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les of Eternal Order Chapter 117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4 作者: 一般冶行

  第1177章 水管工(5)(求推荐票!求月票!)   “保护这个徽章,把它带到一个地方,再将其投进去。”莱兹爱渥说道。“在埃赛勒姆的地下,现在有一支人类的施工队,他们在挖掘一条通用隧道,为了铺设两条管道——燃气、水——来供应埃赛勒姆的工厂、上点和各个家庭。

  你手上拿着的这个徽章,里面有拉姆齐world 煤炭层内的一种真菌。它们是一种强大武器,只要用其投入那条通用隧道尽头的水厂,terrifying 的瘟疫就会降临到埃赛勒姆的人类身上。而鼠人则是幸运的,因为我已经利用瘟疫氏族上千种苗为代价,培育出了对抗瘟疫的特效药。

  尼尼斯,你要做的事情很简单,那就是亲自将这枚神徽章藏进埃赛勒姆的那座水厂。”

  还没等尼尼斯说话,十三议会的议员们就开始everyone talking at once 地奉承起莱兹爱渥,以期能取悦神明。

  “这枚神徽一定是divine force 和炼金术创造的杰作。”这次说话的是莫基塔·铁齿,他是铁齿氏族的老大,这个氏族沉迷于偷窃埃赛勒姆的机械炼金造物,并且用次essence stone 对其进行魔改。而他带有metallic feel 的刮擦嗓音,则来源于这家伙用钢铁打造的下颌骨,以及从他次essence stone 背包插入其胸膛的几根金属管线。“纯净的次essence stone ,通过一个炼金ceremony 被赋予了新的特性,不愧是伟大神明的杰作。”

  “散播瘟疫等同于传播恐惧,而恐惧则是摧毁Human Kingdom 的关键。”克林泽·啮齿用尖利且带有zhi zhi 声的嗓音奉承道:“有了这枚神徽,我们就可以释放那种,甚至在他们最黑暗的噩梦中也从未想象过的terrifying monster ——也就是恐惧!”讲完后,他又是一阵咯咯的欢笑。

  就连以reserved 而闻名的、那个绰号为“阴沟running 鼠”的assassin Master ,亦用极为乐观的态度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杀戮必定高效且实际,吾主之利刃远胜我辈千百倍!”

  他们讲的都是屁话,尼尼斯不需要通过那腐臭的口气也能闻得出来,但他知道最好不要反驳这些Old Guy 的谎言。毕竟,鼠人的政*治是建立在让对手do as one pleases 地发表他们喜欢的任何无聊言论,并假装接受这些言论而不是当成垃圾的基础上的。如果莱兹爱渥也暂时认可了十三议会议员们的说法,尼尼斯可不敢再冒险多嘴。

  “你的senior 隗克力打通了前往那个陋室的通道。”莱兹爱渥继续说道:“他在试图与我联系时身死,但是你、他的disciple 却逃了出来,并且带来了我们的盟友。”祂在镜像中说话的时候,不自觉地偷偷瞧了一眼身旁的那个Demon Lord ,格拉兹特却好像浑然不觉。

  “这证明你有值得肯定的能力和机敏,同样还有运气,所以我才会把这个任务交给你。”

  一对披甲的白化鼠人卫兵,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边,吓得尼尼斯的心脏几乎从毛皮中蹦出来。其中一只鼠人卫兵手里握着一根高高的法杖,杖尖上有一个莱兹爱渥的青铜图标。另一个手握华丽的护符,一块实心的次essence stone ,被雕刻成长着一对虬结弯曲大角巨大鼠人模样——这是莱兹爱渥以鼠人形态示人时的外形,因此一些受教育程度比较低的鼠辈们通常以“大角鼠”之名赞颂他们的神明。

  法杖和护符,这些强大的魔法装置,全都是隗克力的珍藏。现任的灰先知尼尼斯一看到它们,就不禁高兴地摇起了尾巴。

  “these two people 将与你同行。”莱兹爱渥说道。

  尼尼斯过了一会儿才明白,祂指不仅是它们手中的item ,还有那两个卫兵本身。“这也将再次提醒你,自己作为十三议会钦差的身份。”

  尽管他很容易就识破了骗局,尼尼斯还是赶忙点着头同意。那两只白化鼠人不仅仅是他的保镖,同时也是十三议会的耳目,观察和等待任何尼尼斯可能的背叛或欺骗迹象。

  分而治之,这是莱兹爱渥爱干的事情。虽然祂已经承认了尼尼斯的神选先知身份,但是老鼠之王显然不愿意让尼尼斯因此而统领鼠群,将自己的意志凌驾于十三议会之上。

  “我立马动身,伟大的神明,以及在场各位最冷酷、最terrifying 的议员们。”尼尼斯说着,再一次在高台前卑躬屈膝。他能听到圆桌后面有几个鼠人在低声窃语。

  “等一等,我有一个建议……”

