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ing the Sacred Body of the Ancients from the Get-go Chapter 1733

  按理说,把魃族,带到Jixia Academy 。

  这简直是impossible 的事情,超出了常理。

  但Jun Xiaoyao ,偏偏就这么做了。

  而且,还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的确。

  被发现了又怎样,Jun Xiaoyao 其实并没有太在乎。

  他是谁?

  天涯Great Emperor 之子,  云氏Imperial Clan Young Master 。

  他便是干了这事,Jixia Academy 又能怎样?

  是要惩罚他,还是处决他?

  这可能吗?

  Jun Xiaoyao 若出了一点差错。

  云氏Imperial Clan 立马会把整个Jixia Academy 都围了。

  再严重点,骨灰都给你扬了!

  所以Jun Xiaoyao 丝毫不慌,不乱。

  天章圣卷,这件在Jixia Academy 深处,  Saint Realm 空间内,沉寂万载的Confucian Sect 重器。

  此刻,  却是在嗡嗡震颤,无尽的golden 文字浮现,交织成浩瀚的文字Sacred Dragon 。

  那文字Sacred Dragon ,looked towards 依依,竟是仿佛有着一抹拟人化的grave expression 。

  显然,身为Immortal Artifact 的天章圣卷,本能的察觉到了依依似乎有某些不一样的地方。

  “什么,魃族,怎么可能?”

  “怎么会,云逍Young Master 身边的那位少女竟然是魃族?”

  韩平安的话,也是被外面听到。

  后来居上的楚萧,澹台青璇,  还有其余真传Saint 等Heaven’s Chosen ,神色皆是错愕无比。

  “怎么会这样?”

  澹台青璇和澹台明珠,  脸色都是微微泛白。

  Jun Xiaoyao ,竟然和魃族有关?

  而楚萧,神情中则是带着一抹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

  他其实之前在玄央World 的时候就知道了。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Jun Xiaoyao 会带着依依这个卑贱的人魃。

  但他,也没有多想什么。

  至于为何,  他之前不直接举报依依是人魃。

  是因为,楚萧暂时不想过多招惹Jun Xiaoyao ,怕Jun Xiaoyao when the time comes 刁难他,让他无法安然cultivation 。

  而现在,依依的身份,在天章圣卷面前,终于是藏不住了。

  楚萧也是一脸看戏的神情。

  他转而looked towards 澹台青璇道:“青璇,你看到了没有,与魃族为伍,这就是他的真面目。”

  听到他的话,澹台青璇只是紧蹙秀眉。

  她总感觉,Jun Xiaoyao 不是那样的人。

  他堂堂云氏Imperial Clan Young Master ,father 更是对抗黑祸的守关人。

  他又怎么会和魃族勾结?

  而且堂而皇之地把魃族带进Jixia Academy 。

  这简直完全不合常理。

  “楚萧,现在事情未明,何必急着下定论。”澹台青璇道。

  “青璇,你……”

  楚萧一时喉咙堵住。

  他被澹台明珠误会的时候,澹台青璇可没有这么说。

  而现在,  Jun Xiaoyao 身边的少女,  就是魃族,铁证如山,  澹台青璇竟然觉得还会有隐情。

  这简直是双标到了极点!

  这一刻,哪怕是再爱澹台青璇,楚萧心中,也是忍不住有着一股怨气。

  仿佛他心中的心Demon ,已经和澹台青璇缓缓重叠在了一起。

  祠堂之中。

  Jun Xiaoyao white clothed 翩翩,挡在依依身前。

  他身上aura 涌动,一股浩瀚的Bloodline Power ,隐隐约约弥漫而出。

  正是属于云氏Imperial Clan ,属于天涯Great Emperor 的bloodline 。

  而也是因为这股隐隐的bloodline 威势,让得天章圣卷,都是暂时止住攻势,一副酝酿的模样。

  韩平安,眼中带着极致cold intent saying 。

  “云逍Young Master ,原本this Han 还将你当成一对手。”

  “但didn’t expect ,你竟然与魃族勾结,而且还将其带入神圣的圣儒祠堂,究竟是何居心?!”

