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Wizard World Chapter 746

2022-10-18

  第746章 过往的记忆(求票求订阅)

  “这是什么monster ?”

  布兰登环顾着周围突然冒出的无数white nether shadow ,他的脸庞上写满了凝重。

  “难道Ian wizard 想在这里测试我们的true strength ?”

  正思考着,身旁围着的white nether shadow 发出一声尖啸,惨白的sharp claw 从笼罩着white 桌布的身躯上伸出,它们向着布兰登飞扑而来。

  脸色微微一变,布兰登的身躯上立刻浮现出silver 的锐利鳞片,眼神逐渐cold and severe ,少年决意要在这场精神幻境中展现出最好的自己,毕竟在精神幻境中他可不会因为bloodline 变身而进入虚弱状态。

  在另一个幻境中,蕾蒂西亚面对眼前凶残嗜血的狼群,她的身躯散发出淡淡的black 雾气,那些White Wolf 的速度很快,但蕾蒂西亚也毫不逊色,暗色的阴影利刃从她的手掌中刺出,冰原上,White Wolf 的吼叫声与嘶吼声此起彼伏。

  目光转向另一个幻境,一个阴风阵阵的海岛上,此时无数的畸形鱼人从海水中爬出,来自Ancient Family 的red 少年挥舞着手中的火焰长鞭,他奋力地对抗着身前的鱼人,长鞭甩过,鱼人发出阵阵刺耳的叫声。

  战斗在幻境中的每一处都在进行着,Ian 仔细观看着幻境内的景色,不得不说,这九位来自Ancient Family 的学徒不仅battle strength 惊人,就连willpower 也极为出色。

  Ian 原本还想测试一下这些人的勇气,但面对这些monster ,参加比赛的九个人没有任何人流露出胆怯的神色。

  “好吧,看样子是我多虑了,应该直接给这些little fellow 进行最为核心的测试。”

  知晓这批wizard 种子的综合素质很高,Ian 也不在这慢慢磨蹭,站起身来,他的身形瞬间消失在了房间中。

  布兰登正与white nether shadow 展开着激烈的战斗,抓住对方身形的停滞,银发少年伸出sharp claw ,white nether shadow 丝毫没有防御的意思,sharp claw 穿破了对方的胸膛。

  可是布兰登却slightly frowned ,因为他的手臂上既没有出现血迹也没有那种击中实体的触感。

  “nether shadow 吗?既然这样,那我就.”

  手臂上的鳞片突然散发出一阵耀眼的rays of light ,眼前的white nether shadow 在这抹rays of light 的照耀下瞬间消散。

  解决完了一只white nether shadow ,布兰登刚准备对付其他nether shadow ,可是当他转过头去才发现情况不对。

  “不对,那些nether shadow 呢?怎么会突然消失呢?”

  正当布兰登疑惑时,Ian 的silhouette 出现在他的身前,看到Ian wizard ,布兰登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他想说些什么,可是Ian 却没有与他交谈的念头。

  伸出一根手指,强烈的Spiritual Fluctuation 从Ian 的手指上传出,布兰登精神一震,而后意识陷入了昏迷跌倒在地上。

  看着倒在地上的布兰登,Ian 低语道。

  “进入你自己的精神world 吧,希望你还能站起来。”

  说完,Ian 的silhouette 再度消失,等到他回到那个小房屋时,画面中的九个silhouette 已经全部倒在地上。

  而Ian 只是坐在影像前静静观察着他们,this time ,他特地使用心相囚笼将这些wizard 种子引入了他们自己的心灵漏洞之中,对于这些wizard 种子,Ian 不相信他们有表面看上去的那般优秀,在自己的心相囚笼中,他们终究会暴露出自己的缺点。

  布兰登不知何时苏醒在一张洁white 的床铺上,静静地坐在床铺上,他仔细思考着自己的记忆。

  “我好像是在Ian wizard 的幻境中经受着考验。”

  这样想着,门外传来了清脆的敲门声。

  “Young Master ,时间到了,您是时候起床去爱尔柏塔大人那里学习wizard 知识了。”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布兰登一时有些不太确定自己是在家中还是在Ian 大人的幻境中,呆坐在床上,思考着这件事。