  一直没有说话的格拉兹特突然发言,这位Demon Lord 倚靠在椅子背部,用慵懒的语调诉说着说是“建议”而实际却是“命令”的话语。“……投放神徽、释放瘟疫、传播恐惧。想法的确不赖,可是还有锦上添花的probability ——只要,你们懂得如何添加‘时间’这种重要的配料。

  五天之后,约姆斯和软槭人的联合Legion 将会派出代表抵达埃赛勒姆,他们要签署最后的停战协议来细致划分塔普特岛屿北部一些地区的利益。你要是足够聪明的话,就让瘟疫在那个时间点爆发。‘恐惧’再加上一点点‘怀疑’,那会成为酿造‘混乱’最好的温床。”

  又用了同样的手段,格拉兹特的话语没有引起除了尼尼斯和莱兹爱渥之外第三者的在意。而尼尼斯这个精明的家伙,自然也不会对于“你要是足够聪明的话”背后的隐藏含义刨根问底。那个恶魔肯定是在说我,他心里不断告诫着自己。

  “这次别再让我们失望了,尼尼斯。”莱兹爱渥的声音传来,“不然你知道下场的。”

  当那扇black 的大门又一次吱嘎地打开时,尼尼斯在迅速开溜的过程中试图保持一丝丝颜面。直面了terrifying 的神明和强大的恶魔之后,就连外面走廊里的鼠巨魔都显得那么harmless to humans and animals 。

  ……

  “困在下水道里,狩猎哥布林,和粪便与病菌为伍,生活真是他么的太美好了。”

  约翰发着牢骚,诅咒着他所知道的每一个great character 以及自己的兄长,正是他们让自己落到必须要担任下水道检测工人的悲惨遭遇。

  过去的经历,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应付糟糕环境的专家,而这就是他得到的奖励。在他头顶15尺高的地方,埃赛勒姆的市民们to-and-fro 做着他们的合法生意;在他头顶8尺多一点的地方,一条贯通埃赛勒姆主城区和潟湖区的隧道正在挖掘着。而他在这里,在黑暗中沿着狭窄的人行道爬行,只要脚滑一下就会跌进满是粪便和垃圾的恶臭污水里,他的背因为一直弯腰而疼得要命。

  “别抱怨了,小崽子。这是份工作,不是吗?不仅能省下咱们需要缴纳的税金,我们还能因为自己的‘专业技能’多赚三十多个银方币,”他的个个汉斯高兴地说,丝毫不在意这些恶臭,这些狭窄的岩架,以及污水里那些被其他下水道检修工人称作“炖肉”的粪便。

  在无尽的砖瓦和沟渠迷宫中,汉斯就像回了家一样。发达的肌肉和稍矮一些的身高,让汉斯比约翰更适应这项工作。他就像猫一样稳稳地沿着岩架走着。他们担任下水道监察员才三天,但汉斯比那些服役十年的人还要熟练得多。

  毕竟,他曾经不只一次在走私商品时利用过这种下水道,最勤快的检察员最多每周下来一次,而他则是每周有的时候在底下一待就时好几天。甚至连走私团伙里的其他成员,也没有人比汉斯更了解这条四通八达下水道的分布。

  “我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在从贝尔中士处领取了这份任务、回到“兽人和斧头”酒馆的据点之后,汉斯就向他的小伙伴们解释了整件事情:“城市德鲁伊行会的地下攻城,将会是一个同时铺设燃气管和水管的通用隧道,所以负责收税的人才要收取那么多的专项税负。

  好的消息是,这笔赋税说是用作燃气管线铺设,但实际还用于水管的构建——这对于很多平民都是无偿的。而不好的消息是,由于城市规划原因,这条新的通用隧道和城市下水道不可避免地距离很近。燃气管线和下水道的沼气混合,一个fire star 就是大爆炸;而水管如果和下水道的臭气接触,那么许多人就会因此而生病。

  所以城市德鲁伊工会必须让人仔细检查一遍下水道,确保下水道和通用隧道之间完全没有缝隙才行。一旦检查出了缝隙,必须要及时修补。而这个工作,很明显那些所谓的‘下水道检查员’完全无法胜任,他们人手既不够,专业素养也不足,甚至背不下来整个下水道的分布图。

  于是,我们就获得了承包这个工程项目的机会。而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在一周之内走完埃赛勒姆到潟湖区的一段下水道。其余部分则交由那些下水道检查员和其它承包公司负责。”

  就这样,他们就提着不会引发沼气爆炸的安全矿灯,戴着埃赛勒姆工厂区常见的全覆盖式呼吸面罩,穿着防水的皮制背带裤,将头发用头巾包好围在头上,进到了下水道之中。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