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ing the Sacred Body of the Ancients from the Get-go Chapter 2012

    Jun Xiaoyao ,一人独踏天穹,六大natural phenomenon 环身!

    他进一步,魃族Heaven’s Chosen 尽退却!

    这是一种怎样的威势,简直invincible ,一人盖压整片血战场!

    仇殁和尸陀两人,也是看的头皮发麻,胆寒无比。

    和他们层级差不多的糜宗,竟然就这样殒落了,死的太过轻易。

    仇殁和尸陀两人,嘴中皆是有苦涩。

    他们现在算是明白了,什么叫viewing the sky from the bottom of a well 。

    natural phenomenon 流转,Heaven and Earth 震荡,整个微尘World ,都Jun Xiaoyao 而震颤!

    而在暗处,看到这一幕。

    那三位black robed man ,皆是faintly sighed 。

    “果然,不论在哪种情况下,Innate Sacred Body Dao Embryo 都不可小觑。”

    “是啊,即便是未曾成长起来的,也不能轻视。”

    “所以这次,族里的安排是对的,光凭他们几人,还无法令他伏诛。”

    “那我们也该出手了吧。”

    “嗯,先把那些可能扰乱战场的杂鱼干掉。”

    三位black robed man 交流了一番,而后body flashed ,遁入战场。

    这边,整个战场,两方Heaven’s Chosen ,都是暂时止住了打斗。

    因为Jun Xiaoyao 的aura 太盛了,盖压整片战场。

    有他在,界海Heaven’s Chosen 怎么败得了?

    可以说,Peak battle strength ,就足以决定这场Heaven’s Chosen 血战的输赢。

    “hmph ……”

    界中界的弥古,萧杰and the others ,表情不算太好看。

    他们本来还打算看到Jun Xiaoyao 吃瘪呢。

    didn’t expect 却看到这种震撼场景。

    连他们都是speechless 。

    而就在这时。

    一道black robe silhouette ,竟是直接出手,对拓丰出手。

    “courting death !”

    看到有魃族主动对自己出手,拓丰coldly shouted 。

    他来自界中界,可不是这些界海Heaven’s Chosen 可比的。

    然而,一招之下,拓丰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Pu chi!

    他半边身子都直接炸碎了,血沫飞溅,遭到到了不可逆的创伤。

    甚至,还有一种荒芜诅咒之力,在伤口处蔓延,令其无法恢复愈合。

    “怎会!”

    拓丰大叫,震颤无比。

    此人是谁,竟然能一招将他伤至如此!

    哪怕是悬赏榜Heaven’s Chosen 也impossible 做到吧。

    “哦,没死?”

    那black robed man 讶异,然后再度出手。

    blood light 潋滟,荒芜之力弥漫。

    2nd 招,拓丰这位来自地Imperial Palace 的年轻War General ,直接就被打爆了,Primordial Spirit 陨灭!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打破了战场的沉寂。

    “怎么回事,难道还有潜藏的悬赏榜级Heaven’s Chosen ?”

    “拓丰!”

    弥古看到这里,脸上带着震怒之色。

    竟然有魃族暗中出手sneak attack 。

    他一声厉喝,璀璨的拳印横击而去。

    那black robe silhouette ,也是简简单单punched out ,竟是直接将其崩灭。

    “这……”

    弥古愣住了。

    在来到此地的十几位界中界War General 中。

    弥古的实力也算是one of the very best 的,有Primal Chaos 道尊小Perfection 的cultivation base 。

    按理说,这种cultivation base ,哪怕是道尊Great Perfection ,弥古也能对抗一二。

    但为何,他的手段,能被这位black robed man 如此轻易化解?

    “难道是……Quasi Emperor ?”

