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巴尔泽布,慢了一步。

“锻影术”虽然并不像“次元锚”、“次元干涉”一样直接作用于空间,但是对付Flying Insect 领主这种真身降临物质位面的邪魔,反而更具奇效。

refrain from shooting at the rat for fear of breaking the vases 的他,别说是使用传送术逃窜,就连挪动一下身体都得cautiously 的,生怕那个锻影术将自己一部分影子撕扯下来,遗失到阴影位面,

从移动靶变为固定靶,正好也方便了Ques 的炮制。精秘魔像化身发出宛如thunder 炸响的“丰隆”大笑,握着龙首Warhammer 的手臂用力一拧。

“Warhammer Profound Truth :大环切术!”

像条绳索一样,牢牢捆缚在巴尔泽布身上的汉默,再次发生了形状改变:贴近巴尔泽布身体的那一侧,长出了许多尖利的锯齿;锤头的龙首一下子咬住了锤柄。

嘎吱嘎吱……

龙首Warhammer 的锤头衍变出了一些全新的机械结构,就像是齿轮似的咬合住锤柄上生出的一根根锯齿,将捆绑在巴尔泽布身上的锤柄,一点点收缩拉紧到极致。

Ques 用力拉扯着龙首Warhammer ,就好像在使用一把锋利的环状锯齿刀,不断切削着巴尔泽布已经与缚魂之塔fuse together 的身躯。刹那间,那座金字塔形状的缚魂之塔底座上面,就出现了大量崩碎的黑曜石碎屑,窸窸窣窣地落入下方的海水里。

别看说得挺多,可是这一切就发生在in a flash 。感受到身体上的剧痛,这个地狱领主级别的邪魔才反应过来,口中狂呼着“you are courting death ”、“把我放开”之类的话语。

只不过,威胁有用的话,还动手作甚?Ques 一点也remain unmoved ,反而加大了环切术的力道,看起来似乎是想要生生折断缚魂之塔的根基。

“有趣,有趣!”

“好像也不是坏事。”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哪怕是暂时的。”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在场的其它几个家伙(抛开无甚心智可言的神孽法厄同):第二领主狄斯帕特、两个地精神明的化身,以及才暴露真身不久的墨菲斯托,全都升起了不一样的心思。

往日因为太过低调,所以常常被Baator 九狱魔鬼忽视的那位钢铁大公,此时竟是第一个以行动表达出了自己的态度。

“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狄斯帕特言出法随,他的身型刹那间就是一连两次闪现,分别出现在了巴尔泽布身体两两侧。他使用自己的权杖,用力砸到Flying Insect 领主真身的两条胳膊上面。

后者本来正在使劲,想要挣脱Ques 的捆绑,可是被狄斯帕特这么用力砸了两下。两条胳膊登时就使不上力气,坚逾Vajra 的皮肤上也出现两块青紫的肿块。不仅如此,由于狄斯帕特权杖的特殊效果,在那肿块周围,铅灰色的痕迹还在不断向外蔓延——狄斯帕特针对巴尔泽布两条臂膀(特别是关节部位)专门施展了“极效钢化术”,令其变得僵硬、难以发力。

“先宰了这条Nasal Mucus Insect 再说其它……”

本来,经过之前魔鬼远征Legion 的压榨,地精slave 制之神库戈拜亚阁对于这些下层界的Batzu 已经充满了怨愤。只是,熊地精之神这时向他sound transmission ,并且许诺了一些好处。

这样一来,两个神明化身总算是再次统一了阵线,分别化作two streams of light 从两侧袭击向巴尔泽布。

熊地精之神赫鲁盖克最为直接,他的一只手擎起一面由各种strong demon 法兽的头骨拼凑出来的盾牌,另外一只手则举着自己常用的钉头锤,同时砸向了Flying Insect 领主的脸庞。

每次盾击,那面盾牌上都会有一颗头骨爆裂,随之就会有一头魔法兽攀附到巴尔泽布那宛若擎天巨人似的身躯上,不断啃噬、撕咬、释放其innate talent 的各种能力。

而每一次钉头锤的击打,则都会让巴尔泽布的陷入短暂的颤栗状态。虽然持续的时间很多,甚至连一秒钟都到不了,但是架不住赫鲁盖克现不要钱似地挥洒divine force ,拼命提升自己的攻击速度。

以至于,巴尔泽布短时间之内断断续续地颤栗不休,根本无法施法保护自己又或者作其它反抗。只能依靠之前为自己附着的防护spell ,硬扛敌人们的各种攻击。

地精slave 制之神不像赫鲁盖克那般与巴尔泽布有深仇大恨,再加上祂之前也吃过狄斯帕特麾下大军的亏,因此即便祂同意了赫鲁盖克的条件,也没有像后者那般勇猛。祂没有贴近巴尔泽布进攻,只是凌空站在距离这个Flying Insect 领主数十尺开外的地方,挥鞭抽打着对方。

库戈拜亚阁的皮鞭”pa 啪”作响,每次抽打虽然造成的伤害一般,但实际却都恰好抽击在了巴尔泽布护movement method 术的各个spell 节点上面。地精slave 之神的皮鞭,具有击打必定释放“奴役烙印”的特效。在divine force 的加持下,祂的“奴役烙印”甚至可以做到“奴役”spell 。

哪怕因为实力差距,库戈拜亚阁的“奴役烙印”并不能对巴尔泽布为自己施加的spell 造成太多的影响,可是就和赫鲁盖克做的一样——聚沙成塔,积少成多——量变引起了质变,一鞭子一个“奴役烙印”无法做的事情,不代表十鞭、百鞭不能做到。

就跟抽陀螺似的,库戈拜亚阁滴溜溜绕着巴尔泽布的身躯转圈,每一秒钟都要挥出至少一鞭。这番持续不懈的抽打,总归是起到了作用,Flying Insect 领主之前为自己施展的护movement method 术,因为节点被“奴役”而导致损毁,所以开始一个个失去了原本的效力。

无法为自己补充新的防护spell ,旧有的也不断在减少;肉体被Ques 使用“环切术”不断切削,想要挣脱束缚但却中了老对头的阴损plot against 。巴尔泽布现在的情况,说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可能还有点夸大,可是说一句“糟糕到欲哭无泪”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而就在这时,自打暴露本相之后就一直沉默无语——与之前那状若疯狗的“独一荒魔巴Baator 斯”形象判若两人——的墨菲斯托也不再干看着了,这位Baator 九狱Eighth Layer 卡尼亚的领主,也对自己的老对头兼老邻居采取了行动。只是,这个家伙明显想得更多了一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