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太上神尊一死,接任Supreme Indifference 宫的就是玉Heavenly Venerable ,幽古一族的inheritance ,也能更好的继承下去,我也未Master 报仇雪恨,haha ……实在是kill two birds with one stone 。”

Nine Nether tsk tsk 赞叹,声音中透着一丝喜悦。

“Nine Nether 帝尊能有你这样的dísciple ,真是含笑九泉了。”

瑜伽神尊感慨的说道。

“你应该换个方式说……”

Nine Nether 斜睨着瑜伽神尊,面具后的那双幽深的瞳孔,透着一丝说不出来的骄傲之色。

“换个方式?”

瑜伽神尊微微一愣。

“你应该说,Nine Nether 帝尊的运气实在very good ,能够遇到我这种Child of Destiny 。”

Nine Nether said with a big smile 。

声音如狂浪,震得整个great hall 的空间都嗡嗡作响。

他flicks with the finger ,technique 顿时就破空消失了。

与此同时。

那一座山谷中,忽然升腾起一片耀眼的silver rays of light ,宛如铁桶般将整个山谷牢牢的笼罩住了。

望着忽然涌出来的一座Formation ,Ye Yun 神色微微一变。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早有人在这里布下了Killing Formation 等着自己?

怎么会这么巧?

自己进入到within the valley ,岂不变成了walking right into a trap ?

Ye Yun 仔细的看了一眼,发现这一座大阵极其的强大,比起困着that Black Dragon 的Formation 还要强。

恐怕不到Divine King Realm ,都难以在这Formation 中活下来。

Ye Yun 脸色阴沉了下来。

in this brief moment ,他顿时就猜到了这座Formation 的目标对付的是谁。

此等的Peerless Killing Formation ,自然就是想杀掉他这个“太上神尊”。

Ye Yun 也不由得大呼倒霉。

他现在扮演的是太上神尊,而对方杀的也是太上神尊,这一切他都是替那死去的太上神尊背了黑锅。

“到底是谁you think you can kill me 呢……”

Ye Yun 丝毫不慌,面色冷峻的盯着这座大阵,脑后竟然也浮现出了Nine Divine Rings 。

既然扮演太上神尊,自然他要用myriad forms 随心诀,制造出Nine Divine Rings 的假象出来。

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已经准备要防御这座大阵的攻击了。

还没等Ye Yun 正式推测,忽然间两道silhouette 一闪,从in the sky 猛然现出了身形,漂浮在了大阵上方。

Ye Yun 目光微微一凝。

他一眼望见,在瑜伽神尊的身旁,竟然还站着一名戴着面具的男子。

“瑜伽妹子,你这是什么意思?ten thousand li 迢迢邀请我来瑜伽师Earth Palace ,难道就是要杀掉本座吗?”

Ye Yun 眉头一挑,solemnly asked 。

“太上,你当年做了什么事情难道不清楚吗?如今有这种下场,也是罪有应得。”

瑜伽神尊sighed ,眼神却极为的犀利,宛如两把刀,落在了大阵下方的Ye Yun 身上。

听了瑜伽神尊的这一番话,Ye Yun expression moved ,目光落在了旁边的那名面具男子身上。

“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这个家伙告诉你的?”

Ye Yun 冷笑。

当年,太上神尊追杀Nine Nether 帝尊的行动,极其的隐蔽,瑜伽神尊也被蒙在鼓里。

但她现在却知道了真相,一定是旁边那个面具男子告诉她的。

可这个男子又是who ?

为什么must 杀掉太上神尊?

这太上神尊,难道真的人缘那么差吗?

就在Ye Yun 浮想联翩的时候。

瑜伽神尊脸色骤然冷峻,恨声道:“太上,你做梦也想不到吧!Nine Nether 帝尊的dísciple ,今日来找你报仇来了!”

Nine Nether 帝尊的dísciple ?

听到瑜伽神尊这一番话,Ye Yun 的心头掀起了stormy sea 。

莫非是龙轩?

