长时间。

  “很能逃是吗?我究竟看看你能逃到哪里!”

  紧紧地追着那名来自埃克马派系的盗贼,快速念诵着incantation ,空间屏障在对方的身前快速地出现,但一向坚固的空间屏障此时却失去了往日神奇的效用,在对方的利刃匕首之下,空间屏障纷纷破碎,这一幕令追在身后的Ian 恼火至极。

  看着那闪烁着微光的匕首,Ian 的脸色逐渐变得难看起来。

  “装备还真是豪华。”

  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位埃克马派系的女盗贼,不仅自身的隐蔽能力强悍至极,就连佩戴的装备也好到了一定的程度。

  那把能够切碎一切屏障的匕首,Ian 估计这应该也是一把接近于上古遗物的道具。

  看着对方的silhouette 始终与自己保持着一段距离,Ian 的心态逐渐发生变化。

  “控制不住你,那就直接杀了你!”

  说完,Ian 伸出自己的食指,他angrily roared 。

  “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

  unimaginable 的负能量瞬间降临在对方的身躯之上,在这种最为纯粹的能量攻击之下,这位女盗贼的脸色终于有了变化。

  一团黑雾弥漫开来,那位女盗贼吐出一大a mouthful of blood ,紧接着silhouette 在空中一闪,瞬间出现在远处。

  看到自己的spell 终于伤到了对方,Ian snorted ,他的手中再度激发出数道能量射线。

  在Ian 的狂轰乱炸之下,这位女盗贼竭尽全力进行闪躲,但即便如此,射线还是穿透了她的肩胛骨,将她的半个肩膀炸得粉碎。

  鲜血顺着斗篷滴露而下,忍着身躯上的疼痛,这位女盗贼来到了大门前,她竭力打开已经关闭的大门,而这时Ian 也紧随而至。

  看到对方的惨样,Ian laughed 。

  “帮我开门吗?真是谢谢你了!不过你可见不到外面的starlight 了。”

  说完,璀璨的魔法射线再度亮起,Ian 要用这一击结束对方的生命。

  倚靠在墙边的女盗贼死死地盯着Ian ,她深绿色的眼睛中尽是仇恨的火焰,没有任何放弃的神色。

  知晓这种死士的Spiritual Will ,Ian 也不跟她有废话,只有死亡才能令这些家伙屈服。

  闪耀的rays of light 从他的手掌射出,但就在这时,眼前的女盗贼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吼,她躯体内的starlight 形成一个绚丽的防护罩将她包裹在内。

  看到这一幕,Ian 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守护威能?你可真是令我吃惊,不过倒要看看,你的守护威能能撑到什么时候!”

  说完,Ian 的手中出现了一根由纯粹elemental power 凝聚的闪烁long spear ,在他的驱使下,long spear 立刻刺向了对方的防护罩。

  纯粹的elemental power 与闪耀的starlight 相互碰撞,无数的粒子与starlight 迸发而出。

  Ian 疯狂地加大elemental power 的倾泻力度,与此同时,旁边的大门却在缓缓打开,内心焦急,Ian 再度调动了体内的elemental power ,他要在宝库内就这该死的盗贼灭杀。

  可就在这时,体内的气血急速地翻涌,a mouthful of blood 涌上了喉间。

  “这是之前的伤势”

  连忙捂住自己的口鼻,饶是Ian 的physique 强大无比,此时旧伤复发,他也不得不停止攻击,专心应对体内的伤势。

  察觉到Ian 的状态异样,处于防护罩内的女盗贼脸色一喜,她化为一抹starlight 冲出了treasure 库。

  看着silhouette 逐渐消失的盗贼,Ian 的眼中也尽是懊恼之色,压下体内的伤势,Ian 也立刻冲了出来,他还有机会,只要有机会,他就不会放弃!

  浑身包裹在black 斗篷下的女盗贼冲出大门之后,她的眼光瞬间looked towards 星空,她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埃克马派系花费如此大的代价进攻罗切斯特城可不仅仅只是为了所谓的脸面。

  如果不能将深海之角带回去,一切的牺牲都会白费,深海的时代也终将不会到来,环顾着天空,她渴望出现一些什么,但in the sky 什么也没有,就连伊巴派系那位一直守候在外面的星辰之子也不见了踪影。

  “他去哪了?”

  脑海中刚出现这个想法,一抹剧烈的疼痛从她的腹部传来,女盗贼向后看去,只见戴着苍白面具的班森正冷冷地看着她。

  快速地奔跑着,rays of light 逐渐明亮,Ian 冲出了treasure 库,但是一到外面Ian 就看到令他心惊的一幕,只见班森染着鲜血的right hand 死死捏着那名女盗贼的脖颈,苍white 的面具在此时显得冷酷无比。

  看到Ian 的silhouette ,班森nodded ,他的声音阴沉而又夹杂着某种恐怖,像是已经压抑了许久的炽热火山。

  “老鼠们,你们可终于出来了!我可等你们好久了。”

  说完,班森手中巨力涌动,ka-cha 一声,这名令Ian 也颇感棘手的女盗贼就这样死在了对方的手中。

  解决了第一只烦人的老鼠,班森的心情好了许多,他将女盗贼的尸体随手扔在一旁,接着便looked towards 了Ian 。

  “她死了,你也跟她一起去吧!”

