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ing the Sacred Body of the Ancients from the Get-go Chapter 1986

当这话传出时,全场都是陷入了一片寂静。

许多Heaven’s Chosen 仿佛石化了一般,有些呆滞和懵逼。

而后反应过来,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眼中噙着浓浓的look of shock 。

“我没听错吧,六等功勋?”

“这也太过夸张!”

“之前向我们介绍三皇壁垒情况的那位统领,好像就是得过六等功勋。”

“那也就是说,云氏Young Master 现在都可以当镇界军统领了?”

“我的天啊……”

无数惊叹的语气响起。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Jun Xiaoyao 最擅长的,就是创造震撼和奇迹。

但亲眼所见,感受又不一样了。

“不愧是Young Master ……”

云玄虚也是叹笑一声。

他和夏侯神藏等Imperial Clan 年轻王者的表现,已经算是惊艳了。

而Jun Xiaoyao 却依然要横压他们一头。

夏侯神藏,表情也是有些绷不住了。

之前,他还觉得,七十二squad ,能保存的这么完整。

是不是因为,Jun Xiaoyao 和他们,后来躲藏在了哪里。

现在看来,的确是他想多了。

躲在一个地方,能得到六等功勋吗。

而且这功勋,是通过功勋令牌记录,然后由Heaven and Earth 宝鉴评鉴的。

所以也是impossible 出现什么纰漏和错误。

“不愧是云氏Young Master ……”

在场几位宿老也是感叹连连。

初次来到三皇壁垒,就立下了六等功勋,这着实有些惊艳了。

所谓tiger father will not beget a dog son ,就是如此。

而那紫滕,表情有些不太自然。

他受紫焱妖少指使,将Jun Xiaoyao 分配到最炮灰的队伍里,想试探一下他的能耐。

现在,试探出来了。

结果却令八方震颤。

反而助长了Jun Xiaoyao 的声威。

估计那紫焱妖少心里也在打鼓,可能有些把握不住局面。

这时,Jun Xiaoyao 忽然道:“对了,诸位Senior ,Junior 还有一个发现,可能对战局有一定影响。”

说着,Jun Xiaoyao 拿出一样东西。

正是他得到的那颗森白骨珠。

Jun Xiaoyao ,以Magic Power 隔绝了森白骨珠的aura 。

不然的话,其中的诡异aura ,怕是会蔓延开来。

“这……”

当看到Jun Xiaoyao 所拿出的森白骨珠时。

那几位宿老,皆是眼眸瞪大,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黑暗ancient artifact !”

几位宿老忍不住异口同声震撼道。

“黑暗ancient artifact ?”

Jun Xiaoyao 露出疑惑。

他对无人区的一些情况,的确不算了解。

他所带回来的这件东西,貌似有些来头?

一位宿老急不可耐上前,接过森白骨珠,仔细端详着。

“不对,并非是真的黑暗ancient artifact ,只是拥有一部分黑暗ancient artifact 诡异的aura 和威能。”

“或许是通过黑暗ancient artifact 的力量凝结出来的存在。”

几位宿老呼吸都是有些急促。

这森白骨珠,虽然不是真正的黑暗ancient artifact ,但却也极有研究价值。

“云氏Young Master ,你是从哪里得到此物的?”

一位宿老looked towards Jun Xiaoyao 。

Jun Xiaoyao 也是简单的把情况告诉了他们。

听完后,几位宿老再度took a deep breath 。

Jun Xiaoyao ,竟然alone 做了那么危险的事情。

而周围的Heaven’s Chosen 听完后,早就傻眼了。

怎么感觉Jun Xiaoyao 做的事情,已经超出历练的范畴了?

“诸位Senior ,这所谓的黑暗ancient artifact ,究竟是什么东西?”

Jun Xiaoyao 诚心请教道。

一位宿老took a deep breath ,语气带着凝肃道。

“所谓黑暗ancient artifact ,便是黑祸族群所供奉的Saint Artifact ,传闻和黑祸的源头有关。”

“这东西因果来头甚大。

“这枚骨珠,虽然不是真正的黑暗ancient artifact ,但应该是以黑暗ancient artifact 的力量所凝结出来的。”

“也有很大的研究和参考价值。”

可以说,Jun Xiaoyao 带回的这颗森白骨珠,是立下了大功。

就在这时,Jun Xiaoyao 的功勋令牌再度一颤,有璀璨的光华绽放。

“Grade Five 功勋,这的确合情合理。”

一位宿老见状,slightly nodded 道。

Heaven and Earth 宝鉴还是很公平的。

Jun Xiaoyao 所带回来的东西,的确很有价值。

“嘶,Grade Five 功勋?”

“Damn ,这是要heaven defying 啊!”

“以云逍Young Master 的功勋,随便当个统领不是洒洒水吗。”

在场Heaven’s Chosen 咋舌。

如果说六等功勋,已经足够让人惊叹。

那Grade Five 功勋,已经是让人不得不服。

连夏侯神藏都沉默了,无话可说。

另一边,皇甫Imperial Clan 的皇甫静,也是jade hand 掩着小嘴,beautiful eyes 中带着惊讶。

Grade Five 功勋,这是一些镇界军老统领都达不到的水平啊。

更别说Jun Xiaoyao 是初次到来的新人了。

她扪心自问,若是她的那位表兄来此,能得到Grade Five 功勋吗?

皇甫静不知道。

“Grade Five 功勋……”

便是那紫滕,expressions all 是在发颤。

他忽然觉得,紫焱妖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招惹了这样一尊大神。

一位宿老对Jun Xiaoyao 道:“云逍Young Master ,你可是立下了大功劳。”

“不过接下来,我们这些糟old fogey 还要研究一下这骨珠。”

Jun Xiaoyao 微nodded with a smile 。

这几位宿老就要离去。

那紫滕,也想跟着默默离开。

然而Jun Xiaoyao ,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next moment ,他突然出手,Law Power 交织,化为giant palm ,直接是镇压向那紫滕。

这一幕太突如其来,所有人都没有料到。

甚至紫滕都没有料到。

bang!

紫滕直接是被一巴掌拍在了地上,吐出大a mouthful of blood ,骨头都不知道碎了多少根。

虽然他是紫焱Qilin 族的Elder ,cultivation base 也在浑沌道尊之境。

但现在,Primal Chaos 道尊对Jun Xiaoyao 来说,又算什么?

他自是能轻易镇压。

“云氏Young Master ,你做什么,这里可是三皇壁垒,禁止内斗!”

紫滕大声shouted ,同时拼命挣扎。

但就是挣脱不了Jun Xiaoyao 的镇压。

Jun Xiaoyao 直接一脚踩在紫滕的脑袋上,将其踩进土里。

但并没有直接杀他。

“本Young Master 做什么,你难Dao Heart 里不清楚吗?”

“惹了我,就得有这种心理准备。”

Jun Xiaoyao 做这些事情时,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微笑。

但这样,反而让人更加惧怕。

陆星灵看着,也是有些意外。

Jun Xiaoyao 对待他们,无比温和,平易近人。

但对招惹他的人,却宛如微笑的恶Demon 。

但陆星灵并不反感,恩仇分明,才是英雄本色。

7017k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