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In For 100000 Years, Please Hurry Up Chapter 68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三大Supreme 天之前得罪了senior ,现在到了清算的时候了……”

远处的井沿上,南韶华看着如小鸡捣米一样的Three Great Sect Masters ,心中充满了爽快之感。

这Three Great Sect Masters 之前一直对血灵天的态度极为恶劣,隐隐有聚拢打压之意。

如今senior 出手,fiercely 的教训他们一番,南韶华又如何能不兴奋?

Ye Yun hands behind back ,淡淡的望着眼前跪了一地的Three Great Sects dísciple ,脸色平淡,不起丝毫波澜。

若是他想杀人,哪怕磕一亿个响头,will not 动摇他的杀心。

“我且问你们,何为天?”

Ye Yun eyes flashed ,不动声色的问道。

何为天?

Three Great Sect Masters 齐齐愣了一下,脸上全部浮现出懵逼的神情。

这位Monster Race senior ,怎么忽然问这么个问题?

什么是天?

天……不就是天吗?

Three Great Sect Masters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之间犹豫不定的沉默了下来。

在他们身后的Three Great Sects dísciple ,一个个也急得抓耳挠腮,对于这个问题极为的不解。

谁也不敢先说,就怕说错,小命就没了。

“想活命的话,就说吧。”

Ye Yun faintly smiled 。

听到这句话,Three Great Sect Masters 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精神了起来。

看来不回答,他们next moment 就会死了。

人贵生,不贵死。

Three Great Sect Masters 一路cultivation 上来,也极为的艰辛,自然是都想继续活下去。

三个人也看出来。

这位Monster Race 的senior ,或许是觉得他们cultivation base 太低,没有直接出手灭杀他们,而是给了他们一个机会。

既然给了机会,他们自然很想抓住这个机会。

“senior ,天就是苍天,God 的意思……”

神罗天的black robed old man 壮着胆子说道。

“你们呢?”

Ye Yun 目光又looked towards 了另外两人。

两个人脸色一苦。

“senior ,天就是Heavenly Dao ,aloof and remote ,不可凌驾!”

大日天的yellow robe 老者说道。

“senior ,天是一切规则的集合体,掌管着innumerable living beings ,Sun, Moon and Stars ,潮汐变化,无数生命的生死病老,轮回往返……”

Nine Nether 天的灰衣老者也紧跟着说道。

看到三人都表了态,Ye Yun 温和地笑了起来。

“既然天这么厉害,你们Three Great Sects 竟然还敢称呼为Supreme 天,是不是活腻歪了?”

Ye Yun 眉头一挑,不怒自威的说道。

“Ah!”

Three Great Sect Masters 齐声惊呼了起来。

他们做梦也didn’t expect ,自己sect 的名字,竟然会犯了senior 的忌讳。

“senior ,我等知道错了,这就回去更改sect 的名字,将任何有关天的名字都去掉,日后我大日天……就改名为Great Sun Sect !”

yellow robe 老者连忙说道。

“senior ,我们Nine Nether 天改名为Nine Serenities Sect !”

“senior ,我们神罗天改为Divine Asura Sect !”

其他两Great Sect Master ,也极为慌乱地附和道。

“善!”

Ye Yun 满意的nodded ,望着三人,一said with a smile :“student that can be taught ,this time 就饶你们一命,滚吧!”

“多thanks Senior !”

Three Great Sect Masters 心中一喜,连忙磕了个头,转身就带着手下的dísciple ,火速的离开了幽骸深井这一方Small World 。

“senior ,我回去也改名……”

南韶华飞了过来,恭敬的站在Ye Yun 身旁,颤颤巍巍的说道。

“你们改不改都行,不过既然Three Great Sects 都改了的话,你们不改也有些说不过去,一起都改了吧……”

