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ing the Sacred Body of the Ancients from the Get-go Chapter 1992

    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Jun Xiaoyao 竟然真的动手了。

    即便在场众人,也只是认为,Jun Xiaoyao 是想教训一下金眼妖少而已。

    也压根didn’t expect ,他竟然真的会下死手。

    金眼妖少自己,则更是不敢相信。

    他的身份,不说有多高贵,但好歹也能和雪月Monster Emperor 牵扯到一点关系。

    虽然他们Monster Race 四少honorary disciple 的身份,是背后Heavenly Demon 宇宙四脉Monster Race 鼎力推荐,雪月Monster Emperor 才随口答应的。

    只是一个虚名而已。

    雪月Monster Emperor simply 没有教导过他们什么,更没有把他们当做是Disciple 。

    但即便如此,有了这层名头,Monster Race 四少也足以横行无忌,地位提升了不少。

    但现在,谁能想到,Jun Xiaoyao 竟然真的不顾忌这层名头,直接下死手。

    听到金眼妖少惊骇的话语,Jun Xiaoyao 面容indifferently said 。

    “我杀你,你有意见?”

    金眼妖少Primordial Spirit 愣住。

    他能没意见吗?

    但next moment ,他已经无法再思考了。

    金眼妖少的Primordial Spirit ,仿佛踏上了一座魂桥。

    那是前往彼岸的Road of No Return 。

    金眼妖少的Primordial Spirit ,一点点的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

    看到这里,在场一片死寂。

    便是那些镇界军,都不敢去阻止Jun Xiaoyao 。

    Jun Xiaoyao 要动手,谁敢拦阻?

    “这……”

    一边,受到重创的玄羽妖少看到这里,心胆俱寒,感觉喉头有一股寒气涌上。

    他at first 也认为,

Jun Xiaoyao 不过是想打他们的脸,教训一下他们。

    谁能想到,竟然来真的!

    纯狐demoness ,lovable body 亦是slightly trembled 。

    金眼妖少可是他们Monster Race 四少中实力最强的存在啊。

    好在她没有掺和进来,不然的话,想必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面子这东西再重要,有性命重要吗?

    “你竟然真的敢下杀手?”

    那被禁仙第四封封住的紫焱妖少,也是愣住了,神情带着胆寒与惊颤。

    因为,他仿佛也看到了自己的结局!

    这一刻,紫焱妖少终于是没有了那种嚣张。

    真的后悔了。

    他错判了Jun Xiaoyao 的脾性。

    这位云氏Young Master ,真的是一个阎王般的狠角色!

    杀了金眼妖少后,Jun Xiaoyao 眼神淡淡,就像是踩死一只蝼蚁般,没有什么感觉。

    他又淡淡看了一眼玄羽妖少。

    玄羽妖少羽翼都炸起来了,他急忙跪在地上求饶道。

    “云氏Young Master ,我可没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就饶了我吧……”

    谁能想到,在Eastern Ridge Pass 横行无忌的妖少,此刻竟然跪下求饶。

    这一幕,太过荒谬,让人感觉极度不真实。

    Jun Xiaoyao ,淡淡收回目光。

    他杀金眼妖少,是因为陆星灵。

    虽说斩草要除根,但他觉得,以玄羽妖少这怯懦脾性,应该不敢再对他有甚么小动作。

    如果他真敢再有小动作,那就让他背后的族脉,和他一起下葬吧。

    Jun Xiaoyao 懒得管玄羽妖少,转而looked towards 陆星灵道。

    “星灵,我帮你的father 报仇了。”

    “虽然说是迟来的正义,但终归是让罪魁祸首偿命了。”

