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les of Eternal Order Chapter 117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1 作者: 一般冶行

  第1174章 水管工(2)(求推荐票!求月票!)   “Whew!”(欧呦!)   一声何其本意不太相符的招呼声,吸引了汉斯说到一半的邀请。从他站立的角度来看,这声招呼似乎就是那泡在玻璃罐子里的、tenacious 的、绿皮肤的愁眉苦脸的脑袋发出的,但他的眼睛很快被酒馆Boss spoils of war 以外的东西吸引住了。

  酒馆的蝙蝠翼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群城市守卫闯了进来。酒吧里的窃窃私语立刻消失了,变成了咕哝的咒骂声,以及匆忙藏起骰子之类消遣玩具而导致的“叮铃咣啷”响声。

  最前面的人几乎和汉斯一样高,只是肩膀略宽一些。他五官端正,要不是左脸颊上有一道锯齿状的刀疤,拉得嘴角似乎不自觉地微微皱起,他那模样倒像是长着一张贵族脸。他有一双black 的眼睛,就像白头鹰监狱的深坑一样,冷冷瞥了汉斯一眼,然后嘴吧勉强绽开笑容。毫无疑问,他认出了汉斯这个贼头。这名男子漫不经心地把手放在腰间的long sword 上,手套zhi zhi 作响,手指似乎轻松地抓住了剑柄的圆头。

  “我给钱了!”

  柜台后面传来了愤怒的质问声。一根带铰链的木板向上抬起,乌尔格林·碎踵者结实的silhouette 从吧台里面冲了出来。退伍许久的老warrior 把长长的白胡子塞进沾满啤酒的围裙腰带里,这副打扮令Ques 想起了自己那个矮人戈林多。他把肮脏的手在皮裤上擦了擦泡沫,两根裸露的、布满大块肌肉的健硕臂膀威吓似地吊在身旁。“你可不能打扰我的顾客!我已经给钱!”

  刀疤脸对着矮人皱起了眉头。“有趣,Captain 可没有提到这一点。”他用手做了个手势,轻拍着挂在他经过特别加固处理的贝壳状胸甲上的青铜胸饰——那是一只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的白头鹰,爪子紧紧地抓着一根火枪,在有辐射状条纹棱的金属板上格外突兀。他身旁每个城市守卫的white 臂章上,全都印着同样的图案。这是埃赛勒姆守卫的象征。而青铜胸牌表明说话者是那个强大组织中的一名中士。

  “等我跟他谈完,肯定会谈妥的!””乌尔格林咆哮道:“然后他会把你那些漂亮的首饰都拿走冲进下水道里,然后再把你的屁股也踢进去!”

  中士用他最专横的眼神盯着乌尔格林,然后用一种厌烦的与其说道:“你这么直言不讳地说出行*贿的事情,他会很高兴的。我保证,呆子,这可能会让他重新考虑这个安排。”

  这些话达到了预期的效果。乌尔格林·碎踵者foul-mouthed 地退到柜台后面,把他的顾客留给贝尔中士和他的手下们。

  然而,今晚这些守卫们感兴趣的事情,并不是一场针对赌博者和酗酒者的大搜捕。贝尔这次到访“兽人和斧头”酒馆有一个特别的目的。中士把注意力从那个愤怒的酒馆劳保身上移开,同手下们们nodded ,走到汉斯站立的那个尽量不引人注意的角落,也就是Ques 和哈拉蒙德的卡座旁边。

  “听说你今晚遇到了麻烦,”贝尔打招呼道。

  “来来一杯吗,熊中士?”汉斯往手里的大酒杯里啐了一口,然后将其递向中士。

  “不用了,谢谢。”贝尔答道,同时向外推开汉斯随手递过来的酒杯,迫使对方完全转过身来面对着自己。“不过,我想古斯塔夫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对付你。那个外地佬有个好脑瓜。”

  “那个家伙总是说狠话,”这时,汉斯的younger brother 约翰走了过来,这个气盛的youngster 出言打断了中士的话语。“但我们现在还好好的在这里。”

  贝尔斜乜了眼约翰,那眼神仿佛在说“我给你一秒钟把这蠢话咽回去”,不过后者梗着脖子和他冷冷对视着。最后,中士”hmph ”了一声,他的目光在约翰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就又转向了汉斯,毕竟这个big brother 才是这片地区的贼头。“在我看来,你们这伙子的人数,好像比几天前少多了。”

  “太晚了,有些家伙可能已经爬上自家娘们的床上去了。”汉斯shrugged 膀说道。

  “如果现在就去爬女人的床,那么你们这个小团伙的终点站就只有埃赛勒姆的寂静花园——你知道我想表达什么——我说的就是墓地,虽然你们这帮家伙的归宿多半只配是阴沟的最底层。”贝尔出言反讽道。

  说话的同时,他还从随手抓起Ques 和哈拉蒙德桌上的一个酒杯,拿起来闻了闻。“墨洛珀”调制蜜酒的奇怪酒精饮料的奇怪味道,令其不自觉地皱起了鼻子,它闻起来就像是放酸了的苹果酒,“不过,如果这破玩意儿就是你能得到的最好的东西,那也不能怪我们拦不住古斯塔夫。”

  “不管你想钓什么鱼,贝尔,在我这都会一无所获。”汉斯对中士calmly said 。

  贝尔shook the head 。他说:“我对你们不太感兴趣。”不过他的注意力又一次其他人吸引住了,他看了眼Ques 和哈拉蒙德,these two people 让他噶觉十分眼生,好像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你们只是条小鱼,我想要的是那条大鲨鱼,我要的是古斯塔夫……那是个混球,可是不得不承认,他比你们有油水得多。”

  “我也想把他卖给你,”汉斯笑了。“但不幸的是,这可不是我可以出售的大商品。”

  “但愿吧……”这回轮到贝尔耸肩膀了,“……不过什么事总得试试,万一有希望呢?”

