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In For 100000 Years, Please Hurry Up Chapter 89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轰隆!

一片巍峨山峦顷刻崩碎,一道惊人的红影,从千枯岭深处冲天而起。

伴随着Myriad Transformations 精轮的彻底吸收,red clothed woman 的cultivation base ,正式从True God Realm 10th layer Peak 晋升到了Divine Sovereign Realm 。

“jié jié !”

red clothed woman 状若疯狂,面容狰狞,挥舞着手臂,不断的大笑起来。

呼!

golden light flashed ,降Dragon Cauldron 腾空而起。

“坏了,祖Sir Long 不在此处,哪怕仗着有降Dragon Cauldron 在手,我也不是这女子的对手……”

Eight Section Pagoda 龙从鼎身上露出龙首,神色复杂的望着不远处的red clothed woman 。

“降Dragon Cauldron !”

red clothed woman 目光一亮,看到这座golden Ancient Small Cauldron ,喉咙里发出一道沙哑低沉的声音。

next moment ,她骤然消失在原地。

“Not good !”

Eight Section Pagoda 龙大惊,立刻驱动降Dragon Cauldron ,向一旁逃去。

然而,它还是慢了一步。

一截晶莹白皙的jade hand ,破空而至,猛地抓住了降Dragon Cauldron 。

“你与我有缘,跟我走吧!”

red clothed woman laughed heartily ,用法力包裹住降Dragon Cauldron ,瞬间split open space ,moved towards 某个方向飞去。

毕竟是Divine Sovereign Realm ,她一路上smashing void ,速度快得难以想象。

很快就到达了一片蔚蓝的海洋之上。

red clothed woman 没有停留,连续的smashing void ,最后到达了通天Ancient Road 之外。

“什么,你想离开这里?”

Eight Section Pagoda 龙一脸震惊的说道。

“不错,这个地方的Spiritual Qi 没有神性,不适合cultivation ,只有去那边才可以……”

red clothed woman sneered ,目光极其阴冷,散发出阵阵的疯狂之意。

听了red clothed woman 的话,Eight Section Pagoda 龙顿时沉默了下来。

red clothed woman 是祖Sir Long 的sect 后人,虽然极其疯狂,但关起门来讲的话,也不是外人。

可以看出来。

祖Sir Long 对这位后人也极其的关照。

如今祖Sir Long 匆忙离去。

现在这red clothed woman breakthrough 到Divine Sovereign Realm ,实力大增,它也不是对手,亦无法逃脱。

如今之计,它也只能和这red clothed woman 去一趟Divine Land ,顺便帮着祖Sir Long 监护这个疯癫的女子。

八步浮屠龙相信,祖Sir Long 会踏入Divine Land ,寻找到它和这red clothed woman 。

“也好,那我就陪你去Divine Land 吧。”

想明白后,Eight Section Pagoda 龙开口说道。

“走!”

red clothed woman 低喝,脸上露出了难得的惊喜之意。

Shua!

她化作一道red light ,一头扎进了通天Ancient Road 之中。

虽然她如今很强,但是想要赤手空拳的通过通天Ancient Road ,还是会有很多的麻烦。

如今有了Divine Grade treasure 降Dragon Cauldron 相助,那么她就可以with no difficulty 的通过了。

虚空深处。

Nine Heavens 。

刚刚抵达此处的Ye Yun lightly exclaimed ,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便发现了千枯岭的端倪。

当他看到red clothed woman 带着降Dragon Cauldron ,离开Cangnan Continent ,直奔通天Ancient Road 之时,脸上反而露出了微笑。

小七的fleshy body 消失,现出了云霄的Primordial Spirit 之后,Ye Yun 也想去Divine Land 看一看。

云霄的这缕Primordial Spirit ,拥有完整的记忆,而Supreme Indifference 宫的云霄,正好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或许这是一个机会。

一个令真正的云霄彻底重生的机会。

云霄和秦瑶不同。

秦瑶只是一缕Remnant Soul ,如今正在转生thunder pool 中,不断的恢复壮大。

而云霄的这a wisp of Primordial Spirit 不需要。

Ye Yun 凭借现有的力量,就可以保住云霄的Primordial Spirit 。

Nine Heavens 之上,渺渺冥冥。

各种恐怖的气息,遍布在苍茫的云气之中,散发不同的rays of light 。

Ye Yun 牵着云霄的手,屹立在云气之中。

他周身大放光明,所有的terrifying aura 都离他远远的,丝毫不敢接近。

“云哥,didn’t expect 这Nine Heavens 之上,竟然会这般恐怖……”

云霄望着all around ,眼中露出了一丝惊恐的神情。

“不用怕,有我在,这世间没人能伤得了你!”

