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二元剑诀一出,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陡然逆转。

一种extremely mysterious and abstruse 的感觉,从剑上传了过来,首当其冲,影响最大的自然就是正在施展天命轮回指的武德。

“这sword technique ……”

武德startled ,瞳孔紧缩,脸上的肌肉tú tú 直跳。

在他的眼中,整个Heaven and Earth myriad forms 骤然间消失了。

只有一把剑。

漂浮在亘古的光阴长河之中。

任何的攻击,都难以撼动这把剑的无敌之姿。

武德的天命轮回指,在in midair forcibly 的停了下来,他身后的六座black 的大门,突然也disappeared 了。

“oh! ”

武德双手垂立,颓然的sighed 。

他知道,仅凭着他最强divine ability 天命轮回指,绝对无法战胜Ye Yun 。

若想战胜……

除非,他的cultivation base 超过Ye Yun 几个small realm 才可以,或者他的原本fleshy body 能够进入到这一方world 。

但显然后者是impossible 的。

所以武德心中沮丧,他悲观的认为,自己只要在这一方world 中,这一辈子也无法击败Ye Yun 。

毕竟这个家伙,底蕴深厚得unimaginable ,cultivation speed 一定会超越他。

“莫非,他就是这方world 的Child of Destiny 吗?”

武德心中暗自想道。

如果真的是Child of Destiny ,汇集了this World 的无穷气运,那么他这个outsider ……输得倒也不冤。

看到满天的natural phenomenon 忽然消失,武德停在in midair 收手了,Ye Yun slightly smiled ,将剑收了起来。

这个武德,不愧是Supreme level 的人物。

见识极其高远。

能一眼看出来他这一剑中透出的玄机。

恐怕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太上神尊,也无法真正理解这一剑的玄妙。

“我败了!Fellow Daoist !”

武德双手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沮丧的说了一句,从in midair 落了下来。

看到这场战斗还没开始打,就突然间结束了,下方广场上所有的人都炸锅了。

“No way ,这场战斗这么快就结束了?”

“那个龙云子将剑摆在胸前,像模像样的,如此轻松的就赢了?”

“元Demon God 的天命轮回指,看起来极为霸道,竟然也会输吗?”

“你们都别瞎猜了,嗜bloodfiend 王和他们两个人是一起来的,早就认识,这场比试,肯定是故意放水了。”

“so that’s how it is ……”

all around 的powerhouses discuss spiritedly ,神情各异,对于这一场战斗的突然结束,众说纷纭。

多数人都认为Ye Yun 是在装腔作势。

将剑横在胸前,就吓退了那么强大的天命轮回指的divine ability ?

这简直是天大的玩笑。

除了早有预谋,有意放水,没有任何缘由能解释这场比试。

虚空之中。

除了冷漠的玉Heavenly Venerable 。

其他六Great Heavenly Venerate 也都亲眼看到了这一幕,每人的眼中透着不屑的神情。

那个龙云子的装腔作势,都难以入六Great Heavenly Venerate 的法眼。

反而是武德的那一式divine ability 所造成的Heaven and Earth natural phenomenon ,吸引着六Great Heavenly Venerate 。

“真是可笑,想不到这样shameless 的人,竟然能够最后争夺玉Heavenly Venerable 的夫婿名额!”

绝Heavenly Venerable 一脸冷静,目光如刀,微不可觉地嘲said with a smile 。

“Eldest Senior Brother ,放心好了,他后面的对手可是Divine Venerable Realm 6-Layer ,绝对不会放水的。”

赤Heavenly Venerable 淡然道。

“不错!”

其他几Great Heavenly Venerate 纷纷nodded 。

似乎in this brief moment ,几Great Heavenly Venerate 对于这个龙云子没有任何的好感,都希望他输掉下一场比试。

另外一个方向。

盘坐在巨大莲花台上的太上神尊,神情倒是有些动容,这first style swordsmanship ,他还是看出了一点门道。

“这Sword Art 倒是有些意思,不过比起天命轮回指,formidable power 上差了不少,看来那个元Demon God ,还是放水了。”

太上神尊轻轻摇头。

对于这种行为,他也是无可奈何。

Ye Yun 从in midair 落了下来,而此刻另一场的决斗,也已经激烈的开展了起来。

但他并没有心思观察那场比赛。

在Ye Yun 的心中,无论那两个家伙谁胜出,都不是他的对手。

“Fellow Daoist 啊!你可真厉害!”

Ye Yun 双脚一落地,武德便竖起了一根大拇指,露出了佩服的神情。

“现在服气了吧?”

Ye Yun haha 一笑。

“这辈子,我要想超过你看来是impossible 了。”

武德苦涩的说道。

看到这个来自异界的家伙倒是has several points of 自知之明,Ye Yun 还是颇为赞赏。

“都说树大好乘凉,不如you two ,以后就跟我混吧?”

Ye Yun 忽然一笑,十分平静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跟你混?”

武德瞪起了眼睛,难以置信。

旁边的嗜bloodfiend 王也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不知道这位龙云子Fellow Daoist 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位龙云子Fellow Daoist 是Monster Race ,而他们是Demon Race ,完全八竿子打不着?

“这件事情,你可以考虑考虑,倒不用着急答复我。”

Ye Yun said with a smile 。

对于Ye Yun 的this remark ,武德并没有觉得是开玩笑,他脸色凝重,低头沉思了起来。

说实话。

与Ye Yun 接触了这么久,他一点都didn’t touch 清底细。

只是察觉此人deep and unmeasurable 。

在Divine Land 中,似乎没有任何声望。

但是,这个恐怖的家伙,不仅仅在力量上远胜他这个Primeval Demon Race 的Demon God ,就是在sword technique 和道法divine ability 之上,也胜过他。

他的那杆Purple Gold 烟杆,当初却无缘无故的失踪,进入到这一方world 后,落入了Ye Yun 的手里。

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武德unimaginable ,Ye Yun 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他突发奇想,若是跟着Ye Yun 混的话,倒也不错,毕竟人家归还了Purple Gold 烟杆。

再加上the past few days 处得也不错,有了这么一棵大树,他在Divine Land 就安全了很多。

虽然是一个world 的Supreme ,但武德还是非常清醒的——在this World 中,他并不算金字塔上最强的那一批。

Divine Land boundless ,比他强的人多得是。

“好,那我以后就跟你混了。”

武德忽然lifts the head 来,目光炯炯有神地盯着Ye Yun 说道。

“a wise man submits to circumstances 。”

Ye Yun 眼中露出了赞叹的目光,然后looked towards 了嗜bloodfiend 王。

嗜bloodfiend 王嘴唇翕动了两下,神情尴尬。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位强大的Primeval Demon Race 的Demon God ,突然归顺了龙云子senior 。

若是不答应的话,他真担心日后嗜Blood Demon Race 会被灭掉。

“senior ,我以后也唯你是从。”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嗜bloodfiend 王双手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一脸庄重的说道。

“很好,既然二位这么有诚意,日后我也不会亏待二位的。”

Ye Yun 轻轻一笑,抬头looked towards 了in midair 的战斗。

Ye Yun 决定,再观察两人一段时间。

若是表现不错的话,他自然会送些medicine pill 出去。

这些强大的Demon Race ,若是有了Divine Grade medicine pill 的辅助cultivation ,cultivation speed 自然会变得更快。

in midair 的战斗,足足持续了two hours 。

最后才分出了胜负。

赢得这一场战斗胜利的,竟然是丙字号的瀚海神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