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ring the Sacred Body of the Ancients from the Get-go Chapter 2020

    在三皇壁垒外。

    虚空中,万妖图和旱魃骨杖所碰撞产生出的微尘World ,开始不稳定,接近解体的边缘。

    “哦?快结束了吗?”

    看到这一幕,魃族的那位Great Emperor ,目露奇光。

    他名叫寇烈,是赢勾lineage 的二代Great Emperor 。

    这次猎杀Jun Xiaoyao 的计划,由他主掌。

    他也认为,这绝对万无一失。

    因为有万妖图和旱魃骨杖aura 的关系。

    所以现在在外界,还无人清楚微尘World 里的情况。

    但寇烈Great Emperor ,可是知晓他这边的力量。

    除了几位悬赏榜级的Heaven’s Chosen 。

    更有三位自斩一刀的Quasi Emperor 。

    这般阵容,猎杀一个后生小辈Jun Xiaoyao ,简直是杀鸡用牛刀。

    甚至,整个界海这边的Heaven’s Chosen ,都有可能团灭。

    想到这里,寇烈Great Emperor 也是忍不住露出一抹笑意。

    这次血战过后,应该能够削弱界海那边younger generation 的有生力量。

    最重要的是,可以让天涯Great Emperor 痛不欲生。

    那毕竟是他的亲子嗣啊。

    而三皇壁垒这边,city wall 上,一些宿老眼中都是有着忧色。

    虽然有界中界的War General 援助。

    但结果如何,还真说不准。

    “那微尘World 像是要解体了,大战快结束了吗?”

    “战况究竟如何,不知道伤亡重不重。”

    “那魃族竟然主动挑衅,怕是有什么手段……”

    一些宿老都是本能的感觉到不太妙。

    “hehe ,

看来快要结束了,你们或许将看到一副染血的画卷。”

    对面,黑雾滔滔间,寇烈Great Emperor said with a sneer 。

    “你这话什么意思?”

    一位辈份颇高的宿老,皱着眉道。

    如今战局已接近落幕,寇烈自然也无需再掩藏什么。

    他sneered 道:“什么意思,不过是认为,你们界海Heaven’s Chosen 这次将团灭而已。”

    “怎么可能!”

    “胡言乱语!”

    “还有界中界的年轻War General 参与,怎么可能会落得这般结局!”

    三皇壁垒这边的宿老都是呵斥。

    “呵,那些界中界的杂鱼又如何,难道还能和Quasi Emperor 相比吗?”寇烈coldly smiled 。

    “什么,Quasi Emperor ?”

    Eastern Ridge Pass 这边的宿老都是一惊。

    而后他们立刻想到了一个方法。

    “该死,自斩一刀的Quasi Emperor !”

    这些宿老相视一眼,脸色都是难看到了极点。

    他们倒是didn’t expect ,魃族竟然会舍得花这样的手笔。

    不惜断绝Quasi Emperor 的前路,也要坑杀界海的Heaven’s Chosen 。

    “你这样做值得吗,说句不好听的,Quasi Emperor 劫也没有那么好渡过。”

    “亿万Heaven’s Chosen ,能有几个有资格渡过Quasi Emperor 劫?”

    “你竟然会让Quasi Emperor 自斩,去对付这些后辈。”

    这些宿老absolutely 想不到,魃族会出这一手。

    “值不值得,呵,你们不会明白。”

    寇烈也没说太多。

    一具Innate Sacred Body Dao Embryo 的价值,可比Quasi Emperor 价值高太多了。

    “Not good ,莫非是因为云氏Young Master !”一位宿老忽然一惊。

    其他人也是恍然大悟,明白了前因后果。

    所谓Heaven’s Chosen 血战,其实不过是个幌子。

    魃族想要除掉的,是Jun Xiaoyao !

    “可恨啊!”

    有宿老跺足,后悔万分。

    先不说Jun Xiaoyao 若陨落,对界海而言,是一种怎样的巨大损失。

    就光是他陨落的后果,这些宿老都承担不起!

    别说云氏Imperial Clan 问罪了。

    他father 天涯Great Emperor ,可就是三皇壁垒的守关人。

    一位守关人的子嗣被杀,那影响何其大?

    整个Eastern Ridge Pass ,除雪月Monster Emperor 外,怕是无人能挡住天涯Great Emperor 的怒火。

    而他们这些宿老,strictly speaking ,都有责任。

    “快去救他!”

