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tsk tsk ,此等Sword Art ……怎么会出现在这一方world ?”

亲眼目睹了Ye Yun 施展的二元sword art 之后,武德瞪大眼睛,tsk tsk 地赞叹着,心中生起了stormy sea 。

凭着他的见识。

武德认为这种强大的Sword Art ,simply 不应该出现在一名只有Divine Venerable Realm 的cultivator 身上。

当把剑横在胸前。

似乎所有的攻击都无法攻破这一剑。

想想就很terrifying 。

武德知道,这一剑绝对impossible 只有this move 。

如果防御都无法破开的话,那么这一剑的攻击之术,恐怕会更让人心生恐惧之感。

一想到这里,武德不由得打了个shivered 。

原本他为寻找Purple Gold 烟杆而来,以为这一方world 没什么厉害的人物,却didn’t expect 碰到了如此deep and unmeasurable 的Ye Yun 。

……

“我没看错吧?就这么简单的破开了瀚海神尊如此强大的一式Water Element divine ability ?”

“这怎么可能?龙云子装腔作势,怎么还成功了?”

“该不会是瀚海神尊也是他的熟人,故意放水的吧?”

“……”

广场之上,那些前来参加Martial Arts Groom Choosing Competition 的Divine Venerable Realm 的powerhouses ,一个个都沸腾了起来。

对于刚才两个人的初次交手的结果,都难以置信。

七朵彩莲上。

七Great Heavenly Venerate 看到这一幕,也不由得震惊得speechless 。

this time ,就连绝情寡欲的玉Heavenly Venerable ,看到这first style swordsmanship 也不由得睁开了眼睛。

她那一张冰寒的小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情。

这Sword Art 好强!

这是七Great Heavenly Venerate 心中同时升起的一种念头。

而另外一朵巨大莲花上的太上神尊,心情激动,差点没站起身来。

“这个龙云子怎么会这么强?按理说……Dragon Clan 不应该有这么强大的sword technique 啊?在Divine Land 之中,sword technique 最强大的,不应该是Sword Pavilion 吗?”

太上神尊喃喃自语,脸上透着震惊的神情。

而最为震惊的,正是Ye Yun 对面的瀚海神尊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么强大的一式divine ability ,哪怕就是Divine Venerable Realm 5-Layer 的cultivator 都无法接下——而对面那个装腔作势的Divine Venerable Realm 2-Layer 的龙云子,竟然给接下来了?

那一招sword technique 怎么会那么诡异,致使他所有的攻击竟然全都消失了?

是因为,那里有一件强大的空间法宝吗?

瀚海神尊投入Divine Consciousness ,火速扫视一番,却并没有发现有任何法宝的踪迹。

这让他心中疑惑不解。

Ye Yun 目光发生变化,他不再给瀚海神尊什么机会了。

“现在轮到我了。”

Ye Yun 手上的剑,顿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他整个人忽然间消失了。

a sword light 破空而至。

这a sword light ,仿佛Heaven and Earth 初开时的那一道璀璨的sword light 。

简简单单的a sword light ,却有splitting heaven and earth apart 般unimaginable 的terrifying power 。

瀚海神尊瞪大眼睛,难以置信。

快……

实在是太快了!

瀚海神尊只感觉肩头猛的一痛,随着鲜血的飚射,他的半条臂膀,竟然被那一剑斩了下来。

Ye Yun 站在in midair ,收回了剑。

瀚海神尊此刻极为狼狈,半条臂膀都被砍掉了,像个血人。

“你败了。”

Ye Yun 淡淡的开口说道。

“是的,我败了,想不到龙云子Fellow Daoist 有如此terrifying 的sword technique ,我甘拜下风!”