    弥古心头一惊,蹦出一个想法。

    但他转而摇头,觉得这根本impossible 。

    这片微尘World 战场,只有Supreme 七境的人能进入。

    即便有魃族Quasi Emperor 想要掩藏aura 进入,也会被万妖图察觉。

    可是,这到底是为什么……

    就在弥古心想之际。

    又有两位black robed man 现身,瞬间斩杀了两位三皇influence 的War General 。

    “这……”

    界海Heaven’s Chosen 这边,也都是一惊。

    怎么感觉,这三位black robed man 的实力,比悬赏榜级别的魃族Heaven’s Chosen 还要离谱?

    “他们终于出手了……”

    看到这里,仇殁和尸陀两人露出一缕惊喜之色。

    他们有救了。

    而这边,暨月看到这里,purple 琉璃眸子闪过一缕光。

    他们终于出手了吗。

    这可是对付Jun Xiaoyao 的后手。

    原本,如果仇殁and the others ,能对付得了Jun Xiaoyao 的话,他们是不会出手的。

    而现在看来,悬赏榜Heaven’s Chosen ,明显还对付不了Jun Xiaoyao ,只有被虐的份。

    所以,their three people 只能出手。

    “你们到底是谁!”

    弥古忍不住shouted 。

    还有萧杰,姚琳and the others ,也都是汇聚在了一起,防止被defeat them separately 。

    而那三位black robed man ,也是汇聚在了一起,看上去很随意,似乎没有把在场任何人放在眼中。

    虚空中,Jun Xiaoyao 看到这一幕,并没有太过意外。

    “总算是现身了吗,还以为你们会一直看戏,坐看这些魃族Heaven’s Chosen 陨落。”

    Jun Xiaoyao 轻笑一声。

    “哦,你已经知道了,是暨月告诉你的?”

    其中一位black robed man 语带意外。

    “我能感应到你们,didn’t expect 魃族会不惜动用this method 来对付我,倒是令本Young Master 受宠若惊啊。”

    Jun Xiaoyao laughed 。

    “这……什么意思?”

    “这三位black robed man ,是针对云逍Young Master 而来?”

    “可他们到底是何等存在?”

    界海这边的Heaven’s Chosen 都是疑惑。

    魃族,究竟动用了who 物,要杀Jun Xiaoyao ?

    这时,那三位black robed man ,也是松开了身上的袍子。

    这是三位middle-aged man ,purple 的眸子,扫过当场,带着一种睥睨。

    最后,他们的目光都是落在了Jun Xiaoyao 身上。

    “不愧是Innate Sacred Body Dao Embryo ,看来你已经明白了。”

    “没错,和你们那边的黑祸悬赏榜一样,在我族,同样有界海悬赏榜。”

    “而你,云逍,在悬赏榜上,排名很靠前,不仅杀了我族多位王脉Heaven’s Chosen ,元戎Great Emperor 的陨落,你更是有逃不了的责任。”

    “更别说,你还是Yun Tianye 的儿子,还身怀Innate Sacred Body Dao Embryo 。”

    “这一切的一切,让我族对你的杀心,前所未有的强烈。”

    “所以,才有这次的Heaven’s Chosen 血战,其实,归根结底,其他人都无所谓。”

    “这场血战,只为你一人而来!”

    其中一位middle-aged man 道,并不介意,把一切都说了出来。

    “什么,果然如此!”

    “这竟是针对云逍Young Master 的一场杀局!”

    真相大白, 令界海Heaven’s Chosen 都是震颤。

    这是何等手笔,为了杀Jun Xiaoyao 一人,直接是制造了一场Heaven’s Chosen 血战!

    不得不说,魃族是真的很会plot against 。

    他们知道,想单独杀Jun Xiaoyao ,何等困难,几乎impossible 。

    不过,让界海Heaven’s Chosen 疑惑的,还有这三位middle-aged man 的身份。

    以及,他们是如何能进入这微尘World 的。

    他们的battle strength ,明显不正常,对付三皇influence 的War General ,都像切菜一般简单。

    “所以,你们三人,不惜自斩一刀,断绝前路,从Quasi Emperor 跌落到Primal Chaos 道尊realm ,就是为了杀我?”

    Jun Xiaoyao 语气indifferently said 。

    此言一出,Universe 皆惊,全场死寂!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