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Wizard World Chapter 742

2022-10-18

  第742章 Water of Life

  不知是不是Ian 的错觉,眼前的树木只是发出”sha sha” 的声响,但Ian 却感觉自己脚下的大地都在颤动。

  “这是什么情况,是World Tree 苏醒了吗?”

  菲莉丝的脸上露出一丝惊异之色,她不确定地说道。

  “也许是吧,我只是在族中阅读过有关World Tree 的记载,但从未与这些树木交流过。”

  “好吧,原来你也不懂。”

  静静等待着,树林间那种”sha sha” 的声响逐渐消失,脚下的大地也恢复了平静,就在这时,那些躲藏在World Tree 树干后面的林妖有一只走了出来,她的眼睛中散发着强烈的绿光,但Ian 却从中看不见之前那副天真活泼的眼神。

  “这是被附身了?”

  心里有些惊疑,这时对方口中的话语也验证了Ian 心中的猜想。

  “wizard ,你为何打扰我的睡眠?”

  林妖少女的声音悦耳,但却隐约透露出一种无尽的沧桑。

  “还真是World Tree 。”

  心里有些激动,Ian 立即向前方酷似精灵的林妖少女鞠了一躬。

  “尊敬的World Tree ,我并非恶意打扰你的睡眠,对于您这样的奇异生物,我向来抱着一丝好奇之心,所以才来到这里,我并无任何恶意,请您明白这一点。”

  林妖少女的目光在Ian 的身躯上扫过,她的目光中露出一丝疑惑。

  “你是Elemental Hand 的wizard ?可是Elemental Hand 的那些little fellow 我都认识,其中并没有你。”

  “我近段时间刚晋升Legendary realm ,您不认识我也是正常。”

  “so that’s how it is 。”

  看着Ian ,林妖少女的脸庞上露出一丝思索之色,过了一会,她对Ian 说道。

  “既然你是Elemental Hand 的wizard ,那这些东西就算作我的见面礼吧。”

  说着,World Tree 的某根粗壮的树枝突然裂开了一个小口子,从中滴落下数滴milk-white 的粘稠液体,Ian 知晓对方给予的item 定然贵重无比,他伸出一根手指,滴下的液体在他的操纵之下漂浮在空中,逐渐来到了他的身前。

  “这些是什么?”

  “我分泌的一些液体,可以帮助你延长自己的lifespan ,我能感受你身体内的bloodline 驳杂,似乎对lifespan 产生了不良的影响。”

  Ian 完全didn’t expect 这棵World Tree 居然能感受到他体内bloodline 的驳杂,这简直超出了他的想象。

  呆呆地看着身前的milk-white liquid ,Ian 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这实在是有些贵重了。”

  过了许久,Ian 才说出这么一番话。

  “没什么,拿去吧,这些东西not worth mentioning ,如果你愿意做些什么回报的话,那就早点离去吧。”

  听着World Tree 的话语,Ian 的面庞闪过一丝尴尬之色,对方的行动怎么都有些破财免灾的意思。

  “原本还想和它多沟通一下的,现在这样还是算了吧。”

  明白World Tree 的意思后,Ian 点了点。

  “many thanks 您的好意,我这就离去。”

  说着,Ian 按着菲莉丝的肩膀,空间一个波动,两人的silhouette 出现在了幽暗jungle 的外围。

  迈步在柔软的土地上,Ian 看着手中装着milk-white liquid 的瓶子,他低语道。

  “植物系生物的脾气还真不错,倒是我有些冒犯了。”

  菲莉丝听到Ian 的话语,她刚想说些什么,可就在这时,两人的身旁突然传出一阵space fluctuation ,而后盖尔wizard 的silhouette reappeared 。

  “Ian wizard ,您怎么会在这里?刚刚幽暗jungle 深处传来一些震动,您是不是知晓”

  “是我引起的,我见了一眼World Tree ,盖尔wizard ,这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你去见了World Tree ?”

  老人刻板的脸上显露出一丝惊讶,他随后说道。

  “Ian wizard ,World Tree 与我们Elemental Hand 的高层有过协议,您去见它自然是没什么问题,不过这种事情,您最好写个信息告知我们一下,这样我们也有些心理准备。”

  “是我有些急了。”

  laughed ,Ian 也不想跟盖尔wizard 在这件事上继续说下去。

  而这时的盖尔wizard 则看到了Ian 的玻璃瓶,他嗅了嗅鼻子,随后说道。

  “Ian wizard ,你手中的是World Tree 给予的Water of Life ?”