  说完,这位星辰之子的身躯开始燃烧起猛烈的starlight ,不仅如此,漆黑的铠甲也浮现在他的身躯之上,一阵音爆在空中响起,班森挟带着不可阻挡的威势冲向了Ian 。

  面对这种状态的星辰之子,Ian 完全不想与对方交战,他现在身受重伤,如果再继续打下去,即便有着蛇神之颅的帮助,他的根基也会遭到unimaginable 的损伤。

  没有任何犹豫,Ian body flashed ,他立刻冲向了那名已经死亡的女窃贼尸体旁,只要让他拿到深海之角,他可以瞬间离开这里。

  可是班森已经了解了他的想法,在他身形闪动的瞬间,班森伸出自己的手掌,他shouted loudly 。

  “真空壁障!”

  透明的防护屏障立刻将对方的尸体守护住,Ian 眼神闪动了一下,而后漆黑的sharp claw 浮现,他要以最快的速度破坏这个屏障。

  throws a punch ,屏障发出了阵阵的抖动,但离击碎明显还差一点,又是一拳,蛛网般的裂缝出现,Ian 面色一喜,他刚要挥出第三拳,但是班森已经挥拳袭向了他,不得已,Ian 只得出拳抵挡。

  化身为半龙形态,Ian 与班森进行着激烈的战斗,如果是平时,他的肉体绝对会强对方一小截,可是此时的他身受重伤,他甚至连碎魂状态都不能开启。

  与班森硬碰了几拳,Ian 体内的气血再度上涌,感受着自己体内的伤势正在加重,青年wizard 的心中不禁有了撤退的打算。

  如果再在罗切斯特城与对方死磕,那实属不明智,深海之角有四件,如果罗切斯特城的没有谋划成功,他还可以去谋划其他派系的。

  只是如果就这么退去,Ian 属实有些不甘心,他做了这么多,甚至连伊巴派系都得罪了,如果就这么离去,确实太亏了。

  暗暗的想着,一旁的班森感受到Ian 心不在焉的样子,他气愤至极。

  “人类!与我战斗你还敢分心!你真是courting death !”

  说着,炽热的火焰在班森的手中燃起,他要用自己种族的魔焰将眼前的silhouette 烧为灰烬。

  烈焰长鞭袭向Ian ,只是此时的Ian 没有任何闪躲的想法,如果是以前,他还会象征性地躲一下,但是在蛇神之颅的光环笼罩下,他没必要再去害怕这些spell 伤害了。

  炽热的火焰缠绕在Ian 的身躯之上,Ian 只是感觉到了些许的灼热,他用手握住火焰长鞭,而后在班森惊骇地眼光中将它扯断。

  “这”

  看到这一幕,饶是班森也不禁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目光转向Ian 腰间那块散发着邪恶red light 的颅骨,他明白了一切。

  手中的火焰逐渐熄灭,班森said solemnly 。

  “蛇神颅骨,didn’t expect 你的目标居然是这件上古遗物,人类,你就不怕自己被远古蛇神的邪恶意识吞没吗?”

  听到这句话,Ian snorted 。

  “这还不需要你们担心。”

  “courting death !”

  原本还想再说些话的班森此时再也忍受不住,他飞速地冲向了Ian ,重拳再度落下。

  Ian 格挡住对方的一击,他的内心还在进行着艰难的抉择,到底是该离去还是再看看情况。

  正当Ian 与班森进行着激烈的交战时,一个淡淡的黑影从阴影中出现,恐怖的starlight 射线从他的手中射出,察觉到这一幕,Ian 与班森的目光齐齐looked towards 了波动传出的方向。

  看清楚对方的面容,暗绿色的阴暗脸庞上有一道深深的疤痕,Ian 一惊。

  “那是泽维尔!”

  一旁的班森也是面露怒容,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埃克马派系在这次行动中居然派出了如此多的人手,大军佯装进攻,而暗地里则派出两位光耀级的powerhouse 进行潜伏以及盗窃,这实在超出了他的想象。

  恐怖的能量波动瞬间摧毁了班森所设置的真空壁障,将女盗贼的尸体抱在手中,泽维尔看着前方的班森与Ian ,水幕形成的array 突兀地出现在他的脚下。

  抱着尸体,泽维尔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笑容,水幕array 一个闪动,他的silhouette 立刻disappeared 。

  “他逃跑了!”

  察觉到泽维尔已经逃跑,Ian 叹息了一声,这次计划还是失败了,埃克马派系派出的力量实在太多了。

  shook the head ,Ian 也不再停留,在班森愤怒的眼光中,他的身躯也逐渐化为一道illusory shadow 消失在了星空中。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