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ing the Sacred Body of the Ancients from the Get-go Chapter 2019

    这Primordial Spirit 兵,是鬼珩Quasi Emperor 祭炼许久的兵器。

    融入了千Myriad Realms 海生灵的冤魂,所形成的诅咒之器。

    名叫丧魂钟。

    这是一件罕见的ultimate weapon ,用以诅咒对方的Primordial Spirit 。

    此刻突然took out ,换做是谁都猝不及防。

    “咚……”

    丧魂钟响动,迸发出black 的魂波,带着诅咒之力。

    这其中,绝大部分力量,都落向Jun Xiaoyao 。

    只有少部分外溢。

    但即便如此,亦是让一些界海Heaven’s Chosen Primordial Spirit 颤抖,心神不稳,面色煞白。

    “这too terrifying 了……”

    “真shameless ,以强击弱,竟然还sneak attack ,took out this method 。”

    也有人在暗骂。

    鬼珩Quasi Emperor 占据realm 之利,竟然手段还这般下作。

    不过,一想到Jun Xiaoyao 那不符合cultivation base realm 的heaven defying battle strength 。

    他们也是默然了。

    鬼珩Quasi Emperor 出此阴招,好像也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

    恐怖的魂波,侵入Jun Xiaoyao Sea of Consciousness Primordial Spirit ,要种下诅咒,影响他的Divine Soul 。

    而Jun Xiaoyao ,身形也是一顿。

    “好机会……”

    鬼珩Quasi Emperor 见状,眼芒一闪。

    这可能是他惟一的机会了。

    他直接是提聚within the body 恐怖的Divine Power ,黑雾阵阵,荒芜之力汇聚,rune 烙印苍穹。

    他一掌横推而出,令虚空涤荡,颤抖,犁出一道巨大的虚空缝隙。

    这是他的极招,幽冥Destroying Heart Palm ,威势强悍。

    可以说,

这一掌,Quasi Emperor 之下,几乎没人能接下。

    看到这里,在场许多人都是忍不住失声叫了起来。

    难道Jun Xiaoyao 要失利了?

    就在这at the crucial moment 的刹那间。

    Jun Xiaoyao 眼中突然迸射冷芒,Strength of Six Paths 汇聚。

    伴随着百万须弥World 之力,化为invincible 的一拳,横击而出!

    “怎么会!”

    鬼珩Quasi Emperor 震骇无比,Jun Xiaoyao 竟然丝毫没有受到丧魂钟的影响?

    “谁跟你说,我只有fleshy body invincible ?”

    Jun Xiaoyao said with a sneer 。

    只擅长某一方面,那不叫invincible 。

    Jun Xiaoyao 可是六边形warrior ,全方面attribute invincible 。

    fleshy body ,Primordial Spirit ,innate talent ,perception ,Eternal 无双。

    就凭丧魂钟这件Primordial Spirit 兵,又怎么能诅咒得了他的三世Primordial Spirit ?

    而且还是恒沙级Great Perfection 的Divine Soul 力量。

    “怎么有这种事?”

    鬼珩Quasi Emperor 心态都是要崩了。

    他知道Innate Sacred Body Dao Embryo fleshy body 无双,所以不敢meet force with force ,以Primordial Spirit 兵sneak attack 。

    结果,Jun Xiaoyao 的Primordial Spirit cultivation base ,并不比他的fleshy body 弱。

    这让鬼珩Quasi Emperor 彻底绷不住了。

    bang!

    Jun Xiaoyao 夹带着百万须弥World 之力,和Six Paths of Samsara 之力的拳锋,与鬼珩Quasi Emperor 的幽冥Destroying Heart Palm 碰撞在一起。

    鬼珩Quasi Emperor 出掌的手臂,寸寸崩碎!

    连带着半边肩膀都被击穿,blood mist 喷薄,骨茬子飞溅!

    “Ah!”

    鬼珩Quasi Emperor 厉声咆哮,心惊不已。

    这还怎么打?

    他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无力。

    这Jun Xiaoyao ,还是人吗,就是一个不合常理的异数,变态,monster !

    连鬼珩Quasi Emperor 都怕,心中后悔不已,为何要来趟这趟浑水。

    只是他现在,后悔也无用。

    Jun Xiaoyao ,直接是施展出了禁仙第四封,禁空间,将周围空间封锁,不让鬼珩Quasi Emperor 逃遁。

    而后,他再度施展一招。

    手中凝聚一印。

    法则在虚空之中交汇,构建成了一口虚幻的钟体。

    赫然是无终之钟!