    众人hearing this ,这才恍然。

    原来,Jun Xiaoyao 是为了陆星灵,才斩杀金眼妖少的。

    不然的话,金眼妖少或许不一定会死。

    而此刻的陆星灵,眼中早已是忍不住有泪水落下。

    她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子,即便处境再如何艰难,她也不会哭泣。

    而现在,看到导致自己father 陨落的罪魁祸首终于是伏诛了。

    她百感交集,忍不住心中的情绪。

    Jun Xiaoyao 只是看着。

    陆星spiritual pressure 抑了这么久,也是该释放一下情绪了。

    看到那哭泣的陆星灵,在场一些镇界军cultivator ,都是有些羞惭,眼中有愧疚。

    他们何曾不知道,金眼妖少的所作所为。

    但是,却没有人声张正义。

    他们心中是有正义的,也很同情陆星灵,但却没有行动,更没有人敢去招惹金眼妖少。

    正义不被执行,那就和罪恶无异。

    所以,他们很惭愧。

    而且更重要的是,陆星灵自己,也是一直遭到打压,带领着炮灰squad ,游走在生死的边缘。

    而这一切,都因Jun Xiaoyao 的到来而改变了。

    一番情绪宣泄后,陆星灵止住哭泣。

    她looked towards Jun Xiaoyao 。

    像是要把他的silhouette 刻在心里。

    陆星灵命途多舛,最后,是面前这位white clothed 男子,把她从泥沼中拯救了出来,替她father 报了仇。

    这已经无关乎男女之情了,而是一种救赎。

    “我陆星灵,在此立下Heavenly Dao 誓言,愿意永世追随Young Master ,Heaven 入地,至死不渝。”

    “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陆星灵,以平缓的语气立下Heavenly Dao 誓言,带着刻入骨髓的坚定。

    Jun Xiaoyao 看着陆星灵,越看此女,越是欣赏。

    不仅在艰苦的历练中,开启了灵魂Heavenly Eye 。

    更拥有战Array Master innate talent 。

    而且最重要的是,gratitude and grudges are clear 。

    这样的人,只要你对她有恩,就不怕她会背叛。

    听到陆星灵的话,在场众人都是沉默。

    其实,换做他们,有一个如此救赎自己的人出现,估计也会做出相同的举动。

    这里,已经没有什么让陆星灵留恋的了。

    至于瞎眼老cultivator and the others ,也是上前道:“Captain 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

    整个七十二squad ,也是和陆星灵密不可分的。

    陆星灵看着Jun Xiaoyao ,心底有一丝紧张。

    她怕Jun Xiaoyao 不要她。

    Jun Xiaoyao 看着陆星灵,faintly smiled and said :“陆星灵,你愿意成为本Young Master 的追随者吗?”

    陆星灵hearing this ,眼中露出真挚和欣喜。

    “星灵愿意!”

    这是Jun Xiaoyao 在界海,收的first 追随者。

    之前,他并没有收追随者的打算。

    但陆星灵此女的性格还是打动了他。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她的灵魂Heavenly Eye 和战Array Master innate talent 。

    战Array Master ,在对抗黑祸中,能起到很大作用。

    Jun Xiaoyao 怀疑,之前轩辕Great Emperor 所建立的Human Sovereign 卫,之所以能在黑祸族群中大杀all directions 。

    估计也和战阵有关。

    所以,收下陆星灵,日后的作用会很大。

    现在的陆星灵,也根本不知道,在Jun Xiaoyao 的栽培之下。

    日后的她, 将会成长为何种角色。

    “好了,既然星灵你愿意追随我。”

    “那么,你和七十二squad ,也就不必待在Eastern Ridge Pass 了。”

    “等之后历练结束,我会把你们安排到我father 镇守的关隘,相信在那里,你们会得到重用。”

    Jun Xiaoyao 道。

    陆星灵hearing this ,眼中有欣喜。

    这Eastern Ridge Pass 对她而言,已经成为了一个伤心地。

    她也没有留恋。

    而若调到天涯Great Emperor 所镇守的关隘。

    以她Jun Xiaoyao 追随者的身份,一定会得到栽培和重视!

    7017k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