Ye Yun 想了想说道。

毕竟天日王朝Four Great Paragons 级Great Sect ,若是只改三个,其中一个不改的话,也有些突兀。

望着那些逃走的Three Great Sects 之人,Ye Yun eyes slightly shrink ,无数星辰般细小的rune ,急速的一闪而逝。

他发动了苍穹幻灭眼。

对于这Three Great Sects 所有人的记忆做了一下处理。

在这些人的记忆中,Ye Yun 化作了一个Divine Dragon 见尾不见首的mysterious person 。

他们对Ye Yun 的相貌、来历等任何信息,皆是一无所知。

若是有人读取他们的记忆,也获得不了什么有用的信息。

一路上以来。

Ye Yun 用这种方式,保持着自己的mysterious 性,他也不想惊动secret mastermind 的布局,免得惹出Divine Land 那边的势力,来强行抹除Cangnan Continent 的一些线索。

“好的,senior !”

南韶华答complied ,转身对着手下的dísciple 打了个手势,然后也急匆匆的和Ye Yun 告别离开了。

幽骸深井的机缘结束了。

她现在要赶紧返回到血灵天,将sect 改名之事彻底的落实下来,然后对外公布这个消息。

整个幽骸深井这方Small World 内,就剩下Ye Yun 和一群demonic beast 了。

Ye Yun 出现在了井沿边上。

他看着水中缩成一团的幽古魔龙,淡淡的said with a smile :“我不杀你,你老实的在这里呆着就好!”

“senior ,您放心好了,任何人让我出去我will not 出去的!”

幽古魔龙嗡声说道。

“若是Heaven’s Mystery Pavilion 的人找你,你倒也不是不能走,毕竟你的诞生,他们花费了很多的心血!”

Ye Yun 又lightly saying 。

幽古魔龙一愣,它迅速的回忆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一些什么。

“senior ,我明白了。”

幽古魔龙连忙说道。

Ye Yun nodded ,给Heaven’s Mystery Pavilion 下个套,就看对方会不会钻进来了。

拉着小七的手,两人回到了carriage 之中。

其它demonic beast 也纷纷跟了过来。

“走吧。”

Ye Yun 吩咐了一声,然后望着天空的某个方向,淡淡的laughed 。

那一片白幕弥漫的沼泽,确实有些古怪。

下一个目标。

Ye Yun 准备前往那个地方去一探究竟。

carriage 离开了幽骸深井,出现在了不远处的in the sky 。

“en? ”

Ye Yun 忽然lightly exclaimed 。

next moment 。

他的目光穿透万古,一眼望见在白雾弥漫的沼泽上空,忽然出现了两道虚幻的silhouette 。

虽然silhouette 虚幻,但能够看出是两名silver robe 男子,脸上都戴着面具。

“hehe ,如此藏头露尾,应该是Heaven’s Mystery Pavilion 的人吧?”

Ye Yun slightly smiled ,目光中透着期待之意。

从两人身上的衣袍来看,和之前silver robe 青年身上的silver 长袍极为相似,从这一点就可以判断出,these two people most likely 就是Heaven’s Mystery Pavilion 的人。

只不过。

这两个人并不是真身降临。

而是采用了某种特殊的Formation ,投射过来的两道projection 。

不得不说,Heaven’s Mystery Pavilion 可真是小心——真正Heaven’s Mystery Pavilion 的人,是不会轻易的出现在世间。

“Pavilion Lord ,这白雾出现得极其诡异,里面蕴含着Power of Space ,似乎是有一个Secret Realm ?”

一名男子说道。

“如果仅仅是一个Secret Realm ,你认为我会带着你,花费一番代价projection 过来吗?”

Heaven’s Mystery Pavilion Pavilion Lord 望着下方的茫茫白雾,眼眸中闪过一缕炙热之色,said solemnly 。

“Pavilion Lord ,那这白雾到底有什么玄机呢?”

那名男子好奇问道。

Heaven’s Mystery Pavilion Pavilion Lord 转身望向某个方向,声音低沉的说道:“幽古魔龙体内的Big Dipper Array 法出现了某种变化,竟然勾动了祖地的力量,让祖地从虚无之中现身,这种奇妙之事,真是连星辰罗盘也无法推衍出来……”

“祖地?”

那名男子失声喊道,心中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look of shock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