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ing the Sacred Body of the Ancients from the Get-go Chapter 1987

    “云氏Young Master ,old man 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

    紫滕一面挣扎,一面大声道。

    他堂堂紫焱Qilin 族的Elder 。

    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被Jun Xiaoyao 踩着头,碾进土里。

    这老脸算是丢光了。

    “没关系,你不知道,有人知道。”

    “如果直接废了你,或是杀了你这位紫焱Qilin 族的Elder 。”

    “你背后的人会不会出来呢?”

    Jun Xiaoyao 语气带着一抹玩味之意。

    听到这里,在场一些Heaven’s Chosen 也是恍然。

    他们知道,之前紫滕,将Jun Xiaoyao 分配到炮灰squad ,明显是不合理,肯定有暗箱操作。

    但那时,Jun Xiaoyao 并没有介意,更没有反驳什么。

    众人还以为,Jun Xiaoyao 是不想在三皇壁垒多生事端。

    现在看来,原来是秋后算账啊。

    听到Jun Xiaoyao 那淡漠的语气和威胁,紫滕心头一凉。

    他只能对着几位宿老求救道。

    “诸位,这里是三皇壁垒,禁止内斗,你们要阻止他!”

    然而。

    这几位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最后都很识趣的选择了默不作声。

    先不说Jun Xiaoyao 立下了不小的功勋。

    光是他天涯Great Emperor 之子的身份,就让人不敢动他。

    规矩?

    没错,三皇壁垒内,是有禁止内斗的规矩。

    违背者,将会受到严重的处罚。

    但规矩,

也是由人定的。

    Jun Xiaoyao ,可是守关人的直系后代。

    虽然天涯Great Emperor ,并不是Eastern Ridge Pass 的守关人。

    但只要是守关人的子嗣,在三皇壁垒内,显然都会有与众不同的待遇。

    这是无法免俗的事情。

    所以眼下,几位宿老,simultaneously 选择了沉默。

    这些事,他们不掺和。

    看到几位宿老沉默,紫滕的心也是一坠。

    现在能救他的,也就只有那位了。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轻笑之声忽然响起。

    “不愧是传说中的云氏Young Master ,行事风格果然overbearing 。”

    “不过,这件事你可算是误会了,紫Elder Teng 他,只是秉公办事而已。”

    随着这声音传出,一男一女两道silhouette 出现。

    男子头长Purple Gold Qilin 角,showing off talent ,气度out of the ordinary 。

    女子一身红裙,有种如水媚意,背后狐尾微微摇晃,魅惑万分。

    正是Monster Race 四少中的紫焱妖少和纯狐demoness 。

    看到these two people 现身,在场镇界军cultivator 皆是心神一凛。

    Monster Race 四少,在Eastern Ridge Pass ,那可是土霸王般的存在。

    先不说他们背后,都各自有lineage 强great cauldron 盛的Monster Race 。

    光是他们雪月Monster Emperor honorary disciple 的身份,就让人不敢冒犯。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Monster Race 四少中的金眼妖少,能肆无忌惮地报复陆星灵的father 。

    因为没人敢阻止。

    至于雪月Monster Emperor ,更是几乎从未现身过。

    守关人,乃是震慑的存在,并不会日常管理关隘。

    他们唯一的作用,就是强大的威慑力,以及盯着黑祸中的powerful existence 。

    这些琐事,显然是传不到守关人那里的。

    守关人也不会在乎这些小事。

    也正是因此,才导致Monster Race 四少,在Eastern Ridge Pass tyrannically abuse power ,扯虎皮拉大旗。

    “秉公办事?

    好一个秉公办事。”

    Jun Xiaoyao 打量了一眼紫焱妖少。

    不得不说,他aura 不弱。

    但在Jun Xiaoyao 眼中,也就那样。

    “云逍Young Master ,虽然你立下了Grade Five 功勋,令人惊叹。”

    “但这里是三皇壁垒,凡事都要讲个规矩和道理。”

    “你有证据,证明紫Elder Teng 暗箱操作吗?”

