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ing the Sacred Body of the Ancients from the Get-go Chapter 1812

    玄黄Ancient Road 之后,九大域的气氛,像是陷入了一种沉寂。

    所有人,似乎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他们想知道,太虚Saint Race ,究竟会采取何种方式,对付牧Heavenly Saint 族。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短时间内,太虚Saint Race 好像并没有什么动静。

    外界自然也无法探查太虚Saint Race 的动向。

    而牧Heavenly Saint 族这边。

    在得到了种Demon 心经后。

    牧玄也是在疯狂的cultivation comprehend 。

    得益于他脑海中的golden silhouette 。

    牧玄也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掌握了种Demon 心经。

    当然,他并不知道。

    他所得到的种Demon 心经,乃是Jun Xiaoyao 特意为他改良过的。

    就是为了,能让牧玄在最短的时间comprehend 。

    如果牧玄comprehend 不了。

    那这门cultivation technique ,给他还有何意义?

    在牧玄大致comprehend 出了这门cultivation technique 后。

    他的within the body ,也是derived out Demon 种。

    “终于成功了,接下来,就是把这门cultivation technique ,交给一些clansman cultivation 。”

    “那些clansman ,在cultivation 提升的同时,也能帮助我cultivation 。”

    牧玄,眸光湛湛。

    他先是将这门cultivation technique ,交给了自己嫡系lineage 的clansman cultivation 。

    有Quasi Emperor 级别的Elder ,仔仔细细地查探了这门cultivation technique 。

    “竟然有如此heaven defying 的method 。”

    那位Quasi Emperor Elder ,都是惊叹不已。

    这Jun Xiaoyao 改良过后的种Demon 心经。

    哪怕Quasi Emperor ,都是查不出什么问题。

    “haha ,有了此cultivation technique ,又何愁太虚Saint Race 的压力!”

    那位Quasi Emperor Elder 大笑。

    之后,种Demon 心经,就在牧Heavenly Saint 族中流传开来。

    不过,并未让外界知晓。

    牧Heavenly Saint 族的人都得到了命令,绝对不允许私下把这门heaven defying cultivation technique 流传出去。

    此外,这门cultivation technique ,竟然惊动了一位闭关的牧Heavenly Saint 族Great Emperor 。

    牧Heavenly Saint 族如今虽然式微,但a dying, starved camel is still bigger than a horse 。

    哪怕Great Emperor powerhouse ,都不止一位。

    只不过都在闭关而已。

    这位被惊动的Great Emperor ,也是仔细comprehend 了一下种Demon 心经。

    “ancient ancestor Sir ,对于这门cultivation technique ,可看出了什么端倪?”

    一位Quasi Emperor Elder 问道。

    这位Great Emperor 默然不语。

    良久,才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真是令人惊叹,创造出这门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存在,realm 简直unimaginable 。”

    “不过暂时cultivation 一下,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即便有问题,本祖也会找出来。”

    说真的,种Demon 心经的诱惑,哪怕是Great Emperor ,都难以拒绝。

    如果换做是之前的Dao Heart 种Demon 诀,以Great Emperor 级别的实力,定然能看出一些不对劲。

    但现在,Jun Xiaoyao 将Dao Heart 种Demon 诀和嫁衣Demon 诀融合,改良而出的种Demon 心经。

    哪怕是Great Emperor ,都难以直接看出什么端倪。

    只有在cultivation 的很深之后,才能察觉出一丝不对劲。

    “对了,先别去太虚Saint Race 赔礼,说不定when the time comes ,我们牧Heavenly Saint 族,有重回第一宝座的机会。”

    这位Great Emperor ancient ancestor leisurely said 。

    随后,他离去了,显然是要和其他几位闭关的Great Emperor ,一同comprehend 这method 。

    不管这门cultivation technique ,究竟有何来历。

    身为Great Emperor 级powerhouse ,有这个自信,能应付一切局面。

    而随着种Demon 心经的散播。

    得到最大好处的,自然是牧玄。

    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实力,每日每夜。

    甚至每分每秒都在上涨。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美妙。

    甚至一个呼吸间,实力又上涨了。

    牧玄自问,他本身的cultivation 速度,已经十分厉害了。

    但和种Demon 心经相比,简直连狗屁都不是!