  “这个液体叫这个名称吗?”

  抬头看着手中的小瓶,在瓶中的milk-white liquid 正缓缓流动,它们似乎在阐述着生命的真谛,Ian 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色彩,这时一旁盖尔wizard said with a smile 。

  “Ian wizard 能得到这些Water of Life ,看样子与World Tree 的交流颇为不错。”

  “没有那回事,只是对方大方罢了,对了,盖尔wizard ,这些液体能提升wizard 多少lifespan ?”

  “一百多年吧,如果加一些草药调配一下,应该还能再增多二十年左右。”

  “效果还不错。”

  将手中的小瓶收入storage ring 中,Ian 也没有其他的想法,在盖尔wizard 的带领下,两人一起走向了Academy 内部。

  在Ian 到达Academy 的当晚,格兰特家族便举起了一次盛大的欢迎ceremony ,在此次议会上,Ian 也认识了Elemental Hand Academy 中许多出名的人物,他们并没有选择进行Foreign Domain 之旅,只是默默地在Academy 内部研究着spell ,为world 的spell 改革作出自己的贡献。

  由于Ian 并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晚会几个小时之后,他便回到了自己位于Elemental Hand 的居所中,在他的身旁,一袭白袍的达伦正讲述着他这段时间的工作。

  “Ian 大人,按照您的要求,我们这次比赛已经将场地扩大了数倍,足以应对数以千计的学徒。”

  “很好,对了,我只招收一位Disciple ,那剩下的大几百名学徒你们怎么办?全部收下吗?”

  达伦wizard 的脸上露出一丝look of bitter smile ,他说。

  “Ian wizard ,这怎么可能,我们Elemental Hand this time 可能会收三百多名学徒,这是我们Academy 建立以来收过的最多一批学徒了,而剩下的,我们会让他们选择其他Academy ,反正这次我们Elemental Hand 招生ceremony 最早,那些little fellow 有足够的时间前往其他Academy 。”

  “那就行。”

  见达伦wizard 已经按照自己的要求安排好了一切,Ian 也不在浪费心思多去询问,挥了挥手示意老人离去后,Ian 看着窗外的夜景低声自语道。

  “不知道那些Ancient Family 会给我怎样的惊喜。”

  ————————————————————

  在Ian 返回Elemental Hand Academy 的消息传出后,Elemental Hand Academy 的外部算是真正热闹了起来,每一天都有无数的学徒从旧world 或者Source Continent 的某处来到这里。

  城市内部的旅馆一直都处于爆满的状态,为了缓解居住的问题,格兰特家族甚至还派出一些精通泥土塑形的wizard 搭建房屋,在魔法的伟力之下,只花费了一天时间,数座学徒居住的公寓拔地而起,有了这些房屋,那些学徒的居住问题才算得到解决。

  布兰登在弗瑞斯贝家族的安排下早早地来到了Elemental Hand Academy 的外围,身为Eye of the Truth 的Ancient Family 一员,布兰登对眼前的Academy 并无太多感觉,因为他知晓Eye of the Truth 的强大,而眼前这座Academy 只是在某些方面有些特点罢了,他唯一看重的就是Ian Disciple 的身份。

  只是来到了这里之后,见识了诸多的Ancient Family 子嗣,布兰登心中的不安正逐渐加剧,因为他知晓自己对上同为Ancient Family 的子嗣,他没有任何优势,甚至于对方还占据了某些优势。

  “情况不容乐观,不过只要我发挥超常,Ian 大人一定会知晓我的优异。”

  暗自下定决心,这时,房门突然被人敲响了。

  “布兰登Young Master ,是我。”

  看到这熟悉的声音,布兰登立即打开了房门。

  一个身穿black robe 的silhouette 从走廊中迈步走进来,他向前方的银发少年鞠了一躬,随后说道。

  “布兰登Young Master ,让您久等了。”

  “有没有探听到一些重要的信息?比如赛制之类的。”

  布兰登现在最为担心的就是赛制,因为不同的赛制能进行一些不同的准备,只是Elemental Hand Academy 到现在也没有公布赛制,这令他们这些Ancient Family 的子嗣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抱歉,Young Master ,有关于赛制方面的消息,由于Elemental Hand Academy 封锁得太死,我并不知晓情况,只是Elemental Hand 内部的wizard 告诉我,他们一直在进行幽暗jungle 的扫荡工作,我估计Elemental Hand this time 应该会进行大规模的试炼,毕竟上千名wizard 种子在这。

  “至于是采取积分制,还是存活制,这就not quite clear 了,反正不管如何,凭借Young Master 您的实力,进入最后的决胜阶段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听着仆人的分析,布兰登nodded 。

  “这么多的参赛学徒,能采取的赛制也就那么几种,我确实不该有太多的担心。”

  目光转向窗外,布兰登又问道。

  “那些Ancient Family 与我同龄的子嗣呢,他们有没有消息?”