瀚海神尊脸色极其难看,他一手抓住断掉的那条臂膀,往伤口处fiercely 地一按。

那条臂膀竟然又接了回去。

只不过,瀚海神尊的look pale ,似乎这一剑对他的伤害也十分的巨大。

说完一番话后。

瀚海神尊转身就走,毫不停留,甚至都没有回到广场上,直接就消失在了天际。

“这到底是什么Sword Art ?一攻一守都如此强大,若是this child 到了我this realm ,恐怕……我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莲台上的太上神尊猛地suck in a cold breath of air ,心中的震撼hard to describe 。

但next moment ,他的眼眸深处闪过了一丝兴奋的神色。

这Sword Art 确实不错。

按照太上神尊的见识来说,这种玄妙的sword technique ,已经能够媲美Sword Pavilion 的Supreme sword technique 了。

“don’t let one’s own fertile water flow into others’ field ,我还能让你跑喽?”

太上神尊冷冷的一笑。

不过,他脸上的神情,转眼就变得缓和了下来。

“经过近十天的角逐,this time Martial Arts Groom Choosing Competition 的头名,落在了海外loose cultivator 龙云子的身上。”

太上神尊缓缓地说道,那威严的声音传遍了太上忘情宫的每一个角落。

hua hua ……

太上忘情宫的所有dísciple ,在这时候都激动得鼓起了掌。

掌声非常的热烈,宛如海潮,经久不息。

Ye Yun 对此充耳不闻,只是深情地望着彩莲上的云霄。

如今,这位玉Heavenly Venerable 已经不再闭着眼睛了。

她那一双silver 的冰冷眼眸,此刻正望着自己。

没有丝毫的情意可言。

Ye Yun in the heart 微微的sighed 。

云霄的这个样子,让他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苦涩。

in midair 的太上神尊,突然又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as the saying goes ,春宵一刻值千金,我辈cultivator 不像世间之人,讲究that many 繁文缛节,即刻起,玉Heavenly Venerable 与龙云子二人正式成婚,enter the bridal room 。”

这么快就enter the bridal room ?

Ye Yun 微微一愣,随即脸上就露出了一丝欣喜的笑容。

想不到,这太上神尊也是个性情中人。

这种做法Ye Yun 倒是很喜欢。

如果真的让他参加一场盛大的婚礼,狂欢个三天三夜才能入洞房的话,Ye Yun 还是很抗拒的。

“想不到,这么快两人就要入洞房了,那咱们还是走吧。”

广场上的Demon Race 和Monster Race 两方的Divine Venerable Realm powerhouse ,听到太上神尊颁布的这个消息,一个个脸上都透着失望,纷纷摇头叹息,破空而去。

“Demon God big brother ,我们两个怎么办?”

嗜bloodfiend 王望着空落落的all around ,有些慌张的问道。

“还能怎么办?老大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这两个小弟自然到附近等候好了。”

武德用Purple Gold 烟杆敲了一下嗜bloodfiend 王的脑壳,然后拉着他迅速离开了太上忘情宫。

看着这两个活宝也离开了。

Ye Yun 只是laughed ,知道两个人并没有走远。

“玉儿,你带龙云子直接入洞房吧!”

太上神尊突然开口说道。

“好的,Master 。”

冰冷的玉Heavenly Venerable ,绝美的小脸上没有丝毫的欢喜神情,但她依然站起身来,脚踩七色莲花,来到了Ye Yun 的身边。

Ye Yun 一步迈了上去。

看着云霄千年不变的冰冷神情,又想起她方才如此听从太上神尊的话。

Ye Yun 的眉头,slightly frowned 。

看来这几万年以来,太上神尊没少在云霄身上下功夫。

整个太上忘情宫,能够支使得动云霄的,恐怕也只有太上神尊了。

能够让一个如此冰冷的美人,去和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男人进入洞房。

这得有多么坚强的意志才能做到?

彩莲飞起。

化作一道彩光,遁入一处山谷的阁楼之内。

“我要和你入洞房,你应该懂得怎么做吧?”

进入房间之后。

云霄忽然转过身来,依然冰冷无情地望着Ye Yun ,coldly said 。

“这是个男人都会。”

Ye Yun 脸色尴尬,轻轻shook the head ,helplessly said 。

就在此时,Ye Yun 的神色微微一动。

他发现一个虚幻的silhouette ,极其收敛的,悄悄出现在了阁楼的周围。

太上神尊怎么来了?

Ye Yun 皱眉。

这个old bastard ,难道是个喜欢蹲墙根的变态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