  这时,门被推开,一位长相甜美的女仆走进房内,她恭敬地说道。

  “布兰登Young Master ,请您尽快,如果你还像以前那般dilly-dallying ,爱尔柏塔大人恐怕又要说你了。”

  听着这位女仆的讲话,布兰登最终还是从床上走了下来,他看着透亮的地板低声自语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即便这是Ian 大人的幻境,我也要先看看情况。”

  走出房门,感受着空气中微微的冷意,布兰登很确定这是清晨,他记得弗瑞斯贝家族的清晨,他会穿过一个宽阔的大厅,在其余那些家族子弟复杂的眼光中前往爱尔柏塔wizard 那里学习有关spell 以及bloodline 的知识。

  眼睛不经意地向前方扫去,布兰登的眼神突然愣住了,因为他赫然发现,这就是他童年的住处。

  那些以前他的同族此刻都在大厅中的桌子上吃着早餐,而他们现在的目光就聚集在自己身上。

  “不。”

  布兰登不知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讨厌这里,他讨厌这些同族的子弟,Ancient Family 的争斗虽然on the surface 并不激烈,但水面之下暗流涌动,他讨厌这些家伙。

  默默地愣在原地,这时身后的女仆再度催促道。

  “布兰登大人,还请你尽快,爱尔柏塔大人正在等着你。”

  听着身后女仆的催促,布兰登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身体这时做出了最自然的反应,他开始gradually 走下楼梯,来到大厅中,那些底层的同族仍在看着他,这令布兰登无比难受。

  脚步不禁加快,银发少年想快点走出这座房屋,但这时,三位正在吃着早餐的同族少年走向了他这边,布兰登想躲避对方,但对方却刻意与他撞了个正着。

  对方身形一个趔趄,随后叫道。

  “布兰登,你没有长眼睛吗?”

  听着这句话,布兰登原本想直接无视,但转念一想,自己现在也许可能在Ian 大人的幻境中,面对以前的幼时幻象他有什么terrifying 的?

  面色变得冰冷无比,少年低沉地说道。

  “get out of my sight ,你们这些废物!”

  听到布兰登的话,对方脸上显露出一丝惊愕。

  “什么?布兰登,你居然敢对我们这样说话,你还真以为自己成为正式wizard 了?”

  “与你们对话真是浪费时间。”

  说完,布兰登便准备施放spell ,抬起手指,布兰登准备施放spell ,但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的手指根本无法闪耀魔法的光辉,他吃惊地looked towards 自己,他这时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已经变成了三年前的样子。

  “这”

  一阵震惊中,对面的少年fiercely 推了他一下,恶毒的言语从对方的口中传出。

  “布兰登,你个杂种,bloodline 纯净又如何,你知道你是怎么出生的吗?”

  听到这句话,布兰登face instantly changes 了,他低沉地吼道。

  “闭嘴。”

  可是眼前的少年完全没有听从他的话语,他放开嗓子,脸转向一旁,似乎在说给大厅内所有学徒听一样。

  “听着,你们好奇布兰登身躯上的纯净bloodline 怎么来得吗?我告诉你们,是他的父母,他的父母近亲结婚,我不敢说出他爸是谁,但你们应该知晓那是我们弗瑞斯贝家族中的一个great character 。”

  this remark 说出去,周围传来了阵阵的嗤笑声,他们在无情地嘲笑着布兰登。

  在弗瑞斯贝家族,近亲结婚是不被允许的,没有为什么,只是因为在出现少数的纯净子嗣后,会有更多的低能儿以及残疾诞生,拥有Silver Dragon bloodline 的弗瑞斯贝家族,出于bloodline 中的那抹纯真,他们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对方的话语如同针一般刺进了布兰登的心房中,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挥起拳头,几位少年立刻混战在一起。

  在远处看着这里情形的Ian 默默地低下了头,他已经了解到一些东西了,这是一位不错的Disciple ,只是是否要选取他还要看看其他几位学徒的表现如何。

  目光转向其他几位学徒,Ian 期望从他们的心灵漏洞之中看到一些闪光点,仔细观察着那些画面,突然,一副景象引起了Ian 的注意,摸了摸下巴,一番思考之后,Ian 的silhouette 立即消失。

  蕾蒂西亚无聊地呆在书房之中,在她的身旁,一位看上去异常苍老的女wizard 颇为无奈地看着身前的少女,过了一会,她说道。

  “蕾蒂西亚,你到底怎么样才会进行Shadow Arrow 的spell 练习?”

