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Wizard World Chapter 745

2022-10-18

  第745章 second round 测试

  捡起地面上的金属徽记,蕾蒂西亚美丽的脸庞上浮现出一丝讶色,看着布兰登离去的silhouette ,她低语道。

  “算了,这次放过你,如果你还能再抢到一个金属徽记,我会在second round 中用实力证明,我是比你更为出色的那一个。”

  收起手中的金属徽记,蕾蒂西亚的身体化为一道nether shadow 再度没入漆黑的jungle 中。

  一旁逃离后的布兰登此时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居然会在那种时候遇到蕾蒂西亚,为了保证自己不被淘汰,他只能将金属徽记当做诱饵。

  “可恶!”

  fiercely 地敲了一拳旁边的树木,坚硬的树皮在他的猛击之下顿时碎裂,鲜血也从他的手指表面溢出,可是布兰登却没有任何在意。

  愤怒了好一会,布兰登才抑制住心中的怒火,知晓现在这种行为对于晋级下一轮没有任何帮助后,银发少年took a deep breath ,他开始盘坐在地上,调理着自身bloodline 的运转。

  金属徽记已经失去,他必须要再抢夺一个才有可能晋升下一轮,而想要再抢夺一个,他必须渡过这段虚弱期。

  精神专注于自己的体内,布兰登的silhouette 渐渐融于幽暗的jungle 中。

  当布兰登正在专注于渡过自己的虚弱状态时,远处的jungle 中,激烈的战斗进行着。

  一位体型健壮的少年举起手中的wizard apprentice ,手臂一用力,对方被他fiercely 地砸在了地上,右脚踩到对方的手掌上,一丝丝痛苦的叫声从学徒的口中传出。

  在少年的强大力量下,毫无抵挡之力的学徒无奈地放开了拳头,

  看到对方拳头中的金属徽记,少年的eyes shined ,他立即弯腰捡起对方手中的信物。

  金属徽记落到手中,少年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看着身下的学徒,他猛地一脚踢出,wizard apprentice 的silhouette 如同破布麻袋一般飞了出去,撞倒在一颗树木上之后失去了意识。

  “这下我也能晋级second round 了。”

  话刚说完,数道火弹突然从远处的jungle 中射来。

  snorted ,少年一跺脚,一堵石墙出现在他的身前,石墙抵挡了所有的火弹攻击,而这时,两位身穿black 长袍的silhouette 出现在少年的面前。

  眼神盯着少年的金属徽记,其中一个black robed sillhouette 说道。

  “我们合力,一起将这个格兰特家族的小子驱逐出去。”

  “好,就按你说得办。”

  商讨完毕,两人立刻向前方的少年发动了进攻。

  类似这样的战斗在这片广阔的森林中到处都在发生着,Ian 看着这些景象,可是就他目前的眼界来说,这些学徒的战斗确实没什么出彩的地方。

  “算了,还是等second round 我亲自挑选吧。”

  first round 的目标就是选出十个还算可以的,至于真正的选择Ian 会在second round 亲自测试这些little fellow 。

  闭上眼睛,Ian 静静等待着first round 比赛的结束。

  ——————————————————

  隐藏在茂盛树木之上的蕾蒂西亚计算着自己的时间,从她得到第二枚金属徽记后,应该过去一个小时了,Elemental Hand 的wizard 应该会在这时出现。

  这样想着,一位身穿白袍的wizard 出现,他对树干上的少女说道。

  “蕾蒂西亚,根据规则,你现在已经进入second round ,现在就跟我离去吧。”

  说着,白袍wizard 手指一点,一块魔毯从他的身上飞出。

  蕾蒂西亚听到自己已经进入second round ,她的内心不知为何稍稍relaxed ,步伐变得轻盈,少女迈上魔毯,而后跟着wizard 飞向了远方。

  处于森林另一处的布兰登并不知晓蕾蒂西亚已经离去,此时的他已经紧急调理好自己的状态,他没有时间再拖下去了,再拖下去,恐怕那些学徒都已经晋升离去了,他必须得迅速抢夺到一枚金属徽记。