  “有一点,不过不多,奈特家族的邓恩昨天在城市外围与另外一位Ancient Family 的子嗣起了冲突,似乎还受了点伤,但具体伤势怎么样,我探听不到。”

  听到这个消息,布兰登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

  “邓恩这个蠢货,还有几天就开赛了,他居然at this time 与别人起了冲突,还受伤了,我估计他这次连最后的决胜阶段都进不去。”

  “你说得对。”

  “对了,蕾蒂西亚那边呢有没有什么消息?”

  “没有,玛尔斯家族的人自从来到Elemental Hand Academy 后,他们一直都呆在自己的房间内,我根本探听不到任何信息。”

  听着仆从的报告,布兰登不禁自语道。

  “为什么蕾蒂西亚不搞出一些新闻来呢?”

  作为Ancient Family 的子嗣,布兰登在this time 的争夺战中也许占据了很大的优势,但他并不是优势最大的那一位,因为蕾蒂西亚,这个来自玛尔斯家族的少女,她拥有着暗夜之子的bloodline 。

  暗夜之子,这是inheritance 至黄金时代的Ancient Bloodline 之一,与普通的生物兽化bloodline 不同,暗夜之子bloodline 与常人并无太大区别,她们并没有bloodline 变身,本身的肉体能力也比起一般的兽化bloodline 弱一点,只是这种bloodline 的基础技能在学徒阶段强大到无可匹敌。

  与之相比,他身上所具备的Silver Dragon bloodline 在学徒阶段并无任何出彩之处。

  想着玛尔斯家族的种种资料,布兰登的眼中不禁多了一些阴霾。

  ——————————————————

  蕾蒂西亚静静地站立在黑暗之中,暗夜之子的bloodline 给予了她夜间incomparable 的视觉,一道cold light 从黑暗中的某处闪烁出,蕾蒂西亚的面色不变,silhouette 稍微抖动了一下,cold light 瞬间刺穿了她的躯体,可惜仅仅只是一个残影,而真正的她已然disappeared 。

  静静地等待着Dark World 中的变化,不知过了多久,黑暗中再次出现了一rays of light ,不过这次却是另外一个所发出的。

  一位身穿black robe 的女子驱散房间中的Darkness Domain ,偌大的空间中立即显露出两个silhouette 。

  女子looked towards 了那位面色略带点苍白的少女,她said with a smile 。

  “蕾蒂西亚,你对于bloodline 能力的掌握又到了一个新的台阶。”

  蕾蒂西亚nodded ,但脸上却没有任何骄傲的神色,对于她来说,掌握自己的Bloodline Power 并不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

  坐在沙发上,另一位女性wizard 端来一碗药剂,摆放在桌上,蕾蒂西亚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抗拒,但一想到自己deep in one’s heart 的愿望,她端起药碗一饮而尽。

  “好了,药已经喝下去了,趁这段时间,你还是赶紧进入Illusion Technique 之中练习吧。”

  蕾蒂西亚nodded ,这时身旁的女wizard extend the hand 掌,一股强大的咒术波动从她的身躯上涌现,而后大量的black 雾气笼罩了前方的少女。

  一阵强大的Spiritual Power 袭来,当蕾蒂西亚再次苏醒时,她的silhouette 已经出现在了一片幽黑的丛林之中。

  丛林如此寂静,但蕾蒂西亚知晓,这一切只不过伪装,危险隐藏在这里的每一处,一道漆黑的silhouette 从身旁的灌木丛中扑出,蕾蒂西亚身形一个闪动躲避了这一击。

  黑影显露出身形,那是一只矫健的黑豹,盯着这只黑豹,蕾蒂西亚的身形再度变得虚幻。

  抬头望向天空,繁星闪烁着黯淡的rays of light ,少女知道自己不能放弃,因为这一切连开始都算不上。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