    “已经来不及了,到了现在,该发生的事情也绝对已经发生了。”

    “我们看结果就行了。”

    “是啊,只能祈祷云氏Young Master heavens helps the worthy ,或者云氏Imperial Clan 给了他什么body protection treasure 吧。”

    在场宿老皆是摇头叹息,一副如prepare for there funeral 的模样。

    他们也知道,这只是自己在安慰自己。

    魃族竟然准备的那么周全,又岂会完不成任务呢。

    “hehe ……”

    寇烈Great Emperor 看到三皇壁垒那边,一片愁云惨淡之相,sneered 。

    这感觉,还真是有些愉悦啊。

    他觉得,他们魃族,应该庆祝几天,全族吃席。

    “不知Innate Sacred Body Dao Embryo 的True Blood ,究竟何等美味?”

    寇烈Great Emperor 甚至已经在想Jun Xiaoyao 的Sacred Body Dao Embryo True Blood 了。

    而就在这时。

    轰隆……

    虚空有惊雷声响起,那是微尘World 在崩塌,即将彻底破碎。

    而在破碎之前,有璀璨的神华流转,形成光门。

    开始有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从中遁出,人数看上去还不少。

    “是魃族的Heaven’s Chosen 吗,莫非我界的Heaven’s Chosen 真的全灭了?”

    一些宿老,甚至都不敢看。

    有魃族自斩一刀的Quasi Emperor 在里面。

    怎么可能还有这么多界海Heaven’s Chosen 活着。

    然而这时,一些兴奋的声音响起。

    “haha ,这次Heaven’s Chosen 血战,还真是痛快!”

    “我可是杀了十几个魃族的狗崽子!”

    “得意什么,那些魃族狗崽子,早已经被云逍Young Master 吓破胆了,连fighting intent 都没有,你这是捡漏!”

    “那你捡的有我多吗?”

    “哎,可惜,战场要崩解了,不然我还能杀更多!”

    一群Heaven’s Chosen ,喜气洋洋,像过大年一般,happily 地走了出来。

    有的更离谱,勾肩搭背,简直像是踏青回来了一般。

    三皇壁垒的宿老:“???”

    魃族寇烈Great Emperor :“???”

    “是我眼花了,还是出现幻觉了?”一位宿老有些发呆。

    “我怎么还感觉到了一种喜气洋洋?”

    另一位宿老脸皮也有些发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你们到底是什么情况,里面发生了什么?”

    一位宿老忍不住上前,将一些Heaven’s Chosen 接引而来,问道。

    “老Senior ,我们赢了啊,大获全胜!”

    一位Heaven’s Chosen high-spirited and vigorous ,眉飞色舞道。

    “大获全胜,这么怎么可能?!”

    一众宿老都是有些发呆。

    寇烈Great Emperor 不是说,有魃族自斩的Quasi Emperor 混入其中吗?

    怎么还能大获全胜。

    难道他在撒谎,故意让他们担心?

    也不对啊,堂堂Great Emperor ,有必要撒这种谎吗?

    而另一边,寇烈Great Emperor 也是有些发懵。

    怎么这些界海Heaven’s Chosen ,都完好无损地走出来了。

    更过分的是,还勾肩搭背,一脸轻松?

    这特么是踏青呢,还是春游呢?

    什么情况?

    那三位Quasi Emperor 在划水摸鱼吗?

    而且最重要的是,怎么这么久了,都没有魃族的Heaven’s Chosen 出来?

    寇烈Great Emperor 一脸的迷茫,感觉有些风中凌乱。

    把他都搞不会了!

    终于,到最后,有几道silhouette ,从那战场里出来了,仓皇窜向寇烈Great Emperor 这边。

    那是两三只小虾米, 惊恐无比,简直像是经历了18 Layer Hell 一般。

    他们看到寇烈Great Emperor ,立刻哭诉了起来。

    “Great Emperor ,完了啊,我族那些登上悬赏榜的Heaven’s Chosen ,暨月被那云逍镇压了,其余人全死了。”

    “还有三位Quasi Emperor Sir ,也都死在了那云逍手中!”

    “我族的overwhelming majority Heaven’s Chosen ,都陨落了。”

    “只有我们几个,因为在战场边缘,才勉强逃出来。”

    这几只小虾米,胆寒无比,眼泪鼻涕齐出,被terrified ,向寇烈Great Emperor 哭诉。

    听到这些,寇烈Great Emperor 脸色青紫,脑子嗡嗡的,像是被一百头驴子连续continuously 踢踹。

    这回,他们魃族是真要全族吃席了。

    不过不是吃界海Heaven’s Chosen 的席,而是吃自家人的席!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