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ing the Sacred Body of the Ancients from the Get-go Chapter 1731

第1731章连交手的资格都没有,登顶Spirit Mountain ,古朴祠堂

  

  “有何贵干?”

  

  Jun Xiaoyao 表情淡淡。

  

  “与我一战。”

  

  夏侯风云语气简单直接。

  

  他来Jixia Academy 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学习儒道。

  

  对那Confucian Sect 仙兵天章圣卷也并不感兴趣。

  

  他只想掂量掂量一下Jun Xiaoyao 的底子。

  

  “你……还不够资格。”

  

  Jun Xiaoyao 看了一眼夏侯风云。

  

  他的语气,没有刻意的贬低嘲讽。

  

  仿佛这是很客观,很自然的评价。

  

  但这,却反而是更大的羞辱。

  

  “我可是夏侯Imperial Clan 封存的one of the kings ,不是夏侯震那种角色!”

  

  夏侯风云aura 涌动,仿佛有风雷之声震荡。

  

  “古擎天,交给你了。”

  

  Jun Xiaoyao 懒得和夏侯风云纠缠,淡淡说了句。

  

  “好嘞,俺最喜欢的就是打架了!”

  

  古擎天grinned said with a smile 。

  

  他对于天章圣卷也是丝毫兴趣都没有,只想战斗。

  

  “古擎天,这关你何事?”夏侯风云frowned 。

  

  “主人打败了俺,所以俺现在暂时要听主人的话。”古擎Heavenly Dao 。

  

  “什么?”

  

  夏侯风云露出意外。

  

  Ancient God Imperial Clan 的古擎天,可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若是近身搏斗,哪怕是他对上,也不会有多轻松。

  

  “打败了古擎天,你才勉强有资格挑战我。”

  

  Jun Xiaoyao 说罢,带着依依直接踏上Spirit Mountain 。

  

  夏侯风云想直接出手,结果却是被古擎天挡住了。

  

  “你可是Ancient God Imperial Clan 的人,为什么要听命于那云逍!”

  

  夏侯风云也是有些气急。

  

  他是来掂量Jun Xiaoyao 底细的。

  

  现在竟然连挑战Jun Xiaoyao 的资格都没有。

  

  这简直the biggest joke in the world ,回到族里怕是少不了非议。

  

  “愿赌就要服输,俺输了,俺就要认。”古擎天脑子几乎是一根筋。

  

  而另一边,澹台青璇and the others 也是准备登山。

  

  “青璇。”

  

  楚萧忽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澹台青璇没有什么太多表情。

  

  “青璇,你是相信我的吧,我不会干出那种事情……”楚萧还在解释。

  

  澹台青璇,took a deep breath ,胸脯起伏,然后叹道。

  

  “楚萧,或许其中,可能的确有一些误会。”

  

  楚萧hearing this ,刚一喜,便听到她道。

  

  “但是,你伤了明珠,这总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她可是我的表妹,我的亲人,你怎么能下得了手,我又该怎么去理解你?”

  

  澹台青璇语气带着一抹深深的失望。

  

  还有失落。

  

  如果是以前的楚萧,不管怎样,绝对impossible 伤害她身边的亲人。

  

  但是现在却……

  

  “不,都是因为她……”

  

  楚萧失色。

  

  而偏偏这时,在澹台青璇身后的澹台明珠,还对楚萧做了一个鬼脸。

  

  这让楚萧心头,更是顿时火起。

  

  如果不是因为这slut ,澹台青璇怎么会如此误会他?

  

  “你这个slut ……”

  

  楚萧extremely angry ,忍不住说出口。

  

  “楚萧,你……”

  

  澹台青璇咬着银牙,神情越发失望。

  

  她转首,no longer paid attention to 楚萧。

  

  澹台明珠则吐了吐舌头,一脸戏谑挑衅。

  

  楚萧脸色沉冷至极。

  

  他知道,自己现在唯一翻盘的机会,就是超越Jun Xiaoyao 。

  

  他要告诉澹台青璇,他不比Jun Xiaoyao 差!

