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In For 100000 Years, Please Hurry Up Chapter 1333

third test 擂台赛进行得很激烈,各大Divine King Realm 的sword dao Heaven’s Chosen 连续出场。

赛事持续了七日之久。

最终,才把前三名给筛选了出来。

姜泠月获得第三名,盘武获得第二名,而第一名的桂冠,被一个叫做冷无风的sword dao Heaven’s Chosen 给摘取。

这个冷无风,也是Divine King Realm 8-Layer 。

按理说他和盘武的实力差不多,只不过他运气极好,险胜了姜泠月之后,后面的那个对手并不太强,所以轻松摘得了头名的桂冠。

“只获得了个第三,差一点就没有录取……”

姜泠月站在广场上,心有余悸的sighed 。

“没关系,前三名即使没什么奖励,都有进入出世间的资格……”

Ye Yun 拍了一下姜泠月的fragrant shoulder ,温和的said with a smile 。

“叶尘,我也要加入Windcloud Hall ,和你并肩作战。”

姜泠月望着Ye Yun ,目光炯炯有神。

尽管眼前的叶尘比她弱,但不知为何,姜泠月总想和他在一起。

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好啊,没问题!”

Ye Yun 轻轻一笑。

姜泠月虽然现在弱了点,等到了出世间,Ye Yun 会给予她一定的帮助。

让这个美女在短期内,快速的超越盘武和那个冷无风。

至于出世间的Windcloud Hall ,也是Ye Yun 最近几天才告诉姜泠月的。

整个广场上。

只有姜泠月才知道出世间有Windcloud Hall 和War God 堂,至于盘武and the others 都不知道,他们没有渠道获知这些消息。

“哼……”

盘武看到姜泠月和叶尘站在一起,状态颇为亲密,忍不住coldly snorted 。

他获得了第二名。

但是和姜泠月没有交上手,这多少让他有些遗憾。

若是能在擂台上正面击败姜泠月,盘武相信对那个叶尘绝对是一种精神打击。

“什么狗屁提前录取,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叶尘也只配给我提鞋而已!”

盘武望着Ye Yun ,eye shows the ominous light 。

叶尘害他出丑,这笔账他迟早要清算。

目光一转。

盘武looked towards 了距离自己不远的冷无风。

这个家伙实力和他差不多。

若是他全力出手,盘武相信自己有击败冷无风的实力。

心中越想越恼,盘武大步走到冷无风的面前,嗤笑一声,挑衅道:“冷无风,这个第一名就应该是我的!”

“是吗?等到了出世间,我们可以相约打上一场!”

冷无风both hands crossed near chest ,毫不客气的反唇相讥。

“也好!”

盘武咬着牙答应了。

两个人的目光,in this brief moment 激烈的对撞,虚空中都擦起了轻微的火花。

两大sword dao Heaven’s Chosen ,一个个都proud and arrogant ,总想把对方压制下去。

“叶尘,冷无风,盘武,姜泠月,你们随我来……”

虚空中,Elder Duan 望着下方高声说道。

“好!”

四人腾空而起,跟着Elder Duan 飞走了。

广场上。

众多的sword dao Heaven’s Chosen 脸上都露出了羡慕嫉妒恨的神情。

“他们去了出世间,从此之后,便和我们的命运completely different 了……”

一名Divine King Realm 三层的青年摇头叹息道。

“是啊!”

很多人纷纷nodded ,神情显得有些沮丧。

dong!

一名Divine King Realm sixth layer 的middle aged big man 猛地跺脚,有些愤然的说道:“擂台赛的前三名我都服气,唯独这个叶尘我不服!若是按照battle strength 来说,他连Divine King Realm fourth layer 的cultivator 恐怕都打不过,可这样的人却提前录取了!”

“叶尘跃级而战,成绩惊人,试问现场谁能做到?”

一名Divine King Realm fourth layer 的青年,斜睨着眼,said with a cold laugh 。

“那有什么用,他现在不过是Divine Venerable Realm ,若想cultivation 到Divine King Realm ,还不知要到何年何月!至于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谁都说不好!”

middle aged big man coldly snorted and said 。

那名青年frowned ,一脸无奈的道:“你竟然敢这么说叶尘?他怎么说也是出世间的Disciple ,论其身份,地位远超我等……”

“说了又能如何?”

middle aged big man both hands crossed near chest ,said with a sneer :“我看这个叶尘,也是个短命鬼,能不能活上一千年都难说!haha !”

说完之后。

他有些情绪失控的大笑了起来。

广场中。

有一些人跟着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也有一些人皱frowned 。

说实话。

背后说人家短处,确实有些不太好。

pa!

一道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middle aged big man 身子倒飞出去,他哀嚎了一声,用手捂住脸颊,loudly shouted :“谁敢打我?”

虚空一阵波动,司空鹰脸色阴沉的走了出来。

“我。”

他indifferently said 。

Pavilion Lord ?

middle aged big man 一看到司空鹰,顿时吓得心惊肉跳,腿上一软,立刻跪了下来。

其他sword dao Heaven’s Chosen ,看到司空鹰也吓了一跳,跪在地上,神情慌张。

这可是Sword Pavilion 的Pavilion Lord 。

在所有人心中,Pavilion Lord 他拥有Supreme 的权威。

这要是放在外面。

别说是Sword Pavilion 的Pavilion Lord ,哪怕就是一名Sword Pavilion 的Disciple ,对Divine Land 的各Great Influence 来说,所拥有的震撼效果都是unimaginable 的。

“你叫什么?”

司空鹰眼皮微眯,神色淡漠的问道。

“李乐山。”

middle aged big man 老实的答道。

“李乐山,你当众侮辱出世间的Disciple ,从此刻起,你被逐出Sword Pavilion !”

司空鹰coldly said 。

“Pavilion Lord ,我不是有意的,请再给我一个机会啊!”

李乐山顿时急了,连连磕头,weeping bitter tears 的喊道。

他好不容易一路过关斩将,才获得了宝贵的Sword Pavilion Disciple 名额,想不到因为自己的speak without careful diction ,失去了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

他自然不甘心。

“滚吧!”

司空鹰不耐烦的大袖一挥,李乐山便消失在了广场上。

剩余的那些Heaven’s Chosen ,此刻如坠冰窖,shiver coldly 。

谁也didn’t expect ,侮辱出世间的Disciple 会背负这么大的罪名,直接被开除了。

这too terrifying 了。

司空鹰目光扫过全场,indifferently said :“尔等引以为戒!”

“是!”

众人连忙答道。

司空鹰的身躯缓缓的消失在了虚空之中,next moment ,他出现在了神山某处。

此刻Ye Yun 等四人,已经在此处等候着。

“Pavilion Lord !”

一见到司空鹰,几人连忙恭敬的说道。

司空鹰大手一挥,身旁一座Concealment Array 打开,里面露出了一个巨大的Transmission Formation ,他迈步走了过去,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跟我来,我带你们去出世间。”

“是!”

盘武、冷无风and the others 脸色凛然的跟了过去。

Ye Yun 走在最后。

对于这个出世间所在的位置,他也是非常的感兴趣。

enter the formation 法。

Ye Yun 观察了一下,发现这座Transmission Formation 确实比Divine Land 的任何一座Transmission Formation 都要巨大,都要古老。

densely packed 的mysterious 阵文,分布在每一个角落,站在大阵中央,一股Great Desolate 般苍茫的气息滚滚assaults the senses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