  在森林中快速地穿行着,凭借着强大的perception ability ,布兰登的身形迅速向着那些战斗爆发的地区奔去。

  战斗还在继续着,只是这一切早已变得与蕾蒂西亚无关,站立在高台的下方,看着前方那位在众人之中端坐着的年轻wizard ,蕾蒂西亚知晓,那就是她的导师。

  身为玛尔斯家族的一员,蕾蒂西亚until now 都生活在家族的管教之中,他们竭尽所能教授着她有关wizard 的一切,但少女对那些spell 并不热衷,她甚至不知晓那些力量有什么用,如果只是使自己更为强大或者expert 一等,那这种目的未免太过肤浅。

  费勒提斯·但丁伯斯曾指引过诸多wizard ,他设立了无比宏大的目标,引导众人去完成,但在蕾蒂西亚的角度来看,那更像是一种对标出来的设定。

  毕竟在黄金时代,费勒提斯·但丁伯斯曾经与伦道夫·拉斐尔在学术上产生了严重的争斗,拉斐尔wizard 是传统的求知型wizard ,因为他认为知识就是真理,锲而不舍地追求知识就是wizard 的本质。

  身为学术另一派系的费勒提斯很有便是因为两人的争斗而提出了完全不同的见解,也就是著名的星空之路理论。

  与前者相比,锲而不舍地追求知识在传统的元素wizard 中占据主流意识,而费勒提斯所提出的星空之路则被大多数warlock 所接受,毕竟warlock 以bloodline 为荣,即便精于元素spell ,但根本不会像纯正的元素spell 那般痴迷于元素之间的Profound Truth 。

  蕾蒂西亚期待着有一个人能解决她的疑惑,她曾经求助过祖父,但她的祖父告诉过她,她需要一个契机或者一位导师带领她明白wizard 的一切,蕾蒂西亚从来没这样觉得,直到她得知眼前的这位wizard 。

  是什么原因能够让一位天才wizard 如此dash on bravely with no thought of personal safety 地追求一切,他甚至连一丁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在那些搜集到的资料,Ian wizard 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拼命地追求着realm 的提升。

  蕾蒂西亚需要了解这一点,为什么一位天才wizard 需要如此dash on bravely with no thought of personal safety 地往上走,没有任何停歇,翻看他的履历,尽是惊人之举,他为什么如此拼命?

  直觉告诉蕾蒂西亚,眼前的男子会帮助她解决这一难题,他的信念会给予自己启迪。

  静静地想着,时间在飞速地流逝,unconsciously ,她身旁的站台上依次出现其他几位silhouette ,那其中有蕾蒂西亚认识的,也有蕾蒂西亚不认识的,不过没关系,反正在second round 中,自己会将他们全部淘汰。

  随着所有金属徽记的持有者被带到高台的下方,Elemental Hand 的wizard 大声报告道。

  “Ian 大人,九位晋级人员人员已经全部带到!”

  听到这句话,Ian 睁开了眼睛,他低声说道。

  “终于到齐了吗?”

  站起身来,这时所有wizard 的目光全都聚集在这位Legendary wizard 的身躯上,直到现在,Elemental Hand 也没有任何人知晓Ian second round 居然会采用何种方式,众人好奇地看着Ian ,而Ian 这时也迈步上前,他对前方的九位wizard 种子高声说道。

  “我只收一位Disciple ,这位Disciple 会聆听我的教诲以及得到我全力的帮助,我知道你们每个人背后的势力都非常庞大,不过在你们成为我的Disciple 之后,你们会知道你们从家族那得到的与从我这里得到没有丝毫的可比性,所以,倾尽你们的一切吧,在second round 中,我需要你们表现你们的一切。”

  一番话说完之后,九位晋级人员的面色变得异常凝重,也就是在这时,他们才隐约知道也许this time ,这位天才的Legendary wizard 收徒并不像表面那般简单。

  看到这九位wizard 种子脸上的表情,Ian nodded ,在所有人的惊讶目光中,Ian 施法出自己庞大的spirit strength ,他的眼神如同旋涡一般将眼前的九位wizard 种子全部拉入了心像囚笼之中。

  九位wizard 种子出现在心像囚笼中,他们惊异地看着眼前的world ,其中一位声音低沉地说道。

  “这是哪里,为什么我会有一种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之感?”

  “应该是某处精神幻境。”

  一位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的wizard 种子立即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众人看着身前这座小房屋,每个人的脸色都凝重无比,这时,突然有人喊道。

  “这里有门!”