  面对韩平安的质问,Jun Xiaoyao 只是不以为意的淡漠一笑。

  看到Jun Xiaoyao 那淡漠的神情,韩平安brows tightly knit 。

  “这时候还装?”

  而这时,祠堂之外,三道浩气涌动的silhouette 现身。

  自然是赶来的晏青华,傅夫子,顾夫子三人。

  顾夫子见状,直接shouted :“云逍,你过分了,虽然你是云氏Imperial Clan Young Master ,但这里,是Jixia Academy !”

  “你竟然把魃族,带进祠堂,哪怕以你的身份,也是罪无可恕!”

  顾夫子,生性最为古板严厉,墨守成规。

  自然impossible 接受这样离谱的事情。

  “顾夫子,究竟是什么情况,还要具体了解一番,才能做下定论。”晏青华说道。

  但哪怕是偏心Jun Xiaoyao 的她,此刻也是willow eyebrows tightly knit 。

  毕竟Jun Xiaoyao 这次,的确做的有些过了。

  “还做什么定论,我Jixia Academy 与魃族incompatible as fire and water ,直接灭杀此魃族!”顾夫子冷语道。

  感受着周围那股冷酷的killing intent ,与漠然的眼神。

  依依的lovable body ,在微微轻颤。

  五指紧握。

  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她through childhood 都承受着的,那种冰冷,厌恶,鄙夷,killing intent 的眼神。

  但这时,一道无比冷漠的声音响起。

  来自于,挡在她身前的,那道white clothed silhouette 。

  “我Jun Xiaoyao 的人,who dares to attack ,谁又能动?”

  Jun Xiaoyao 白袖一拂,话出真名。

  那股不怒自威的imposing manner ,盖压全场。

  甚至,哪怕顾夫子的imposing manner ,都是被压下去了。

  “反了你!”顾夫子气的七窍生烟。

  this child ,简直嚣张到没边!

  是可忍,孰不可忍!

  “Xiaoyao ……”

  依依此刻,眼眶湿润。

  即便天下为敌,这道white clothed silhouette ,亦是坚定站在她身前,守护着她。

  依依将这一刻Jun Xiaoyao 的侧影,永刻在自己心间。

  “夫子,无需多说什么,就让this Han 来灭杀此魃族!”

  韩平安眸light flashed 。

  他刚好可以,趁此借助天章圣卷的力量,抹除依依。

  这样一来,他自然而然就会得到天章圣卷的认可。

  想到这里。

  韩平安胸口,浩然之心的力量再度喷薄。

  璀璨的神华涌动,喷薄而出。

  韩平安,一声浩气长啸。

  天章圣卷颤动的越发剧烈,似乎隐隐有打开的倾向。

  与此同时,一股越发磅礴的浩然之力,浮现而出。

  使得那golden 文字Sacred Dragon ,越发蓬勃,气魄惊世。

  “天章圣卷要打开了,要承认Little Martial Uncle 了吗?”

  这一刻,Spirit Mountain 周围,所有学宫Disciple ,都是屏息。

  韩平安,将要得到天章圣卷的认可。

  “吾韩平安,愿承接圣儒之志,will enforce Justice on behalf of the Heaven ,塑Heaven and Earth 正纲,灭除黑祸!”

  韩平安,竭尽全力,要引动天章圣卷共鸣,要抹杀依依。

  而依依,则感觉到了一种极致的危险。

  本能之间,依依眼瞳深处,有种璀璨的golden glow 仿佛欲要喷薄而出。

  隐约间,依依仿佛看到了,一道艳绝众生的silhouette ,矗立在无尽界海中。

  只手间,Heaven and Earth 破灭,World 沦亡!

  而就在这at the crucial moment 的极致紧张之际!

  Ding!

  一道清脆的system 提示音,在Jun Xiaoyao 脑海中响起。

  “叮,恭喜宿主到达register 地,是否register ?”

  “叮,恭喜宿主,register 8 Star 奖励,浩然圣心!”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