一想起Divine Dragon Sect 第二百五十代Sect Master 龙轩,Ye Yun 就是一肚子火,恨不得fiercely 的揍这个家伙,然后关起来,每天赏给他一道酷刑伺候。

这个小子,简直把Divine Dragon Sect 拖到了Fire Pit 里。

被追杀了that many 代。

若不是他正好从签到空间里复活出来,阻止了Luo Li ,恐怕如今的Divine Dragon Sect ,早就被落了一个解散的下场。

“talk nonsense !Nine Nether 帝尊的那些dísciple 都被本座杀掉了,怎么可能还会有a fish that escaped the net ?即便有a fish that escaped the net 的话,他的dísciple 也impossible cultivation 到Divine Venerable Realm 十层Peak 。”

Ye Yun 目光一瞪,冷冷的望着那个面具男子。

现在还不能确认是龙轩。

但是通过太上神尊的记忆,Ye Yun 却知道Nine Nether 帝尊并没有dísciple 活着。

所以,他要诈一诈这名戴着bronze-mask 男子的来历。

“太上神尊!你也是个fierce person ,当年把Nine Nether 帝尊的dísciple 全部杀掉了,一个都没有留下。”

Nine Nether 忽然开口说道,语气阴冷。

Ye Yun frowns ,问道:“你到底是何人?Nine Nether 帝尊被我赶到了藏龙禁区,最后死在了那里。莫非……你是他在藏龙禁区里面收的disciple ?”

“不错,我就是Nine Nether 帝尊在藏龙禁区内收的disciple ,我的名字叫做Nine Nether !今日设局杀你,为我的Master 报仇雪恨!”

Nine Nether 挺拔身躯,loudly said 。

听了一番话。

Ye Yun 脸上的表情凝固了,眼眸中却透着滔天的怒火。

most likely ,这个Nine Nether ,就是Divine Dragon Sect 的第二百五十代Sect Master 龙轩。

这个家伙,竟然苦心谋划了这么多年,才布下一个必杀之局,想要杀掉太上神尊。

这份隐忍实在是terrifying 。

沉默了几秒。

“Nine Nether 啊……你那Master 都已经死去了几十万年了,何必还为他报仇呢?你是个Revered Master 重道的人么?”

Ye Yun 望着Nine Nether ,目光中透着嘲讽,忽然haha 一said with a smile 。

他的这一句话,自然也是一语双关。

这Divine Dragon Sect 二百五十代Sect Master ,把历代Divine Dragon Sect 积累的Divine Dragon Blood Essence 全都给消耗掉了,还惹上了一个强大的敌人,让后代的那些孱弱的传人,一代又一代的被追杀……

这个中的过程,简直难以用任何笔墨,来形容其中的艰辛和痛苦。

听了Ye Yun 的这一番话,Nine Nether 心中怒火猛地蹿了起来。

他眼神凌厉,loudly said :“我身为Nine Nether 帝尊的dísciple ,为Master 报仇,乃是天经地义。”

说完之后。

他随手打出几道法决。

呼!

大阵一阵涌动,威能变得更加强烈了,上方的穹顶上,顿时出现了一座Big Dipper ,散发出巨大的killing intent 。

唰shua…

Big Dipper 每一颗星辰,都绽放出bright radiance ,忽然一颗星辰之上,落下了一把剑。

这一把剑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散发出恐怖的气息,moved towards Ye Yun 直刺而去。

其他那六颗大星,也闪耀着silver 的rays of light ,似乎每一颗大星里都蕴含着同样的星剑。

“这个deceiving masters extinguishing ancestors 的家伙,看我一会儿破了阵,非得fiercely 的揍他一顿不可。”

Ye Yun 强压住怒火,心中怒骂道。

望着那一把晶莹的剑落下来,Ye Yun 脸上的神情,也变得冷漠无情,宛如激发了Supreme Indifference 大道。

呼!

脑后的Nine Divine Rings ,忽然飞出一道神环,撞向了那一柄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的星剑。

与此同时。

Ye Yun 瞳孔中,又闪烁出如星辰般细小的rune 出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