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ot The Dragon With One Arrow Chapter 32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面对攻来的Golden Dragon ,简马洛一点不怂,大踏步向前。

“本体,让你见识一下我在坎图界cultivation 的成果!”

roar!

简马洛发出一声咆哮,shua~ shua~ shua~ ,从他的体内长出一根根white 骨头,那些骨头层层交叠,将他包裹,形成一幅白骨铠甲。

chi!

他的尾椎处一阵鼓动,紧接着刷的一下,长出了另外一只手,那只手没有一丝皮肉,同样也是由骨头构成。

如果是尾巴倒还好理解,那只手怎么看怎么别扭。

“你这变身形态……怎么有点像畸变呢?”Evan 忍不住吐槽。

“喂,别以为你是本体就可以乱说。我这可是cultivation 兽血密典正常获得的能力。”简马洛白眼一翻,“不过我当时注射的是第一代Nirvana 药剂,或许真的存在一些畸变元素也说不定。”

“但那又如何?”

“即便畸变,我所获得的强大力量无法作假!”

golden light flashed 。

咣!

却是Golden Dragon 骤然加速,fiercely 撞在了简马洛的身上。

周正所化的Golden Dragon ,最为出色之处便是他的防御,堪称世间至坚之物。

能够挡住球球的赤练剑,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然而如此猛烈的撞击,却仅仅只是让简马洛的白骨铠甲出现一些裂痕。

他咧嘴一笑。

“这么着急送死吗?”

简马洛一把抓住Golden Dragon 的dragon horn ,猛地将他掀起,而后一掌拍在Golden Dragon 腹部。

当!

metal collision 声音响起。

不管是Golden Dragon 还是简马洛的白骨铠甲,都极为坚硬,defensive power 超强。

dang dang dang !

这片区域好像突然变成了打铁铺,敲击声不绝于耳。

简马洛和Golden Dragon 之间的战斗,刚开始便直接进入白热化。

没有所谓的试探,对他们来说,打破对方的防御才是最重要的。

而Evan 吐槽的那只尾手,可以自由的伸缩,上下左右都能发动攻击,虽然formidable power 一般,但是在战斗中发挥出了扰敌的作用。

Evan 对简马洛的实力感到惊讶。

“竟然和Golden Dragon 打的不相上下!”

Evan 的汗毛突然竖起,他迅速做出反应,向一侧闪躲。

zi!

crimson 光束一闪而过。

Evan 反应已经很快,然而左侧肩膀仍然被擦到,一大块血肉加骨头被削掉。

“这招赤目之亟,亚路嘉使用起来比卡姆要厉害的多。”

章鱼纹章全速运转。

之前龙息造成的伤势和左肩伤迅速恢复。

章鱼纹章的再生效果虽然强,但是消耗也是极大。

可以说,Evan 战斗到现在,纹章之力基本都用在了治疗上面。

“我之前考虑的太简单了。还想着拖延一下时间,等待法相完成。但三人一个比一个强悍,应付起来很艰难,更别提以一敌三。如果不是简马洛及时出现,我恐怕是bode ill rather than well !”

Tzzzzzzz !

亚路嘉简直就像开了镭射眼,发射one after another 赤目之亟光束。

Evan 擦掉嘴角的血迹,发动血影技能。

瞬间,他的速度飙升,勉强能够闪避开那些光束。

但血影技能无法持久,Evan 不想一味的挨打,想冲过去和亚路嘉进行近身战,只是他却很难突破傲蛮的阻拦。

哪怕Evan 处于血影状态,傲蛮的速度丝毫不比他差,死死纠缠着他。

大锤咣咣咣的朝他砸来。

傲蛮的大锤挥动起来不仅速度快,而且重的要命。

accidentally 被击中,受到的伤势可比赤目之亟还要严重。

莱拉看着上方严峻的形势,忍不住道:“西莉莎,Evan 所展现的势力非同小可,如果敌人只有一个,甚至能够压制对手。怎么样?这样的一股势力,足够将门释放出来了吧?”

“阿蒙的担心果然不无道理,他让我跟来就是怕你关心则乱。”西莉莎摇摇头,“换成是一般原族successor 当然没问题,但他继承的可是十二变,一个天大的麻烦,没错,Evan 现在的实力远远超过sect master 的标准,但还不足以让我们冒那么大的风险。”

血影!

血影!

血影!

Evan 在傲蛮和亚路嘉的双重攻击之下,被逼得很紧,完全找不到喘息的机会。

他只能不断使用血影来提升速度。

他现在就是拼命的撑着一口气,一旦停下,疲惫感上涌,他的速度瞬间就会降低,到时面对的便是赤目之亟和巨锤的连番攻击,九死一生。

不过持续使用血影,Evan 累的够呛。

还好开战前Evan 吃了阿朱给他的两枚Vermilion Fruit ,体内储存了大量的能量。

Evan 心中微动,打开了体内存储Vermilion Fruit 能量的开关。

就像是久旱逢甘露。

Evan 接近见底的体力被补充了回来,顺带着纹章之力也恢复满值。

这是阿朱交给他的技巧。

能够自由控制Vermilion Fruit 能量的活跃性。

啪嗒!

体力补充完毕后,Evan 迅速关上体内阀门。

Vermilion Fruit 大大延续了Evan 的战斗续航能力。

没有这个trump card 的底牌,他可不会随意出手,Evan 对自己的性命还是非常珍惜的。

不过Evan 的实力相比较和卡姆战斗的时候,提升了十数倍,仅仅一次补充,一枚万年Vermilion Fruit 的能量直接被他用光。

“咦?之前的几个十二变Inheritor 可没你这么耐打?”

傲蛮和Evan 近身搏杀,离得近,自然immediately 发现了Evan 的异样。

原本接近极限的身体一瞬间变得Essence, Qi, and Spirit 十足,让他不得不在意。

“怎么?你怕了?”

“hahaha ,怕?耐打才够过瘾!之前的几个Inheritor 实在是让人失望的很,我还没怎么爽,就已经成了一滩肉饼!”

Evan 咧嘴一笑,眼神中流露出危险的神色。

“小瞧十二变Inheritor ,可是会吃苦头的!”

或许是Vermilion Fruit 能量的注入起到了促进的作用,就在刚才,本我法相终于完成!

刺目的金光呈放射状射出。

one after another 闪电出现在本我法相周围。

随着rays of light 缓缓消散,一尊全身环绕golden 闪电的法相出现在空中。

本我法相,诞生了!

本我法相高约两米五,和之前动辄十米,十五米相比,显得娇小,身上也并没有显露出特别强大的imposing manner 。

他穿着一袭black 长袍,长袍上点缀着许多星星点点,仿佛漫天星空都在其中,极为华丽。

而他的相貌,简直和Evan 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模一样。

当然,这一点Evan 在创造法相的时候,心中已经有所预料。

之所以起名为本我法相,也正是如此。

模样虽相同,但是本我法相却有着灿golden 的长发和灿golden 的眼睛,是另一个版本的Evan 。

他刚诞生,眼神中充满了好奇,摇晃着脑袋打量this world 。

“这是什么?新的能力?”亚路嘉不屑的laughed ,“到了这个级别,最重要的是积累,想要一次性大幅提升battle strength 完全impossible !”

本我法相hearing this ,不由得looked towards 亚路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