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太上神尊restraining aura ,悄悄的躲在了阁楼外面。

他站在绿意浓郁的树冠上,lush and green 的树叶,遮盖了他那介于虚幻和真实之间的silhouette 。

望着阁楼,太上神尊眼神中透着一抹狂热之色。

“快了!快了!”

太上神尊心中暗自说道。

此刻,他的眼眸中烁烁放光,仿佛阁楼内即将有一件稀世的珍宝出现在这世within the realm 。

尽管cultivation base 极高,太上神尊也收敛了气息,但他还不知道,他的出现,早已经引起了Ye Yun 的注意。

阁楼内。

Ye Yun 默默的等候了一会儿,发现太上神尊依然没有离开的迹象。

而此时。

一脸冰冷的云霄却坐在了床上,面无表情地看着Ye Yun 。

似乎眼神中,也透着一丝疑惑的神情?

那意思是在说。

既然你那么懂……你怎么还不动手?

Ye Yun 自然也看懂了云霄眼神中的淡淡幽怨。

不过。

老变态就在外面蹲墙脚根,他自然impossible 动手。

Ye Yun 想了想,sighed ,然后走了出去。

他站在门口,望着那棵大树的方向,脸色很平静,并没有说话。

毕竟太上神尊也是云霄的Master ,他多少要给一些面子。

“奇怪,这个家伙怎么跑出来了,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他此刻不应该和云霄成就好事吗?”

太上神尊隔着树叶的缝隙,看着一身white clothed 的Ye Yun ,脸上露出了一丝懵逼的神色。

Ye Yun 站着不动。

过了几个呼吸的功夫后。

“这家伙……难道看到了我?但这也impossible 呀,他才Divine Venerable Realm 2-Layer ,我都是半步Divine King Realm 的powerhouse 了。”太上神尊沉不住气了,脸上肌肉微跳。

Ye Yun 依旧站着不动,目光看着太上神尊,嘴角忽然浮现一丝笑意。

这个老变态,若再不走的话,他可真要赶人了。

太上神尊看到Ye Yun 嘴角的笑容,心里越想越不是个滋味。

但高傲的性格,根本impossible 让他主动现身。

从deep in one’s heart ,太上神尊还是觉得Ye Yun impossible 看见自己。

如果一个小小Divine Venerable Realm 2-Layer 的Monster Race cultivator 都能看到自己的话,那么自己这几十万年的cultivation 真是白修了。

云霄走到门口。

“龙云子,你怎么还不开始?”

“你先回去等我,我在这里先透口气,酝酿一下力气。”

Ye Yun 回头一笑。

他忽然发现,云霄有些急不可耐。

难道自己的新相貌,真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吗?

还是说,因为他的实力太强,征服了云霄那颗冷傲的心?

想来想去,Ye Yun 觉得这些理由不太可能,cultivated Supreme Indifference 大道的云霄,怎么会有这样的心理活动?

absolutely impossible!

云霄的异常表现,让Ye Yun 心里升起了一丝警惕之感。

听了Ye Yun 的这一番话,云霄默默的nodded ,转身回到了屋里,坐在床上。

Ye Yun 看着那棵大树的方向,对着太上神尊招了招手。

他都这么明显了,这old bastard ,应该知道什么意思了吧?

“这家伙果真发现了我,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一瞬间,太上神尊双目圆睁,脸上浮现出巨大的look of shock ,心中升起了stormy sea 。

trifling Divine Venerable Realm 2-Layer 的龙云子,竟然能够发现他,实在是令人不可思议。

“hmph! ”太上神尊complexion ashen ,身体微微一晃,瞬间消失在了大树上。

看到太上神尊离开了,Ye Yun 摇头一笑,转身走了回来。

他随手在屋里布下了一个禁制,目的是为了防止太上神尊的偷窥。

“玉Heavenly Venerable ,你长得和我的一个朋友很像……”

Ye Yun 站在云霄的身前,试探着问道。

“是吗?这与我们洞房花烛夜……有什么关系?”

云霄lifts the head 来,目光冷冷的望着Ye Yun 。

Ye Yun 心头一痛,忍不住轻声sighed 。

Supreme Indifference 大道,真的害了云霄。

他现在无论采取任何方式提示云霄,都难以让云霄重新拾起原来的记忆。

那一段记忆彻底的被斩灭了。

“现在是入洞房的时间,既然你懂的话,我就配合你好了。”

云霄开口说道,她忽然主动站了起来。

Ye Yun 不知道说什么好。

难道,这一切都是太上神君背后授意的吗?

否则如此不近人情的云霄,怎么会这么执着的执行洞房的这个任务?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

虽然,Ye Yun 暂时也没想明白。

不过他也无所谓。

太上神尊虽然是半步Divine King Realm 的powerhouse ,但Ye Yun 并不怕他。

……

Ye Yun extend the hand 去,轻轻的在云霄那张冰冷的小脸上抚摸着,感受到那种彻骨的寒意,顺着肌肤传了过来。

“你受苦了。”

Ye Yun sighed ,心中哀伤,然后两个手落在了云霄的身上。

……

到了后半夜的时候,外面一片漆黑,偶尔有不知名的鸟声,从山谷中传来。

“en? ”

Ye Yun 忽然心头一跳。

他惊讶的发现,云霄silver 的眼眸开始发光,她的身体仿佛一台巨大的抽水机,疯狂的抽取他体内的能量。

若是换成普通的cultivator ,在这种抽取之下,恐怕会变得极为的虚弱。

但Ye Yun 是Ancestral Dragon 之体,这种抽水机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感觉。

Ye Yun 不动声色。

他现in the heart 似乎有些猜测,但还需要证明。

如果能够助云霄一臂之力,让她有所breakthrough 的话,Ye Yun 自然甘愿做一枚绿叶。

云霄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大,似乎正在moved towards Divine Venerable Realm 的门槛breakthrough 而去。

Ye Yun 脸上带着微笑。

果然……

这次的Martial Arts Groom Choosing Competition ,都是有计划安排的。

就是为了让云霄通过这种Dual Cultivation 的方式,breakthrough 到Divine Venerable Realm 吗?

可是,云霄按部就班的cultivation Supreme Indifference 大道,不一样也能breakthrough 到Divine Venerable Realm ?

至于用this method 来快速的breakthrough 吗?

Ye Yun 心中不解,他准备wait and see ,看看breakthrough 以后的云霄会怎么样。

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过去。

云霄的体内传出一声轰响,一股强大的力量,顿时将Ye Yun 给撞飞了出去。

Ye Yun 没有反抗,只是顺着这股力量,撞在了禁制上面,然后反弹到地上。

云霄站起身来,用手一抓,那一身azure 的衣裙,再一次被她穿在了身上。

“Master 所言极是,这种方式……是breakthrough 到Divine Venerable Realm 的最快捷方法!”

云霄看了一眼旁边躺在地上的Ye Yun ,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

“果真是太上神尊那个Old Guy ,教云霄的这种方法。”

Ye Yun 露出一丝苦笑,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看一下了床头。

上面有一朵殷红的牡丹。

十万年前没有摘取。

想不到十万年后,Ye Yun 会以这种方式和云霄相见。

真是fortune plays with people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