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ing the Sacred Body of the Ancients from the Get-go Chapter 1990

第1990章 金眼妖少到来,陆星灵的恨,声张正义

三皇壁垒,Eastern Ridge Pass ,the past few days ,无比热闹。

第一原因,自然是Jun Xiaoyao 这个初到三皇壁垒的新人,立下了Grade Five 功勋。

别说在Eastern Ridge Pass ,即便放眼九大关,都可以说是创造了史无前例的记录。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自然就是那被镇压的如同死狗一般的紫焱妖少。

在Eastern Ridge Pass ,Monster Race 四少横行overbearing 。

曾经,也有一些镇界军cultivator ,不小心惹到了紫焱妖少,被整的很惨。

所以现在,看到紫焱妖少憋屈吃瘪。

一些镇界军cultivator 心中,反倒在嘲讽窃喜,暗骂其活该,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

不过这种情况,也没有维持太久。

因为没过几天,虚空之中,有风雷震颤,波动弥漫。

所有人心头都是一凛。

果不其然,Monster Race 四少中的另外两位也来了。

特别是那金眼妖少,号称Monster Race 四少中battle strength 第一,运使thunderbolt 之力,刚猛overbearing 。

他们也都知道,虽然Monster Race 四少,关系并不算太过紧密。

但毕竟顶着同一个名头。

紫焱妖少如此狼狈,他们也颜面无光。

“来了吗?”

一直盘坐在虚空中,闭目调息打坐的Jun Xiaoyao ,缓缓睁开双眸。

神色淡淡。

而一边。

陆星灵忽然攥紧了jade hand 。

那即便是面对恐怖丧妖大潮,都face doesn’t change 的玉脸。

却因为那人的到来,而产生了变幻。

眼底深处,有恨意,也有不甘。

如果没有金眼妖少,或许现在,她依然会跟着她的father ,一起上阵杀敌。

但金眼妖少,不仅谋害了她的father 。

甚至连她,都是一直被打压,游走在生死边缘,过着all black, no daylight 的日子。

陆星灵,从来也没有放弃过,为father 报仇的想法。

但是。

在Eastern Ridge Pass ,金眼妖少的权势太大了。

足以让人绝望。

而现在,陆星灵也并不知道。

Jun Xiaoyao 其实是要替她出头的。

“云氏Young Master ,久仰大名。”

一位golden 华服男子,渡空而来。

发丝灿烂如金,甚至隐约有雷弧迸射。

一双眼瞳也像是镀上了一层金,显得气度out of the ordinary 。

正是Monster Race 四少之一,金眼妖少。

在他身边,还有一位背身青绿双翼的绿发男子。

乃是Monster Race 四少之一的玄羽妖少。

而纯狐demoness 也现身了,不过并没有和他们两人站在一起,倒像是一个旁观者。

看到金眼妖少现身,陆星灵lovable body 更有一丝颤抖。

眼眸中的那种恨意,难以遮掩。

不过,她还是强行忍下来了。

因为她现在,还是Eastern Ridge Pass 的镇界军cultivator 。

如果对金眼妖少出手。

不仅是她会出问题。

甚至就连她麾下的瞎眼老cultivator ,独臂cultivator and the others ,都会跟着倒霉。

她可以不在乎自己。

但不能不在乎自己的队员。

Jun Xiaoyao ,淡淡看了一眼金眼妖少,道。

“看来,你们是为紫焱妖少而来。”

金眼妖少smiled and said :“Young Master 既然知道,那我也就不遮遮掩掩了。”

“紫焱妖少他惹了Young Master ,的确不理智。”

“但不论怎样,Young Master 你毕竟安然无恙,而他也受到了惩罚。”

“不如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了他如何?”

金眼妖少speaks in a gentle tone 道。

看到如此脾性的金眼妖少,在场的镇界军都是有些傻眼。

这还是那个横行overbearing 的金眼妖少吗?

不过想想也是。

面对云氏Young Master ,有几人能overbearing 起来?

“你的面子,

值几个钱?”

Jun Xiaoyao 语气很淡漠。

“云逍Young Master ,你……”

金眼妖少眼眸一沉。

他自问,他已经足够得体了,并不想得罪Jun Xiaoyao 。

但Jun Xiaoyao 这话,却是等于当众打他的脸。

“而且,像你这种名声恶劣的人,有什么资格,让本Young Master 给你面子?”

Jun Xiaoyao 道。

金眼妖少一愣,脸色更加难看。

而后,他目光无意中,看到了站在Jun Xiaoyao 后方的一道倩影。

“是她……”

金眼妖少目光一顿。

虽然他已经快要遗忘了,不过现在又想起来了。

那位女子,不是曾经,顶撞过他的那位统领的女儿吗?

后来,他不过是动用了一些小小的手段,便是让那统领身陨。

而因为他的女儿,貌似有战Array Master innate talent 。

所以金眼妖少,也是故意安排,让其带领炮灰squad ,一直让人去打压她,无法让她崛起。

过了这么长时间,金眼妖少都要把这件事给忘了。

而现在,看到那陆星灵,金眼妖少何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陆星灵,竟然和Jun Xiaoyao 搭上了关系!

“难道,他是故意的……”

金眼妖少背后有冷汗浮现。

而后眼底闪过一抹angry look 。

他也不傻,知道应该是Jun Xiaoyao ,看上了陆星灵的战Array Master innate talent 。

然后打听到了她的过往,知道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该死,早知道那个时候就应该想办法解决她……”

金眼妖少心底暗骂。

不过他那时又怎么知道,Jun Xiaoyao 会来Eastern Ridge Pass 历练。

而即便来了,和陆星灵那种炮灰squad 搭上关系的概率也是很小。

只能说,紫焱妖少这一手安排。

不仅坑了自己,也间接坑了金眼妖少。

看到金眼妖少的神情,Jun Xiaoyao 就知道, 他明白了。

当下,Jun Xiaoyao 也不装了,直接道。

“金眼妖少,先别说紫焱妖少的事情,你曾经做过的事情,应该自己也清楚。”

“坑害忠良,陷害镇界军统领,还打压拥有战Array Master innate talent 的陆星灵。”

“本Young Master 就问,这符合三皇壁垒的规矩吗?”

Jun Xiaoyao 的话,振聋发聩。

在场一些镇界军,甚至Law Enforcement Team 的人,都是有些羞惭地低下了头。

没错。

金眼妖少的所作所为,其实众人心里都明白。

但碍于他的身份,没人敢多管闲事。

所以陆星灵,也只能自己吞下这苦果。

而现在,过了这么久,Jun Xiaoyao 的到来,终于是要替她讨回公道。

“Young Master Sir ……”

陆星灵此刻,眼眸颤抖,忍不住泛红。

她已经是个极为坚强的女子了。

但此刻,还是忍不住眼圈slightly red 。

她在为她那冤死的father 落泪。

也因Jun Xiaoyao 的作为,而感动。

他,在替自己声张正义!

也只有他,有这个能力和资格!

“云逍Young Master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想必是你被这slut 的一面之词误会了。”

“另外,身为雪月Monster Emperor 的honorary disciple ,我岂会做出这种事情。”

金眼妖少said solemnly 。

他已经开始搬出雪月Monster Emperor ,扯虎皮拉大旗了。

Jun Xiaoyao hearing this ,sneered 。

“你还有脸搬出雪月Monster Emperor 。”

“我想,若是雪月Monster Emperor 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也会snort disdainfully !”

喜欢Preliminary Registration Desolate Ancient Sacred Body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