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ing the Sacred Body of the Ancients from the Get-go Chapter 1999

    虚空中,黑雾滔天,旱魃骨杖森然而立。

    那位魃族Great Emperor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你们放心,黑祸倾覆界海的时间已经不算遥远了。”

    “不过在此之前,我族的一些little fellow 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想要饱饮界海生灵的鲜血。”

    “他们也想知道,界海的年轻后辈,究竟有how many catties and how many taels 。”

    “所以,你们界海后辈如果有胆识的话,可以与我族后辈搏杀。”

    魃族Great Emperor 话音落下。

    三皇壁垒这边,所有人立刻就明白了。

    魃族不是要发动总攻,而是要进行年轻Heaven’s Chosen 战。

    就和界海这边,会派出Heaven’s Chosen 来三皇壁垒历练一下。

    魃族那边的年轻一辈,同样想要历练,和界海Heaven’s Chosen 搏杀。

    而听到这里,Jun Xiaoyao 眼中露出一抹深意。

    说是年轻一辈Heaven’s Chosen 战,但估计八成是针对他的。

    就是不知道,会拿什么方法来对付他。

    要知道,一般的魃族Heaven’s Chosen ,即便是王脉Heaven’s Chosen ,在Jun Xiaoyao 面前,都远远不够看。

    所以,魃族若想要针对他,估计得派出一些重量级人物。

    甚至,可能有更despicable means 。

    但Jun Xiaoyao 不在乎,绝对的实力带给他绝对的自信。

    而city wall 上,一位宿老coldly snorted and said 。

    “hmph ,你们魃族向来诡计多端,谁知道你们安的什么心思。”

    “或许是有什么阴谋也不一定。”

    三皇壁垒这边的宿老,也都是Old Fox ,不会那么轻易相信魃族的话。

    魃族Great Emperor 沉吟片刻,

然后looked towards 万妖图和旱魃骨杖碰撞的中心。

    那里Primal Chaos 气流转,虚空涤荡,隐约manifest 出了一个破碎的微尘World 。

    一些highest 的兵器,动辄就有造化World 生灭之能。

    “既然你们害怕我族会对你们不利。”

    “那不如就把地点选在这里。”

    魃族Great Emperor 指向那个微尘World 。

    “这……”

    界海这边,一些宿老都是一愣。

    他们之前就担心,这是魃族的阴谋。

    会将他们这一方的Heaven’s Chosen ,引入某一处地方,然后动用特殊手段灭杀。

    但是现在。

    那个破碎的微尘World ,乃是万妖图和旱魃骨杖,临时碰撞所产生的World 。

    自然impossible 提前布局下套。

    “你们若还担心,那可以让旱魃骨杖释放特殊压制,只有Supreme 七境的cultivator 可以进入。”

    “当然,如果不放心,你们那边还有万妖图,同样可以做到。”

    魃族Great Emperor 道。

    听到这里,哪怕是一些宿老,也是沉吟。

    这样看来,魃族的确不打算使用甚么卑鄙手段。

    毕竟他们这边,也有万妖图镇场子。

    如果魃族真有什么小动作,有万妖图在,也能有一份保障。

    看到三皇壁垒这边沉吟。

    魃族Great Emperor sneered 道。

    “怎么,还不敢吗,如果想做coward ,那也没关系,只不过令人失望罢了。”

    听到这话,city wall 上的一些Heaven’s Chosen ,立刻炸锅了。

    “他奶奶的,这是有多看不起人!”

    “是啊,魃族Heaven’s Chosen 又如何,真以为我们没胆子上吗?”

    “比比就比比,谁退后谁孬种!”

    一些Heaven’s Chosen 气不打一出来,竟然如此被魃族轻视。

    反倒是那些Imperial Clan Heaven’s Chosen ,Three Sects 精英,都在沉吟。

    他们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或许魃族真的会派出重量级的youngster 物。

    那可绝不好对付。

    看到没有Heaven’s Chosen 站出来。

    那些宿老,也是神色不定。

    他们可没有权力让这些Heaven’s Chosen 去进行life and death battle 。

    毕竟这些Heaven’s Chosen 背后,都是有来历和背景的。

    而就在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忽然响起。

    “魃族,你们倒是想多了。”

    “你们要战,那便战,本Young Master 第一个奉陪!”

    Jun Xiaoyao 站出来了,长身玉立,white clothed 翩翩,以平淡的话语,说出振聋发聩的话。

    哗!

    三皇壁垒这边,顿时激起喧哗。

    “不愧是云氏Young Master ,敢为人先!”

    “就问,还有谁,有云逍Young Master 这般胆识和魄力!”

    “云逍Young Master ,永远的神!”

    一些Heaven’s Chosen 在欢呼,也带着激动与振奋。

    魃族降临,想要打压他们。

    结果Jun Xiaoyao 出声,士气立刻就高涨起来了。

    这就是Jun Xiaoyao 如今在界海的声望!

    年轻一辈中,仅此一人!

    魃族的Great Emperor ,looked towards Jun Xiaoyao ,眸光深邃,眼底带着一抹冷意。

    在魃族这边,Jun Xiaoyao 被评价为,将来对黑祸族群威胁最大的Heaven’s Chosen 之一。

    “既然如此,那一月之后,Heaven’s Chosen 战开启。”

    魃族Great Emperor 说完,身形退去。

    虚空中,万妖图和旱魃骨杖,依然在纠缠,余波涤荡星宇。

    而三皇壁垒这边,一些Heaven’s Chosen 眼中带着忧虑。

    虽然有Jun Xiaoyao 是Sea Calming Divine Needle ,也替他们涨了士气。

    但众人都知道。

    这次魃族Heaven’s Chosen 战,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因为这对魃族而言,是场试炼。

    但,只有Jun Xiaoyao 知道,他参加这场Heaven’s Chosen 战,可能会遭到针对与围攻。

    不过Jun Xiaoyao 并不在意。

    现在的他,有种信心,Supreme 七境已invincible 手。

    普通的Primal Chaos 道尊,对他而言,都没有任何威胁。

    即便魃族,会出现一些道尊中的monster 。

    Jun Xiaoyao 也有把握suppress and kill 。

    所以,他算是全场最淡定的人。

    一位宿老,站出来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既然决定要出战,你们也不可小觑敌手。”

    “魃族这次如此自信,怕是因为他们有某种把握。”

    “或许,会有黑祸悬赏榜中的Heaven’s Chosen 现身。”

    “黑祸悬赏榜?”

    一些初来此地的Heaven’s Chosen ,眼中露出疑问。

    宿老继续道。

    “所谓黑祸悬赏榜,便是统计了黑祸族群中,一些天资无比monster 的后辈。”

    “这些monster ,若成长起来,对界海的威胁会很大。”

    “所以要进行悬赏,谁人能击杀,便能获得相应的悬赏,也就是功勋。”

    宿老这一番话,为所有人解了惑。

    不过, 他们却并没有多轻松。

    虽然击杀这些黑祸悬赏榜的Heaven’s Chosen ,能得到很多功勋。

    但问题是,能上悬赏榜的黑祸Heaven’s Chosen ,有那么容易对付吗?

    这反倒是衬托出了这次Heaven’s Chosen 战的凶险,或许将是一场极为残酷的对决与试炼。

    而全场,唯一听到这个消息,能感觉到欣喜的。

    也就只有Jun Xiaoyao 了。

    “希望这次能多来一些悬赏榜级别的monster ,可别令我失望啊……”

    Jun Xiaoyao 心想道。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