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ing the Sacred Body of the Ancients from the Get-go Chapter 1994

    Jun Xiaoyao 和红尘帝子,身份都不一般。

    全都是守关人的嫡系后代,在三皇壁垒,有着特殊地位。

    提起天涯Great Emperor ,红尘Great Emperor ,谁人不会露出尊崇与敬畏?

    而眼下,这两位的亲子嗣,竟然碰撞在了一起,产生了冲突。

    这就很让人意外了。

    同时也很好奇。

    这两位守关人后代,究竟会碰撞出何等火花?

    Jun Xiaoyao ,神情淡然。

    即便面对红尘帝子这and the others 物,他脸色依旧没太大变化。

    之前Jun Xiaoyao 就对李妃妍说过。

    他不在乎什么any cat or dog 。

    但如果真惹上门,他也不会在意,教他做人就行了。

    “本Young Master overbearing 吗?”

    “if others didn’t offend me ,i will not offend others ,让紫焱妖少来试探我,只能说this step 棋,你走错了。”

    Jun Xiaoyao 不以为意道。

    “哦?

    那我的追随者,因谁而死,还有我的女人。”

    “真要说,也是云逍Young Master 你先惹的我啊。”

    红尘帝子说道这里,目光落在了李妃妍身上。

    李妃妍面色slightly white 。

    她虽然是李氏Imperial Clan 贵女。

    但真的论及身份地位,她还是不如红尘帝子。

    Jun Xiaoyao 呵地一笑,带着一抹冷意。

    “你不说倒还好,你一说,本Young Master 真要跟你算算账。”

    “你那位追随者,想买通黑暗星海的Assassin Organization ,

对我暗中下杀手。”

    “这个责任,你担得起吗?”

    Jun Xiaoyao 语气冷漠,有killing intent 席卷弥漫。

    “这……”

    红尘帝子一愣。

    他之前,只是得到消息,他的那位追随者,因Jun Xiaoyao 而死。

    至于原因,好像是因为李妃妍的关系。

    但他也并没有深究,因为结果摆在这里。

    “那家伙,愚蠢……”

    红尘帝子眼角微微一抽,心底暗骂。

    他其实也知道,那位追随者,经常打着他的名号,横行无忌。

    他也没有在意,因为他有那个资本,让自己手下的人嚣张。

    但谁能想到,他会蠢到想要暗杀Jun Xiaoyao 。

    连红尘帝子will not 这样做啊。

    这是犯了大忌!

    但现在,红尘帝子自然不会承认。

    他道:“这个,我倒是不清楚。”

    Jun Xiaoyao 冷笑,继而道:“妃妍,他说你是他的女人,这是真的吗?”

    李妃妍hearing this ,看了红尘帝子一眼,咬唇道:“不是。”

    她现在,已经Jun Xiaoyao 的人了,自然知道该说什么。

    而且即便不是Jun Xiaoyao 的人,她也并没有答应红尘帝子成为他的女人。

    Jun Xiaoyao sneered 道:“你也看到了,李妃妍和你并没有什么关系。”

    “另外,你的追随者还得罪了我,虽然他death cannot wipe out the crimes ,但你这位主人是不是也该付一点责任?”

    红尘帝子都是听愣了。

    他这趟前来,是要和Jun Xiaoyao 算账的。

    但怎么感觉,是把脸送过来给Jun Xiaoyao 打?

    周围其余人,也是Divine Sense 交流。

    红尘帝子,不占理。

    红尘帝子倒也有些心机,没有在这件事上纠结,而是转移话题道。

    “不论如何,现在,至少你得先把紫焱妖少放了,其余的事情可以再谈。”

    红尘帝子,也只是想试探一下Jun Xiaoyao ,并不想现在就和他打生打死。

    Jun Xiaoyao 见状,faintly smiled 。

    然后啪的一巴掌盖压而下。

    pu!

    紫焱妖少,被拍成了渣渣,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

    “好了,你想谈什么?”

