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呼!

遮天大手,重若山岳,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落下。

“太上神尊,你竟然敢和我们养draconian 动手!”

养draconian 怒目而视,咆哮道。

他正准备反击,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unable to move 了。

bang!

一巴掌下去,养draconian 便被拍飞了出去。

还没等撞上山谷,Ye Yun beckoned with one hand ,养draconian 又飞到了他的身前。

看着面具上的鲜血。

Ye Yun 暗自nodded ,这个家伙并不是一具傀儡。

而是实打实的血肉之躯。

之前Ye Yun 在黑天葬地的时候,封印了几名养draconian 。

当时之所以封印,也是怕探索他们的Primordial Spirit 记忆时,会引起禁制的反扑,从而引爆养draconian ,最后得不偿失。

如今又获得了一个养draconian ,Ye Yun 倒是可以动用苍穹幻灭眼,尝试着读取他的记忆。

如果有所收获。

那就再好不过了。

哪怕这养draconian 爆体而亡,Ye Yun 也没什么损失。

oh la la ……

一阵铁锁的声音,在地底响了起来。

那条年迈的Black Dragon lifts the head ,十分震惊的望着Ye Yun 。

它怎么也didn’t expect ,这位来自太上域的太上神尊,竟然会为了它,甘愿得罪renowned 的养draconian 。

实在是令人unimaginable 。

Black Dragon 沉默着,静静的望着Ye Yun ,没有说话。

那名养draconian 爬了起来,身躯摇摇晃晃,不断咳血。

那恐怖的一巴掌,拍得他身受重伤,meridian 断裂,battle strength 急剧下降。

如果再来一巴掌,恐怕他的性命……今天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太上神尊,你好狠!得罪了我们养draconian 一族,你就等着Supreme Indifference 宫的毁灭吧,haha !”

抹了一口面具上的鲜血,养draconian 挥动手臂,嚣张而疯狂的大笑了起来。

他们养draconian 一族,在Divine Land 中势力庞大得unimaginable 。

灭掉一个小小的Supreme Indifference 宫,nothing difficult 。

“你一个小小的跑腿,还敢要挟本座,真是courting death !”

Ye Yun coldly smiled 。

in this brief moment ,他的眼眸中浮现出了无数星辰般细小的mysterious rune ,一股庞大的生灭变幻之力,瞬间降临到了养draconian 的Primordial Spirit 上。

这股力量刚刚入侵,Ye Yun 便看到了一道熟悉的禁制。

禁制是七颗极为细小的rune ,组成了Big Dipper 的形状。

bang!

当Ye Yun 的生灭变幻之力碰到七枚Restriction Talisman 文的时候,Restriction Talisman 文忽然炸裂开来,这名养draconian 的脑袋,瞬间炸得粉碎。

连带他的上半个身体,也炸成了一片blood mist 。

只剩下两条腿,喷涌着鲜血,从in midair 落了下去。

Ye Yun 淡淡的laughed 。

对于这种局面,他心里早有准备。

与此同时。

瑜伽师Earth Palace 的一处mysterious great hall 内,两个silhouette 目瞪口呆的望着太上神尊出手击杀了养draconian 。

“太上神尊疯了吧,他怎么敢对养draconian 动手?”

瑜伽神尊lovable body 僵硬,喃喃自语,pretty face 上透着难以置信的惊恐神色。

“这个太上神尊,看来是要breakthrough 到Divine King Realm 了,所以对于养draconian 也是有恃无恐。”

旁边的一名男子,戴着一张bronze-mask ,身材挺拔,声音略有沙哑,lightly saying 。

“养draconian 一族,据说可是有Divine King Realm 的powerhouse 坐镇。而他太上神尊……毕竟还没有breakthrough 到那一步,怎么会是养draconian 一族的对手?”

