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Wizard World Chapter 740

2022-10-18

  第740章 相同的道路(求票求订阅)

  达里厄斯行走在人头攒动的联盟大厅中,回想着之前的那场Foreign Domain 战争,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后怕之色。

  “算了,以后还是在wizard world 找个组织加入吧,现在我也拥有Level 2 bloodline 了,接下来的时间是该好好进行spell 研究了。”

  这般想着,达里厄斯走到了联盟大厅的前台,拿出一张纸,他对眼前的工作人员说道。

  “提交任务,这是我的任务凭证。”

  工作人员接过纸张,他看了一眼,随后说道。

  “达里厄斯wizard ,还请您稍等,我这就帮你进行登记。”

  “知道了,快点。”

  “是。”

  complied ,联盟的工作人员开始伏在桌上快速地进行任务手续的办理。

  达里厄斯无聊之际则looked towards 了身旁的任务大厅,眼尖的他很快就发现了有一大堆人正聚集在一处告示栏的旁边。

  “这是联盟哪位wizard 又颁布什么奖励丰厚的任务了吗?”

  作为一名背靠联盟的流浪wizard ,达里厄斯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执行任务中渡过的,对于这些事情他还是非常清楚的。

  心里多了点好奇,在办理好自己的任务手续后,达里厄斯来到了任务栏的前方,只是当他看到任务栏上的信息后,他的脸色愣了一下。

  “Ian wizard 要招收追随者?”

  达里厄斯自然明白追随者的含义,可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Ian wizard 会落到招收追随者的地步,招收追随者也就意味着自己没有下属可以使用,这在wizard world 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想着Ian wizard 之前的经历,达里厄斯惊讶的发现,Ian wizard 似乎还真没什么时候去招揽手下。

  看着告示栏上的纸张,年轻的wizard 沉吟着,in this brief moment ,他隐约感觉自己似乎走到了人生中的某处拐点。

  对于达里厄斯来说,在到达wizard world 之前,他有过远大的志向,但是在进入Academy ,经历种种事件之后,他对未来已经没了太多的想法,他只是dash on bravely with no thought of personal safety 地完成那些任务,以此换取酬劳,从而支撑自己在wizard 之路上的消耗。

  可即便是晋升了Level 2 wizard ,Level 3 wizard 对他来说仍是一个impossible 完成的目标,Level 2 到Level 3 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他无法去幻想。

  “只是成为别人的追随者,我.”

  达里厄斯很确信自己是崇拜Ian wizard 的,这没有什么疑问,一位八十岁出头的Legendary wizard ,即便是那些拥有Legendary bloodline 的上古wizard 也不敢说能自己能在八十岁之前成功觉醒Legendary bloodline ,Ian wizard 能以这种速度进阶,他在wizard 之路上的天资毋庸置疑。

  成为Ian wizard 的追随者按理来说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但是一想到自己的道路,达里厄斯犹豫了。

  “我真的能抛弃我的道路吗?”

  抬头向上看去,即便厚厚的天花板笼罩了一切,但达里厄斯还是看到了那遥远的星空,曾几何时,他也曾看一看那Star Sea 之间的奥秘,只是这一切都离他太远,那是他永远impossible 观赏的风景。

  静静地伫立在原地,不知过了多久,达里厄斯低下头颅,他muttered 。

  “我是没什么希望了,但也许Ian wizard 能够”

  再次looked towards 前方,年轻的wizard 心中已然有了决定。

  ————————————————————

  元素粒子在Ian 的手掌中快速变化,自从得到达内尔wizard 送来有关元素整合的心得之后,Ian 在元素粒子整合这一方面终于有了不错的进展。

  他现在大概能知晓元素粒子排列方式第一定律是如何与Water Element 粒子排列方式在低阶spell 中共存。

  但到了稍微高阶一点的spell ,比如冰枪术这种,他就无法维持这种共存,并非是因为spirit strength 的缘故,只是由于他对这两种粒子排列方式在更高阶spell 上的共存形态并没有掌握透彻。

  “看样子,我还得再看一些wizard 的心得。”

  元素基础理论的整合是一件极为漫长的事情,有了前人的心得以及经验,Ian 至少可以节约十几年的时间。

  “虽然我的lifespan 不算短,不过元素基础理论整合这件事还是要抓紧。”

