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ing the Sacred Body of the Ancients from the Get-go Chapter 1813

    Heavenly Origin 域,身为玄黄宇宙九大域中,最为富饶的一片地域。

    原本宁静祥和。

    但某一刻,黑压压的军队,碾压天穹,遮蔽了Sun, Moon, and Stars 河。

    在太虚Saint Race ,通过space channel ,进入Heavenly Origin 域后。

    他们的行踪,自然也无法再掩饰。

    顿时震动了整个Heavenly Origin 域!

    “什么,你说太虚Saint Race 的大军杀来了?”

    “怎么会,他们怎么敢在这种关头内斗,就不怕成为玄黄宇宙的Eternal 罪人吗!?”

    “可恨的太虚Saint Race !”

    在牧Heavenly Saint 族得知了太虚Saint Race 正挥兵挺进后。

    有几位牧Heavenly Saint 族的Elder 脸色都是阴沉无比。

    他们absolutely didn’t expect ,太虚Saint Race 竟然真的敢动刀子。

    如果是一般局面也就罢了。

    但现在,界外Imperial Clan 可是glare like a tiger watching his prey 。

    在这种关头,太虚Saint Race 竟然直接发动内战。

    这简直不可理喻!

    不过,虽然有些意外太虚Saint Race 的动作。

    但牧Heavenly Saint 族之人,却是没有太过慌乱。

    换做之前,他们恐怕不会如此淡定。

    但是现在嘛……

    在几乎举族cultivation 了种Demon 心经后。

    他们的整体实力,直接强大了一截。

    当然,因为他们cultivation 的时间比较短。

    cultivation base realm impossible 直接暴涨。

    但却比之前强许多。

    可以说,

若是太虚Saint Race 要动真的。

    怕是他们也会损失不小。

    此刻,在牧玄闭关的Heavenly Paradise 内。

    得知了这个消息后,牧玄也是深put out a breath 。

    终于,还是迎来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太虚Saint Race ,didn’t expect 你们竟然真的会做出如此愚蠢的决定。”

    牧玄眸光冷然。

    如果换做之前,恐怕牧玄还真得担忧,牧Heavenly Saint 族能不能抗住太虚Saint Race 的压力。

    但是现在,牧Heavenly Saint 族的实力,因为种Demon 心经,整体上了一个台阶。

    所以牧玄倒也没有太过担忧。

    他心思一转,找到了云璎珞。

    “Master ,太虚Saint Race 挥兵而来,族里也不算太安全。”

    “Master 可以先去往安全之处。”

    牧玄道。

    “在你眼中,为师就是这样的人吗?”

    云璎珞语气淡淡。

    听到这话,牧玄眼中,露出一抹感动之色。

    即便到了这般危局,他的Master ,依旧选择和他在一起。

    这是一种怎样的情分?

    然而云璎珞这样做,只是因为,Jun Xiaoyao 对她说过。

    when the time comes 要盯紧牧玄,免得他逃走。

    一般这样身负Great Destiny 之人。

    即便被灭族了,都有可能escape alive 。

    Jun Xiaoyao ,在彻底利用完牧玄后。

    倒是没有必要,再留下这样一个小麻烦。

    “好,Master ,when the time comes 一切风浪,我们一起面对。”

    牧玄语气坚定。

    另一边。

    在牧Heavenly Saint 族祖星外。

    grandiose 的Array ,已经被激活。

    恐怖的formation mark ,遮蔽了Star River 。

    牧Heavenly Saint 族,底蕴尚存,绝对不是那么好解决的。

    不然的话,太虚Saint Race 也不会拖到现在。

    而在更外围,成百上千万的太虚Saint Race 大军,早已将牧Heavenly Saint 族中央Star Domain ,包围地水泄不通。

    牧Heavenly Saint 族的军队也是出动,killing intent 腾腾,列成一个个方阵。

    还有强大的Emperor Artifact ,升腾而起,在虚空中释放着骇人心魄的强大威势。

    玄黄宇宙的两Great Saint 族争锋,那绝对是Immortal Battle 级别的战争。

    “太虚Saint Race ,你们未免也有些大动干戈了……”

    在牧Heavenly Saint 族祖星,有璀璨的帝道光辉涌动,一尊牧Heavenly Saint 族Great Emperor ,从无尽光辉中踏出。

    “事情的起因究竟如何,你们难道不清楚吗?”

