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In For 100000 Years, Please Hurry Up Chapter 104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化作青年的阴阳Void Refinement 龙,双手下垂,规规矩矩的站在Ye Yun 身旁,心中依旧是restless 。

不过,他的眼神却是明亮的。

阴阳Void Refinement 龙现在总算明白,当时他在危难之时,为什么会有Tai Chi Chart 飞出来,帮他抵挡住大阵的恐怖力量。

因为……

他是Dragon Clan ,也是Ancestral Dragon 治下的clansman 。

祖Sir Long 慈悲,出手将他从生死边缘拉了回来。

“祖Sir Long ,我听我娘亲说,您失踪之后,十大超级Divine Dragon 混战,后又被Spiritual God 大军sneak attack ,当时藏龙continent 的Dragon Clan 混乱不堪……”

阴阳Void Refinement 龙搓了搓手,whispered 。

“我是新Ancestral Dragon 。”

Ye Yun 神情淡漠,望着阴阳Void Refinement 龙solemnly asked :“你娘亲,是怎么死的?”

新Ancestral Dragon ?

阴阳Void Refinement 龙heart shivered with cold ,有点not knowing what to do 。

不过,bloodline 上的压制,这是实打实的。

Dragon Clan 的bloodline ,是不会撒谎的。

一瞬间,阴阳Void Refinement 龙就转过弯来,接受了这位新Ancestral Dragon 的身份。

“祖Sir Long ,我娘亲乃是十大超级Divine Dragon ——曜日赤龙手下的亲卫军,她当年跟随曜日赤Sir Long 与其它Divine Dragon 大战,身受重伤……

后来,曜日赤Sir Long 带着我娘亲and the others 从藏龙continent 逃了出来,为了躲避追兵的追捕,只好选择分散逃亡。我娘亲无意之中闯入了Yin-Yang Cave ,当时惊动了阴阳old ghost 那个家伙,她与阴阳old ghost 一番大战之后,更是strength great injury ,我就是在那个时候,被怀有身孕的娘亲给产了下来……”

阴阳Void Refinement 龙缓缓的说道,语气低沉,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悲伤和气愤。

似乎对那阴阳old ghost ,依旧有着极大的怨念。

听到阴阳Void Refinement 龙的话,Ye Yun 轻lightly sighed 。

他能够想象出当时的场景。

一条带着身孕却又受重伤的母龙,误入Yin-Yang Cave ,原本以为逃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了,却didn’t expect 此处还藏着一个大有来历的Artifact Spirit 。

一番恶战之下。

这条母龙的伤势更加严重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又产下一枚龙卵。

“我娘亲虽然身受重伤,但是她拼尽全力击退了那个Artifact Spirit 的攻击,令此处大阵折损威能不少。所以当时双方偃旗息鼓,没有继续战斗,趁此机会,我娘亲正好利用此地的阴阳能量疗伤,同时慢慢的孵化出了还处在龙卵中的我……”

阴阳Void Refinement 龙悲声道。

“你娘亲,当年实在是太难了。”

Ye Yun 悠长一叹。

“是啊!祖Sir Long ,我娘亲由于早就身受重伤,在整体实力上要弱于那个可恶的阴阳old ghost ,所以在后面的连续战斗中,总是处于下风,勉强熬了上百万年,我娘亲就撒手人寰了!”

阴阳Void Refinement 龙恨声说道。

他攥着拳头,手上青筋暴起,a pair of dragon eyes 也变得血红一片。

阴阳old ghost 和他有absolutely irreconcilable 的血海深仇。

这是他心中的死结。

“en. ”

Ye Yun 默默nodded 。

这阴阳old ghost 和阴阳Void Refinement 龙,确实结下了血海深仇。

已经无法调和。

若想解决的话,也只能从一方入手。

Ye Yun 代表的Ancestral Dragon ,自然要帮助阴阳Void Refinement 龙。

不过。

阴阳old ghost 这个Artifact Spirit ,来自上个纪元,懂得的事情不少,说不定以后有大用。

Ye Yun 想了想,心中就有了定论。

“你娘亲离世之后,你的实力还比较弱小,又怎么躲得过阴阳old ghost 的镇压?”