  这样想着,Ian 走到桌前开始提笔写信,this time 他准备写信给伊妮德wizard ,对方贪恋精粹之花,被自己逼迫签了一份协议,现在是该要求对方履行协议了。

  “巴伦家族,一个专精ice attribute spell 的Ancient Family ,希望他们家族的资料能给我带来不错的启发。”

  写完信,Ian 喊来菲莉丝,随后说道。

  “菲莉丝,将这封信转交给联盟,让他们发送给巴伦家族的伊妮德wizard 。”

  “好的。”

  菲莉丝接过信之后,她问道。

  “对了Ian ,伊凡娜wizard 你准备安排她居住在哪里?”

  “让达伦wizard 给她安排住所吧,我暂时还不准备让她们住进wizard 塔。”

  “行。”

  菲莉丝complied ,接着迅速离开了房间,而Ian 则拿起桌上的一张纸,观看起下一批追随者的信息。

  自从Ian 发布自己要招收追随者的消息之后,已经有大量的wizard 前来报名了,不过令他感到遗憾的是,这些wizard 都是Level 2 wizard ,并没有Level 3 wizard 。

  个中缘由Ian 也能理解,毕竟他现在才八十多岁,wizard world 的那些Level 3 wizard ,大部分都是上百岁的老人,拥有名望以及资历不说,在各自的Academy 以及组织中也担当着重任,想让他们抛弃一切成为自己的追随者,那还真是有点不太现实。

  “那就收收Level 2 wizard 吧,也许还能找到跟伊凡娜差不多的手下。”

  伊凡娜是Ian first 招收到的追随者,她是一位来自暗之林Academy 的咒法系wizard ,Ian 选择她的目的也很简单,自己在咒法系上虽然有些基础,但终究impossible 转为咒法系的wizard ,因this move 收一位专精咒法系的追随者还是不错的选择。

  当然,伊凡娜本身也非常出色就是了,无论是实力还是其他的各个方面,Ian 甚至一度怀疑这位女性wizard 是某个组织派出的间谍,也正是因为如此,Ian 决定还是缓一缓,先让这些追随者在别的地方呆一段时间,确认没有问题之后,自己再将他们接纳进wizard 塔。

  他现在的wizard 塔空间非常宽阔,别说三个人,就算是十个人居住在其中也没有任何问题。

  仔细阅读完手中的履历表,Ian 将几个名字标记了一些,他再度进入了spell 的研究之中。

  一周后,Ian 坐在一处沙发上,在他的对面是一位留着灰白胡子的老人,Ian 看着这位老人,他笑着问道。

  “耶鲁wizard 你是出于什么原因想成为我的追随者?你能说一下吗?”

  老人鞠了一躬,他连忙说道。

  “星辰之影wizard ,您的伟大毋庸置疑,对于您这样的Legendary wizard ,我几乎是看到您消息的immediately 就决定成为您的追随者,追随您就等同于追随伟大的道路,这是我等wizard 的荣幸!”

  听着老人的这么说,Ian 的目光闪动了一下,他在心里暗自念道。

  “这些Old Guy 拍flattery 倒是真有一手,如果我闲下来,倒也不是不可以收一个听听他们的吹嘘。”

  心里这样想着,但Ian 还是说道。

  “耶鲁wizard ,说说你的要求吧。”

  老人一听到这句话,他的眼底闪过一丝喜悦,刚想开口说话,但他又觉得太过直接,缓了一会,老人说道。

  “Ian wizard 。我并没有别的要求,只是我的several decades 之后,我的lifespan 就到头了,一想到自己lifespan 将近不能再追随Ian wizard ,我的内心就无比懊恼,如果Ian wizard 能将一些延长lifespan 的药草当做我的奖励,那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听到老人提出的要求,Ian 在心里呵呵一笑,这段时间来,他见了不少wizard ,其中有许多都是提这种要求的,可惜延长lifespan 的草药价格高昂,他买得起,但眼前这些wizard 可并不值得他如此投资。

  slightly nodded ,Ian 对眼前的老人说道。

  “耶鲁wizard ,你的要求我知晓了,回去吧,如果我确定选你了,你会收到消息的。”

  “那我就告辞了。”

  再次向Ian 鞠了一躬,这位老人走出了房门外。

  老人走后,Ian looked towards 下一个名字,这是一个他标记过的名字,原因无他,因为对方的履历非常完美,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执行联盟的任务,招收追随者就需要这样的wizard 。

  “达里厄斯,这个名字怎么那么熟悉呢?”