    Jun Xiaoyao 笑的温和得体。

    红尘帝子愣了。

    全场所有人都是愣了。

    很多镇界军,心里都是叹服无比,想说一声,牛批!

    拍死Monster Race 四少,像拍苍蝇。

    而且还fiercely 打了红尘帝子的脸。

    如此嚣张overbearing 的人,在界海不多见,Jun Xiaoyao 是一个。

    估计也是惟one after another 个。

    他真是不怕得罪任何人啊!

    “云逍,你……”

    红尘帝子都是有些肝疼。

    他不是心疼紫焱妖少的命。

    这种gang of scoundrels ,死了就死了,他还有不少。

    主要是,Jun Xiaoyao 这是明晃晃地抽他巴掌啊。

    根本不给一点脸面!

    红尘帝子周身,aura 鼓动,有红尘aura 在弥漫。

    一些稍微靠的近一些的人,甚至感觉,眼前仿佛出现了幻觉,像是堕入了10,000 zhang 红尘之中。

    一些人猛然惊醒,心有余悸。

    红尘帝子,cultivation 有其father 证道的红尘颠倒大梦Emperor Scripture ,手段非凡。

    而Jun Xiaoyao ,神色不动。

    红尘帝子的手段,或许有些奇异。

    但对Jun Xiaoyao 这种拥有invincible Dao Heart ,连Heavenly Dao 誓言都无法影响他的人来说。

    他的那种手段,红尘之道,对Jun Xiaoyao It shouldn’t be 有太大的作用。

    察觉到Jun Xiaoyao 那清明的眼神和deep and unmeasurable 的气机。

    纵使是红尘帝子这位老牌破禁级Heaven’s Chosen ,也是没有把握。

    他倒也是个人物,将心底的郁气按压下来。

    “云逍,如今黑祸异动,你我皆为守关人子嗣。”

    “若是在这三皇壁垒打生打死,那也不好看,少不得让人非议。”

    “不如,我们换一种方式较量?”

    红尘帝子心里有了想法。

    “你怕了?”

    Jun Xiaoyao 单刀直入,点破道。

    红尘帝子眼角再度抽搐。

    这脸打得还不够吗?

    还要把脸皮扒开来,再打一次?

    “你就说,敢不敢比?”

    红尘帝子took a deep breath 。

    以他的心态,都是产生了波动。

    这Jun Xiaoyao ,太会搞人心态了。

    “说吧。”

    Jun Xiaoyao 也懒得再打脸了,没意思。

    最好能让红尘帝子,感觉到深深的恶意和痛楚。

    这样才能教他做人,知道who 可以惹,who 不能惹。

    “不如就比一比功勋?”

    红尘帝子道。

    “功勋?”

    Jun Xiaoyao 眸light flashed 。

    “比功勋,之前云逍Young Master 才把他所得到的所有功勋,都分给了七十二squad 的人。”

    “这比功勋,未免也太劣势了吧。”

    “没错啊,我听说红尘帝子的功勋,可是不少……”

    听到这里,在场众人都是忍不住议论起来。

    红尘帝子这种较量,未免有些欺负人了。

    Jun Xiaoyao 可是第一次来到三皇壁垒的新人,在丧妖大潮得到的功勋也全都送出去了。

    根本是两袖清风。

    听到一些议论,红尘帝子眼中更是带着一抹深邃。

    Jun Xiaoyao 把功勋都献出去了,这样对他更加有利。

    不过唯一不确定的地方就是,这种明显劣势的局面,Jun Xiaoyao 不答应也很正常。

    所以红尘帝子想着,该如何下套,让Jun Xiaoyao 同意比试。

    “比功勋,那赌注呢?”

    Jun Xiaoyao 眸光也是变幻,心中有了一些想法。

    和他比心机,红尘帝子也不够看啊。

    this time 较量,到底是谁给谁下套呢?

    7017k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