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不愧是瀚海神尊,一身的Water Element divine ability 如此了得,战斗起来也十分的持久,能够胜出,倒也并不让人意外。”

“瀚海神尊赢了这场比赛,接下来面对那个龙云子,应该毫无悬念了。”

“恭喜瀚海神尊!“

“haha ,瀚海神尊为我Monster Race 争得了荣誉,在上千名的Divine Venerable Realm powerhouse 中,力拔头筹,最终即将成为玉Heavenly Venerable 的夫婿!”

广场中,所有Monster Race 的Divine Venerable Realm powerhouse ,一个个脸上都笑开了花,对in midair 的瀚海神尊,十分恭维的说道。

this time Demon Race 和Monster Race ,双方Divine Venerable Realm powerhouse 都evenly matched 。

最后Monster Race 胜出。

令Demon Race powerhouse 全军溃散,实在是大快人心。

“玉Heavenly Venerable ,必然归我了……”瀚海神尊听了下方众人的褒奖,脸上露出了胜利者的自信微笑。

他looked towards 了下方的那道white clothed 身影,眼中浮现出一丝嘲讽之意。

仅仅是Divine Venerable Realm 2-Layer 。

无论如何,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一场Martial Arts Groom Choosing Competition 的最终胜者,一定会是他瀚海神尊。

“这个瀚海神尊倒还可以,本体是一条神鳄,fleshy body 也极为的强大,若是他能成为玉Heavenly Venerable 的夫婿,倒也算是勉勉强强了。”

太上神尊目光闪动,心中如此想道。

在他心中,还是非常期待那位拥有Divine Dragon 真身的龙云子能够胜出。

但太上神尊也非常清楚,龙云子的cultivation base 实在太低了。

与瀚海神尊相比,足足差距四个small realm 。

双方同属Monster Race 。

无论是神鳄还是Divine Dragon ,fleshy body 的防御和力量都非常的强大。

从fleshy body 上来讲,似乎难分伯仲。

“瀚海神尊,你刚刚比试完一场,暂且休息三个时辰,恢复一下法力。”

太上神尊忽然开口说道。

“reporting to 太上神尊,对于一个Divine Venerable Realm 2-Layer 的little fellow ,我现在出手应付绰绰有余,不需要休息!”

瀚海神尊双手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十分霸气的说道。

“也好。”

见瀚海神尊没有露出什么疲态,in great spirits ,法力雄厚,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太上神尊slightly nodded 。

“老大,这个瀚海神尊很是猖狂啊!经历了一番苦战,竟然都不休息,就想和你决斗!”

武德板着脸,望着in the sky 的瀚海神尊,极其不爽的groaned 。

此时他的称呼,也从Fellow Daoist 改成了老大。

毕竟,他已经下定决心要抱着Ye Yun 这一棵大树了。

说不定混得好的话。

他也能够从Ye Yun 那里讨要一些Divine Grade 的medicine pill 过来。

看到这位Demon God 忽然间改了称呼,旁边的嗜bloodfiend 王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位Demon God big brother ……可真会见风使舵。

嗜bloodfiend 王自认为自己脸皮够厚,但也没厚到这种程度。

这家伙……

真是不讲武德!

嗜bloodfiend 王心中腹诽不已。

“老大,这瀚海神尊很猖狂,你去教训教训他吧。”

深呼took a deep breath ,嗜bloodfiend 王也改变了称呼,恭敬的说道。

看到Two Great Demon Races 的神尊同时改了称呼,都管自己叫老大了,Ye Yun 不由得轻笑了起来。

previous life 。

Ye Yun 是Cangnan Continent 的第一个恶霸,gang of scoundrels 不少,身边的好brother 自然也不少。

只不过,十万年后,那些好brother 都已经作古了。

如今又多出了两个Demon Race 的小弟,让Ye Yun 似乎又找到了昔日恶霸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爽。

所以,他才笑了起来。

“放心好了,这个家伙既然这么overestimate one’s capabilities ,那我就给他一点教训。”

Ye Yun nodded ,破空而起,进入了Martial Practice Stage 空间。

“真是期待啊!”