Ye Yun 问道。

“祖Sir Long ,我娘亲临死之前使用Taboo Technique ,在我的身上布下了一层divine ability ,这道divine ability 一旦引爆,将会波及整个Yin-Yang Cave ,那阴阳old ghost 恐怕不死,也活不了多久。”

阴阳Void Refinement 龙说道。

Ye Yun 想了想,道:“是阴阳大葬之术吧?”

“是的,祖Sir Long 。”

阴阳Void Refinement 龙nodded ,他沉默了几秒,接着又道:“不过这阴阳大葬之术也是有时间限制的,正好我成长到了半步Divine King Realm ,这divine ability 也消失了,可这时我已经拥有了和阴阳old ghost 匹敌的能力了。”

“我明白了。”

Ye Yun 眉头一挑,继续道:“你娘亲有没有告诉你,当年的曜日赤龙的下落?”

“祖Sir Long ,我娘亲曾经嘱咐过我,说我达到Divine King Realm 之后,就可以离开Yin-Yang Cave ,一路向西,去开阳Star River 寻找曜日赤Sir Long 。”

阴阳Void Refinement 龙恭敬的说道。

开阳Star River ?

Ye Yun 想了想,并没有在脑海中查到关于开阳Star River 的任何记忆。

他只去过Alkaid Star 河。

但这开阳Star River ……又在何处?

开阳与瑶光一样,也是Big Dipper 之一。

“看起来,Divine Land 还是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秘,比如说这开阳Star River 的位置,世间少有人知……”

Ye Yun secretly said in one’s heart 。

“祖Sir Long ,那阴阳old ghost 被您制服了吗?”

阴阳Void Refinement 龙搓着手,有些紧张的问道。

“不错,封印在阴阳珠内了。同时,那阴阳珠也被我修复好了。”

Ye Yun nodded 。

他并没有隐瞒什么。

这条阴阳Void Refinement 龙无比的珍贵,自然要收到麾下,日后寻找曜日赤龙,Ye Yun 还想指望他出马。

“你跟我来。”

Ye Yun 轻声instructed 。

随即卷起一rays of light ,破开黑白汪洋,进入到大阵中枢空间内。

“不愧是祖Sir Long ,竟然如此轻易的就撕开了这大阵的中枢空间……”

进入到中枢空间之后,阴阳Void Refinement 龙心中兴奋异常,忍不住glanced around 。

他一眼就看到了那颗black and white, two colors 的阴阳珠,静静矗立在虚空中。

“那个阴阳old ghost 被封印在阴阳珠内,你暂且不用多想什么……”

Ye Yun 淡声说道。

“是,祖Sir Long 。”

阴阳Void Refinement 龙乖巧的说道。

他目光一转,便看到了一袭white clothed 的顾安然。

不过此刻的顾安然,并没有看见两人。

这是因为Ye Yun 出手隔绝了此地的空间。

他是Ancestral Dragon 的秘密,并不想被Little Junior Sister 所知晓。

“过来!”

Ye Yun a light shout ,伸手抓向了那颗巨大的阴阳珠。

阴阳珠在他力量的影响下,迅速缩小,最后只剩下palm-size 。

Ye Yun 一抖手,阴阳珠in an instant 消失了。

旁边的阴阳Void Refinement 龙,见此不由得瞠目结舌。

祖Sir Long 这是要做什么?

原本在他心中,还等着祖Sir Long 给他报仇呢,didn’t expect 的是,祖Sir Long 却把阴阳珠给收了。

“难道说,祖Sir Long 对这阴阳珠也有兴趣?”

阴阳Void Refinement 龙揣测不安的想道。

Ye Yun 身子端立不动。

而他的a wisp of Primordial Spirit 带着阴阳珠,却进入了仓库里。

“寨镜,跑哪儿去了?快点出来,你的生意上门了!”

刚到仓库的门口,望着漆黑沉寂的仓库空间,Ye Yun 脸上挂着笑意,忍不住大喊了一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