  说完这句颇为俏皮的话语,贝尔顿时神色一凛。虽然“兽人和斧头”里的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但实际上他今日份的“友善”已经使用殆尽,接下来他说话就不会那么友善了。

  “我在此宣布,”贝尔用命令式的开场白向所有人宣告道,他的声音之大足以压下酒馆里人们的窃窃私语,几名手下听闻之后也立刻站直了身体,并且用用靴跟磕碰出整齐划一的”pa ta ”声。与此同时,他还从怀里拿出一张写满字迹的parchment 。

  “依照维克塞斯国王Your Majesty 谕令,城市德鲁伊教团将于三日后,在‘埃赛勒姆-潟湖卫星城’启动燃气管道修建工程。

  作为该项目的直接受益者,埃赛勒姆的恒产阶级必须于明日正午之前、根据各自所拥有的产业规模,准备好该向前来拜访的税务官缴纳一笔‘城市建设专项税金’。

  ‘兽人与斧头’酒馆Boss 乌尔格林·碎踵者,经核定,需缴纳银方币80枚整。

  ‘杜萨克’皮货行Boss 杜萨克,经核定,需缴纳银方币55枚零3个角子

  ‘胖罗锅’糖果店Boss 斯尼奇·大肚,经核定,需缴纳银方币73枚整。

  ……

  贼头汉斯及其一干同党,经核定,需缴纳银方币135枚零15个角子。(如无法缴清费用,亦可以用劳役作为抵偿。否则,汉斯and the others 将视为与税法部门恶意对抗,白头鹰监狱的终身苦役营将欢迎你们前去常住)。”

  很明显,这份名单和缴税金额是经过严格勘定的。在一旁目睹了贝尔中士宣告全过程的Ques 甚至可以肯定,参与制定这张parchment 的组织,不仅拥有有大量会计师,还应该有精通预言系spell 的sorcerer 从中协助——酒馆里几乎每个人都被点到了名字,他们都是有一定身家的恒产者,否则也没办法在现在这个还不到晚上收工的时间点,就有闲工夫来到酒馆里喝酒。

  而且,这份parchment 上给每个人设定的缴税金额也很有学问,它们的确是根据各人的经济实力设定的。哪怕那笔钱会让他们感到心痛,可是被点到名字每个人应该都能拿出这笔钱,就连汉斯那个伙走私团伙也不例外。

  只是,读完了这份名单之后,贝尔就略带疑惑地looked towards 了Ques 和哈拉蒙德两个人。“你们在名单上面么?我不记得你们是这家酒馆的常客。”中士打量了两个人的穿着打扮,觉得他们也应该属于恒产者,按理说名单不会将他们漏掉,“把你们的铭牌拿出来,我要检查一下你们的身份。”

  汉斯顿时紧张起来,背在身后的手掌involuntarily 地攥成了拳头,他younger brother 约翰见状立马卷起了舌头随时准备吹响呼叫同伴的口哨。按照团伙歃血为盟时的约定,只要听到口哨声,就必须响应。Ques 和哈拉蒙德是“天使投资人”介绍来的大客户,汉斯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万一这两个人有着某些特别敏感的身份,再被贝尔中士查了出来,他这个与其接头见面的贼头必定是第一个跟着坐蜡的人。

  “今天是怎么回事?出门时是不是忘记锁门了——坏事一件接着一件,”汉斯内心焦灼。

  然而,令其担忧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听到贝尔中士的要求,Ques 和哈拉蒙德remain calm and composed while handling pressing affairs 地拿出了两块square-shaped 的青铜牌子,这就是他们的身份铭牌。贝尔取下自己的胸饰,在两块铭牌上各自按压了一下,接着那两块青铜牌子的侧面缝隙就往外“咔嗒咔嗒”地“吐”出了一张小纸条。

  贝尔拿起来看了一下。

  “你们是城里‘考尔德机械防盗陷阱商店及维修铺’店主担保的亲朋好友,和‘白蜥炼铁厂’也有过合法报备的实验材料贸易,并且已经足额完税——这很好,请继续保持。”贝尔nodded ,行了个鹰礼,顺便还拿出两枚银方币放在桌子上,“我之前以为你们是这家店里的酒鬼呢,两枚银方币,就当擅自拿起两位桌上酒水的赔礼。”

  这个贝尔倒也是个痛快人。检查完毕,又完成宣讲,他也不再继续在“兽人和斧头”酒馆停留,挥了挥手就带着手下们走了出去。接下来,太还有好几个类似的场所需要去逐个宣告一遍。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