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les of Eternal Order Chapter 117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3 作者: 一般冶行

  第1176章 水管工(4)(求推荐票!求月票!)   一声咆哮从阴暗的高台上传来,在会议大厅中不断回响——运用的一些小把戏,使得别人难以准确地判断声音是从哪个座位发出的,然后将声音放大、扭曲、使得这不再像凡世之音。

  尼尼斯试图通过嗓音,来辨认到底是谁在讲话。可是最终他还是却无法确定那是第九席绰号“阴沟running 鼠”的assassin Master ,还是鼠人军阀克林泽·啮齿发出的声音。

  “你浑身散发着恐惧的气味。”

  另外一个声音在尼尼斯耳边响起,没有搞回响那种小把戏,但是却令他低下头,再一次数起了自己的脚趾头,试图在那位terrifying 的存在面前,充分展示他应有的的谦卑。

  格拉兹特不知何时已经坐到圆桌后面。因为灰先知隗克力无法列席,所以虽然有鼠人之神莱兹爱渥的镜像化身亲临,但是十三议会这次还是空留出了一个席位。Demon Lord 不仅大喇喇地坐到了那个座位上,还将原本属于神明的居中座位推到一边,自己坐到了圆桌的正中心。

  只是,除了莱兹爱渥的镜像之外,其余坐在十三议会圆桌后面的议员们却好像统统瞎了眼似的,根本没有注意到格拉兹特的这个小动作。在乌黯主君的刻意篡改之下,他们甚至忘记了神祇下达的谕令。他们现在全都认为这次举行议会的目的,仅仅是对尼尼斯·背刺者进行审讯。

  因为成功弑杀了自己的导师、神选灰先知隗克力,所以哪怕是戴罪之身,可是尼尼斯还是被议会赠与了一个荣誉性质的姓氏——“背刺者”——当然,这也是格拉兹特让议会成员那么认为的。就连其导师隗克力之前都没有取得过姓氏,只有凭借自己的力量做出值得传颂major event 的鼠人,方才有资格获得这种殊荣。而隗克力成为神选先知,是因为莱兹爱渥的青睐,而并非他自己争取得来的。

  “噢,伟大的君主啊,只有蠢货才敢不在议会面前畏缩地卑躬屈膝。”尼尼斯在心里低声下气地说着,他百分百可以肯定,那位强大的恶魔一定会听见自己的“说”的话。

  意识中传来一阵刺耳的笑声。“把奉承和谎言留给这些蠢货吧,他们更喜欢听。”

  尼尼斯把头低得更低了,尖尖的嘴巴几乎贴到自己的脚面。除了尽可能表现出谦卑之外,他丝毫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走上前来,可怜虫。”

  阴影里,再次渗出之前那种声音,深沉得如一潭死水。尼尼斯的心脏猛然紧握。

  “站在我们能看到你的地方。”

  不过,有了和Demon Lord 交流在前,尼尼斯现在倒是不怎么胆怯了。虽然他还尽量装出一种颤抖的姿态。就像那个声音所要求的那样,他稍稍向前走了两步,走到光亮照射到的地方。

  这时,他也看清说话的鼠人是谁。毫无疑问,以对方的身形,绝对impossible 是“阴沟running 鼠”。那个鼠正是啮齿氏族的最高Leader ,暗中控制埃赛勒姆最大小偷团伙的鼠人军阀,克林泽·啮齿。

  而尼尼斯和他之间是有过节的。

  曾经,尼尼斯成功完成了许多由灰先知隗克力交待下来的任务,其中最早的成功案例之一便是fiercely 地阴了一把啮齿氏族,通过寻章摘句和望文生义的技巧,将克林泽·啮齿的一个儿子判定为亵渎莱兹爱渥的叛徒。

  那个可怜的家伙最后被投入了行刑坑。

  在鼠人国度,没有一只老鼠没听过关于行刑坑的故事,那是一个深邃的、冰冷的、跌入之后再也爬不出来的深井,其深处充满了改造失败的鼠巨魔。据说,这些monster 会把它们的猎物完整地吞了下去,当它们的猎物在肚子里融化时还在呼吸和尖叫不休。

  即便事后,为了挽回自己在其它十三议会成员那里丢了的脸面,克林泽·啮齿不得不谴责自己的儿子是为了尝试背判他,可是由于他本人的英明神武,那个little fellow 才没有成功——从某种角度看,鼠人和卓尔的文化倒是有些类似,他们都激赏背叛这种行为,可是却对失败的背叛深恶痛绝——然而,真正促使其同僚们接受这个说法的原因更多是因为懒得费心,而不是真的信了他的鬼话。

  不过,毫无疑问,这只臃肿的硕鼠是不会忘记尼尼斯对其氏族的羞辱。哪怕尼尼斯只是从犯,真正下达针对他和他氏族命令的,其实是那个叫作隗克力的死耗子。

  “到前面来。”又传来一声命令。this time 是一个old man 的、邪恶的、清脆的声音。尼尼斯看到了这个鼠人,是位列第九席的“阴沟running 鼠”。

  “我可不会再说second time 。”assassin Master 既是威胁,又不乏讥讽地说道。

  尼尼斯强迫自己挺直身子,走向高台。他的心脏在胸膛里怦怦直跳,用尽了最大的力气才能将他的腺体紧紧地攥紧。

  他用尾巴思考都能知道,相比于克林泽·啮齿的惩罚,这个assassin Master 若是要对他不利,那么攻击会来得既致命又令人猝不及防。

  尼尼斯站在一个小小的光圈内,正对着次essence stone 火盆的中央。次essence stone 烟雾的气味令其感到陶醉,几近兴奋。只是,他同样能感觉到着烟雾正使他的感官开始迟钝,思维开始迟缓。

