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les of Eternal Order Chapter 106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公会的大厅之中,与外界相连的那扇巨大门扉已经被紧紧闭合,一道钢筋网闸和一面铸铁门板分别落下,挡住了所有人的出路。当瑞文·豪窃重新杀回来之后,公会的守卫以及其它炼金warlock 就全都退守到公会的2-Layer 廊道上面。

或许是因为考虑到防卫安全,又或许是因为之前鼠人那通带来极多“友军误伤”的风琴炮速射真的惹恼了他们,所以守卫们在公会大厅通往公会2-Layer 的楼梯上架设了鹿柴和燧发火枪阵地,任何胆敢靠近过来的家伙(无论是匪徒还是鼠人),都会遭到他们的无情射杀。

现在,整个公会大厅就像是一个人满为患的角斗场。空气里漂浮着汗味、来自鲜血的铁锈味,以及令人作呕的排泄物臭味;伤者的哀嚎声、酣战的狂呼声、武器的碰撞声、燧发火枪和弓弩的激发声,以及鼠人们chirp chirp twitter twitter 的奇怪磨牙声,汇聚成了可以在任何人的记忆里深深刻下痕迹的terrifying 旋律。

“小的们,给我冲上去,”瑞文·豪窃大声下达着作战命令。不过,他这种看似勇猛刚劲、带着浓厚街巷战斗风格的指挥方式,在此时的战场上真的非常容易被人针对。那些从公会大厅中间一个深坑里面,顺着绳网爬上来的半兽人warrior 和地精喽啰,全都已经知道瑞文·豪窃就是鼠人们的头领。

还有什么可说的?

哪怕是脑子再怎么蠢笨的半兽人,哪怕是再怎么迷糊的地精,此刻也都知道了:干掉这个鼠人头领绝对是大功一件。而且,他们此行是为了凿开炼金Potion Master 公会金库大门来的,是为了求财,没有必要和炼金Potion Master 公会的死磕。若是能够干掉瑞文·豪窃,那些鼠人们说不定就会当场炸锅逃窜。

因此,摸过来想要一斧头劈死他的半兽人warrior ;想要抽空当用缴获的火绳枪、燧发枪又或者弓弩,给他身上开出几个窟窿眼的地精喽啰;以及狞笑着让自己身上甲胄发挥出澎湃动力,准备过来亲自处理从自己手上溜走鼠辈的半兽人汗王格勒……霎时间,全都化作一个个Death God ,逼近瑞文·豪窃。

“既然你们这么恨我,那就全都去死吧,Yes!Yes!”瑞文·豪窃瞪着通红的眼睛,从自己那件零碎颇多的衣服里面翻出一个绿色的烧瓶。他没有直接将其丢掷出去,而是用三叉的钢刀一下将瓶口因为被高温熔化而封堵住的烧瓶直接打碎,绿色的蒸汽一下子从那个烧瓶的口部冒了出来。

他把那个瓶子fiercely 砸在了地上,绿色烟雾马上就跟井喷似的涌了出来。然后他body flashed ,马上就躲到一个半兽人warrior 身后,同时,他还不忘用三叉刀给自己的挡箭牌身上开了三个洞眼。吃痛之下,那名半兽人warrior mouth opened wide ,猛地吸入了一大口正在升腾的毒烟。

“wu wu wu ……额……”

顿时,black 的血液就从那个半兽人眼睛、口鼻和耳朵里争相流出,他脸部等裸露的皮肤上面还生出了一个个半透明的疖子。这一幕,让准备冲过来弄死瑞文·豪窃的人都为之一惊,包括格勒在内,所有人都远远躲开了那团拥有诡异黏稠感的蒸汽,最多只是用远程武器向瑞文·豪窃继续射击。

而这个鼠化半兽人却“嗬嗬”地笑着,胜似闲庭信步一般躲入了那团蒸汽里面,射向他的弩箭和弹丸全都失去了目标。而那团绿色的烟雾则好像是能够被瑞文·豪窃操控似的,凝而不散,neither fast nor slow 地掠向周围正在交战的人群。

在带队冲进炼金Potion Master 公会的大厅之前,瑞文·豪窃又给自己灌了一斛火药。他以永久损失一部分life force 为代价,一天之内两次大量使用火药来达到短时间内令自己身体素质翻倍增强。再配合使用从炼金Potion Master 公会买来的high-quality 精力药膏和解毒药水,从而达到能够无伤置身“孢子毒云”并且自如操控这种ultimate weapon 的mysterious effect 。

和风琴炮速射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孢子毒云”造成的伤害也是不分敌我的。置身其中并且操控着它行进的瑞文·豪窃虽然能够以极高的效率,或是直接毒杀,或是捅刀子来弄死那些半兽人warrior 和地精喽啰,但是对于其它鼠人来说,被它蹭到一点也是一件极为要命的事情。

