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ing the Sacred Body of the Ancients from the Get-go Chapter 1814

    牧玄此刻,overwhelmed by emotions 。

    虽然在玄黄Ancient Road 时,伊沧月和他一刀两断。

    但是现在看来,果然,伊沧月还是无法彻底放下他。

    不然的话,月神Saint Race 的大军怎会到来?

    这明显是来帮助牧Heavenly Saint 族的。

    牧玄一眼看去,便是看到了月神Saint Race 大军中的伊沧月。

    他刚想开口。

    目光便是一凝。

    因为在伊沧月身畔,还站着一道white clothed 如雪的超然silhouette 。

    自然是Jun Xiaoyao 。

    而伊沧月,并没有把目光投向他,更不像是担忧他安危的样子。

    “难道……”

    牧玄的心陡然一沉,脸色也是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看到月神Saint Race 大军到来,他本能觉得,是伊沧月放不下他,所以说服了月神Saint Race 高层,要来帮助牧Heavenly Saint 族。

    但现在看上去,好像不是那样子啊。

    而在月神Saint Race 这边,伊沧月道:“didn’t expect 月神Sir ,真的会发布这样的命令。”

    伊沧月都是absolutely didn’t expect 。

    月神竟然也发下命令,说要进攻牧Heavenly Saint 族。

    她自然不知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面前的Jun Xiaoyao 。

    “月神Senior ,也是为了月神Saint Race 的利益着想啊。”

    “还是说,沧月你,依然放不下那牧玄,不愿意对牧Heavenly Saint 族出手?”

    Jun Xiaoyao faintly smiled ,似是开玩said with a smile 。

    伊沧月闻言,则急忙摇头,一手抓住了Jun Xiaoyao 的衣袖,生怕他误会什么。

    “当然不是,

在玄黄Ancient Road 时,沧月就已经看透他的为人了,只是有些意外罢了。”

    “那就好,我怕when the time comes 沧月你伤心。”

    Jun Xiaoyao 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当然不会了。”

    伊沧月looked towards Jun Xiaoyao 。

    眼中有着一缕朦胧的好感和情愫。

    牧玄对她而言,已经是如同路人一般,完全不会去在意。

    这边,看到伊沧月和Jun Xiaoyao 交谈的神情,牧玄牙关都要咬碎了。

    他还以为伊沧月是来援助他的。

    结果是当着他的面秀恩爱啊。

    这让牧玄有些难以接受。

    而这时,月神Saint Race 的powerhouse 也是发下命令,进攻牧Heavenly Saint 族。

    “怎么会这样,月神Saint Race 怎么会对我们出手?”

    “她们不是来帮助我们的吗?”

    牧Heavenly Saint 族的clansman ,皆是turned pale in fright 。

    如果光是太虚Saint Race ,他们或许还能承受得住。

    现在加上了一个月神Saint Race ,压力倍增。

    然而还不仅仅是如此。

    另一个方向,再度有大军杀来,黑压压一片。

    “浮屠Saint Race !”

    牧Heavenly Saint 族的powerhouse ,牙关都要咬碎了。

    又一个方向,同样有densely packed 的生灵浮现。

    “祖灵Saint Race !”

    牧Heavenly Saint 族的powerhouse ,心态都是有些崩了。

    再之后,又有一群大军出现。

    而在其中,有一道熟悉的silhouette ,赫然是霍峰。

    “那是……Northern Wasteland 的一众influence ,领头的是无极城。”

    看到这里,牧Heavenly Saint 族clansman ,心态彻底崩溃。

    连那疙瘩角落里的Northern Wasteland ,都有influence 前来出手,这简直了!

    就好像是,牧Heavenly Saint 族,已经成为了玄黄宇宙的公敌一般。

    “我牧Heavenly Saint 族,究竟做错了什么!”

    有牧Heavenly Saint 族的Quasi Emperor 在怒吼。

    他们怎么都想不到,堂堂五Great Saint 族之一的牧Heavenly Saint 族,怎么会沦落到这般境地?

    月神Saint Race 这边。

    Jun Xiaoyao 负手而立,淡淡看着这一幕由他编排的戏剧。

    牧Heavenly Saint 族为何会沦落到这般境地,自然是因为他的plot against 。

    “也该快要落幕了吧。”

    Jun Xiaoyao 心底muttered 。

    bang !

