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les of Eternal Order Chapter 106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流浪者”和“枯骨General ”,在格里斯的极限多操之下,两个战斗单位同时链入了战场。

前者是一个浑身被about one inch 厚steel essence 铠甲包裹着的人类外形生物,它的头上带着一个有着两根螺旋状平直犄角的厚重头盔,手上拿着一把一掌多宽、六尺多长的厚重斩马刀。

制造它的主要材料,就是Baator 九狱之中的钢魔和血甲魔:工匠们将超过十头钢魔死后剩下的钢甲残骸,焊接成了一具“流浪者”的外壳,并且用血甲魔的血肉填充。

“枯骨General ”和“流浪者”有些类似,它的制作材料也有钢魔,不过填充其内核的却并非血甲魔或者其它什么魔鬼(恶魔)的血肉,而是一根根从骨魔身上拔下的骨头。

它的外形和流浪者很像,同样也被钢甲包裹着,只是其头盔下面袒露着一颗没有一丝一缕血肉的骷髅骨头。两抹deep green 的冥火,在它的眼眶里燃烧着,不曾熄灭哪怕一秒钟。“枯骨General ”使用的武器,是一把长柄Warhammer ,这是永序之鳞Chamber of Commerce 的制式蒸汽动力锤,朴实无华,结实耐用。

在格里斯的操控下,它们两个组成的袭杀小组,一下子盯上了那个猥琐地躲在众多半兽人warrior 保卫之下的格勒。“流浪者”挥动斩马刀,“枯骨General ”抡起了Warhammer ,两个战斗单位轻松地就扫荡开包围着它们的众多半兽人warrior 、地精喽啰,以及不长眼靠得太近的诸多鼠辈。

“流浪者”抢先发难。他从腰间解下了一把最早是被矮人们发明的、被矮人们命名为“矮人之箭”的小号短柄锤,抡圆了胳膊将其凌空丢掷向了身穿动力甲胄的格勒。它的这种投掷方式十分有技巧性,不是那种直来直去的平抛,而是向斜上方扔出了一条抛物线。

嗖、啪……

虽然是抛物线,但是Warhammer 飞射的速度确实是很快。再加上,目标距离“流浪者”不是太远,所以格勒几乎是刚刚反应过来用臂铠阻挡一下,短柄Warhammer 就撞了上来。按理说,以他身上那套用零件拼凑起来“狂徒装甲”的坚固程度,即便是被飞锤砸中也It shouldn’t be 受到太大伤害。

不过,令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那把飞锤在碰撞的瞬间就砰然炸开。原来,这把飞锤其实只是某种障眼法,撞上格勒的臂铠随即就触动了里面隐藏的rune ,储存在短柄Warhammer 内部的充沛电能一下子就找到了宣泄口,顿时奔流而出,涌入了格勒身上穿着的动力装甲内部。

这时,盗版和正版装备的差异性就体现出来了。因为知识和拼装水平上的差距,所以格勒身上这具“伪-狂徒装甲”上面没有安装特定的rune ,没有配套过载电流防护措施。在电流涌入了盔甲,格勒马上就遭到了电击。

crackle ……一通电流爆炸声响过,格勒就因为触电而陷入了麻痹状态,整个人都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以种族特性而论,护卫着他的那些半兽人warrior 倒是非常忠诚(也许和格勒积威已久有关),没有因为想要上位而对其捅刀子,而且还有一些持盾的卫士及时在其身旁组成一道盾墙。

然而,他们反应虽然还算及时,但是“流浪者”和“枯骨General ”却更加迅捷。在扔出那把电击飞锤的同时,“流浪者”就斜举着斩马刀弯腰低头,踏上了press forward 的冲锋之路;“枯骨General ”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而且还借由身体内的骨魔骸骨,施展出了summon 骷髅士兵的类spell 。

刚刚被杀死的那些地精喽啰、半兽人warrior ,又或者鼠人,其中有一些,尸体中的skeleton 瞬间与皮肉分离,然后便迅速爬了起来,拿起武器就继续战斗。“枯骨General ”操控着它们,扑向了挡在“流浪者”和自己冲锋道路上的一个个阻碍,利用骷髅兵为两人清扫道路。

当它们冲到格勒近前,守在那个半兽人汗王旁边的半兽人warrior 基本已经被骷髅兵打乱了阵型。“流浪者”大步冲向那七零八落的盾阵,为了积蓄战马刀的威势,它simply 没有挥刀下落,而仅仅就是依靠身上的重甲和impact 直接撞了过去,从盾阵之中荡开一条通途。

真正解决了那些守卫的,是跟在后面的“枯骨General ”,它抡动着蒸汽动力锤一下子就扫荡开挤成了一团的结阵半兽人。首当其冲者,甚至连带盾牌、穿在身上的甲胄、大半胸膛都被动力澎湃的蒸汽大锤砸成了一锅“烂肉浓汤”。

“枯骨General ”一击得手,它的骷髅脑袋不断点这头,白惨惨的下巴“ka ka ka ”地开阖着,就好像是在肆意地狂笑——或许它是在说“有点搞头”,只是没有办法发出声音罢了——紧接着,它就拖着蒸汽动力锤向迈了一大步。

此时,“流浪者”的重型斩马刀也劈落向格勒的头顶。紧要关头,这个半兽人汗王虽然还处在麻痹状态,但仍是尽力地歪了歪脖子避开了斩马刀的当头怒斩,令其砍到自己的肩甲上面。沉重的斩马刀深深嵌入了格勒的肩甲。

只不过,即便格勒身穿的这件“狂徒装甲”是个散装货,可好歹各部位的零件都还是从正版“狂徒装甲”上面拆下来的。那块肩甲部件足足有一指来厚,用的材料又是一种特种合金钢材,作为模块连接的部件还搭配了弹簧结构用于吸收动能。因此,哪怕这块肩甲部件已经被“流浪者”的斩马刀砍废了,可是刀锋最终还是没能切入格勒的皮肉,只是将其肩胛骨砸得生疼,跟骨折了似的。

嘎zhi zhi ……

“流浪者”用力一搅一扭,然后迅速拔刀,”Pa” 的一声就把这块报废的肩甲部件生生扥了下来。它的两只手掌迅速交叉换位,腰身扭动,右臂前推、左臂后拉,想要直接给格勒来一个枭首。没有任何交流,“枯骨General ”此时也欺近到格勒身旁。这个战斗单位承袭了作为其核心材料骨魔的阴险特制,看到“流浪者”准备暴力斩首,它马上就对着格勒伸出了手掌。

“冥魂暴击!”

已经氤氲了许久的负能量,在其掌心凝成了一团,像是飞弹般砸向了格勒。它已经注意到,这个半兽人应该快要从电击飞锤造成的麻痹状态中缓过劲来,于是“枯骨General ”就想要再次给他补上一个负面状态,协助“流浪者”的斩首。而在施展完“冥魂暴击”之后,那把蒸汽动力锤也被其反手抡起来,横扫着砸向了格勒的腰腹部。

遭遇上下夹击,格勒顿时life hanging by a thread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