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les of Eternal Order Chapter 113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3 作者: 一般冶行

  第1132章 会盟 围城 激战(2)(求推荐票!求月票!)   看着这两位“客人”,所有软槭人领主心中都生出一种不真实之感。虽然有着契约的约束,他们也都相信,约姆斯人的总指挥官纳门没有理由欺骗自己。但是在攻城战开始之前,对方城市内部的头面人物出现在己方营地“共襄盛举”这种事情,他们这辈子还真的是头一回遇见。

  正如纳门的介绍,两位穿着带兜帽斗篷隐藏身份的客人,一位是瓦林斯堡城市德鲁伊宗会的前deacon 、现如今的宗老;另外一位,则是已故瓦林斯堡最高统治者最年长的子嗣。

  可以说,这两个人就是除了暂代军政大权的那两名艾拉维拉改造人之外,这片土地上最具权力和实力的二、三号人物。如果加上地缘因素,再考虑到城市德鲁伊宗会和麦西乌斯家族在瓦林斯堡的根深蒂固程度,他们两个人其实应该比那两名艾拉维拉改造人的影响力要大得多。

  按理说,对于这样的人,就算二十四号和二十七号那两个暂代郡长,再怎么碍于各方影响而不便管理。在大战爆发之前,他们也必定会专门加派人手对其进行看管。两个人像现在这样走出城市,还能全须全影地来到敌对方的军帐之中,多半是有非常有实力的人对其进行了接应。

  果不其然,那两个人刚刚落座,就主动向为其提供了帮助的纳门,奉上了恭维和感谢。在纳门让人为两人奉上了甜啤酒作为解渴的饮料之后,宾主之间还都互相致敬了祝酒词——“敬最自豪的联合Legion ”、“敬最尊贵的瓦林斯堡正统保护者”——反正就是什么好听说什么。

  当然,拣好听的话说,也是需要技巧的。就好比,被纳门说出来的“瓦林斯堡正统保护者”这句话,就完全落在了那位施拉迪格Prince 心坎上面。后者听闻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与有荣焉的神色,他直接拉开头上的兜帽,将角杯里的酒水一饮而尽,然后又用手背抹了抹嘴巴周围的泡沫。

  而那位代表着城市德鲁伊sect 的权威的安德烈宗老,此时的表现则相对要沉稳许多,他甚至在喝酒的时候也只是象征性地抿了一口。或许是因为sorcerer 的自律,又或许是因为担心酒精影响接下来利益谈判时的讲价,所以他始终保持着警醒的态度。甚至,在众人无法看到的衣袍底下,安德烈宗老还携带了两枚城市德鲁伊sect 特有的微型浮雕,如果事态有变,他随时都可以将浮雕构装体释放出来为自己断后,迅速逃出这座军营。

  几杯酒过后,纳门将空角杯丢给了侍卫,坐直了身体looked towards 两位“客人”。

  “我给出的承诺和之前一样,现在各位软槭领主也可作为见证,”纳门也不卖关子,“施拉迪格大人可以继承其father 的权力,成为瓦林斯堡地区的实际统治者,并且无须向伪王维克塞斯效忠;至于说安德烈宗老,我则支持你成为城市德鲁伊教团的北派Sect Master ,新成立的教团可以在塔普特北部地区自由活动,在我们的占领区,Your sect 教团享有和原先伪王维克塞斯扶植教团的一切相应权益。”

  说完,他又paused ,不给两人继续讲价的机会。“而我们想要的等价交易也只有两条:第一,就是安全进入瓦林斯堡的通道,今夜至少要有三个Thousand Man Squad 进入到城市之中,并且安德烈宗老你要保证城市德鲁伊教团的城市防卫体系被牢牢锁死,不能为那两个艾拉维拉改造人所用;第二,在我方人马同城市戍卫队交战开始之后,施拉迪格领主要策反那些忠于你的那些指挥官,让其不受到现任僭越代理郡长的指挥,你同时也要承担起之后安抚城内百姓的职责。最多一个月,我军就会撤走。”

  在纳门说话这段话之后,一名侍卫立刻呈上两份早已书写好的契约,分别交到施拉迪格和安德烈手中。两个人既然会趁夜来到大营,纳门就算准了,他们心里其实已经有九成九达成协议的意愿。果不其然,并没有经过太长时间的扯皮,这份契约协议上面就签署了安德烈和施拉迪格的姓名。

  这既是一份日后收益的法理保障,也是他们现在向联合军First Army 团缴纳的投名状。

  有了心甘情愿而又位居高位的带路党,接下来的事情进行得无比顺利。早就被单独安排好的三个Thousand Man Squad 趁夜走出了军营,除了守卫营地的哨兵之外,就连First Army 团其它几个Thousand Man Squad 都不知道这三支友军开拔的动向。随军法师在这个过程中功莫大焉,他们利用spell 遮挡住了大部队行动不可避免会发出的声音,同时还为所有领军的军官临时附加了“黑暗视觉”能力,以方便其带队夜袭。