  众人听到他的声音立刻看到了少年身旁的两扇门扉,布兰登看着那两扇门扉,他本能地觉得那不是一个好东西,他大声叫道。

  “不要打开它!”

  站在门扉前端的少年说道。

  “我就算打开也办不到,这扇门都被锁上了,对面那一扇应该也是。”

  “锁上了?”

  听到这个消息,布兰登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而这时那位少年的声音再度传来。

  “Ian 大人将我拉入这个精神幻境究竟为何,难道就是想让我们打开这两扇门?”

  “不知晓,反正second round 试验的内容肯定与这个精神幻境有关就是了。”

  几位Ancient Family 的子弟讨论着,这时Ian 的silhouette 显现在小屋内,几位wizard 种子看到他立即鞠了一躬。

  Ian 低头看着眼前的这九位学徒,他也不想过多解释,手一挥,心相囚笼的某处墙壁碎裂,而后一股狂风从中涌出,将这几位wizard 种子全部吸入其中。

  事情做完后,Ian clapped 。

  “希望那些little fellow 能在幻境中有着良好的表现。”

  此次招收Disciple ceremony 的second round 便是幻境历练,这里所有的幻境都是Ian 亲手构建,他相信自己的幻境能够选出自己最为中意的Disciple 。

  布兰登苏醒在一处街道之上,看着身旁排列着的众多店铺以及房屋,银发少年轻声低语道。

  “我这是来到了哪里?凡人world ?”

  脑海中浮现出之前的精神幻境,少年很快便意识到自己似乎正在经受某种Ian wizard 的某种考验。

  “didn’t expect second stage 居然会是Ian wizard 直接出手。”

  饶是布兰登知晓second stage 可能很不平凡,但他真didn’t expect second stage 居然会是这种在精神幻境经受考验的方式。

  “这样可就有点不妙了。”

  精神幻境的考验向来以繁杂而出名,往往一个考验的结束是一连串考验的开始,在精神幻境中,时间流逝无比缓慢,只要Ian wizard 愿意,他们在这里呆上五六年,外界可能也就才过去两三天。

  想到这些,布兰登的脸色不禁变化了一下,took a deep breath ,竭力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少年低语道。

  “算了,别想太多,还想先将眼前的幻境解决掉吧。”

  说着,布兰德开始在这座类似凡人world 的幻境中开始了探索之旅。

  而在另一边,蕾蒂西亚则掉入了一片Extreme Cold 的冰原之中,cold wind whistling ,蕾蒂西亚看着眼前的一切,一丝笑意逐渐浮现她的脸庞上,在参加比赛之前,她就曾运用家族的secret technique 多次进行幻境练习以此增强自己的battle strength ,didn’t expect this time Ian wizard 居然也采用了同样的方法。

  虽然眼前这个幻境与家族wizard 构造的幻境完全不一样,甚至于高上无数个档次,可这终究只是一个幻境,只要自己发挥出以往的水准,蕾蒂西亚知道她一定会是最后的胜者。

  Ian 坐在狭小的房屋之中,他的身前是九个画面框,上面分别播放着这几位wizard 种子在幻境中的遭遇以及表现。

  察觉到这些wizard 种子已经差不多熟悉这里的环境,Ian 开始准备自己的测试。

  想成为他的Disciple ,首先,无论如何都必须要有勇气,dash on bravely with no thought of personal safety 的勇气,敢于直面一切的勇气,其次便是坚持,半途而废的人那不是他想要的Disciple 。

  “虽说一个幻境能测试的方面有很多,不过我的幻境构造实力有限,还是one by one 来吧。”

  这样说着,Ian 打了个响指,在他的精神创造之下,无数terrifying 的monster 从九个幻境中分别显现,那其中有嗜血的狼群,无以名状的恐怖nether shadow ,还有众多来自深海的畸形鱼人。

  这些monster 无穷无尽地从幻境中涌出,很快便将幻境中的九名wizard 种子团团围住。

  看到那些wizard 种子脸上难看至极的面容,Ian nodded 。

  “好吧,让我看看你们的勇气,这些monster 应该还不至于将你们吓破胆。”

  说完,在Ian 的精神操纵之下,这些浮现出的monster 立刻开始凶狠的攻击。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