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les of Eternal Order Chapter 117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2 作者: 一般冶行

  第1175章 水管工(3)(求推荐票!求月票!)   简陋的地下室,的确不是一个与神祇和Demon Lord 身份相符的会面场地。于是,格拉兹特从善如流,在前者的强烈要求之下,来到了鼠Human Race 群们在埃赛勒姆地下深处的国度。

  与祂们同行的,则是一只谦卑到极点的预备役灰先知,以及一个既过分强大又过分愚蠢的半恶魔生物——“这是什么东西?”在前往地下国度的路上,莱兹爱渥忍不住提问。他所附身的琥珀状次essence stone 块,就被其称为“东西”的那个东西一癫一癫地扛在肩膀上。

  格拉兹特只是回答:“不要taking seriously ,就是一件不怎么成功的造物而已。就像你在那个陋室里掩埋的一众类地精生物祭祀,在你制作好这块人造次essence stone 的时候,不也是让那些家伙向你集体献祭来榨取掉他们的剩余价值么?家大业大,花销也大,咱俩的情况不都一样吗?”

  对于乌黯主君给予的反问,老鼠之王莱兹爱渥也不知道自己是要直接回答“Yes!Yes!”,还是干脆说“我们不一样”,哪个更好一些。因此,祂最后只能一边讪笑一边打着haha 。

  等到了鼠人的地下国度,因为莱兹爱渥的缘故,祂们很快就受到了鼠人十三议会成员的接待并且被带到作为议会举办会议的衰朽giant tower 深处。这是一座古老的建筑,比鼠人种族甚至埃赛勒姆这座城市还要古老,破碎的塔楼耸立在遍布枯萎黏菌的废墟上,就像Evil God 的警示之指。

  在一颗以次essence stone 为能源的巨大“日光灯”的照耀下,衰朽giant tower 的阴影覆盖在鼠人国度的所有角落里,不仅有力地提醒了十二位议会成员——虽说被称为“十三议会”,但是真正执掌鼠人国度权力的却只有十二个氏族,十三议会开会时总会为伟大的莱兹爱渥预留一个居中的空位,它今天就要被派上用场了——的权威和影响力,是对的莱兹爱渥伟大divine might 的一种赞颂。

  “非常不错的小设计,相当聪明,”格拉兹特在走进衰朽giant tower 的之前,特意打量了那个“日光灯”两眼,Demon Lord 也对其赞不绝口,“利用次essence stone 作为能源照射出的光线,可以有效提高mutation 效率。怪不得在这里生活的鼠人基本上完全摒弃了人类的外形,成为了另一种生物。”

  事实上,在多元宇宙overwhelming majority 地方,鼠人、tigerkin 、熊人、狼人之类的兽化人其实也都被看作是人类。只不过,他们之所以会有wild beast 的外形,其实是因为罹患了一种名为“兽化症”的疾病。这种疾病即便使用魔法手段也很难祛除。

  不过,除了在月圆之夜兽化人因为普遍很难控制自己的兽性冲动,所以大概率会变身成为兽化人外形,其它时候他们其实可以保持和人类相同的外貌。然而,由于莱兹爱渥为鼠人国度提供了这种以次essence stone 为能源“日光灯”的作用,生活在这里的鼠人一代代繁衍下来,已经演化为纯粹的鼠人,他们基本上无法重新变成人类。

  “都是巧合,巧合而已,完全是我灵机一动想出来的。”莱兹爱渥继续打着haha 。对于这样的回复,格拉兹特也没有太过较真,他只是laughed 就走向了衰朽giant tower 的议会大厅。

  那一扇巨大的黑门,以塔普特岛上一种盛产的乌木完整雕刻而成,上面刻着蓝焰手掌的神徽,镇守着议会的入口。格拉兹特一眼就看出来,莱兹爱渥的徽记其实是鼠人工匠将乌木大门上原本的雕刻刨平之后,重新雕刻上去的。Demon Lord 推断,连同这个giant tower 在内,鼠人国度里的大部分建筑其实都是侏儒们建造的。只不过,后来发生了地震之类的灾难,侏儒城市才沉入地底,继而被莱兹爱渥偷偷送过来的鼠人所窃为己有。

  “鼠辈,倒也not just in name only, but also in reality 。”格拉兹特心想。

  而相比于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的Demon Lord ,尼尼斯这个预备役灰先知的表现,则就要相形见绌得多了。他就好像一只乡下来的老鼠。在黑门前,他看到一只自己见过的最大的鼠巨魔。它就蹲在墙边,将其项圈固定于地板厚铁钉上的链子,似乎是哪根军舰上的锚链。这只丑陋的monster 闻到了尼尼斯的气味,缓缓站了起来。鼠巨魔裸露的皮肤上几乎没有毛,每一寸都烙上了莱兹爱渥的印记。它怪模怪样地在空中嗅了嗅,就像一只大猎狗,然后慢慢地从门口的柱子旁蹒跚而行。

  好在,被格拉兹特带来的那只强大半恶魔就走在尼尼斯身边,虽然他对于这个长着蛇尾的monster 也畏惧非常,但是好歹相处过一段时间,尼尼斯的恐惧感已经能够有所收敛。在亚萨斯魁梧身躯的遮挡下,尼尼斯控制住了身子的颤抖。

