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les of Eternal Order Chapter 102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噔噔噔……

踩着跟“云宫迅音”如出一辙的节奏,Ques 这具精秘魔像化身“shua” 地一声就冲出了水面。一块块如同镜面般光滑的六边形精golden armor 片,组成了他的皮肤,在初生炽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他的手上握着一支沉重的Warhammer ,那是原先包裹在金属疙瘩里面的“汉默”。此刻,这把龙首Warhammer 之前一直含在口中、如同龙珠似的密瑟能核已经融合进了精秘魔像体内,为其提供动力。

精金为皮肉,秘银为肌骨,内涵密瑟能核,再加上量子观察者形态的特殊灵魂。这具精秘魔像已经变成了一具彻头彻尾的战争机器,虽然他的外表并不狰狞,但实际上却有着destroying heaven extinguishing earth 的威能。

“诸位,久候。”

Ques 用纯正的灰烬world 通用语,向在场的一干大佬们致意诚挚的问候。在场的,不是神明就是类divine force ,要不就是神孽。因此,祂们全都能听懂Ques 在说什么。

只是,祂们也不是很懂。

“这个东西是什么来头?”

“这个魔像是灰烬world 的土著势力?”

“大意了,小觑了那个永序之鳞Chamber of Commerce 。”

转瞬之间,巴尔泽布和狄斯帕特这些大佬心思狂转,都在各自对Ques 的魔像化身“品头论足”。不过,也仅仅是那位对灰烬world 有所了解的Flying Insect 领主,才猜出了一些事情的真相。

“恐怕刚刚那两场terrifying 的袭击,也是永序之鳞Chamber of Commerce 的手笔。不过,根据Baator 密探和那些黑暗精灵打探回来的消息,那个永序之鳞Chamber of Commerce 以往好像从来没有出动过这么强悍的魔像?他们之中的最强battle strength ,不就是那头参加过两场血战的‘异体龙’么?”

巴尔泽布百思不得其解。然而,在Ques 看来,这个Flying Insect 领主还是知道得太多了一些。

虽然他并不觉得,巴尔泽布会大方到同在场的其它几个家伙共享信息,但是这个probability 毕竟还是存在的。因此,甫一出现,Ques 第一个找上的对象就是巴尔泽布。

“反正,来我的地盘搞事情也是从你开始的,那么先找你算账也是合情合理的。”

处在量子观察者状态,Ques 现在存在的本身就是超越了现实的高维生物。若是将时间也看作一种“熵”,他的思考过程其实不会引起“熵增”。唯一有所延误,只是他的意识在操控化身所需消耗的丁点工夫。因此,他几乎可以说是多元宇宙之中,最“快”的魔像。

那些大佬们还没有反应过来,Ques 的身形就暴窜至巴尔泽布面前。哪怕他并没有使用传送或者闪烁之类的spell ,可是仍旧在运动轨迹上形成一连串的残影,以及过后才传来的剧烈音爆声。

“eat my hammer !”

Ques 怒吼了一声,双手紧握龙首Warhammer 的锤柄,用力砸向了和缚魂之塔fuse together 的Flying Insect 领主。

在被他挥动的同时,“汉默”的形状亦发生着相应的改变:锤头的龙首膨胀变大,锤柄还在不断加长,在角速度本来就很快的情况下,锤头的线速度变得更快了几分;这把龙首Warhammer every delicate hair was completely shown ,龙首张开到一个夸张的角度,似乎想要张嘴去撕咬自己的敌人。

“不能硬扛!会受重伤的!”看到了Ques 的出招,巴尔泽布内心便警铃大作。只不过,他现在因为和缚魂之塔合为一体,所以行动并不那么便利。

因此,这位Flying Insect 领主只能尽量操控作为自身基座的那座Floating Void City (残骸),竭尽全力地避免被龙首Warhammer 正面砸中。与此同时,他也在全力为自己施展spell 护盾,偏折力场覆盖了他的身体,令其全身都闪烁着淡blue 的光晕。

已经膨胀到堪比缚魂之塔半径的锤头,最终还是砸到了巴尔泽布。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响动,就好像是用洗衣槌敲打浸泡了许多日的皮革。这位地狱领主的腰腹上面,霎时出现大片青紫。要不是有偏折力场,令龙首Warhammer 的捶击的角度发生了些许变化,这个家伙恐怕承受的伤害还要更重一些。

只是,就如同巴尔泽布对攻击有所反应一样,Ques 在抡锤击打的同时其实也留了后手。

被偏折力场包裹全身的巴尔泽布,全身上下就像是擦慢了肥皂,龙首Warhammer “汉默”砸在他身上当时就“刺溜”一下滑到了一旁。不过,它很快又向一条灵活的泥鳅似的,迅速转头饶了回来。

再加上,刚刚砸在巴尔泽布老腰上那一下狠的,导致了他那本就不怎么灵便的身形,此刻更是雪上加霜。“汉默”很轻易地就将其环绕了一圈,然后又是一圈……

当然,在被“五花大绑”的过程之中,巴尔泽布也不是没有尝试过为自己解绑。然而,Ques 的精秘魔像化身又怎能对其坐视不理?将密瑟能核纳入自己的身体之后,这具精秘魔像已经变成了一尊spell 炮台,还是理论上可以无限发射、不用担心过载的那种。

“spell 极效:锻影术!”

Ques 的左手重重向下一挥,就像是在空气之中捶打到某个东西似的。继而就见巴尔泽布身下的影子,蓦然如”pi pa” 炸裂的烛火也似,快速地闪烁了一下。紧接着,那个影子就像是被一双看不见的手拉住,并且用力地扥长、拖拽到了海面以下,连接到灰烬world 的海床。

巴尔泽布被Ques 给固定住了,虽然以他的实力强行挣脱也不是impossible ,但是那样就会将自己的影子永久性地遗失一部分。而且,因为这个锻影术打破了灰烬world 与阴影位面的界限(巴尔泽布看似是被固定在海床上,实际则是被固定在与overwhelming majority 物质world 都是“一体两面”存在的阴影位面上),所以若是他撕碎自己的阴影强行挣脱,他那被遗失的阴影就会落入阴影位面。

那里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的所在地。从某种角度上说,阴影位面是一个诡异程度比下层界还要犹有过之的地方。除了阴影生物之外,还有许多Evil God 、在Baator 九狱或Bottomless Abyss 混得不得志的邪魔,也全都生活着在阴影位面之中。

巴尔泽布的影子若是遗失在阴影位面,指不定就会被某些别有用信心的家伙利用到。虽然这位Flying Insect 领主也不知道什么样的阴影monster 能够影响到地狱领主,但是他依旧不敢去冒这个风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