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 Master’s Retirement Routine Chapter 104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3

  第1046章 下落   一面之词!?

  听到了上泉信秀的言语,太郎身躯一僵。

  此时他仿佛明白了什么。

  他看着上泉信秀,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上泉master …”

  “你是说,世子在说谎?”

  “真也好,假也罢…”

  闻听此言,上泉信秀shook the head :“还是弄清楚真相为好…”

  “昔年我曾听信旁人挑唆,持剑误杀友人…”

  “知道之后已然追悔莫及…”

  话到此处,他轻叹一声。

  旋即继续说道:“我早年曾游历中原,很喜欢这里…”

  “此处vast territory and abundant resources ,民风淳朴,我也在此结识了不少朋友…”

  “所以我不希望当年的事情再度发生,从而误杀好人性命!”

  “更不要说武藏身死的消息,是和Grand Dao Sect 有染的玉King Mansion 传来的!”

  言语间,上泉信秀的眼中绽出一丝精芒。

  Grand Dao Sect !   听到了上泉信秀的言语,太郎身躯猛然startled 。

  直到现在他回想起来。

  武藏前来中原是为了争取Prince Yu 的支持!   明明是前来寻求支持。

  结果却死在了金陵。

  若是将两者关联起来,便可以发觉这其中不合理的地方!

  “上泉master …”

  此时大朗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

  “行了…”

  不等太郎把话说完,上泉信秀开口说道:“在搞清楚事情之前,任何无端的揣测都是多余…”

  “我们还是先到达金陵,再说其他的事情!”

  一言说罢,上泉信秀缓缓moved towards 京城的渡口走去。

  看到这一幕,太郎也赶忙followed along 。

  而就在此时。

  世子却站在王府门前看着上泉信秀的背影。

  他眼中cold glow 吞吐,仿若poisonous snake 一般。

  “世子殿下…”

  此时,那身着绣衣的男人开口说道:“这个上泉信秀的态度极其冷淡…”

  “似乎并不是很相信我们…”

  “hmph! ”

  世子coldly snorted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Imperial Family 三Heavenly Dog ,果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那我立马给Grand Dao Sect 去一封书信…”

  听到了世子的言语,那身着绣衣之人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把上泉信秀的位置告诉他们…”

  “让他们对其展开围杀…”

  “Imperial Family 三Heavenly Dog 之首身死能够大大削弱Imperial Family 实力…”

  “他们肯定很乐意答应!”

  “不必了!”

  世子摆了摆手,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我几天前就通知了柳生石舟斋…”

  “看日子他们也应该快到了…”

  !!!

  此言一出,这绣衣男人不由的一愣。

  却见他看着世子,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世子殿下at first 就知道今日的结果?”

  言语间,他的脸上满是愕然。

  此时的他惊讶于世子的操作。

  ”No”

  hearing this ,世子shook the head :“是我at first ,就没打算让Imperial Family 的人活着回去…”

  “武藏死于镇龙潭,这是不争的事实…”

  “若是拼斗中对方说出了当日的事情,Imperial Family 说不定会停手询问…”

  “when the time comes 反倒会暴露我们…”

  “为了避免如此风险,我在太郎通知Heavenly Sovereign 的转日就给Grand Dao Sect 去了书信…”

  “如此一来即便事情败露,也有Grand Dao Sect 出手替我们擦屁股…”

  “最重要的是,收获了Grand Dao Sect 的信任,对我们往后也有好处…”

  “何乐而不为呢?”

  说着世子的双眼一眯。

  其中绽出poisonous snake 一般的cold glow 。

  听到了世子如此言语,这绣衣男人不由的目瞪口呆。

  他absolutely 没有想到。

  眼前的世子,要比Prince Yu 更加的阴狠毒辣。

  哈…

  就在此时,世子打了个哈欠。

  他摆了摆手,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好了,回去吧…”

  “这件事情就让他们去折腾好了…”

  说着,世子缓缓转头,moved towards 王府的花园走去。

  ……

  次日晌午,Intoxicated Immortal Building 。

  “Old Money Grubber …”

  看着柜台之中的Wang Ye ,A’ji 开口说道:“昨儿晚上就没见到那林婉柔回来…”

  “你说他现在怎么样了?”

  话里话外,A’ji 的脸上写满了好奇。

  此时的他非常想要知道这林婉柔到底落了个什么下场。

  此言一出,Bai Luhan and the others 也跟着nodded 。

  自从昨日林婉柔被带走之后,就一直没有见到他回来。

  如今众人对于他的去向十分的好奇。

  “你个little bastard …”

  hearing this ,Wang Ye rolled the eyes :“你问我我问谁啊?”

  “我哪知道他怎么样了?”

  “你要真想知道,等老赵来了问老赵去!”

  话里话外,Wang Ye 透露出一阵不耐烦。

  看着Wang Ye 如此态度,A’ji 正准备说些什么。

  “娘咧…”

  而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传来。

  寻声看去,却见Constable Zhao brow beaded with sweat 的走了进来。

  他找了张桌子一屁股坐了下来。

  其脸上满是疲劳之意。

  “哟,老赵!”

  看到Constable Zhao 的模样,众人登时为了过来:“那个死妖精怎么了?”

  “嗨,别提了!”

  听到了众人发文,Constable Zhao 一拍大腿,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人回苏州府了…”

  回苏州了?!   此言一出,众人不由的一愣。

  他们明明记得林婉柔昨日是被放款子的带走的。

  怎么好端端的回到苏州了?   “不是…”

  冷甚至于,Bai Luhan 开口说道:“让他跑了?”

  “跑?”

  Constable Zhao 一撇嘴,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他跑得了吗?”

  “这帮子放款子的人最近也不知道了…”

  “让人还钱也不动手了,也不吓人了…”

  “能还钱的就逼着还钱,还不上的就以役还债,全在律法里没一点的出格的地方,弄得官府想管都没地方管…”

  “再加上那死妖精模样的确周正…”

  “就被以役抵债的方式送到了苏州的象姑馆当小倌儿了…”

  说到这里,仿佛是怕说不清楚。

  临了他又补了一句:“为期五年,做工还债…”

  pu!   此言一出,一旁喝水的李Azure Lotus 一口水喷了出来。

  所谓象姑馆。

  乃是不折不扣的风月场所。

  相比于Red Joy Courtyard 这等地方。

  象姑馆面相的却是女子和有龙阳cut sleeve 的场所。

  里面全是身着女装,模样delicate and pretty 的男子。

  如此地方在各大城市都有,颇受女子and the others 欢迎。

  也算的上是一道奇观。

  听到了Constable Zhao 这一番言语,众人不由的一阵无语。

  男扮女装的骗子被人送进了象姑馆。

  这他娘真可谓是物尽其用,人尽其才了…

  一时之间。

  众人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今天有点累了…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