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les of Eternal Order Chapter 113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2 作者: 一般冶行

  第1131章 会盟 围城 激战(1)(求推荐票!求月票!)   当Ques 、哈拉蒙德、矮人戈林多以及老威瑟在塔普特中部冒险除魔的时候,软槭人远征Legion 也等来了他们计划中的会盟。约姆斯人与驼人、海象人组成的联合军,跨越了北部半个塔普特岛的路程,攻占了那里的土地、劫掠了那里的城镇,最终也走到了珍珠十镇所在的塞恩河。

  就在这条区分塔普特南北的河流旁边,软槭人远征Legion 的最高指挥官、评议会的代理议长格里苏斯市长,与约姆斯人的首领、第一个向永序之鳞Chamber of Commerce 奉上忠诚的约姆斯人、Legendary 海盗王纳门,共饮了一杯添加了牲血的蜜酒。

  他们双手交叉紧握着对方的手腕,任由sorcerer 为其缔结兼具法律约束力和spell 约束力的契约。火焰在两个人的手臂上同时燃起,不过他们谁都没有缩回手臂。当然,这种被spell 契约summon 出来的火焰并没有伤害到他们,而只是在两个人的手臂上留下了彼此对称的蔓藤状black 刺青。

  最后,两个人又签订了一式三份的文书契约:各自保存一份,另有一份则交由拉姆齐位面君临城永序之鳞Chamber of Commerce 下属的公正中心保存。自此,两方的会盟才从法理上算是缔结完成。任何一方在契约时效内做出违背契约精神的举动,都会被视为对契约的背叛。作为缔结契约的代表,格里苏斯和纳门不仅会受到spell backlash ,他们所代表的利益团体还会在永序之鳞Chamber of Commerce 的评定体系内降低信用评级。

  正所谓“创造财富最快的方式是建立一个帝国,而比创造更快的,则是毁灭一个帝国”,软槭人和约姆斯人远渡重洋来到塔普特岛,虽然打着的旗号是“惩罚那些压榨拉姆齐的、曾经侏儒岛代理人家族的后裔”,但是稍稍能够用脑子思考的人都知道,这两股势力来此地都是为了攫取财富。因此,在会盟结束之后没多久,两方军队经过稍许修整和物资补充,随即便继续踏上了南下的征程。

  因为之前收到了塔普特南部疆国派出机械化部队的战报,得知了这支由维克塞斯国王组织起来的军队全歼软槭远征Legion 殿后部队的情况,所以联军的指挥官并不希望与他们在野外进行交战。

  “必须要依托城市的防御体系,否则,我们的棒young man 就要用血肉去对抗那些钢铁罐头。”

  由于担心约姆斯人在塔普特岛北面打惯了顺风仗,并且因此而轻视塔普特人的军力,所以格里苏斯在军帐议事上,率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不过,令其somewhat 诧异的是,约姆斯人的指挥官纳门的确听进了他说的话。

  那个长相粗旷,鬓角已经斑白的约姆斯Legendary 海盗,摩挲着铺在桌案上的军事地图,直言不讳地赞同了格里苏斯的看法:“我同意格里苏斯市长的看法。这是一个‘战术上进攻压倒防御,而战略上则是防御压倒进攻’的时代,如果敌人的火器装备水平真的如战报那般凶猛,那么与其对攻就是最愚蠢的作战方式。反而,依托城市防御体系,倚靠厚实的city wall 、半月堡和三角堡垒组成的棱形防御体系,再加上足够的防空力量,不断消耗对方机械化部队的物资,甚至让后勤的压力直接拖垮对手,才是我们现在能够找到的最佳应对之策。”

  Legendary 海盗王纳门,无论是真的没有被之前的胜利冲昏头脑,还只是在会盟Early-Stage 要照顾盟友的情绪,他都用鲜明的态度表示了对格里苏斯看法的支持,在战略上达成了一致。同时,他在战术方面,他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珍珠十镇这边虽然已经被我们占据了,塞恩河也是一道非常良好的防御屏障,可是它还是不足以抵抗一支机械化部队的进攻。若是在此地修建棱堡防御体系,工程量实在是太大,敌人还没攻来,我们的军队就先累垮了。”

  “我建议联军应该主动出击,快速占领南部的那座瓦林斯堡。根据情报显示,原先负责驻守那里的麦西乌斯郡长前些日子突然暴毙,城市防卫由伪王维克塞斯麾下的艾拉维拉Legion 改造人接管。想必,现在这段时间,新旧两股势力尚且还有罅隙。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派遣间谍或者使用其它手段抢夺下瓦林斯堡。”

  “那是个有着完善城市防御体系的城市,而且储备着大量物资,稍稍营建一番就可以作为消磨那支机械化军队的桥头堡。even more how ,瓦林斯堡还是塔普特南部疆国的六大Fiefdom 领主坐镇的大城之一。无论是从政治意义角度考量,or for 了它所蕴含的财富,相信伪王维克塞斯will not 对其视而不见。”

  无可指摘的逻辑,以及切实可行的计划,让纳门很快受到了以格里苏斯为首的、众多软槭领主的认可。他的看法也随之很快转化为实际行动。珍珠十镇,只留下了联军所有伤员和三支经过轮番战斗的先遣Legion ,共计四千余人,在此地修养和维持当地的统治。从北面一路掠夺过来的约姆斯人,还相当大方地将“缴获”的食物及火药等物资,分出一部分留下供驻军使用。

  其余的主力部队则迅速开拔,之后in a spurt of energy 扑向了瓦林斯堡。软槭远征Legion 又重新安排了五个Thousand Man Squad 作为先遣Legion ,约姆斯人也分出了五千多人,二者合兵一处。只不过,约姆斯人一方的指挥官纳门没有让因为具备种族优势,而单兵battle strength 更强的驼人和海象人,参与进这支万人规模的“第一联合Legion ”。他给出的解释是,First Army 是要首先入城的,最好都是人类面孔省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而当第一联合军经过两日的急行,马上就要兵临瓦林斯堡城下的时候,格里苏斯这帮软槭人领主也才真正知道了,为何纳门会如此笃定First Army 可以轻易破城。他们在攻城战斗开始之前的最后一夜,于营帐之中接待了两名“客人”。

  漆黑的夜色之中,用黄羊皮缝制的巨大军帐里brightly lit ,第一联合Legion 的所有指挥官围坐在各自的马扎椅子上面,围成了一个半圆。而他们面前那张由羊毛织成的厚实地毯上,则摆放着两张颇具塔普特风格的天鹅绒扶手椅。两名穿着灰褐色带兜帽斗篷的男人,就坐在那两张椅子上面。

  “安德烈宗老、麦西乌斯郡长之子施拉迪格先生,我谨以热情好客的约姆斯人和亲爱的软槭盟友的共同名义,欢迎你们的到来。”纳门开口对前来拜访的两位“客人”说道。同时,他的这句话,也让在场的所有软槭和约姆斯指挥官,全都知道了这两位“客人”的真正身份。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