  蕾蒂西亚随意地replied 。

  “我已经会了,Shadow Arrow 我知道怎么施放。”

  听着少女的话语,苍老的女wizard 说道。

  “那你释放一次给我看看。”

  “我”

  听到自己的启蒙teacher 说出这样的要求,蕾蒂西亚有些无奈,她现在的身体以前回复到了几年之前的状态,没有半点魔力,Shadow Arrow 的施放自然无从谈起。

  看到蕾蒂西亚默不作声,这位女wizard 又说道。

  “蕾蒂西亚,你的innate talent 在家族的子弟中首屈一指,但如果你在这浪费自己的innate talent ,玛尔斯家族的其他人就会fiercely 将你甩下,when the time comes 就算你再有innate talent ,没有资源也无从谈起,你也不想你的mother 整天为你的cultivation 而操心吧,”

  “我”

  蕾蒂西亚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跟对方解释,鉴于自己的幻境试炼,她非常清楚自己现在是处于某种幻境之中,可是对方并不这么认为,一味让她学习着自己早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知识。

  在听完启蒙导师的一阵唠叨后,对方离去,蕾蒂西亚终于sighed in relief 。

  目光转向书架上的一些书籍,在这种情况下,少女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她只能看看书籍了。

  默默地看着书籍,这时,一旁的空间中,Ian 的silhouette 出现,他对身前的少女说道。

  “你为什么不前进。”

  “Ian wizard !”

  蕾蒂西亚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惊喜的神色,她刚想说些什么,但Ian 的话语再度传来。

  “回答我,你为什么不前进?”

  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蕾蒂西亚只得replied 。

  “Ian 大人,我并不明白你的意思。”

  眼神注视着少女,Ian said solemnly 。

  “你现在所处的幻境乃是我用特殊手段制造出的心灵漏洞之所,在这里,你将会面临你已经历人生中最为痛苦,烦恼的景象,那些学徒一个个都在自己的心灵漏洞中经受着磨炼,但你为什么呆坐在这里,没有丝毫前进的意思?”

  听着Ian 的讲解,蕾蒂西亚愣了一下,脑海中浮现出自己这段经历,在过往的时候,她似乎确实因为学习的问题与家族的启蒙导师产生过矛盾,只是在她长大后,她早就已经淡忘了此事。

  Ian 的问题还回响在耳边,这时,蕾蒂西亚突然想到某些事情,她的脸上闪过一丝狡黠,随后便问道。

  “Ian 大人,我并不知道自己为何前进。”

  听到这句话,Ian 的眉梢挑了挑,他开始仔细端详对方,过了一会,他才说道。

  “一个愚蠢而又核心的问题,难道在你之前十几年的人生之中,你没有答案吗?”

  “没有。”

  少女shook the head ,她的脸色in this brief moment 显得落寂无比。

  “也许别人知道自己该为何前进,但我不知道,别人那些前进的理由与我始终隔着一层纱雾,我无法明白他们的感受,”

  “家族,力量,知识以及星空,难道这些还不能给你带来触动吗?”

  “我对这些毫无知觉,我希望你能给予我解答,因为我知晓,像你这般的wizard 定然在这方面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

  听着少女的话,Ian 突然笑了起来,in this brief moment ,他仿佛遇见了同类一般,他说。

  “很久之前,我与你也是一样,不过出于某种契机,我很快便领悟到了自己要走的路,并且在之后的经历中不断加深这种理解,作为过来人,我很高兴为你解答这个问题,但在解答之前,我要问你一个问题。”

  “您请说。”

  直视着少女明亮的眼睛,Ian 问道。

  “黄金时代伟大的不朽wizard 费勒提斯·但丁伯斯与伦道夫·拉斐尔都曾对wizard 的道路提出过自己的见解,拉斐尔认为知识是一切的源头,它就是真理所在。”

  “而费勒提斯则认为真理依据每个人心中的喜好而变,知识也许很重要,但并不是唯一,而他的真理便在那边vast and boundless 的黑暗宇宙之中,这两者也许看上去并不相同,但在我看来,它们存在着某种共同点。”

  “你知道这两种不同见解的相同点在哪里吗?”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