  只不过,簇拥着他们的一行白化鼠卫队,就不像尼尼斯这样有“心理慰藉感”了。当那些白化鼠卫兵在鼠巨魔身边走过时,这些趾高气昂的议会亲卫也不自觉地腺体分泌,散发出一种麝香。然而,尼尼斯却没有从同类所压抑出的恐惧中,得到些许安慰——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将会遭遇什么,而他倒是听说过,不少被召集到Conference Hall 的鼠人,最终的下场就是鼠巨魔的肚肠。

  那个嗜鼠为生的monster ,用一只长着巨大爪子的手掌抓着一根巨大的棍棒,棍棒头上雕刻着grotesquely shaped 的次essence stone ,仿佛是一整棵多瘤的大树。突然,尼尼斯想象出那把武器轰然砸下,把可怜的受害者粉碎成黏糊糊的血污的情景。

  这个预备役灰先知紧张地后退了几步,确保半恶魔和半打白化鼠人卫队站在他和鼠巨魔中间。只是,鼠巨魔似乎并没去注意尼尼斯他们。这畜生转过身,缓步走到一个巨大的铜锣前,猛力一挥。鼠巨魔用棍棒砸向悬浮着的金属盘,猛烈的撞击把一股绿色的粉尘从次essence stone 棍头中敲出。

  一阵低沉、阴险、邪恶的声音,嗡嗡地穿过衰朽giant tower 的black 走廊,仿佛某种Evil Power 在震动着石头。尼尼斯可以感觉到声音通过他的骨头,颤抖地磨牙以壮胆。

  那单一的悸动音符消失了,似乎吞噬了自己的回声。当声音消失于虚无之中时,一个新的声音纠紧着尼尼斯的心脏。慢慢地,议会大厅的的黑门以也自行启动起来,像是被某种力量推动着。以尼尼斯的spell 造诣,仅仅是感受到了一阵spell 波动。他不确定这个开启大门的机关是否完全由魔法驱动,还是也有机械结构配合。

  古老而邪恶的气息从Conference Hall 里翻腾而出,尼尼斯努力压制着自己过速heartbeat ,因为等他跨进门槛,还有更多让他惊惧不已的时候。white 的爪子抓住了他的肩膀,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鼓励性”地直接把他推向门口。

  尼尼斯怒瞪着身后沉默的白化鼠卫队。显然,那些胆小的混蛋可并不打算再陪他走下去,而且他们对于更为强大的恶魔则完全不敢动手动脚。所以,当他cautiously 且蹑手蹑脚地跨过门槛时,这个鼠人内心疯狂地口吐芬芳,以上千种恶毒的词汇诅咒那帮欺软怕硬的混球。

  当其刚走进Conference Hall ,巨大的black 大门就在他身后“peng” 地一声关上了。这个鼠人被吓得向前跳了十几尺,heartbeat 直接爆表,焦急的爪子一把抓住自己那没有毛的长尾巴,轻轻抚摩着,就像哺育幼崽的mother 一样爱抚。

  尼尼斯let out a long relaxed breath 。还好,一切都在那里,刚才差点他的尾巴就被大门给夹住了。

  一声低沉的的笑声,把尼尼斯的思绪从尾巴逃过一劫转移到了仍然威胁着他的更大危险之上。那是一阵深沉的、嘶哑的笑声,令人作呕、腐臭不堪,让尼尼斯想起了从沼泽下面漏出的气体。

  这是那个强大的半恶魔在发笑。

  “他不是没有智慧么?怎么……”

  “愚蠢归愚蠢,可是幽默感是不能少的,”格拉兹特低头瞥了眼身后那只mice ,用一种略带嘲讽的向其解释道。

  尼尼斯胆小地低下了自己的头颅,仿佛是在数着自己到底有几根脚趾头。等到格拉兹特不再looked towards 他,鼠人才略微抬起眼皮,观察着他这辈子第一次进入的房间——也即鼠人的权力中枢。

  这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大厅,天花板消失在深邃的幽暗之中。火盆里添加了一些次essence stone 的powder ,绿色的火光在房间里投射出闪烁的影子——它在照亮大厅中央的同时,不知怎么地也使大厅的另一端显得更加模糊了——就连尼尼斯敏锐的目光也几乎看不清房间的另一边,只能依稀看到一个圆形高台,还有一个覆以红巾的圆桌。圆桌后面有几把椅子,但椅子上的不过是一个模糊的形状、一团黑影,也许能把什么也藏起来,但也许什么也藏不住。

  尼尼斯不需要去数也知道,圆桌后面有十三把把交椅。那些椅子属于各个鼠人氏族的首领、军阀,以及某些对于鼠人社会有着不可代替作用的精英鼠人。尼尼斯艰难地去辨认每张椅子后面的旗帜,这些旗帜给端坐其上的鼠人投下了更深邃的阴影。

  然而,有两个席位上却没有悬挂旗帜,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雕刻着燃烧着blue 火焰拳头的邪徽,它们代表鼠人之神莱兹爱渥的权威。这两个席位其中一个由先知领主,也即已经死掉的那个灰先知隗克力。另一个座位坐落于圆桌正对大门的正中间,永远虚位以待,以期神明某日能够亲自降临。

  今天,这个位置派上了用场。

  往日,因为每当议会被要求就一些问题进行表决时,就由先知领主进行解读莱兹爱渥的意愿,所以实际上这equivalent to 先知领主在十三议会中拥有双重投票权。

  虽然尼尼斯敢拿自己的鼠脑袋担保,肯定有其它议员不满意这样的安排,但是没有一个人敢于挑战灰先知与其无情神明之间的紧密联系。除了他,也即成功弑杀了自己导师的尼尼斯。

  “灰先知尼尼斯!”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