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 Master’s Retirement Routine Chapter 104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2

  第1044章 没有技巧,全是感情   ???

  看到这一幕,A’ji and the others 不由的一愣。

  尤其是Bai Luhan 。

  此时她仿佛想到了什么。

  整个人转头看着Wang Ye ,低声道:“Old Money Grubber ,那文书是用墨鱼汁写的吧?”

  “嗯…”

  hearing this ,Wang Ye nodded 。

  脸上写满了自然的神色。

  “我就说!”

  见到Wang Ye 承认,Bai Luhan 登时来劲了:“墨鱼汁遇火褪色…”

  “你这是用墨鱼汁书写了文书…”

  “待他按手印画押之后,用火烤去字迹,when the time comes 想写什么写什么…”

  “我三岁就知道这骗术了,你觉得能骗过这牙行的商人?”

  言语间,Bai Luhan 的脸上满是不屑。

  呵…

  听到了Bai Luhan 的质疑,Wang Ye sneered 。

  他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玩味道:“我不是说了吗?”

  “brilliant 的骗术,只需要最朴素的技巧…”

  “Constable Zhao 这股子傻劲才是最好的骗术!”

  说着,Wang Ye 仰了仰头,用下巴指着Constable Zhao 那边:“你看…”

  此言一出,众人moved towards Constable Zhao 的方向看去。

  却看到婉柔拿起手中的文书看了两遍。

  其脸上露出一丝警惕之色。

  他混迹牙行多年,许多骗术早已经烂熟于心。

  此时看着手中的文书正准备仔细甄别。

  而就在此时,Constable Zhao 的声音登时传来:“婉柔…”

  “这对你可是大大的好处啊…”

  “你快签了吧…”

  “等到咱们成婚之后,那小日子可是能过的风生水起啊~”

  话到此处,Constable Zhao 的脸上露出一丝宠溺的笑意。

  蠢蛋…

  看着Constable Zhao 脸上的笑容,婉柔心头sneered 。

  他看了手中的文书一眼,心头暗道:“这蠢蛋居然憨傻至此,到现在还想着和老子成婚…”

  “料他这满是糟糠的脑子也想不出什么鬼点子…”

  “我按了手印之后,以后倒也有长久的收入…”

  想到了这里,婉柔微微一笑,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赵郎必然是为我着想的…”

  “我按就是了~”

  他这番言语一出,一旁的‘Shopkeeper Liu ’赶忙将印泥放在了眼前。

  见到这一幕,婉柔沾了些印泥。

  旋即在文书上落下了一个清晰的指印。

  “成了…”

  看到这一幕,Wang Ye 嘴角微微扬起。

  他看着身旁的Bai Luhan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看见了没?”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

  看到了这里,Bai Luhan 瞬间明白了。

  怪说不得这么简单的骗术都能成功。

  原来Wang Ye 就是利用婉柔已经骗了Constable Zhao ,对他放下了防备这一点。

  所以如此拙劣的骗术,也能够起到莫大的作用。

  说一千,道一万。

  这里压根没有技巧。

  玩的全他娘的是感情。

  “对了…”

  就在Bai Luhan 思索的时候,一旁的A’ji 开口说道:“我突然想起一个事情…”

  “Old Money Grubber …”

  “松风楼的Boss ,什么时候姓刘了?”

  说着,A’ji moved towards Wang Ye 看了过来。

  “我说这是松风楼Boss 了吗?”

  此时Wang Ye 一耸肩膀,一张脸上写满了淡然。

  不是松Old Feng 板!?   看到这一幕,A’ji and the others 相视一眼。

  旋即看着Wang Ye 问道:“那这是谁?”

  “城里放高利贷的…”

  此时Wang Ye 掏了掏耳朵:“我们都商量好了…”

  “文书上的内容他们自己看着写…”

  “我拿现银,他们拿后续…”

  ???

  此言一出,A’ji and the others 又蒙了。

  他们看着Wang Ye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什么叫你拿现银,他们拿后续?”

  呵…

  Wang Ye 打了个哈欠,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其实也没什么…”

  “不过是大家携手共进,合作共赢的一些条件…”

  “具体的,你们一会就知道了…”

  说着,Wang Ye 的目光一撇。

  正看到Constable Zhao 和‘Shopkeeper Liu ’拿着文书moved towards Intoxicated Immortal Building 外走去。

  听到了Wang Ye 的言语,众人相视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他们想要看看。

  一会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

  片刻之后,婉柔点了几个小菜和一壶小酒。

  坐在窗口elated 的吃着。

  此番不仅能够骗的Constable Zhao 在他那里买房。

  还拿了Constable Zhao 话本的收益。

  如此买卖。

  自己怎么想都是血赚。

  oh la la !

  就在他暗暗得意之际,一声响动传来。

  却见几个五大三粗的大汉直接闯入了Intoxicated Immortal Building 当中。

  同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谁是林婉柔?!”

  “我、我是…”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林婉柔开口弱弱的说道。

  其模样神态,真如个女子一般。

  “不错!”

  看到林婉柔的模样,这大汉眉头一挑。

  他大步来到林婉柔桌前,said solemnly :“你上个月一共欠下我们一千五百silver tael ,这个月应还两千两…”

  “今日就是换钱的日子…”

  “银子呢?!”

  ???

  此言一出,林婉柔身躯一愣,直接呆立当场。

  短暂的愣神之后,他看着这大汉,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这位大爷…”

  “我什么时候欠过你们银钱啊?”

  hmph!   hearing this ,这大汉coldly snorted 。

  他拿出文书在面前一晃,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这文书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

  “上面还有你画押的手印…”

  “你还想抵赖不成!?”

  此言一出,林婉柔一看大汉手中的文书,整个人险些晕死过去。

  因为面前的文书正是方才自己画押的无疑。

  而上面的内容,却已经变成了欠款的内容。

  看到这里林婉柔身躯一晃,瞬间明白了过来。

  同时她对着窗外口道:“surnamed Zhao 的,我曰你先人!”

  “少他娘的废话!”

  听到了林婉柔的嘶吼,这大汉猛地一拍桌子:“银子呢?!”

  此言一出,林婉柔imposing manner 一软。

  他将身上的银票碎银全部取了出来。

  旋即用娇滴滴的声音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这位big brother ,我身上就这么二百多silver tael …”

  “你be magnanimous …”

  “二百多两?!”

  不等林婉柔把话说完,这汉子直接打断了他的言语:“打发要饭的呢?!”

  “没有钱也行…”

  “给老子想办法做工还债!”

  说着,他对着左右的汉子说道:“带他过来!”

  说罢,他便转身走出了Intoxicated Immortal Building 。

  就在他转身刹那。

  他左右的两个汉子直接架起了林婉柔,跟在汉子的身后。

  一边走,林婉柔还一边挣扎。

  同时他用声嘶力竭的声音呐喊道:“surnamed Zhao 的,我曰你先人!”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