  三支Thousand Man Squad ,几乎是毫无声息地急行军开赴到瓦林斯堡东面的一座山峰。而就在这座山峰之上,前些日子还举行过一场盛大的葬礼,麦西乌斯郡长的家族陵寝就位于这座山峰的一座悬崖上。

  作为麦西乌斯的eldest son ,已经成年的施拉迪格,知道许多younger brother younger sister 都无从获悉的家族秘辛。

  在建立城市之初,那时还是麦西乌斯的father 、施拉迪格的祖父拥有着这片土地。

  那位被熟人称为“狡狐”老领主因为担心子孙后代会遭遇围城危机,所以特地在建城之前就征发了一部分努力配合数位法师,在城市刚刚完成地基建设的时候就开掘出一条地下甬道。

  为了保护这个秘密,老领主先是逼迫几位法师用spell 契约发誓,然后又将那些参与建造甬道的slave 全部毒杀。不仅如此,他还特意将甬道的出口设定在家族陵寝附近。每个月,他都会派人前往陵寝地,以巡逻的名义清除任何有可能获悉秘密的平民。再加上,老领主制定了薄棺简葬的家族丧葬习俗,并且自己带头执行。瓦林斯堡的人都知道,领主的家族陵寝之中没有任何珍宝,而且若是冒犯了领主的长眠还很有可能被抓住绞死。故而,这个山峰从来都没有who 靠近。

  于是,甬道的秘密就只在领主家族内流传,“狡狐”传给了麦西乌斯,麦西乌斯告诉了施拉迪格。而知道今日,这个延续三代的习俗才被打破。施拉迪格亲自带着联盟军First Army 团的三支Thousand Man Squad ,“冒犯”了祖辈的长眠之地,走入了那条足足有两三人宽,甚至可供单骑狂奔的地下甬道。

  这条甬道的尽头,直通麦西乌斯家族大宅。不过,三千人的先遣军不用走那么远,在城市之中有几个重要的军事指挥建筑物内都还藏着甬道的分支。施拉迪格将三支Thousand Man Squad ,分别带到city gate 附近的戍卫军大营、城内的辎重物资仓库,以及水门的商业行会据点三个地方。

  在这段时间里,一直随行的安德烈宗老则始终在摆弄一个石盘状的、同心圆转锁。随着他将最后两圈同心圆复位,七八组同心圆上的铭文组成了一篇完整的铭文,城市德鲁伊教团控制特殊城防system 的“秘钥”也就随之完成。他将一根石质的圆棒,插入到同心圆圈中间的缝隙里,锁死了圆盘。

  “成了!”

  安德烈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水。虽然地下甬道阴凉的terrifying ,但是cautiously 拼凑这个“秘钥”还是让他费了很大一部分心神。

  而他这边准备就绪,跟在其旁边的随军法师,立刻就将消息传递向三个Thousand Man Squad 的指挥官。紧接着,已经磨刀霍霍的三支Legion 就从甬道之中迅速涌出,in a spurt of energy 地从攻杀向这几个城内重要军事建筑物——他们也是城防各个指挥中心——想必那位“狡狐”领主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当年本来是因为担心在守城的时候无法撤退到大宅,所以才特意被挖掘出来的分支甬道,今天会被如此应用。

  三个Thousand Man Squad ,比起城内的四千多人的戍守卫队,数量上其实相差得并不多。再加上,爆发战斗的地方又都是城内几处重要的指挥system 建筑物里,那些戍守部队不仅根本施展不开兵力,还没有足够的重型火力对其进行攻坚。很快,辎重物资仓库和水门商业行会据点就被联合军First Army 团两个Thousand Man Squad 冒死攻占下来,只有一个戍卫军大营还在抵抗。

  不过,那个营地的抵抗也没有持续太久。当施拉迪格出现在两军阵前,以及之前被编入戍卫军之中、成为一名校官的那位“奔Wolf Knight 团”的大团长,带着被其俘虏并五花大绑的戍卫军Corps Head 走出营地,整支戍卫Legion 随即也就放弃抵抗。没多久,瓦林斯堡的city gate 就被打开,city wall 上燃起了烽火。

  等到天明时分,睡到半夜就被叫起来整装的联合军First Army 团余部,更是grandiose 地走入瓦林斯堡正式接管了这座城市的防御。整个城市之中,仅仅只有麦西乌斯家族原先的大宅、之前被艾拉维拉Legion 两个改造人代理郡长临时征用的那座堡垒尚未被攻克。然而,作为约姆斯人的首领,纳门却打消了格里苏斯想要铲除这颗“钉子”的计划。

  “与其要流血,不如等等再流。这个地方我们一个月之后就要撤走,难道咱们还真的要为那位施拉迪格领主的继承权之战耗费人手不成?他现在已经有了戍守卫队将近四千人,分给他一千人去攻打自己的祖宅,够他祸祸一段时间的了。其余的人,全部征发来修筑三角堡垒,我们时间不多了。”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