  

  Spirit Mountain ,高耸入云。

  

  万层阶梯,在通常情况而言,cultivator 不过一眨眼就能飞越。

  

  但是,此地拥有Confucian Sect 仙兵,天章圣卷的强大威压。

  

  所以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登顶的。

  韩平安,身怀浩然之心,此地自然算是他的主场。

  

  所以他脚步也是颇为悠然自得,如履平地,simply 看不出什么艰难的样子。

  

  韩平安嘴角含笑,然而当他回头看去时。

  

  神情微微一愣。

  

  因为Jun Xiaoyao ,同样在以几位平稳从容的步伐踏上。

  

  就好像,天章圣卷的威压,对他没有丝毫影响一样。

  

  韩平安转念一想,立刻就明白了。

  

  他自己,是因为身怀浩然之心,所以like a fish back in water 。

  

  而Jun Xiaoyao ,是真正以自己的实力,breakthrough 一切阻碍。

  

  哪怕此地,不是Jun Xiaoyao 的主场,他依然如履平地,毫无阻碍。

  

  这下,韩平安的眼神,也是凝重了一丝。

  

  而更让他有些意外的是。

  

  别说Jun Xiaoyao 了。

  

  就连他身边的那位少女,好像也没有什么难度。

  

  “怎么回事,难道天章圣卷的威压变弱了?”

  

  韩平安都是微微有些懵。

  

  不过他看其他学宫Disciple ,倒是十分艰难。

  

  哪怕是澹台青璇这等骄女,也是如涉沼泽一般迟缓。

  

  也就是说,不是天章圣卷威压不强。

  

  而是对Jun Xiaoyao 和依依来说,影响不大。

  

  “那云逍也就算了,他旁边那个少女是怎么回事?”

  

  韩平安心有疑惑。

  

  不过他现在也没时间想太多。

  

  他对自己,是有绝对把握的。

  

  而且……

  

  即便登上了Spirit Mountain 。

  

  也还有last layer 考验。

  

  那座祠堂,可不是谁都能轻易进入其中的。

  

  韩平安,几乎就是Confucian Sect 的天选之人。

  

  随着时间推移,在场众人,明显划分出了几层级。

  

  韩平安,Jun Xiaoyao ,依依一个层级。

  

  澹台青璇,Jixia Academy 的真传Saint ,还有楚萧and the others ,一个层级。

  

  甚至哪怕是宋道生,都在艰难跋涉。

  

  他知道,自己是impossible 登顶了。

  

  但是经受天章圣卷的威压历练,也是一种收获,不亚Yu Haoran 之源。

  

  而此刻的楚萧,神情却是有一丝难看。

  

  因为说真的,他对Confucian Sect Absolute Art ,并不是特别感兴趣。

  

  而他在Universe Heaven and Earth 里cultivation 两百多年。

  

  也只是在comprehend 时书残页,还有领悟楚氏Imperial Clan 的Divine Ability 而已。

  

  Confucian Sect Divine Ability ,并没有cultivation 多少。

  

  所以此刻,面对天章圣卷的威压,楚萧是占不到一点便宜。

  

  而他又不像Jun Xiaoyao 那般,拥有无视一切的底气实力。

  

  所以他的前进速度,也是越来越慢。

  

  但即便如此,也只second only to 韩平安,Jun Xiaoyao ,依依几人而已。

  

  一刻钟左右。

  

  韩平安, Jun Xiaoyao ,依依三人,登上了Spirit Mountain 之顶。

  

  也是终于看到了这座祠堂的全貌。

  

  看上去并没有多么奢侈华贵,反而显得古朴盎然。

  

  “云逍Young Master ,此乃圣儒亲自搭建的祠堂,不知你有没有那个ability 能跨进去?”

  

  韩平安indifferently said 。

  

  “那便试试吧。”Jun Xiaoyao faintly smiled 。

  

  两人giving tit for tat ,自是不必多说。

  

  而此刻,在Saint Realm 空间外的龙门处。

  

  三位夫子面前,也是出现了Spirit Mountain 祠堂上的景象。

  

  “这次,It shouldn’t be 有太大的悬念吧。”顾夫子抚须道。

  

  “谁知道会是什么情况呢?”晏青华摇了摇手中团扇,indifferently said 。

  

  但她的目光,却是紧紧注视着。

  

  韩平安,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几乎是内定的道门inheritance 者。

  

  而Jun Xiaoyao 虽然强势,但终究是半路进来的。

  

  在诸多注目之下。

  

  韩平安和Jun Xiaoyao ,几乎是同时迈入祠堂之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