不少被卷入其中的鼠人,倒地之后同样也会发出和之前那个半兽人倒霉蛋一样的不正常嘶吼,他们的喉咙也都被绿色的poison qi 彻底破坏掉了。可是瑞文·豪窃却根本不在乎这一点。为此,他可是付出了永久性损失一部分生命的代价。因此,其它那些鼠辈不小心赔上整条命,也不算多么过分。

“真是个该死的家伙。”站在三层廊道顶端的格里斯,就算不使用rune 石给予的特殊视角,仅凭naked eye 也能居高临下俯瞰清楚公会大厅里发生了什么,对于瑞文·豪窃的不满又加重了几分,“留他活着,绝对是一件无比糟心的事情。”

于是,他直接向“裂角牛”和“火枪兵”下达了指令——“把那个杂碎撕碎。”

“火枪兵”率先行动。就好像一名真正的矮人,这个由恶魔和魔鬼血肉拼接成的战斗单位有着和其体型不相符的怪力和暴力本能。随意挥舞了一下“叉子枪”,它就将身边一群地精喽啰全部击飞出去,给自己创造出了狙击环境。

拉开拴扣,它将那把“叉子枪”的叉子折叠放下,再将用金属包着的两脚叉子fiercely 斫进了公会大厅的橡木地板里面。“我的枪很大,”这个战斗单位说着马蚤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制作它的工匠给它灌注了这么不正经的语言system 。它头环上箍着的那个三片瞄准镜片依次落下,机械装置在校准焦距,发出“ka ka ”声响。由三种不同恶魔眼角膜做成的镜片,赋予了它勘破朦胧、隐形对手的能力,并且还可以令其锁定将要狙杀的目标。

“死亡很容易。来吧,我让你见识见识……没什么错误让杀死你还不能偿还的。”它一边小声嘟囔着,一边将一枚平头子弹送入弹仓,并“ka-cha ”一声拉上了枪栓。只用了两秒钟不到的时间,它就锁定了身藏于“孢子毒云”的瑞文·豪窃,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火枪兵”立刻扣动了扳机。

砰……

即便用叉子作支持,枪管上还是传来的巨大的后坐力,肩膀抵在枪把上的“火枪兵”被推得后退了一步。不过,他并没有去检视自己的狙杀效果,而是立刻推动自己背负那台蒸汽连弩的转轮,将一枚特制弩箭“加塞”进了激发位。

嗖……

蒸汽连弩激发,那枚弩箭笔直地射向了“孢子毒云”。不过,这枚弩箭并没有瞄准瑞文·豪窃,而是射到了那团“孢子毒云”的中心点。伴着”Pa” 的a light sound ,弩箭的箭头破裂开来,里面用纤细玻璃管装着的、极为昂贵的急冻药剂瞬间流淌出来,周围空气里的水蒸气一接触那种深blue 液体就自动凝成了水珠,几码半径内瞬间形成了一个负压区,那团绿色的孢子浓雾霎时便被向压缩向中心,然后那些有毒的烟雾蒸汽就被冷凝的水珠连带着,落向了地面,从而解除了这团“孢子浓雾”。

瑞文·豪窃的身形显露出来,他的一条胳膊丁零当啷地垂在身侧,呈现出不自然的折痕。因为他身体的各项感官都被火药加强了,所以才在即将被爆头的时候及时举起了胳膊,挡了一下。“真他么疼啊,”瑞文·豪窃脸上布满青筋,他冷冷地瞥了眼那位aloof and remote 的Sir President ,然后握紧了手里的三叉刀就要不顾一切地冲向刚刚狙杀它的那个“火枪兵”,他要把它砍成十段八段才能解气。

只不过,在其这个暴虐想法付诸于实践之前,就有新的麻烦找上了他。一头似乎侍从阴影之中一路冲刺过来的牦牛,一下子就怼到了瑞文·豪窃身上。毫无疑问,它就是“裂角牛”。在制作这个战斗单位时,工匠们在其体内缝合进了一些从影魔身上汲取到的精华,这使得它能够有限制地在阴影界和物质world 之间穿梭:前提就是,它在阴影界的时候必须保持奔跑状态,一旦停下就会被困在那里。

当然,横穿过公会大厅这么短的距离,是impossible 让它体力匮竭的。它保持着冲刺状态,被其裹挟着的巨大动能,在接触的瞬间就释放到了瑞文·豪窃的身体上,让这个大约有着120磅体重的鼠化半兽人高高地腾空飞了起来。不仅如此,“裂角牛”随即还高高跃起,抡起手里的烟龛状的链锤就砸在了瑞文·豪窃的身体上,将其重新砸回地面,跟个皮球似地弹了又弹。

“火枪兵”先手攻击,“裂角牛”冲刺补刀,是这两个战斗单位的最为正确的合击方式。若是反过来,说不定也能奏效,不过总归是不如这种方式稳妥罢了。格里斯一边继续操控着“裂角牛”,让其在瑞文·豪窃那已经变成破布似的身上不断践踏着;一边向最后两个尚未有惊艳表现的战斗单位下达了攻击那个半兽人僭王格勒的命令。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