    太虚Saint Race 的一位Great Emperor 也是开口了。

    同时,他的目光,淡漠looked towards 牧Heavenly Saint 族阵营。

    落在了牧玄身上。

    牧玄表情也是一片冰凝。

    一旁,云璎珞只是淡淡看着这一切。

    谁能想到,Jun Xiaoyao ,只是用了一些小plot against ,就让两个huge monster ,展开Immortal Battle 。

    这种planning strategies 之中,决胜beyond a thousand li 的手段,令人何其惊叹。

    “Master ,没事,这次劫难,我们一定会平安渡过。”

    看到云璎珞似乎在想着什么,牧玄不由slightly smiled ,认为云璎珞是在担心他。

    殊不知,云璎珞是在想Jun Xiaoyao 的事而已。

    “hmph ,你们认为,是我族的Young Master ,杀了你族Heaven’s Chosen 。”

    “但事实真是这样吗?”

    牧Heavenly Saint 族的Great Emperor coldly said 。

    就在太虚Saint Race 的Great Emperor 欲要再说什么时。

    那一直坐在Emperor’s Carriage 中的太虚王,忽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没必要多费唇舌,杀!”

    太虚王,人狠话不多。

    bang!

    太虚Saint Race 的大军,顿时如同战争机器一般运转了起来。

    牧Heavenly Saint 族,身为曾经的五Great Saint 族第一,依然留有那种源于bloodline 的骄傲。

    既然太虚Saint Race 如此不讲情面,都打到家门口了。

    他们自然impossible 再委曲求全。

    顿时,一场无比浩大的战争,直接爆发!

    无法想象那种波动,仿佛整片Heavenly Origin 域都在震颤。

    soldiers against soldiers, generals against generals 。

    两Great Saint 族,各个层级的人,都是找到了厮杀的对手。

    牧玄也出手了,和太虚Saint Race 的一些至强Heaven’s Chosen 碰撞在了一起。

    然而,让那些太虚Saint Race Heaven’s Chosen 无比震颤的是。

    此刻的牧玄,仿佛化为了一尊Demon 王,实力强大到极点。

    一位并不弱太虚小天王多少的太虚Saint Race Heaven’s Chosen ,竟是直接被牧玄一拳打爆成一团blood mist !

    这令人无比骇然!

    “hmph ,还敢说小天王不是你杀的!”

    看到牧玄这般实力,太虚Saint Race 之人在厉喝,越发肯定他就是杀害小天王的凶手。

    牧玄此刻,自然也懒得再解释什么。

    而在两Great Saint 族初步交手后。

    太虚Saint Race 的一种powerhouse ,心中都是十分诧异。

    牧Heavenly Saint 族的实力,什么时候强了这么多?

    这种强,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强。

    而好像是整个族群,都强了不少。

    这样一来,也给太虚Saint Race ,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en? ”

    那一直稳坐钓鱼台的太虚王,眼睛微微一眯,眼底闪过一抹cold light 。

    “这是怎么回事?”

    饶是胸有成竹的太虚王,心里亦是产生了一丝疑惑。

    而就在这时。

    远空Star Domain ,竟是再度有黑压压的军队降临。

    旌旗招展间,可以看到一轮圆月的图徽。

    “是月神Saint Race !”

    牧Heavenly Saint 族这边的人,都是惊动了。

    许多人,都是involuntarily 地looked towards 牧玄。

    因为他们知道,牧玄和月神Saint Race 的Saintess ,伊沧月曾有关系。

    虽然听说this time ,他们之间好像决裂了。

    但谁能说得准呢?

    “月神Saint Race ,难道……是沧月她……”

    牧玄眼眸一颤,心中涌上一抹欣喜之色。

    伊沧月,终究还是无法放下他!

    7017k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