Ye Yun 微微一笑。

在两个人的对面,ten thousand zhang 之外,矗立着一尊black 的silhouette 。

this one 黑影,正是Heavenly Dao 。

“Ye Yun ,吾本体受伤严重,如今正在沉睡,今日化出一道Avatar ,与你公平一战,若是你胜出,那么这a wisp of Primordial Spirit ,吾从此将不再过问!”

Heavenly Dao coldly said 。

“hehe ……还需要再战吗?再战,你一定也是defeated !”

Ye Yun 举起斩Heavenly Sword ,轻轻的吹了一口气。

望着这把mysterious 的银剑,Heavenly Dao 浑身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

这把剑,给他一种极其恐怖的感觉。

似乎对面的那个青年,全靠这把银剑才拥有了与他Heavenly Dao 一战的实力。

“这到底是什么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天line of sight 炯炯的盯着斩Heavenly Sword ,solemnly asked 。

“此剑,名为斩天!”

Ye Yun indifferently smiled 。

“什么,它叫斩Heavenly Sword ?”

Heavenly Dao 一脸震惊,整张脸满是黑线飘过。

这特么的。

这把剑……合计就是用来斩天的,这也太巧合了吧!

望着Heavenly Dao 那震惊的模样,就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child ,Ye Yun sneered :“不错,死在这把剑上的Heavenly Dao ,可一定的数量了……”

“不要吓唬人,没用的,你要知道我是Heavenly Dao ,永远will not 死,除非你愿意毁灭this world !”

Heavenly Dao 先是吓了一跳,随即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立刻一跺脚,恶fiercely 的威胁道。

“你若不信,那么我便可以证明给你看一看!”

Ye Yun 轻声道。

next moment ,一缕恐怖的sword light ,便刺破了层层云气。

死境之剑,天下无物可挡。

这一剑,快得Heavenly Dao 都无法躲避。

仓促之间,内心恐怖的Heavenly Dao ,也只好将剑横在胸前。

bang!

Heavenly Dao 手中的那把Black Sword 顿时被轰碎了,他身体也被divided into two ,从中间劈了开来。

Ye Yun 只动用了一剑,dignified 的Heavenly Dao 都没有躲过去,就这样败了。

hu hu!

两半身子未死,经过一阵扭曲,重新化作了两道black 的silhouette 。

只不过,此刻这两道black silhouette 的气息,十分的衰弱。

比起之前来,不足十分之一。

“这把剑……怎么会这么厉害?”

Heavenly Dao 难以置信的望着Ye Yun ,眼中射出了缕缕震惊的神色。

“它叫斩Heavenly Sword ,专门来杀Heavenly Dao 的,你说它要是没点ability ,怎么会叫这个名字?”

Ye Yun 好笑的望着Heavenly Dao 。

“云哥,想不到啊,世间竟会有这样的一把恐怖的剑!专Cutting Heavenly Dao ,这、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这把剑,你是从哪弄来的?”

云霄心中掀起了stormy sea ,诧异的问道。

“此事说来话长,日后我再向你解释……”

Ye Yun 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他也只是随便找个借口,将云霄的话给搪塞了过去。

签到的事情,他不会对任何人说。

“你连一剑都接不下,看来这道Avatar ,也实在是弱得可怜……”

Ye Yun 牵着云霄,持剑走到Heavenly Dao 的面前,漫不经心的说道。

他如今已经是Divine Venerable Realm ,第二次战Heavenly Dao ,实在是比第一次要轻松太多了。

“我败了……”

Heavenly Dao 垂头丧气的说道。

其实他在邀请Ye Yun 来到Nine Heavens 之上决战的时候,早就做好了失败的准备。

毕竟交手过一次。

对于Ye Yun 的实力,它一直都摸不透。

Leave a Reply