  略带点期待地向前看去,过了一会,当一位身穿black robe 的青年走进房间时,Ian 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愕之色。

  “是你!”

  Ian 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居然会见到这个youngster ,事情可真是有些奇妙。

  年轻的wizard 也向Ian 鞠了一躬,他恭敬地说道。

  “星辰之影wizard ,我们又见面了。”

  指向身前的椅子,Ian 说道。

  “坐下吧,达里厄斯。”

  “是。”

  对方complied ,随后坐在了椅子上。

  感受着对方的气息,Ian 的脸上罕见地露出一丝笑意。

  “我可真didn’t expect ,二十年不到的时间,你居然也晋升Level 2 wizard 了。”

  对方shook the head ,他说。

  “我这点成就相比起Ian wizard 来说实在not worth mentioning 。”

  看到对方这样说,Ian 也知晓这位youngster 心中的紧张。

  语气稍微严肃了些,Ian 问道。

  “达里厄斯,告诉我,你为什么想成为我的追随者?”

  “因为您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都值得我追随。”

  “只是这样吗?”

  “并不只是这样。”

  “那还有什么?告诉我!”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Ian 直直地看着眼前的youngster ,在他的imposing manner 压迫之下,如果没有一点ability ,恐怕连话也不会说完整。

  默默地感受着来自Ian 的威压,达里厄斯想起自己的愿望,他绷直了身躯,所有威压in this brief moment 仿佛毫不存在,他郑重地说道。

  “因为我在您的身上看到了我不能完成的愿望。”

  Ian 脸色露出一丝疑惑,他问道。

  “什么愿望?”

  达里厄斯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他说。

  “探寻Star Sea 之间的奥秘,这是我的愿望,但是我却永远不能去完成它。”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达里厄斯的脸上只有叹息,身为一名wizard ,他所追寻的只有头顶那片未知的星空,那是他身为贵族子弟时就一直想要探寻的地方,可是他的实力永远不允许他踏足那里。

  听到眼前silhouette 的话语,Ian 的眼神露出了一丝理解,其中还夹杂着一丝同情,身为wizard ,每个人都有要追寻的道路,每个人也都有自己将要追逐的真理。

  对诺伊斯来说,也许他的world 就存在于草药的奥秘之中,但对于另外一部分而言,他们所追求的永远只有头顶那片未知的星空。

  追寻未知,这是人类的本能,仰望星空更是如此。

  可是正如达里厄斯所说,追寻自己的道路终究只是少数人的特权,大部分的wizard 仍然被束缚在各种名为家族,组织,Academy 的利益纠葛之中,他们永远也踏不上前往星空的旅程,他们的实力也不足以支撑他们这么做。

  “我能理解你。”

  沉默了好一会,Ian 说出了这句话。

  如果不是因为一些契机,Ian 可能也只是那些被束缚着的一员,但是现在,经历了重重艰险险阻之后,他已然可以追寻自己的道路,他不会被任何东西所束缚,任何胆敢束缚他的事物只能被他无情地碾碎。

  “说说你的要求吧。”

  事情进展到了this step ,Ian 也知晓眼前之人的愿望,以及他为何追随自己,只要他提出的要求并不过分,Ian 可以让他成为三位追随者中的一员。

  “我没有任何要求,只要您能够在踏足Star Sea 之后,告诉我那里的景色即可。”

  听到达里厄斯这么说,Ian 的脸上闪过一丝奇异的色彩,他猛然站了起来,匀称的躯体上爆发出一股绝强的imposing manner ,那imposing manner 直冲云霄,引来了药剂区诸多wizard 的惊叹。

  低头看着这位年轻的wizard ,Ian 的silhouette in this brief moment 变得高大无比,他说。

  “追随我,你会看到那片星空是什么样的!”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