武德望着in midair 的那个white clothed 背影,目光中透着一丝狂热。

他很想知道,差距四个small realm 的Ye Yun ,是如何战胜瀚海神尊的。

若是他对阵瀚海神尊,哪怕施展天命轮回指,武德也自认不是瀚海神尊的对手。

毕竟realm 差距太远。

在in midair ,Ye Yun 和瀚海神尊遥遥相对。

Ye Yun 望着瀚海神尊,笑问道:“你不休息一下吗?”

瀚海神尊顿时大怒。

这个家伙也实在太猖狂了吧?

小小Divine Venerable Realm 2-Layer ,竟然敢对自己如此不敬?

伴随着心中的怒气,整个Martial Practice Stage 内,忽然涌出了一片blue 的水流。

bang bang!

湖水激荡,宛如灭世的浪潮,卷起了一条条blue 的水龙。

水dragon body 躯庞大,continuously 咆哮,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散发出惊天的恐怖imposing manner 。

哪怕有Martial Practice Stage 的Formation ,下方的Divine Venerable Realm powerhouse 看到这一幕,也无不变色!

“瀚海神尊这是一出手就要出大招啊!那小小的龙云子能够承受得起吗?”

一名cultivator 嗤said with a smile 。

“他要是能承受得起才怪,恐怕一道divine ability 过去,他就要跪了。”

另外一名cultivator said with a big smile ,对于龙云子的轻视毫不掩饰。

武德听到这两个人的对话,不由得curl one’s lip ,投过去一丝轻蔑的目光。

这两个little fellow 懂个屁。

以他一方world Supreme 的眼光来看。

他们的老大……实在是恐怖得要命。

绝对是这一方world 的Child of Destiny ,汇集了所有的气运。

未来成长起来,到了world Supreme 那一步,恐怕连他的真身也不是对手。

望着如此嚣张的瀚海神尊,又搞出了这么强大的divine ability natural phenomenon ,Ye Yun 嘴角微微翘起,轻轻laughed 。

拿下这个瀚海神尊,Ye Yun 有的是办法。

他甚至可以动用苍穹幻灭眼,直接一眼就将翰海神遵化做颗粒,消失在这个世上。

也可以动用祖strength of Dragon ,一拳就打爆瀚海神尊。

或者利用其他divine ability 。

不过,Ye Yun 并不想那样,太过张扬。

他这副相貌出现在Great Firmament 域的时候,用得最多的就是sword technique 。

如今还是动用二元sword art 好了。

Ye Yun 抽出了那一把剑,横在胸前,淡淡的看着瀚海神尊。

给这个家伙一次出手的机会。

免得他一旦施展出死境之剑,瀚海神尊就没有任何机会了。

“ao 嗷……”one after another 水龙咆哮,aggressive ,moved towards Ye Yun 扑了过来。

Ye Yun 无动于衷。

脸上的表情peaceful 。

这一副“装腔作势”的表情,落在了其他人眼中,大家都不由得笑了起来。

这个家伙,面对Divine Venerable Realm 6-Layer 的瀚海神尊,还要这么装吗?

this time ,连太上神尊都有些看不过去了。

这个龙云子,也太托大了吧?

太上神尊皱眉。

hu hu ……

数百道巨大水龙呼啸而至,每一道都带着大山般的万钧力量。

然而,令所有人都didn’t expect 的一幕发生了。

所有的水龙仿佛受到一股强大力量的牵引,moved towards 那一把剑飞了过去,在接近剑身三丈的距离之内,便开始一丈一丈的消失了。

消失的速度快得unimaginable 。

漫天凶恶的水龙,in this brief moment ,竟然全都disappeared 了。

“怎么会这样?”

看着自己的攻击突然间轻易的就消失了,瀚海神尊脸上的神情大变,难以置信的看着Ye Yun 。

此时,整个太上忘情宫。

上上下下所有观看这场比试的人,无不震惊得目瞪口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