    这一印,正是无终Emperor Scripture 中的Absolute Art ,无终印!

    “这……”

    看到这一印,鬼珩Quasi Emperor 惊了。

    虽然他没有亲眼见到过,但是,他曾听族中的人说过。

    那个给黑祸族群造成大杀劫,号称要一人镇压黑祸族群的peerless Great Emperor 。

    也曾施展过类似的印法。

    再联想到,他们都是Innate Sacred Body Dao Embryo 。

    鬼珩Quasi Emperor 不敢想象。

    他觉得,这应该是巧合。

    但是next moment ,Jun Xiaoyao 忽然开口,冷笑sound transmission 道。

    “无终Senior ,曾想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镇压尔等。”

    “只可惜,最后因为一些变故,未曾达成。”

    “他的遗愿,便是彻底平定this generation 黑祸。”

    “就先从你们开始吧。”

    Jun Xiaoyao ,手捏无终印,suppress and kill 而下!

    而他的话,也让鬼珩Quasi Emperor 如同见了鬼一般,无法置信。

    这位云氏Young Master ,竟然真的和那一位有关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或许牵扯到了某种惊天的大秘!

    但是,他无法再探究什么了。

    Jun Xiaoyao 六大Sacred Body natural phenomenon ,皇Gate of Heaven ,再叠加无终印,百万须弥World 之力,全部倾泻下来。

    宛如Eternal 崩塌,Heaven and Earth 倾斜,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鬼珩Quasi Emperor ,直接是被轰杀,连渣都不剩。

    而这片微尘World ,也因为Jun Xiaoyao 的this move ,而彻底不稳,要不了多久就要彻底倾塌了。

    不过,即便World 都即将覆灭。

    所有人的目光,也依然是落在了那道虚空中,white clothed 执剑的silhouette 上。

    没人能形容,这一刻众人的心情。

    那是一种亲眼见证了legendary 的震撼无言。

    Jun Xiaoyao 说,今日要一人斩杀三位Quasi Emperor 。

    他做到了。

    就问,还有谁?

    云玄虚and the others 心神振奋。

    云玉笙,李妃妍,澹台青璇,东方轻舞……

    那些女子,一个个目光带着虔诚。

    不是她们太易动情。

    而是Jun Xiaoyao 太过完美。

    “这家伙也强的太变态了吧……”

    Ancient God Imperial Clan 的古小钰都是被震撼的不轻。

    想到她曾经overestimate one’s capabilities ,挑战Jun Xiaoyao ,就觉得脸皮发烫。

    而凰芷,此刻亦是胸前起伏,忍不住自语道。

    “我现在算是知道了,为什么云溪那little girl 整天念叨她big brother ,这还真是,很难让人不爱啊。”

    至于暨月,表情也是很惊讶,和她的沉静气质不符。

    她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在无意中,做出了一个正确的决定,跟随到了一个正确的人。

    皇甫Imperial Clan 的皇甫静,更是took a deep breath ,beautiful eyes 微颤,感觉不可思议。

    让她的那位表兄来,能做到这般辉煌的战绩吗?

    她不知道。

    也不愿去想。

    而和那些激动不已的界海Heaven’s Chosen 不同。

    Jun Xiaoyao 本人,神情无比平静,并没有什么欣喜或自傲的情绪。

    因为他虽然说杀了三位Quasi Emperor 。

    但strictly speaking ,是自斩一刀的Quasi Emperor ,和真正的Quasi Emperor ,还有差距。

    所以,也没什么值得炫耀和自豪的。

    至少对Jun Xiaoyao 自己而言,是not worth mentioning 的。

    他目光一扫道:“诸位,现在可不是兴奋的时候,还是直接给这场血战收尾吧。”

    听到Jun Xiaoyao 发话,界海Heaven’s Chosen 反应过来,目中都是带着凶光,looked towards 魃族Heaven’s Chosen 那边。

    而剩下的魃族Heaven’s Chosen ,则一个个如堕Eternal 冰窟,只感觉从头凉到了脚。

    “杀!”

    “杀尽这群魃族!”

    在Jun Xiaoyao 的振奋之下,界海Heaven’s Chosen fighting intent 喷薄,要围剿绝杀剩下的魃族Heaven’s Chosen 。

    怕是这一场血战过后,魃族可以全族吃席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