瑜伽神尊绷着脸,语气不屑的说道。

“这太上神尊的Supreme Indifference 大道,来自幽古星坟——据我所知,上面的有些大人也想看看幽古一族的Divine Ability Art ,是如何在Divine Land cultivator 中大放异彩的。因此,我想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Divine Venerable Realm 养draconian ,就杀了太上神尊的。”

“还有这种说法?Nine Nether ……你不过是Nine Nether 帝尊的传人,又是从哪里知道的?”

瑜伽神尊眼眸一亮,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的这名男子。

这名戴着bronze-mask 的mysterious 男子,两个月之前,忽然悄悄地进入瑜伽师Earth Palace ,找到她,自称是Nine Nether 帝尊的dísciple 。

道号Nine Nether 。

这名叫做Nine Nether 的男子,实力和瑜伽神尊一样,也达到了Divine Venerable Realm 十层Peak 。

若是Nine Nether 帝尊活着的话,或许能cultivation 到this realm 。

但是他的dísciple ,又怎么可能cultivation 得这么快?

瑜伽神尊虽感疑惑,但Nine Nether 却展示了Nine Nether 帝尊在幽古星坟中获得的七星混沌术。

这让瑜伽神尊深信不疑。

Nine Nether 来访的目的,就是让瑜伽神尊将太上神尊从极远的Supreme Indifference 宫,引到瑜伽师Earth Palace 。

在这里,他会布下一座Peerless Killing Formation 来灭杀掉太上神尊,从而为Master Nine Nether 帝尊报仇。

Nine Nether 自然向瑜伽神尊讲述了当年的太上神尊,偷偷追杀Nine Nether 帝尊的事情。

听闻后,瑜伽神尊也极为愤慨。

当年的瑜伽神尊,对于Nine Nether 帝尊也心生好感。

虽然两个人并没有发生男女之情,但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微妙暧昧感。

想起Nine Nether 帝尊客死在藏龙禁区内,瑜伽神尊自然也想替Nine Nether 帝尊报仇血恨,于是和Nine Nether 一拍即合,前往太上域将太上神尊邀请了过来。

至于所谓的幽古星坟现世,压根儿就是她编排出来的。

因为。

只有用幽古星坟这个理由,才能把太上神尊请过来。

但瑜伽神尊没有想到的是,刚才Nine Nether 的一番话,让她原本的报仇的心思,竟然也动摇了几分。

想不到Divine Land 的great character ,竟然对幽古一族的某些Divine Ability Art 如此的在乎。

难道说……

这是准备培养太上神尊?

既然培养,又该如何报仇呢?

“我自然有我的渠道,这你就不用过问了,太上神尊虽然外人杀不得,但是我却可以杀的。”

Nine Nether coldly smiled ,笑声中带着些许的得意之色。

瑜伽神尊心头一惊,连忙问道:“难道你不怕那些Divine Land 的great character 吗?”

“无所谓了,杀了这个太上神尊,并不影响幽古一族的Supreme Indifference 大道的inheritance !”

Nine Nether 傲然说道。

“这是为何?”

瑜伽神尊curiously asked 。

“太上神尊cultivation 的Supreme Indifference 大道不够Perfection ,而Supreme Indifference 宫的玉Heavenly Venerable ,cultivation 得才最为Perfection ,有望冲击Divine King Realm !

所以,我会把这个消息上报。今日,哪怕我杀了这个太上神尊,自然不会影响那些大人的计划。”

Nine Nether faintly smiled 。

“so that’s how it is ,我明白了。”

瑜伽神尊默默nodded ,眼眸之中闪动着某种奇特的rays of light 。

今日,太上神尊必死无疑了。

那一座山within the valley ,早就被Nine Nether 布下了惊天的Killing Formation 。

原本,瑜伽神尊还想以告别这条即将离世的Black Dragon 为理由,邀请太上神尊进入mountainside 。

如今。

太上神尊歪打正着,先去了mountainside ,让一切的计划变得更加完美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