    紫焱妖少道。

    说真的,这次试探,出乎了紫焱妖少的预料。

    Jun Xiaoyao ,比他想象中的,要猛太多了。

    竟然立下了Grade Five 功勋。

    加上那展现出的恐怖实力,连Primal Chaos 道尊都可轻易镇压。

    紫焱妖少也有一丝后悔,自己不该为红尘帝子试探,冒然出头。

    但现在,后悔也无用。

    他只能尽量推脱责任,想major event 化小,小事化了。

    一旁,纯狐demoness 只是淡淡看着,并没有说什么。

    她可不想掺和进来。

    听到紫焱妖少的话。

    Jun Xiaoyao 笑了。

    那不是愤怒的笑,而是觉得很可笑。

    next moment ,Jun Xiaoyao 脚掌踏下。

    pu!

    紫滕身躯直接被震碎,Primordial Spirit 都是无法逃脱,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

    “这……”

    全场傻眼,一片死寂!

    Jun Xiaoyao ,竟然直接在三皇壁垒内,杀了紫焱Qilin 族的Elder !

    这简直regardless of the law and of natural morality !

    “云逍,你……!”

    紫焱妖少先是愣住,而后一股怒意,如同火山一般喷涌。

    Jun Xiaoyao ,竟然当着他的面,杀他族中Elder 。

    而且是在三皇壁垒内!

    正所谓even a powerful dragon cannot repress a local snake 。

    Jun Xiaoyao 虽身份高贵。

    但他们Monster Race 四少,在Eastern Ridge Pass 地位也不差。

    Jun Xiaoyao ,等于是在他们的地盘上,踩在他们头顶。

    “证据?

    抱歉,本Young Master 做事,从来不讲求证据。”

    “敢对我耍心机,就是这个下场。”

    Jun Xiaoyao 衣袖一拂,语气淡然,却overbearing 无边。

    证据?

    Jun Xiaoyao 可没那个闲工夫,给紫焱妖少找什么证据。

    我认定谁plot against 了我,谁就得死!

    看到Jun Xiaoyao 那无所忌惮的模样,紫焱妖少眼中,都像是要喷薄出火焰。

    Jun Xiaoyao 态度,就好像在说。

    人,我杀了,你能拿我如何?

    “来人,云氏Young Master 云逍,在Eastern Ridge Pass 内杀人,将其关入地牢之中!”

    紫焱妖少脾气也是上来了。

    他好歹也是Eastern Ridge Pass 的local tyrant ,Jun Xiaoyao 这打脸也未免打得太狠了。

    他不就是试探了一下而已吗?

    但要知道,这是因为Jun Xiaoyao 够强,才安然无恙。

    如果换做一位Heaven’s Chosen ,陨落了呢?

    紫焱妖少会愧疚吗?

    显然不会!

    他会像无事人一样,装作不知道!

    在Jun Xiaoyao 眼中,紫焱妖少等Monster Race 四少,就是扯虎皮拉大旗的纨绔二世祖。

    还谋害了陆星灵的father ,又坏又shameless 。

    听到紫焱妖少的话,在场镇界军统领,皆是表情一愣。

    Jun Xiaoyao 则冷漠一声道。

    “谁敢?”

    两个字,镇住全场!

    在场一片死寂!

    别说镇界军了。

    就连闻风赶来的Law Enforcement Team ,都是一脸懵逼。

    然后在心里暗骂紫焱妖少。

    normally 里呈呈威风,tyrannically abuse power 也就罢了。

    现在竟然连云氏Young Master 都敢惹。

    他可是守关人天涯Great Emperor 的亲子嗣。

    哪怕是雪月Monster Emperor 亲身降临,也不一定能随意处置Jun Xiaoyao 。

    得给他爹一个面子。

    让他们Law Enforcement Team 把Jun Xiaoyao 抓去地牢?

    这不是要他们去送死吗?

    Law Enforcement Team 的人也不傻,一个个都是眼观鼻,鼻观心。

    紫焱妖少再度愣住了。

    在他的地盘,他竟然调不动Law Enforcement Team 的人?

    而这时,Jun Xiaoyao 带着淡漠的笑。

    “看来你的话似乎不管用了。”

    “现在,该我来算这笔账了。”

    Jun Xiaoyao 探手之间,对着紫焱妖少镇压而去!

    7017k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