    大战到达到了最为激烈的程度。

    随着各方influence 的加入,牧Heavenly Saint 族基本上是在困兽犹斗。

    太虚Saint Race 也并不介意其他influence 的介入。

    因为光靠他们自己,也会损失许多。

    而且太虚Saint Race 也知道,其他Saint Race ,impossible 坐视太虚Saint Race ,吞下整个Heavenly Origin 域。

    所以这块肥肉,注定是要让众人去瓜分。

    不过太虚Saint Race 无所谓,他们只要得到最大的一块肥肉就够了。

    眼下,战场无比血腥。

    绚烂的光华冲击星宇,aura 澎湃,喊杀之声震天。

    “杀!”

    牧Heavenly Saint 族的Great Emperor 都出关了,在浴血搏杀。

    连太虚王都出手了,情况可谓惨烈之际。

    虽然其他influence ,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但牧Heavenly Saint 族拼死反抗,爆发出的力量也是极强的。

    光是这一战,就不知会陨落多少玄黄宇宙的powerhouse 。

    可谓是削弱了玄黄宇宙五Great Saint 族的一分battle strength 。

    这也是Jun Xiaoyao 的目的之一。

    五Great Saint 族内耗,得利的只会是界外Imperial Clan 。

    月神Saint Race 这边,伊沧月似乎是为了向Jun Xiaoyao 证明,她不会在乎牧玄。

    此刻也是出手,加入了战场。

    而Jun Xiaoyao ,看着那several millions 生灵的陨落,表情淡漠无比。

    这个World ,就是如此残酷。

    五Great Saint 族若不损失,那将来损失的就是云氏Imperial Clan 等influence 。

    Jun Xiaoyao 也是为了云氏Imperial Clan 的霸业。

    毕竟他许下过承诺,要把云氏Imperial Clan ,推向界海最强霸主的宝座。

    虽然现在,云氏Imperial Clan 在界海,已经是highest 的霸主家族了。

    “差不多了,就让烟花绽放吧……”

    Jun Xiaoyao 抬起手,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顿时!

    砰!砰!砰!砰!砰!

    一位位牧Heavenly Saint 族的clansman ,身躯忽然爆炸开来!

    不论是Saint ,Great Saint ,还是Supreme ,Heavenly Venerable 。

    只要是cultivation 过种Demon 心经的牧Heavenly Saint 族clansman ,身躯皆是炸开!

    饶是更加强大的造Divine Transformation 尊,Primal Chaos 道尊等等,也是身躯布满裂纹,鲜血爆溅。

    而Quasi Emperor 级powerhouse ,同样受到很大的影响,within the body 道则破碎。

    虽然不至于像通圣ninth rank ,Supreme 七境的powerhouse 那样,直接炸裂身陨。

    但也瞬间遭到了创伤。

    甚至……

    连那几位如同耀阳一般的牧Heavenly Saint 族Great Emperor ,都是受到了影响。

    身为Great Emperor 级powerhouse ,他们自然impossible 像那些cultivator 一样,身躯炸裂。

    Jun Xiaoyao 现在,还不至于heaven defying 到能直接利用种Demon 心经灭杀Great Emperor 。

    毕竟Great Emperor 都是证道的存在,证得了属于自己的道,impossible 轻易因种Demon 心经而陨落。

    但即便如此,他们也是受到了影响。

    帝躯在震荡。

    最要命的是,现在还处于大战之中。

    对于Great Emperor 而言,哪怕只是一瞬间的影响,都很致命。

    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就是这个道理。

    “怎么回事,难道……”

    牧Heavenly Saint 族的Great Emperor ,神情一震。

    “呵,看来你们实力提升,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太虚王sneered ,抬掌镇压而去。

    而战局中央。

    看到那一位位身躯爆碎,或受重创的牧Heavenly Saint 族clansman 。

    牧玄脑子忽然一片空白。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为什么他的clansman 会突然陨落?

    还不待他多想什么。

    云璎珞直接上前道:“愣着做什么,先离去。”

    “可是,Master ……”

    牧玄到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你是牧Heavenly Saint 族的希望,只要你还在,牧Heavenly Saint 族就依然有崛起的可能。”

    云璎珞道。

    牧玄双眸血红,clenched the teeth ,也是准备离去。

    7017k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