  他想摆脱这种感觉,想从这种快感中挣脱出来。因为如果他想活着离开Conference Hall ,他就需要充分施展自己的聪明才智和手腕。

  无论这烟有多么诱人,它那令人麻木的吸引力,其实正威胁着他活着逃离议会的机会。

  “站在那就够了,灰先知。”

  黑暗中传来一个轻蔑的话语声,而随即出现的就是座椅腿脚在地板上推动而发出的摩擦声,十三议会成员在这个声音响起之后,全都站立起来表达自己的尊重。

  透过次essence stone 烟雾,尼尼斯现在能辨别出其他的气味。微弱的,遥远的,但无疑是令人恐惧的。他闻到了混杂着死水潭微弱臭气和山羊膻味的浓浓怪味。他挪动了一下脚,感到脚下的地板嘎吱作响。尼尼斯挣扎着,尽量不让自己的牙齿在因为恐惧而碰撞在一起。

  莱兹爱渥不仅直接同他交谈。而且,更重要地是,祂居然将“灰先知”这个词冠在尼尼斯头上。这说明,哪怕老鼠之王对于尼尼斯谈不上青睐,可是也认可了他神选先知的身份。

  尼尼斯激动得尾巴根都硬了,不过马上,他就像是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冰水。

  “你辜负了议会,灰先知。”莱兹爱渥用用一种刺耳的声音说道。语气中没有疑问或争论的余地,只有指责和谴责。

  尼尼斯跪在地板上,匍匐在用亮晶晶的次essence stone 雕刻的神徽图案上。“是我那无用且胆怯的导师出了问题,他太过贪婪了”他说。“如果他能听从我的计划……”

  “你的计划!”莱兹爱渥的声音在咆哮。“那你就承认是你的计策?准备把好不容易发掘出来的sacred relic ,留在那个无人的陋室之中?”

  尼尼斯在这个声音面前颤抖着。

  “当然,我不是来发牢骚的,”老鼠之王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台阶。尼尼斯突然觉得那位神明其实可能也没有那么气愤,“过去的失败与议会无关。对未来的承诺才是我们关注的焦点。”

  一丝微弱的希望在尼尼斯的脑海里燃起,他奋起勇气把脸从地上抬了起来。“专制的君王、伟大的老鼠之神,愿Supreme 荣耀归于您。而我——这个最不称职的奴才,该做些什么来侍奉您?”

  “闭上你的嘴巴,你会听知道的,尼尼斯。”莱兹爱渥的声音再次响起。

  鼠人议员们的腰身躬成了九十度的直角,尼尼斯则再一次低下了头,祂继续说:“我已经有了一个计划,而执行这个计划的时机也已经到了,现在正需要一个仆人来为我实现它!”

  “我愿意为您肝脑涂地。”

  “我愿意为您贡献我的鼠躯体。”

  “我愿意为您奉上整个氏族的性命。”

  ……

  一个个鼠人议员咆哮着应答,他们的声音交织成一片,彼此之间龇牙咧嘴互相威胁。

  而直到他们争执声渐渐变小——这些鼠人也意识到,莱兹爱渥对他们的保证不甚至满意——聪明的尼尼斯才loudly shouted :“我!您亲口认定的灰先知,将为您带来胜利!”

  “hahaha ,很好。”莱兹爱渥突然放声大笑,摆在十三会议圆桌后面的、那块被其镜像化的化身所依附的琥珀状巨型次essence stone 亮起了诡异的绿色rays of light ,驱散了圆桌后面的阴影,照亮了神色不一的十三议会每位议员的脸庞。

  “你将作为我们的代理人,”莱兹爱渥说:“你将得到议会的全权支持,他们这些奴才会将在各方面服从神选灰先知的调配。而你立下的誓言也将会被我记住。如果你失败了的话,相信我,被投入行刑坑将会是你的唯一结局。”

  “当、当、当然……有您的保佑,奴才一定能够为您、为十三议会、为鼠人国度带来胜利!”尼尼斯颤声replied 。

  有什么东西突然从那块巨型次essence stone 头上飞了出来,砸在尼尼斯的脑袋上,然后又滚落向地面。灰先知把目光转过去,注意到那是一个厚实的black pendant ,上面有蓝宝石制成的、莱兹爱渥的神徽。这是隗克力的护符,现在它被神明不知从何处summon 过来并赋予给了尼尼斯——尼尼斯之前看见过几次,隗克力将这块护符给与其他人暂时持有,那些鼠人都是被派去执行最重要任务的家伙。

  希望的悸动突然在他心中消失了。任何对莱兹爱渥来说至关重要的事情,也必定是极其危险的,危险到十三议会之中没有一个氏族首领觉得自己能稳如Old Dog 地单独完成。尼尼斯更是如此。

  “请……请允许可怜的奴才斗胆一句……”尼尼斯问道,轻轻lifts the head ,cautiously 地让嘴唇紧贴着他的尖牙,生怕他做的任何事会被视作成挑衅。在确认没有声音让他闭嘴时,灰先知才继续讲道:“只有一个小问题,伟大的神明,你想让我这个拙劣的仆人为您做的事情是……”

  “对呀,‘事情’是什么呢?事情变得很有趣了。”格拉兹特突兀地插入了这段对话,Demon Lord 露出了和煦的笑容。只是,熟悉他的都知道,每当乌黯主君这么微笑时,往往也就意味着blood flowing into a river 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