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听了Ye Yun 的这一番话。

瑜伽神尊beautiful eyes 猛地瞪了起来,难以置信地望着Ye Yun 。

“太上big brother ,你这Supreme Indifference 大道又精进了呀,竟然连以前的很多事情都忘了。”

瑜伽神尊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神色轻松下来,咯咯said with a smile 。

她身为瑜伽师Earth Palace 的Palace Lord ,见识自然也极其渊博,尤其和太上神尊交情非浅,自然也知道Supreme Indifference 大道的一些门道。

Supreme Indifference 大道,不仅要斩去Seven Emotions and Six Desires ,还要斩去过去的记忆。

但是她知道,太上神尊对于过去的记忆,一直没有办法斩掉。

如今十几万年不见。

太上神尊已经忘掉了曾经来过瑜伽师Earth Palace ,忘掉了见过这条Black Dragon 。

这就说明,他已经逐渐的斩断过去了。

每斩断一分记忆,Supreme Indifference 大道就会强大一分。

瑜伽神尊心中微凛了起来。

这个太上神尊是their three people 中,最强大的那一个。

如今还在不断的变强。

实在是一个很terrifying 的对手。

听了瑜伽神尊的话,Ye Yun 心里也有些尴尬。

太过久远的记忆,他是无法从那一滴血液中获得的。

正好太上神尊cultivated Supreme Indifference 大道,一直想斩断过去,如今他很多事情不记得,倒是给了他一个非常完美的理由。

几乎都不用他解释,瑜伽神尊就帮他解释了。

实在是神助攻。

“ao ……ao wu !”

“ao wu! ”

那条被铁链锁着的Black Dragon ,不断的挣脱锁链,神情愤怒,连续冲着天空怒吼,声势十分骇人。

就在此时。

sou sou !

瑜伽师Earth Palace 的各个地方,忽然飞出了十几道silhouette ,落在那座mountainside 的山谷中。

十几道silhouette ,将那只Black Dragon 团团的围住,不断的打出one after another 的secret art ,强行的压制着Black Dragon 。

Black Dragon 不甘,试图扭动身体,可依旧无济于事。

它大限将至,濒临死亡,气血枯败,哪怕有Divine Venerable Realm 8-Layer 的realm ,但true strength ,也就在Divine Venerable Realm 三层。

Black Dragon 被压制之后,dragon body 停止了扭动,它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巨大龙眸之中透出一股悲凉之色。

它不再咆哮了。

似乎in this brief moment ,Black Dragon 已经彻底的认命,不再反抗,坐待死亡降临。

“这条Black Dragon 啊!已经活了几百万年,是当年我们瑜伽师Earth Palace 的第八代Palace Lord ,在与Dragon Clan 作战的时候擒获的。

这一条老龙,早些年还是很听话的,如今眼看着快要死了,却越来越不听话了。”

瑜伽神尊望着mountainside 的方向,神情萧索,sighed 说道。

“该不会是……你们瑜伽师Earth Palace 虐待它了吧?”

Ye Yun 皱眉说道。

“哪里虐待了?这条Black Dragon ,原来一直是我瑜伽师Earth Palace 的sect protecting Divine Beast ,待遇自然是一等一的好,如今快要死了,才突然间发狂的。”

瑜伽神尊坦诚的说道。

似乎在这件事情上,她根本没有想瞒Ye Yun 。

Ye Yun 默默的nodded ,没有再说什么了。

entire group 下了仙舟,降落到广场上。

“Master 回来了!”

从那座巨大的庙宇之中,涌出一些dísciple 出来,神情热烈,来迎接瑜伽神尊。

“回来了,这是你们的太上师伯,还有他的disciples 。”

瑜伽神尊微笑着introduced 。

“见过太上师伯!”

“见过各位Supreme Indifference 宫的senior brother and senior sister 。”

众人纷纷paid respect 。

清Heavenly Venerable 和月Heavenly Venerable and the others one after another 回礼。

双方接洽之后。

一名dísciple 走到瑜伽神尊的面前,双手合十,轻声道:“Master ,养draconian 来了。”

“嗨!这些养draconian 可真是着急,咱们的Black Dragon 还未死,他们就想收尸吗?”