    “如果Master 早点给我这门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话……”

    牧玄不由想到这一点。

    不过他转而shook the head 道:“Master 一定是希望,靠我自己的努力去cultivation 。”

    “不过眼下情况特殊,有了种Demon 心经,我和家族的难关,都将彻底渡过。”

    牧玄的眼中,重新燃起了自信。

    他甚至觉得,凭借自己现在的实力,足以随手镇压太虚小天王。

    时间流逝……

    玄黄宇宙,九大域,各方influence ,都察觉到了气氛的古怪。

    按理说,在众人猜想中。

    牧Heavenly Saint 族,应该会很快,派人前往太虚Saint Race ,赔礼道歉。

    毕竟牧玄,闯下了大祸。

    但让人意外的是。

    牧Heavenly Saint 族,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就好像,压根不屑太虚Saint Race 一般。

    这倒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牧Heavenly Saint 族,膨胀到了这种地步吗?

    “难道那牧Heavenly Saint 族,还以为自己是之前的五Great Saint 族第一?”

    “没错,牧玄击杀了太虚小天王,牧Heavenly Saint 族竟然还能如此淡定。”

    玄黄宇宙各方influence 的powerhouse ,皆是有些诧异。

    这牧Heavenly Saint 族,是真的飘了,竟然敢无视太虚Saint Race 。

    而就在各方议论之际。

    在Heavenly Origin 域的边缘Star Domain 。

    宇宙虚空之中。

    one after another space channel 浮现而出,若黑洞一般。

    densely packed 的队伍,从中踏出。

    旌旗招展,铁甲森森。

    有古老的战争号角吹响,代表着一场灭族之战的开端!

    带着全身baleful aura 的铁骑,骑着古老的Desolate Ancient 异兽,fighting intent 澎湃!

    一艘艘古战船,split open space ,甲板上都沉积着暗红的鲜血,缭绕baleful aura !

    这是太虚Saint Race 的invincible 队伍,带着无匹的murderous aura ,兵锋直指牧Heavenly Saint 族。

    而在队伍更深处,有古老的dragon blood 异兽,拉着Emperor’s Carriage 。

    一尊尊太虚Saint Race 的强influential figure ,坐于其中,眸光无比冰冷。

    甚至,连太虚王都leader personally bringing troops into battle ,亲自前来。

    显然是十分重视这一战。

    “虽然我们之前,已经做下决定,要对牧Heavenly Saint 族出手。”

    “但却想不到,牧Heavenly Saint 族,竟然如此膨胀,甚至一点赔礼的意思都没有。”

    另外一位,坐在Emperor’s Carriage 中的太虚Saint Race Great Emperor ,语气冰冷至极。

    之前,在太虚Saint Race 内部,还有一些人,觉得太虚王的决断,太过武断冲动。

    但是,在看到牧Heavenly Saint 族那不屑的嚣张态度后。

    太虚Saint Race 内,再也没有人反对太虚王的出兵举动了。

    这牧Heavenly Saint 族, 的确是作死。

    “无所谓,结果不会有丝毫变化。”

    太虚王,嗓音淡漠。

    他目光像是洞穿了亿万虚空,looked towards 其他方向。

    “呵,不过我倒是didn’t expect ,那Clan ,竟然也准备掺和进来。”

    “她们看来也想要分一杯羹。”

    太虚王所看的方向,赫然是月神Saint Race 所在的青月域。

    在五Great Saint 族中,月神Saint Race 一向是比较超然物外的,不参与各种纷争。

    太虚王倒是didn’t expect ,连月神Saint Race 都按捺不住了,想分一杯羹。

    7017k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