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les of Eternal Order Chapter 107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骇然到极点的格勒以unimaginable 的速度两手交替握拳,以特殊的动作指令启动了身上这件动力甲胄和正版“狂徒装甲”极少数exactly similar 的特殊功能模块。随着指令完成,两根部位两根兴奋剂的针头一下子就弹了出来,”pu pu” 两声扎进了他的身体里面。

几乎就在“流浪者”的重型斩马剑砍到脖颈、“枯骨General ”的蒸汽动力锤砸到腰间的瞬间,那两根宝贵的、从正版“狂徒装甲”里面拆出来的兴奋剂就产生了作用。

这种兴奋剂是永序之鳞Chamber of Commerce 概不外销的产品,实际效果要比和其类似的狂暴药水强劲许多。为了买通专门报废这种药剂的工匠,格勒付出了总计六十多枚金卓戈!

这绝对是一笔巨款,如果非要强行换算的话,六十多枚金卓戈的real value 基本High Level 同于两千多枚被其它world 称为“灾币”的、成色非常一般的普通黄金货币。而更为直观的购买力体现,则是这笔钱甚至足够在目前灰烬world 中心城市拜特,购买到一座规模可观的贵族豪宅。

当其产生效果,格勒在保持头脑冷静的同时,身体的各项机能和反应速度直接翻了至少三倍。battle axe 加身的瞬间,这个半兽人已然双脚发力,配合与兴奋剂模块启用而同时进入过载模式的动力装甲,整个人像是只灵巧的狸猫一般,斜刺里窜出去七八码之远。他的心脏有力地跳动着,将血液泵动到身体的四肢百骸,然后又重新归于他的心脏里边。血液循环,肾脏、肝脏等排毒器官急速运转,将格勒因遭受电击和负能量侵蚀而造成的麻痹、眩晕之类的负面影响全面怯除,他的行动恢复了自如。

不仅如此,他的大脑也在保持冷静的同时,飞快地运转起来。“这两个人造的monster ,全都是我不擅长对付的类型,攻高甲厚;乌古鲁面对的两个monster 也是如此,也都是他不擅长对付的那种具有高速移动能力的敌人。很明显,操控这些monster 的格里斯,已经观察了我们很久了。”格勒思绪万千,转瞬间便想出了一个主意:“任由它们这样干,那才是愚蠢至极,我们必须扭转现在的局面。”

“stupid big fellow !”格勒爆吼道。本身的弹跳能力加上动力装甲的辅助,这个半兽人一下子就跃过了(字面意义)焦灼的战场,来到了一边和“碎骨者”掰腕子,一边仗着自己的抗毒能力在“甲虫assassin ”毒螯下硬挺着的乌古鲁身旁。“咱们俩换换对手,这两个归我解决,我的那俩敌人归你。”

说完,格勒便挥动着燃烧起绚烂火焰的long sword ,“锵”的一声帮乌古鲁架住了“甲虫assassin ”的一记从背后发动的sneak attack 。那带有剧毒的弯刀状螯肢,本来是冲着乌古鲁的后脖颈砍去的,可是却被格勒挥剑生生逼停。紧接着,仍是借助动力装甲带来的高速爆发能力,在“甲虫assassin ”的外壳尚未变得朦胧、尚未和周围环境fuse together ,格勒就擦着它的身体来上了一次折返冲刺。

附魔long sword 没有被挥动,仅仅是因为速度足够快,所以格勒哪怕平举着它也具有强大的切削力。他的一次折返,划过了“甲虫assassin ”的三对足肢的接缝,把里面的筋腱组织全都割出了大片缺口。那个“甲虫assassin ”稍微向前以运动,竟然有两根非对称的足肢直接折断,另外四根也出现了歪斜。

刚不可久。格勒知道自己这种兴奋剂状态维持不了多久。不仅仅是身体受不了,身上这套动力装甲也无法长时间维持与其匹配的过载状态。因此,他必须要do it quickly ,尽可能快速解决战斗。

“去死吧!”格勒大吼了一声。他再一次跃起,双手握着附魔long sword 的剑柄,趁着“甲虫assassin ”的动作迟缓下来的空当,fiercely 地将剑尖戳进了它的异化成类人形态的头胸部。刀锋入肉,炽热的火焰顿时就从上面汹涌而出,直接将“甲虫assassin ”的上半身点成了一团大号的torch 。而这个战斗单位挥舞着弯刀状的螯肢,想要临死之前拉上格勒同行,可是它的螯肢却无法砍破动力装甲的合golden armor 片。

嗤啦……

拔剑而出,格勒抬脚“peng” 的一声就将这个战斗单位尚在燃烧的肢体踢飞了出去,砸向不远处那个正在向这边靠拢的“枯骨General ”以及“流浪者”。而他再一次递出手中的剑刃,瞄准的目标就是那头猿猴形态的正被乌古鲁拽住两个手腕进行角力的“碎骨者”。

“我去拦住那两个monster !”乌古鲁laughed heartily ,猛地用力,将气力同样不俗的“碎骨者”推出去好几步。然后,也不担心自己会被前者从背后用爪子sneak attack 得手,用脚尖把之前扔在地面上的酸枣木wolf fang club 挑了起来,握住了武器,抡圆了胳膊转身就将其砸向了已经逼到近处的另外两个战斗单位。

格勒将火焰long sword 刺向了“碎骨者”的后心。因为处于兴奋状态,所以他出剑极快。“碎骨者”没有来得及闪开,”pu 呲”一声就被串在了long sword 的剑刃上面。这个“碎骨者”虽然身材壮硕、力量极强,但是为了更加便于发挥其敏捷特性,它在被设计的时候就没有被工匠们考虑装配甲胄。

作为贫甲的补偿,“碎骨者”那些如同锥子似的指甲上面,被附着了“vampire 之触”这种魔法:这个战斗单位在和敌人肉搏的时候,只要用指甲将对手身体抓破,那么就可以通过汲取血液来掠夺对方的体力,从而达到为自己“回血”的效果。值得一提的是,如果那个敌人的敏捷程度不高,可是physique 和力量却很突出,那么就非常被“碎骨者”克制,很容易就会被后者的以伤换伤,生生磨死。

可是,当他遇到了打了兴奋剂的格勒——动作敏捷、一身重甲——则很显然会被反向克制住。无论“碎骨者”如何攻击,格勒都能够轻易挥拳化解,更不要提它的胸口上还插着一把冒着raging flames 的long sword 了。没错,那把附魔long sword 还插在“碎骨者”的胸口,它被这个战斗单位强悍的胸肌卡住了。

只不过,因为体内的肌肉大部分来自一种名为巴古拉猿魔的Abyss Demon ,而恶魔并不能完全免疫火焰伤害,所以“碎骨者”现在其实还挺难受的。若非此时正处于战团之中,身边有一些地精喽啰、半兽人warrior 以及好歹也能算是友军的鼠人,可以供其触发“vampire 之触”的效果,“碎骨者”在面对格勒如howling wind and torrential rain 般的拳打脚踢了。要知道,那个半兽人身上的甲胄,可是还带着许多倒钩和尖刺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