瑜伽神尊脸色颇为不悦,挥了挥袖子,淡声说道:“就让他等着吧!此事,等我与你太上师伯从幽古星坟探索回来,再做决定。”

“As you bid!”

那名dísciple 微微躬身,转身便走了出去。

养draconian ?

当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Ye Yun 瞳孔微缩,心中一动。

没有想到,在西佛域的瑜伽师Earth Palace ,竟然会见到养draconian 。

他和养draconian 交手了数次,虽然占了上风,不过打交道的都是傀儡。

不知道,来到瑜伽师Earth Palace 的这名养draconian ……是不是也是傀儡?

Ye Yun 心中好奇,对于这个养draconian ,他自然不会放过。

不过初来乍到,他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

既然这个养draconian 是为了这条Black Dragon 而来,不达目的,自然不会离开瑜伽师Earth Palace 。

Ye Yun 有机会找他麻烦。

接下来。

瑜伽神尊给Supreme Indifference 宫的这上百人安排了住宿。

稍事休息片刻。

Ye Yun 便走出房间,撕裂了虚空,直接来到了mountainside 。

山谷上方。

虚空一阵波动,一道white clothed silhouette 走了出来。

Ye Yun 朝下望去。

那一条年迈得快要死亡的老龙,浑身的black dragon scales ,早已经失去了光泽,十分的暗淡。

庞大的dragon body 蜷缩在地上,身上很多部位的dragon scales 都已经脱落了,一处处血肉模糊,令人不忍直视。

呼!呼!

这条气血枯败的老龙,无力的趴在地上,闭着龙眸,不断的喘着粗气。

看到这条Black Dragon 遭受这种痛苦,Ye Yun 心中升起一股说不出来的伤感。

毫无疑问。

这是一条bloodline 纯正的黑暗Divine Dragon 。

曾经的十大神超级Divine Dragon ——黑暗Heavenly Dragon 麾下的那一支无敌的Black Dragon 大军中的一员。

Ye Yun 正准备落下身形。

忽然,旁边虚空一阵波动,走出了一名戴着面具的black clothed man 。

“养draconian ?”

Ye Yun 微微一愣,眼中露出了一丝嘲讽之意。

好家伙,他还没去找养draconian ,这家伙先过来找他了。

“太上神尊,你不好好的在瑜伽师Earth Palace 呆着,来mountainside 看这条Black Dragon 作甚?”

养draconian 目光闪烁的盯着Ye Yun ,语气阴森的说道。

“听说……你要买下这条Black Dragon 的尸体?”

Ye Yun 并没有回答养draconian 的话,反而忽然换了一个角度发问。

养draconian 傲然道:“不错,这条Black Dragon 的尸体,早已经被我们预定了。”

“Black Dragon 又没死,你是不是来得太早了些?”

Ye Yun said with a sneer 。

“活不过一年,现在死了……岂不是对它来说是一种解脱?”

养draconian said with a big smile 。

“这里是瑜伽师Earth Palace ,你真的敢出手?”

看到养draconian 如此嚣张,Ye Yun 眼中cold light flashed ,脸色阴沉的说道。

这个养draconian 的cultivation base ,只在Divine Venerable Realm 6-Layer 。

按理说,如此realm ,不应该对他这个半步Divine King Realm 的太上神尊如此嚣张。

看来,这名养draconian 必有倚仗。

“只要等上一年,这Black Dragon 尸体就到手了,我们养draconian 实在也没必要和瑜伽师Earth Palace 动手。”

养draconian hehe 一笑,突然间态度发生了某种变化。

“这条Black Dragon ,本座甚是喜欢。”

Ye Yun 目中cold glow 闪过。

他忽然间森严的一笑,大手如山岳般猛地探出,一把就moved towards 养draconian 抓了过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